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九七章 针锋相对
    应老爷子很得意,觉得自己“洞察人心”,将御丹堂中最让人垂涎三尺的四位五阶丹师派给陈志宁,走了一招妙棋。

    年轻人嘛,谁能忍得住?自己也有年少荒唐的时候。

    这四女是被他严格保护的,否则早就失了身子。

    用她们四人拴住陈志宁绝对值得,他不敢觊觎陈志宁的血脉,不过必然能够让双方的关系更加密切牢固。

    他却不知道,陈志宁吓得躲在丹房里一次都没出来,更别说和四女发生点什么了。

    “应大人,我有了结果了。”陈志宁进来之后立刻将新的丹方拿出来,他还是有些忐忑的,万一应老爷子说不行,他就真的黔驴技穷了。

    不料应老爷子看过之后,如他一般,也是一拍脑门:“唉,最后一步竟然如此简单,老夫怎么没想到呢。

    这样的话,一枚继元丹的成本比之前高了两成,总的来说还是很划算的!”

    他用力一拍陈志宁的肩膀:“好小子,老夫果然没有信错你。快,立刻去改进合元丹和化厄丹!”

    陈志宁改进继元丹的时候,应老爷子很果断的将原本负责继元丹的小组拆了,分成两拨人,分别拨给合元丹和化厄丹的小组。

    陈志宁在努力的时候,两个小组也没有闲着,并且因为陈志宁的“逼迫”让所有的丹师格外努力,陈志宁把继元丹改进完毕,应老爷子催他去了两个小组,他将两个组的成果看了一遍,也不由动容。

    丹师们的成果已经十分喜人,合元丹的药效提升了一成半,化厄丹的药效也提升了一成。就算是没有陈志宁,想必多花些时间,他们也能够成功。

    陈志宁沉浸在丹道汪洋之中的时候,应老爷子整了整官袍,施施然和群臣一起走进皇宫,上早朝去了。

    群臣礼毕,山呼万岁,然后开始奏报。

    这几天朝堂上气氛不错,因为惠城方面节节胜利,赵京鹤围点打援的战术成功,已经在惠城外歼灭了荒洪第一支援军两万修真战士。

    原本的大胜,却被一些御使扫了兴致。

    几个于是轮番上阵,参奏我军大型法宝作战不力,弹劾御丹堂的灵丹药效不足。按照他们愤世嫉俗的说法,是御造堂和御丹堂拖累,我军的“狂胜”才变成了只是“大胜”,而且我军伤亡较大。

    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可是没办法跟这些就是以弹劾人为生的家伙辩驳。

    于是皇帝想起来询问御造堂和御丹堂各自的计划进行得如何了。

    崔实秋一抖官袍,手持玉笏志得意满的站出来:“启奏陛下,我堂的神火机弩改进计划已经快要完成了,老臣估算再有五天,就能够拿出成品来。”

    皇帝龙颜大悦,赞道:“好,御造堂做的不错,该赏!”

    崔实秋矜持一笑:“为陛下分忧,乃是我等臣子的本分,当不得陛下称赞。”

    他说罢,瞥了一旁的应老爷子一眼:“只是不知道御丹堂方面进展的如何了?他们负责的项目少,理应更快一步才是啊。”而后,他又做出痛心疾首的模样:“希望灵丹不要在成为我军将士伤亡增多的罪魁祸首啊!”

    皇帝询问道:“应爱卿,你那边如何了?”

    前几次朝会,御丹堂奏报的进度都要落后于御造堂,尽管皇帝心里明白御造堂有优势,但几次三番被老对手崔实秋这么诋毁,应老爷子早就憋了一肚子火。

    他出列道:“陛下,我堂的继元丹已经改进完成,老臣已经在安排开始大规模炼制,第一批五百枚应该在后天就可以送往前线。”

    “你说什么?”崔实秋大吃一惊,眼珠子暴瞪:“应公韦你可知道君前无戏言!”

    应老爷子瞥了他一眼:“老夫为官一甲子,这些浅显的道理自然是懂得的,不需要崔大人提醒。若是三日后前线未曾收到新的继元丹,老夫甘愿受罚。”

    崔实秋哑口无言,皇帝大喜:“太好了,应大人果然是我朝肱骨!来呀,传旨嘉奖御丹堂。”

    “遵旨!”太监尖锐的嗓音答应着。

    崔实秋一张老脸铁青,抱着自己的玉笏气哼哼的站在班列中一言不发。

    应老爷子浑身毛孔都舒张开来,气儿顺了,若不是君前不能失仪,恐怕此时已经仰天大笑了。

    “回去督促那小子,一定要尽快把另外两种灵丹给我弄出来!下次崔实秋再跟老夫显摆,就丢出去再让他尴尬一下。”

    ……

    崔实秋很快搞清楚了自己输在哪里,他万万没想到关键竟然是陈志宁,这个被自己轻易放弃的小子。

    “早知如此,老夫说什么也不能将他轻易放给应公韦那老东西!即便是他制器的水准不行,也要牢牢抓在手中,至少不能让应公韦抢去。”

    可是现在说这些为时已晚。

    崔实秋也开始狠狠压迫下属:“传令下去,都给我全情投入,务必要在整体计划上赶超御丹堂,否则你们以后三年,都别想有好日子过!”

