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三零三章 玉琼雷浆
    “似乎很有可取之处。”

    但是陈志宁很快就发现了这种柔性结构阵法的问题所在:光泡的韧性是有限的,一旦遭受多点攻击,就会互相拉扯,很容易被击破。

    现在的刚性阵法,则是不管多点攻击还是一点攻击,完全没有区别。

    前朝这种阵法的好处是,在遭受单点攻击的时候元能消耗的要少很多。

    弄清楚了两种阵法的优劣,陈志宁开始认真破解这种阵法。皇城采用的一切防御手段都非同小可,这阵法当年也是八阶大阵,但是被打破之后跌落了许多层阶,而后缓慢自我修复,到现在也就是六阶左右。

    不过前朝那个时代太过遥远,整个凡间界的修真水准还远远比不上现在。

    这种阵法对陈志宁唯一的困难就在于他并不熟悉,有很多理念和现在不同,陈志宁走了很多弯路,才彻底弄明白了这个阵法。

    他长出了一口气,正要说话呢,一边的应元宿拍了他一下:“快回神,要开始了。”

    陈志宁看看周围,北海郡王世子已经站在了众人前面,朝大家微微张开手臂,笑着说道:“人已经到齐了,咱们可以开始了。小王身后的这座大殿之中有一笺重宝即将出世,谁能率先打破阵法,得到这件宝物,就是这一次的古史攻城战的获胜者,除了里面的那件法宝,还可以得到小王额外提供的一份奖赏。”

    他微笑着朝旁边一招手,一名绝境大修双手捧着一只玉盒上前来,轻轻打开,里面是一只黑色的酒杯。

    但是看到酒杯的那一瞬间,陈志宁的脸色就变了:“雷犀角杯!”

    北海郡王世子不由得赞赏看了他一眼:“果然识货!哈哈,小王显摆一下,今日古史攻城战的奖励就是这一杯玉琼雷浆!”

    周围众人一起动容:“五阶神雷,玉琼雷浆!”

    付道行等三人也不由得重视起来。那如同战象一般的大汉“野人王”贺兰血,一把抓起自己面前的那一双战锤,大步上前站在了绝境大修面前,以身躯将那一杯玉琼雷浆挡住:“某正需要这杯雷浆打熬身躯,这宝物某要定了!”

    付道行一脸的不屑,云天音则是淡然,对于音律和修行之外的事务,她并不太感兴趣。玉琼雷浆的确珍贵,对她来说却是可有可无。

    北海郡王世子笑道:“贺兰你莫要急迫,只要你能获胜,这宝物自然是你的。”

    他顿了一顿,又接着道:“而且小王还可以告诉你,根据我们观察,这座残殿之中即将出世的重宝,很可能是一种天材地宝,你若是能够获得,和这杯玉琼雷浆一同服下,对你的修行更有好处。”

    贺兰血大喜:“世子可知道到底是哪一种天材地宝?”

    “不知道。”世子说道:“这些年前朝皇城之中的宝物越来越少,大家都知道,那是因为残留的宝物,已经被前辈们取走了。这一次突然出现,我们估计是当年朝代更迭的大战之中,御花园的一些灵种落到了各处,经过漫长时间终于生长成熟,因此今后这些天材地宝应该会比较频繁出现。”

    “太好了。”贺兰血重重将手中的战锤互相一撞,咚的一声巨响真的周围地面都有些摇摇晃晃:“这两件宝物,某要定了!谁要和某争,先问问某手中这一双大锤!”

    “哈哈哈!”北海郡王世子连忙出来打圆场:“不要浪费时间了,诸位请开始吧。”

    他宣布完,就准备退开去,将地方让出来给众人施展。可是忽然感觉大家的眼神不太对劲。

    “怎么了?”他一回头,只见那座残殿上笼罩的光泡正在慢慢的消散掉。

    北海郡王世子吓了一跳:“什么情况!?”而后他看到陈志宁不紧不慢的走进去,那残殿之中的宝物似乎有所警觉,猛的将残殿之中卷起了一篇狂风,飞沙走石云雾升起。而后数道灵光朝四面八方逃窜而去。

    但是一道天网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天空之中,任它有千般手段,天网只是岿然不动,稳稳落下越缩越小,众人看不到的道阵深处,太炎鸟道兵一起催动,一道灵光撞在天网上,啪一声炸碎化为虚无。而后接连三道灵光全都破碎,只剩下最后一道,焦急的在天网之中四处逃窜,可是能够活动的空间却越来越小。

    最终天网一收,那灵光被捉拿出了,陈志宁迅速的收了回去,众人只是大致看清楚,似乎是人参首乌之类的灵宝。

    陈志宁收了这宝物,仍旧用神识将整个残殿扫了一遍,确定这残殿之中的确没什么好东西了,这才走到了那位绝境大修面前一拱手:“前辈,这奖赏也是我的吧?”

