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九一章 上舍生挑战(三)
    晋才寒看见燕子霄傻呆呆的站在一边,连忙使了个眼色:“老燕子,快?15??来,不可怠慢了小陈师弟,呵呵,带他去最后一关吧,看谁倒霉,嘿嘿。”

    燕子霄上前来,脑子还有些转不过来,木然道:“好吧,小陈师弟你随我来。我太学历史上,还从来没有人将修真技能三门全部折服的,你是第一个,希望你能打败一位师兄,成为上舍生。”

    上舍生挑战一共三关,最后一关就是击败一名上舍生。

    成功了,陈志宁就可以正式升为上舍生,而被他击败的那名上舍生,则会自动降为上等内舍生。

    正常程序是,燕子霄要将陈志宁带到所有上舍生面前,让上舍生们来挑选,谁愿意去“考量”一下这位挑战者。

    如果所有的上舍生都没有兴趣,那么陈志宁就可以自己随便挑选一位。

    但实际上,你根本不可能把所有的上舍生都聚集起来,因为他们大部分都在闭关,或者如任如火三人一样,在苦攻自己的难题。

    所以每一次的上舍挑战,最后一关都是燕子霄带着人进来,看看谁有“空闲”。

    燕子霄领着陈志宁从上舍厅专用的一条狭窄通道出了战歌堂,往上舍生的住处走去战歌堂门口的众人都没有看到。

    “曹师兄。”他站在一座院子门口高喊了一声,半天没有回应。

    陈志宁从院子外,已经能够看到院子里的蒿草了这些草已经长得比院墙还高了。他干咳一声,道:“这位师兄,我想咱们就不必指望了吧?”

    燕子霄讪讪一笑:“话虽如此,但是惯例不可破,总得一个个问过去。”

    第二座院子,院门打开,院子中半·裸躺着一人,男的,只不过遗憾的是他裸的是下半身,屁股对准了院门。院子内冲天的酒气。

    “何师兄?”

    燕子霄站在院门口,用手挡住双眼,试探的问了一句。

    地上的何师兄半点回应也没有,燕子霄叹了口气:“走吧。”

    第三座院子,门外插着一块足有三十丈高的巨大剑石,上面龙飞凤舞癫狂成魔的刻着一个潇洒的大字:滚!

    燕子霄干咳一声:“看来麦师兄这里不用问了,咱们去下一处。”

    两人绕开那块巨石,来到了这第四座院子门口,燕子霄眼珠子一转:“这座院子是空的,不必问了。”

    陈志宁看看那座院子,积满了灰尘,看来真是没人住,于是点点头:“好,咱们绕过去。”

    燕子霄悄悄松了口气,这院子是他的住处。

    不知为何,明明陈志宁的境界比他低,他却偏偏没有信心战胜,只好耍了个小诡计。

    “哈哈!”燕子霄看到前面院子门正好打开:“巧了,周师兄在,周师兄的满天星斗神针术在我上舍生之中堪称一绝,能够让他指点你,乃是师弟你的荣幸。”

    周林正走出来,看到燕子霄带着新人过来,顿时不满意的一皱眉头:“老燕子,我刚出关正有些事情要出去,你就给我找麻烦,罢了罢了,抓紧时间,我一盏茶内解决战斗,时间还来得及。”

    陈志宁眨眨眼看着他,眼神清纯,心中暗自一声:这么巧,我也想一盏茶内解决战斗,咱俩想到一块去了呀!

    只不过他憋着坏水,所以没说出来。

    “好好好。”燕子霄连连答应当现代路回战歌堂。走到半路上,他忽的回头看了两人一眼,心里有些打鼓:这次可能不小心办了坏事。

    周氏一门,乃是代天候唐天河一系的重要势力。

    甚至,有人按中评了代天候门下“四大犬”,周家赫然位列其中。

    很快到了战歌堂,三人悄悄进去,周林挥手道:“开一间今战堂战场,咱们尽快开始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要坏事。”燕子霄暗暗道。

    果然陈志宁自报了家门之后,周林的眼神立刻变得阴冷了:“你就是陈志宁?”

    “是。”陈志宁也觉察到了。

    周林面皮抽动一下,笑了,他取出一枚传讯玉符,激活了之后和对面说了一声:“先别急,等我两个时辰,我捡到了一个天大的功劳,回头请你们畅饮真意酿!”

    代天候殿下对陈志宁恨之入骨这事情,门下四大犬当然十分清楚。

    上一次代天候暗中将鬼王爪交给吕灯白,要给陈志宁一个“教训”,结果吕灯白那蠢货办砸了事情,还损失珍贵的鬼王爪。

    代天候阁下愤怒不已,若不是吕灯白和吕家已经是在没什么能够报复的,代天候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吕灯白。

    现在,陈志宁bang一声撞自己手里了,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功劳啊。

    他狞笑一下,朝陈志宁招了招手,身形朝后飘去,稳稳地落在了今战堂之中。

    唰!