    ……

    陈志宁改进合元丹和化厄丹的过程十分顺利,因为有之前诸位高阶丹师扎实的工作,他只用了五天时间,就将这两种灵丹的五阶丹方确定了。

    而后,他和大家一起继续改进四阶和三阶丹方,而御丹堂规模庞大的灵丹工坊,则开始大批量的炼制五阶灵丹。

    第一批的继元丹的确如应老爷子所承诺的,两天前就送往战场了,通过传送阵法,只用了半天就送到了。

    高阶丹师们对陈志宁很无语。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人人都憋着一口气,想要“教育”一下这个年轻的后辈。

    大家汇合一处第一天的时间内,七阶丹师们很满足,因为一些原本是基本常识的东西陈志宁却什么都不知道!

    他们连续摆出前辈的姿态来教训了他好几次,陈志宁全都虚心接受他知道自己因为没有师长指点,在一些实际操作方面的确欠缺。

    但是到了第二天,所有的丹师都傻眼了,陈志宁进步如飞!他很快就适应了这一切,就连最为资深的七阶丹师,也发现自己没什么能够“指点”陈志宁的了。

    相反,陈志宁时不时的会冒出一个天马行空的想法,反而让他们对某个问题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于是大家很有默契的偃旗息鼓。

    丹师们不敢再指摘陈志宁什么,而陈志宁抱定了闷声发大财的心思,在整个过程之中,悄悄学习着各位丹师的看家本领。

    他真真切切的觉得,这一次来对了比他在醉阵园中的收获还要巨大。

    应老爷子最近胃口极好,每天都跟陈志宁约个饭,一老一少一次就要吃掉五百多份灵食御丹堂的膳房苦不堪言。

    胃口好当然是因为心情好。最近每次朝会,应老爷子都会把崔实秋喷的哑口无言。

    一方面,御丹堂已经在进度上遥遥领先,另一方面是御造堂果然如应老爷子所料自己内部出了问题。

    崔实秋从整个王朝各地招来了一大批器师,一开始的确是集思广益人多力量大,可是在御丹堂领先之后,崔实秋有些着急,压榨的凶狠了一些,内部矛盾一下子爆发,陆陆续续有器师退出,并且不断在各种场合抨击御造堂,弄得崔实秋狼狈不堪。

    “今天早朝,崔实秋那个老混蛋被皇上狠狠一顿臭骂,哈哈哈,快哉!”应老爷子浮一大白。

    “还有那帮御使,以前怎么看他们都不顺眼,现如今却是不了,他们揪住御造堂弹劾个没完没了。”

    “崔实秋把近百位器师气走了,这些人发动起势力来也是丝毫不弱,那老小子这回有麻烦了。嘿嘿嘿!”

    应老爷子一身抖擞的幸灾乐祸,没有半点大师风范。

    陈志宁也是忍俊不禁:“咱们马上就要完成全部任务了,可是御造堂那边,居然连一种大型法宝都没能完成,哈哈哈。”

    应老爷子喝得多了,大手一挥:“小陈,你这次真是帮了老夫大忙,来来来,不要客气,说说你想要什么奖励?”

    “奖励?”陈志宁眼珠子一转,应老爷子说道:“这是给你个人的,之前咱们商议的那些事情不算。”

    “那……”他其实早就对御丹堂中一种东西垂涎三尺了:“能不能让我进一次万火殿?”

    应老爷子一怔,有些舍不得,但大话已经说出去,面皮上有些挂不住,于是勉强道:“这个……也行。”

    炼丹需要灵火,合适的灵火能够最大限度的发挥出灵药的药性。

    所以御丹堂收藏的灵活,比御造堂种类还要多,等级未必高,但是齐全。

    陈志宁每一次炼丹,都是派人去申请,那四位美女丹师会奉命前往万火殿,将他需要的灵火用玉灯盏取了火种,然后送到他的丹房,再以阵法助燃催生。

    可以说御丹堂三大财产,第一是丹书和丹方,第二是众多的丹师,第三就是万火殿。

    应老爷子完全不能够确定,将陈志宁这头饥饿的“狼”放进去,会有什么样的后果。陈志宁保证道:“您放心,我绝不胡乱祸害您的灵火。”

    听他这么一说,应老爷子果然更不放心了!

    不随便,那就是“认真”了,更可怕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