<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十三一零章 第一战
    忙碌的准备之中,陈志宁迎来了自己第一场豪杰阵的决赛圈比赛。

    太学学子参加豪杰阵还有一个优势就是,到了决赛圈的比赛,比赛场地就在太学的战歌堂,观众大都是太学学子,自己的师兄弟,当然要为自己人加油。

    比赛前一天,就有人连夜强占战歌堂外面最适合观战的位置。

    这其中有一小撮人最为执着,他们境界并不高,在太学学子之中不算出众,但每个人都无比懊悔:“陈志宁进行上舍生挑战的时候,我们本来有机会观战的,那可是最近几十年来,最精彩的一次上舍生挑战!

    可是我们竟然愚蠢的先入为主的认为陈志宁肯定无法通过,平白错过了好几场精彩的比赛。

    所以无论如何明天的比赛我们也不会缺席了,一定要从头看到尾,谁也不能跟我们抢!”

    陈志宁身边,跟着一位五经博士蔡三笑。

    到了这个阶段,太学给每一位学子都分配了一位五经博士作为临时的擂台导师。这些导师经验丰富,会帮助自己的学子分析对手的情况,制定相应的战术。

    陈志宁比较悲哀,分到了赌棍蔡三笑。

    几个很有经验的五经博士,都分给了邓广全三人。

    “辽河州州学这两年来有些没落了。”蔡三笑手中拿着一枚玉简,上面是郑青厚的一些资料:“曾经的辽河州可是曾经连续出现三卫天境的强悍书院,那个时候他们能够排进太炎所有书院的前三。”

    “不过最近这几百年,他们迅速的衰落下去,已经远不如当年了。”

    “这个郑青厚,是辽河州学这一代最杰出的学子,也只是一个玄照境中期而已。”

    蔡三笑很看不上,但实际上在州学之中,十七八岁的玄照境中期,已经是绝代天才了。

    “辽河州州学最著名的功法就是《冰星诀》,是他们鼎盛时期,几位天境合力,以书院的《道艺》为根基,衍生出来的一部冰属性功法。很适合辽河州寒冷的气候,采集天地间的寒气凝聚到莽气当中,每一次攻击都会带有先天的冰寒效果。”

    “而他们的法术主要有三种,《风刀冰雨暴》、《凌空断雪刀》和《冰龙咆哮术》,就算是郑青厚全都练全了……也不是你的对手哇。”

    蔡三笑将玉简往旁边一丢,觉得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比赛:“让你去跟郑青厚对决,就是咱们京师欺负外地人!”

    陈志宁扑哧一声笑出来。

    蔡三笑看看他,总觉得他抽了一个上上签,这只怕是寿王授意之下安排好的。看来陈志宁至少进入十六强不成问题。

    他心思又活泛起来:待会偷偷溜出去,趁现在赔率还不错,先在他身上下一笔重注。

    ……

    今战堂当中,一座战场缓缓来开阵法帷幕,战歌堂外顿时欢声雷动!

    陈志宁如今在太学之中威望极高。学子们都很年轻,在这个年纪,正是叛逆的时候。陈志宁被逼去参加外围赛,本身就有一种反抗暴政的英雄色彩,而他顺利出线,今天第一场比赛似乎又是毫无悬念,因而大家热情极高。

    再加上寒门之中有司空定远帮他张罗,世家子弟这边,有珅太子坐镇,所有的学子一起为他欢呼,几个不开眼准备喝倒彩的,已经提前被大家拖出去打了。

    陈志宁首先出现在场地中,毕竟他是此间的主人。

    片刻时间,一身白色修士长衫的郑青厚出现在了战场的另外一边。

    阵法帷幕缓缓落下,将整个战封闭起来。

    陈志宁微微一拱手:“郑师兄,请指教!”

    郑青厚还礼:“怕是外面所有人,都以为郑某人不堪一击。”

    他露出一丝自信的微笑,再加上这句话,不由得让外面的太学学子们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这个北边来的小子还有什么幺蛾子不成?

    而很快这个猜测就被证实了。

    郑青厚慢慢后撤一步,沉稳站定,而后身上气息不断提升,速度越来越快,变成“飙升”。

    “临阵提升!”外面的学子中,有人看出了郑青厚的计划,立刻叫了出来。

    果然,今战堂当中,郑青厚的气息已经一路冲过了玄照境中期,猛的突破到了玄照境后期。这个境界在三大擂之中已经不算鱼腩,真正迈入了争夺擂主的行列当中!

    郑青厚看到自己对面的陈志宁十分吃惊,他得意了:“陈师弟有没有觉得有些眼熟?”

