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三零八章 临战有纷扰
    五经博士贾和正真的不是故意针对陈志宁,上舍生之中想要参加豪杰阵的人不少,并不只是陈志宁一个。只是他将陈志宁当成了一般学子,认为不会有人挑战那三人,所以就提前将三个名额报了上去。

    这就不能更改了。

    陈志宁打听了一番,虽然暗中恼火,却也没有去找贾和正,毕竟人家并不是故意的。

    但他还是在心中暗骂了一句,然后开始思考自己的应该怎么办。

    “咣咣咣!”敲门声忽然响起来,他住在后四十七院,很少有人来访,还以为是燕子霄又来了,但是他很快感应到,门外并不是燕子霄的气息。

    他打开门来,外面站着一名二十左右的年轻人,一张脸宛如石雕,写满了冷硬:“陈志宁?”

    陈志宁点点头:“你是?”

    “邓广全。”他一边说着一边自己走了进来,在院子中的石凳上坐下来,丝毫不觉失礼,并且还朝陈志宁招招手,道:“不要怕,过来坐下,我有话跟你说。”

    陈志宁皱了皱眉头,他记得燕子霄跟自己说过,邓广全是周林的表哥,周林能够进入太学上舍,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位出色的表哥的照顾。

    他站在门口指着外面道:“出去!”

    邓广全一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我说滚出去!”陈志宁怒气爆发,这里是他的院落,一切阵法都和他关联在一起,即便是一位绝境大修,在这院落之中也不是他的对手。

    他心念一动,所有的阵法一起发动,邓广全即便强大,也不可能战胜整个院落的阵法,光芒涌动如同山洪,硬生生将他从院子之中冲刷了出去!

    邓广全气的浑身发抖:“蠢货,不知好歹!”

    陈志宁蔑视他一眼,只是冷淡的说了一句:“豪杰阵上见!”

    咣当!大门关上,邓广全咬牙切齿:“好极了,既然给你机会你不把握,那我干脆就讲你所有的可怜希望掐灭,让你彻底明白什么叫做绝望!”

    ……

    邓广全灰头土脸的走了,很快上舍内就传开了:陈志宁死定了。

    起因是今天邓广全和陈志宁的“冲突”。邓广全原本想要去“谅解”陈志宁,让他去参加震古台。

    如果在陈志宁能够获得震古台的擂主,并且在三合会战之中辅助邓广全夺魁,邓广全就不再追究陈志宁打伤周林的事情。

    在邓广全看来,这是自己释放“善意”,给你一个不被我彻底泯灭修行希望的机会。

    可是陈志宁毫不留情的拒绝了自己的“善意”,并且还“侮辱”了自己。

    所以邓广全很愤怒,要狠狠教训陈志宁,并且宣布,绝不会因为同为上舍生的香火情分,对他手下留情。

    消息多多少少的传到了陈志宁的耳朵中,小陈少爷在众人面前只是云淡风轻的一笑,颇有些大家气度。

    到了晚上,邓家就慌了。

    家主下午的时候在衙门里不断被上司找茬,而家族生意也不断受到打击,甚至已经敲定了的几笔生意,对方宁愿赔了定金,也不愿意继续下去。

    邓家在京师只能算是个三流世家,连代天候门下四大犬之一的周家都还不如。他处处照顾周林,也是为了家族考虑。

    陈志宁收拾四大犬有点费劲,那会直接和代天候对上。但是面对邓家不要太轻松哟。

    只是应老爷子一句话,邓家就能丢了半条命。

    要是再让晋伯言说一句话,邓家就真的要死绝了。

    陈志宁没打算赶尽杀绝,所以还给邓家留了半条命,不是他心慈手软,而是因为他真的要在豪杰阵之中,堂堂正正的打败邓广全!

    不是为了证明什么,只是因为小爷心中不爽!

    别以为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四处放话威胁小爷,得先照照镜子,看看你们自己的实力。

    邓广全在太学上舍上蹿下跳半天时间,急吼吼的宣布自己要让陈志宁如何如何,然后第二天就偃旗息鼓,钻回了自己的院子,灰溜溜的宣布自己在豪杰阵决赛圈开赛之前都要闭关苦修。

    太学学子们好像恍然间才忽然明白过来,自己还是在京师之中,太学也只是京师的一部分。

    每一个人,除了自身之外,还有很多外部条件。

    陈志宁是皇室的宠儿,身负超一流血脉,一个人能够影响整个皇朝未来的兴衰走势!