    绝境大修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大家还没出手呢,有人已经解决战斗了!

    他看向北海郡王世子,只等主上发话。

    北海郡王世子正要开口,他身边的已经有一阵狂风冲了仿佛要撕裂了地面一般冲了过去:“好个混蛋!某已经发话,你竟还敢跟某抢!”

    一声沉闷大响,一只巨大的战锤从天而落,狠狠朝着陈志宁的脑袋砸了过去。

    北海郡王世子吓了一跳,连忙大喊一声:“万万不可!”

    因他老爹小时候揍过皇帝,所以家里日子一直不好过,这些年好不容易有了古史攻城战这个稳定的收入,总算能让家里过的舒服点,要是贺兰血这个夯货真的在他的地盘上,一锤子把皇室心头肉陈志宁砸死了,以后古史攻城战也就别想再办了。

    陈志宁听到贺兰血的骂声,看到那石破天惊的一锤,脸色当即一变,冷哼了一声一拳轰出!

    双极神魔体暗自运转,全身宛如神魔!

    然后他听到了世子喊了一声,念头一转觉得应该给世子一个面子,毕竟以后自己可能还会来古史攻城战。

    他的拳头一变,手掌散开,一把抓住了那只巨大的战锤。

    噗!

    贺兰血感觉自己一锤子真的夯在了一座大山上。哪怕他真的力有千钧,想要撼山也是不可能的。

    巨大的战锤一声闷响停住了,纹丝不动宛如凝固在了陈志宁的手中。贺兰血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难受过,感觉就像是无数双大大小小的手力量似乎并不大却十分柔韧在他的体内从五脏六腑到经脉血管不停地揉掐着。

    他身躯摇晃了一下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

    一口血之后,就再也忍不住,噗噗噗的一连喷出七口鲜血,而后整个人的脸色惨白如纸,身体摇摇欲坠,咣当!咣当!连手中的战锤也拿不住了,两只大锤掉在地上砸出两个大坑。

    几位大修都看出来了,暗暗摇头:“破功了,贺兰血这种专修身躯的苦功,最怕这样的伤害。他再也不会是震古台最后实力的争夺者了。”

    北海郡王世子哑口无言,因为他喊那一声,本来是让贺兰血这个夯货手下留情的,没想到最后是陈志宁手下留情。即便如此,贺兰血也破功废掉了。

    若是陈志宁不留情,那一拳轰出去,恐怕贺兰血一条命就要丢掉大半了。

    这里可没有人会去同情失败者,大家都是深深看了陈志宁一眼,心中对他的评价不断攀升。豪杰阵上,又多了一位擂主争夺者!

    付道行也很想要那件宝物,而且那杯玉琼雷浆他也只知道在必得,刚才没有开口,只是懒得跟贺兰血这种乡巴佬争论而已。

    但是现在,陈志宁忽然杀出,他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了。

    若是不承认陈志宁获胜,就显得气度不足,可是让他这样放弃两件重宝,尤其是在这么关键的时刻,那也是万万不能的陈志宁很可能就是他将来三合会战的对手,拱手送给对手两件重宝,让他在这个时候增强实力绝对是愚蠢的行为。

    他正在纠结着,北海郡王世子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这一场不能算呀,陈志宁没有交参赛费,他出手算怎么回事?”

    大家一看,也是一名古史攻城战的参赛者,虽然不如付道行三人有名,但也颇有实力。

    众人大喜,着呀!正是如此,陈志宁不算是参赛者,他出手当然不能算是获胜。

    立刻有人道:“言之有理,陈志宁还请你将那件宝物还回去,然后把阵法恢复。”

    陈志宁也是意外,看了看应元宿:“还要交参赛费?”

    应元宿肠子都悔青了,都怪自己事先没跟陈志宁说清楚。他无奈的点点头,低声道:“而且参赛费十分不菲,北海郡王家里就靠这个发财呢。”

    “志宁兄……”世子上前来,似乎有些难以启齿,但还是说道:“你看这个事情……”

    陈志宁的确有些着急了。他刚才将这阵法研究透了,顺手渗透了一丝神识进去,立刻发现里面那件宝物到底是什么,顿时心中大动,所以世子一宣布开始,他就立刻出手,轻而易举的破掉了阵法,然后收走了宝物。

    但这个时候让他再还回去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件宝物可不是什么人参首乌之类的寻常玩意。(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1-13 12:2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