    是的,眼熟。就在不久之前,陈志宁进行上舍生挑战的时候,就是临时提升了境界,然后才获得了资格。

    但是这样被人在自己面前临时提升,感觉就不那么美妙了。

    陈志宁想了想,决定有些话还是等到战斗结束之后再说效果更好。

    郑青厚身躯一抖,一片冰寒之气散开,他周围变得白茫茫一片,地面喀喀喀的结起了冰晶。

    他抬手轻轻一拍自己的肩膀,雪白的修士长衫肩膀上,有一枚青铜肩甲,一阵金属翻转的声音之下,肩甲迅速的扩散覆盖全身,化作了一套法宝战甲。

    战甲后方,投射出一双虚幻的冰霜羽翼。

    这一双冰白色的羽翼一出现,立刻将周围的温度再次降低。

    他凌空一挥手,一股白色的冰气冲天而起,周围缠绕着无数冰蓝色的符文,有一种近乎迷幻的美丽。

    “风刀冰雨暴!”

    “凌空断雪刀!”

    “冰龙咆哮术!”

    郑青厚一声大喝,却诡异的用一个声音同时喊出了三种法术名目。而那一道白色冰气轰然炸开,竟然真的化作了三大法术,同时朝陈志宁席卷而来。

    漫天的风刀和冰雨形成风暴,当中隐藏着一柄柄细小的冰雪之刀。

    忽然又有神龙咆哮的声音,一头巨大的冰霜神龙,从风暴当中撞了出来,一口咬向陈志宁。

    在浩大的冰霜风暴后面,则是一片迷茫,郑青厚隐身其中紧随而至。

    蔡三笑不过是随口的玩笑话,却没有想到郑青厚真的“得天独厚”竟然将辽河州州学的三种王牌法术全部修成,并且还有能力同时施展出来。

    战歌堂外面的众学子,心猛地揪了起来,一时间鸦雀无声都在紧张的看着头顶上的光幕,有些不敢确定的猜测着:陈志宁能获胜吗?

    到了今时今日,他们已经对陈志宁很有信心,不会像最初那样,少有什么变故,就觉得陈志宁输定了。

    不过仍旧不敢确定,陈志宁是否能战胜对手。

    陈志宁并不慌张,甚至连一点慌乱都没有,他只是将拳头一握,还在心里盘算着,日后要寻一门威武霸气的拳法,才好配合自己这“英明神武”的英姿!

    《万炼火羽术》发动!

    轰!

    拳头外面包裹着一层层的细小火羽,猛的轰在了那头冰龙上。无穷火焰爆发出去,如同开闸的洪水一样朝着郑青厚倾泻过去,瞬间就将一切冰冷冲得粉碎。

    冰龙融化,凝结冰龙的寒气也被蒸发。

    随后,凌空断雪刀融化,风刀冰雨暴融化!

    一拳火焰,祛尽一切寒冷。

    陈志宁忽然拳头一散,一把握住了冰霜风暴后面那一片迷茫。

    郑青厚一脸愕然,周围的迷茫白雾也被火焰驱散,他手持一柄造型奇异的法宝战刀,正一刀突刺,隐藏在三道强大的法术后面掩杀而至。

    却没想到三种法术联发,居然没能够对陈志宁造成任何困扰,一拳就被驱散,而陈志宁一把捉住了他的法宝战刀!

    这可是五阶法宝,他竟然能够用手指捏住刀面,刀锋只差几根发丝的距离,就能够将他的手掌劈成两半。但是自己竟然使出了全部力量,将莽气催动到了沸腾的程度,仍旧无法让战刀朝前推进一丝!

    他慌张了,手握战刀不知该是进是退。

    他对面的陈志宁饶微微一歪头,视线让开了战刀,饶有兴致的看着他,微笑着道:“能够压制境界,精确的控制到刚才突破,的确是个天才。”

    突破除了积累,还要看机缘和顿悟,并不是说只要莽气积累足够就能够顺利突破,这世上有无数修士卡在某个关口就是无法突破,他们的莽气积累绝对足够。

    所以陈志宁称赞对手是个天才他自己这种变态天才完全无法用常理来考量。

    “不过……并没有什么用。”他淡淡一声,手掌一松,战刀发出一个清脆的声音,郑青厚感觉凝固住自己战刀的无穷巨力忽然消失,他猝不及防身体摇晃了一下。

    陈志宁双手一摊,后退一步朝他示意。

    郑青厚看了看手中的法宝战刀,五阶法宝上竟然留下了五个清晰地指印,甚至连指纹都格外清晰!

    他一声叹息,收起了法宝仰天道:“这真是……自取其辱。”

    “我认输。”他说完转身离去,没有一点不舍,这是陈志宁手下留情,他得到了最好的一个结果。

    陈志宁一笑,也跟着后退,出了战场。(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1-16 06: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