    但真正被吓到的是贾和正。

    他只是一名寒门子弟,从小天资不俗,从县学、郡学、州学一路来到太学,可惜的是因为家中支援不足,修行资源匮乏,在最后关头竞争上舍生的名额中,毫无悬念的败给了一位京师大世家的子弟。

    不过他在太学毕业之后,外放某个郡学干了二十多年,当年在太学的老师高升,将他调回了京师,几经周折,又回到了太学之中,稳稳当当的做了一名五经博士。

    但是他算了算,就算是自己老师也不敢得罪陈志宁啊,自己一时大意……

    于是接连几天,陈志宁发现自己原本应有的上舍生修炼资源,比以往多了一倍。

    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白给的东西怎么可能不要?于是施施然受用了。

    至于贾和正……抱歉小陈少爷已经把这人给忘了。

    ……

    又过了几天,一再延期的三大擂抽签终于开始,也就意味着备受瞩目的三大擂、以及随后的三合会战,即将拉开帷幕!

    陈志宁还是决定参加外围赛,以他的实力当然没什么悬念。

    应元宿第一时间冲过来:“陈少、陈少,我拿到名单了,云天音第一场的对手是白山术派的宝琳儿。

    她战胜了宝琳儿之后,对手可能是洞玄派的刘心剑……”

    他真的是打听清楚了,将云天音第二场、第三场、第四场可能的对手全都调查清楚了。

    而后说道:“白山术派专修法术,在凡间界也是另类,不过宝琳儿虽然已经将派中‘五山神术’修成了三山,但境界太低,根本无法对云天音造成任何伤害,这一场宝琳儿输定了,而且一定会输得非常惨。”

    陈志宁挠挠下巴,颇为无奈说道:“等我解决了外围赛之后,在帮你追女孩子吧。”

    应元宿大怒:“什么?太学竟然让你去参加外围赛?是谁干的?我去找我爷爷……”

    陈志宁摆摆手:“意外而已,不用兴师动众。”

    他说的云淡风轻,其实已经暗中请应老爷子放话,把邓家整个半死。

    应元宿一翘大拇指:“陈少你有大家气度!”

    陈志宁脸不红心不跳的生受了。

    “我帮你打听一下你的对手。”

    陈志宁一把拉住他:“打听个屁!要是外围赛我还要收集情报才能获胜,一定会被所有人嘲笑死!你先去把宝琳儿的情况但听清楚,记住,她所有法术的一切细节,我都需要知道!”

    “包在我身上。”

    ……

    抽签之后,外围赛的赛程很紧。陈志宁要在五天之内打十场比赛,最多的一天,他有三场比赛。

    而这种外围赛的赛场也很简陋,随意从某个宗门或者是世家借来的场地,只要有一位绝境大修在场就可以开始了。

    陈志宁恨不得把所有的对手都叫来,让他们一起上。

    一场接一场,毫无悬念的十场比赛之后,陈志宁成功晋级整个过程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一场浪费修炼时间的耻辱过程。

    因此他对那位贾和正忽然又恨了起来。

    通过外围赛进入决赛圈的一共有四人,剩余六十个名额,全都分给天下其他郡学、州学。事实上在豪杰阵设立之初,太学本有机会拿到更多的名额,但当时还没有三合会战,太学觉得自己获得擂主乃是理所应当,对这种比赛并不是非常重视,于是很“高风亮节”的只拿走了三个名额。

    陈志宁是上舍生中唯一参加外围赛的学子,另外几人在无缘参加豪杰阵之后,全部转去参加震古台。

    而太学上舍生之中,也有十几人参加了震古台。

    震古台为了接收书院和宗门之中“不得志”的杰出修士,不但开赛时间比另外两大擂晚,而且决赛圈的名额也要翻一倍,足有一百二十八人!

    这样一来,震古台的比武场次就要多一场。

    陈志宁等四位通过外围赛进入决赛圈的修士,实际上对手早已经确定了。之前抽签的时候,将他们空了出来。

    陈志宁第一场的对手是来自北方辽河州州学的郑青厚,一名玄照境中期的修士。

    在正赛开始之前,陈志宁回到了上舍四十七号院,升起阵法之后,悄悄取出那一枚先天灵桃。

    正赛中都是强者,不能有丝毫轻慢,稍不留神就可能阴沟里翻船,陈志宁吃下了灵桃,小六儿从他的袖口之中探出头来,睡眼惺忪,却口水长流,显然是闻到了先天灵桃的香味。

    陈志宁将它按了回去,然后五心朝天屏气凝神,晋入了一种玄之又玄的状态。

    双极神魔体率先运转起来,而后是《道艺》而后是《青云志》……(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1-15 06:4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