    一道道阵法刻线被洁白的光芒点亮,战场激活。

    陈志宁走了进去,双方进入战场,阵法缓缓升起一道晶莹的“壁障”,将他们封锁在里面。

    燕子霄忽然觉得因为自己“怯战”,才导致陈志宁和周林遭遇,如果陈志宁被周林狠狠地打击一番,他要负很大的责任。

    因此在阵法完全封闭的那一瞬间,燕子霄忽然因为内疚,冒着得罪周林的风险,提醒了陈志宁一句:“周师兄的满天星斗神针术专破护身莽气,你千万小心!”

    果然,周林最后狠狠等了他一眼,燕子霄苦笑,陈志宁毫无反应,也不知道他听进去了没有。

    叮!

    清脆一响,阵法彻底封闭,周林得意的笑了,这个大功劳跑不掉了。

    他一边活动着周身的关节,一边强悍的逼迫上来。一道道凝如实质的莽气,从他的周身大穴之中涌动出来,在他的身边幻化成了一只只闪烁着星光的银针。

    银针随着他的心意,如同水波一般的荡漾起伏着。

    他再次露出了一丝狞笑:“小子,你不该来上舍,更倒霉的是,你碰到了我。”

    陈志宁心中升起了一丝恶趣味,想要看看这家伙到底能嚣张狂妄到什么程度,他一副小生怕怕的模样,居然还“胆怯”的往后退了一步。

    “哈哈哈!”周林一声狂笑,忽然杀了上来,身外的无数银针猛的调整了方向,指向了陈志宁。

    陈志宁顿时感觉到,自己被满天星光“锁定”了。

    唰!

    一道身影突然而至,银针化作了一道道光丝紧随而至,锐利无比。

    “败!”他一声爆喝,但是无数银芒却撞到了一片“粘稠”的介质当中,虽然犀利依旧,但仍旧被减慢了速度。

    周林一皱眉头,因为他感觉到自己和陈志宁之间似乎横亘着一道特殊的空间,不管他如何努力,总是难以缩短这一段距离。

    可是他明明看到陈志宁并没有移动身躯。

    “怎么回事?”他有些意外。

    陈志宁在同阶修士之中,一定是对空间天理最深的一个。他的挪移闪现神通,从本质上来说不能算是空间神通,但至少沾了一点边。

    而他能够穿梭阴极层面空间,更是在天湖之上目睹了空间之秘。

    这些累积都是潜移默化的,当他的实力不足的时候,这些累积看不出什么玄妙。可是今天,陈志宁提升到了玄照境后期。他的实力进一步增强,就在刚才想要施展“挪移闪现”避开周林的时候,忽然福至心灵,领悟出了一种特殊的神通,现做现卖,用在了周林身上。

    周林连追三次,却发现自己的确在不断紧逼,可是陈志宁似乎是站立不动,但就是让他无法靠近一步。

    他很快注意到了危险!

    因为他和自己的“满天星斗神针术”已经拉大到了一个很危险的距离。

    陈志宁身后,一道天网慢慢浮现出来。周林一皱眉头,隐约猜到了一些什么:“皇室竟然如此肯下血本?赐你一座道阵?!”

    他恍然明白了自己的神针为什么被“凝滞迟缓”,道阵在陈志宁周围暗中布置下了一片莽气海洋。

    道阵的秘密,在京师内知道的人不多但也不少,以周家的地位当然会有所耳闻。

    周林心中立刻有些犹豫。他周家不是代天候,如果他废了陈志宁,皇室一怒之下,周家恐怕就要灰飞烟灭代天候保不住他们、也未必会真心保他们。

    陈志宁眼中火光一闪而逝,漫天火羽从那道巨大的天网之中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整个世界立刻变得炽热无比,两人的战场好像转移到了一座正在喷发的火山口上。

    玄黄灭世风吹拂起来,风助火势,天网和法术之网融合,让陈志宁新的“五元神脏术”更显强悍。

    一枚枚神针被火焰裹住、炼化,周林计算失策,后又心生犹豫,面对陈志宁这样的对手,他即便是全力以赴也没有获胜的机会,更何况连犯两大错误?

    他自己也立刻意识到了这一点,暗呼一声不好立刻后撤。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道阵的天网当空笼罩,即便是没有全力催动,可是太炎鸟道兵和万炼火羽术几乎完美契合,无穷力量滚滚而下,一层层的缠绕住了周林。

    他一后退,就感觉有无数只手在拉扯自己,让他不能自如行动。

    (晚上补一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