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九零章 上舍生挑战(二)
    陈志宁愕然,身形几个闪烁,躲开了那人的追击,同时也明白自己被蔡三笑给“坑”了。

    “这个毫无师德的太学败类!”陈志宁已经给蔡三笑扣上了一顶黑帽子他并不知道自己误打误中,蔡三笑的确是整个太学的败类。

    “且慢!”他叫了一声:“在哪里鉴定境界?”

    那人冷哼一声:“不到黄河不死心。”他说停就停,疏忽一下漫天逼人气势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又像刚才一样,如同一座土堆,没有气息没有威胁。

    “跟我来吧。”他说着,当先走进了上舍厅。

    陈志宁跟他进去,来到一间小小的偏室。

    那人推门进去,里面竖着一面一人高的巨大宝镜。

    宝镜周围一圈古老神秘的花纹,似乎是某种符文,中央一片光滑,隐隐约约有七彩光芒从其中泛起。

    “照一下吧。”那人说道:“只有州府以上才会有这种‘鉴天镜’,比你们在县学、郡学用的那些低级法宝准确太多。”

    陈志宁朝他竖起一根手指:“稍等我一下。”

    他到了角落里站定,那人顿时不耐烦,正要吼骂,忽然看到陈志宁将双眼一闭,双手虚抱,自丹田位置缓缓抬起……

    一丝气息随着他的动作升起,如同燎原之火,迅猛如龙,当陈志宁的双手虚虚抬至胸口的时候,他已经将玄照境中期全部的力量暴发出来。

    但是他的双手仍旧不停,举重若轻的举到了面前,他的气息已经突破了玄照境中期,隐隐有步入玄照境后期的迹象。

    那人吃惊,玄照境后期在上舍生之中不算什么,即便是十四岁的玄照境后期也不会让他这么吃惊。但陈志宁明显是到了考核前,忽然“临时起意”想要提升一下,而且似乎就能够成功这实在太惊人了,简直前无古人。

    凡间界无数先贤,飞升者如云,也不曾听说哪一位曾经有如此惊世骇俗的举动。

    陈志宁始终还差着一点,他忽的用力朝上一抬,轰隆一声体内雷声滚动,一股气息如同银瓶乍破水浆迸,他终于突破了那一层界限,正式迈入玄照境后期!

    陈志宁双手高举,虚接天空,脚踏大地,隐隐有一种通达天理的感觉,那人看的一阵恍惚,猛的晃了晃脑袋再去看,终于确认陈志宁还是那个陈志宁。

    而陈志宁已经“歉意”一笑:“好了,可以开始了。”

    他站在了那一面鉴天镜之前一照,镜子内映出他的身影,周围有七色光芒返佣如同浪花,宝镜周围那些古老神秘的花纹之中,慢慢涌现出一层浮光。

    镜子中陈志宁的身影慢慢变得模糊,那一层浮光流淌进来,在他的身影上凝聚成了五长两短的道纹。

    那人深深看了他一眼:“好,你通过了。”

    陈志宁一笑,抱拳问道:“多谢师兄。不直接下来,我应该去哪里进行下一关?”

    那人道:“随我来便是。”

    路上,那人忽的说道:“我叫燕子霄,你以后喊我燕师兄就好。”

    陈志宁也是笑了笑,点头喊了一声:“好的,燕师兄。”

    ……

    这“上舍厅”从外面看并不大,越往里面走越深。

    燕子霄带着他来到了一座奇特的建筑前,三座房门都是雅致的推拉纸门,门上不知是哪位大家的泼墨写意,各有意境让人一看痴迷。

    “三种修真技艺,你去吧,看看能不能得到里面师兄的认可。”燕子霄指着三扇纸门说道。

    陈志宁点点头,也不用特意去选择走了进去。

    第一扇门一打开,一股热浪扑面而来,随即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一扇半掩的小门后面,传来一个粗犷的声音:“终于有人敢来进行上舍挑战了?很好,起码勇气可嘉。外面桌子上有一道制器难题,你看看能不能解出来。我还忙着呢,等我处理完这一件法宝,我出去检查你的答案。

    若是不成,就自己退出去,不要浪费我的时间了。”

    陈志宁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张纸扫了一眼,不由得一撇嘴,区区一个四阶法宝的“难题”,他不用细想,只是随便看一眼,就找到了七八种实现地方法。

    于是他将那张纸丢在桌子上,觉得这是在侮辱自己。

    他推开那扇小门走进去,里面是一座风格明显的炼器房。

    中间并不是鼎炉,而是一座用阵法控制的巨大火塘。火塘之中燃烧着熊熊的四阶灵火。周围的墙壁上,挂着一柄柄厚重粗粝的战刀、战斧。

    炼器房的四个角上,分别摆着一尊巨大的铠甲,一只铜水缸,一张床和一只巨大的铁砧。

    一名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正挥汗如雨的在铁砧上敲打着一件已经逐渐成型的法宝。

    他分外专注,明明知道陈志宁进来,却压根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搭理他。

    可是陈志宁却叹了口气,道:“你这么不行,不出三十锤必定器胚破碎前功尽弃。”

    那壮汉一锤子高高举起落不下去了,他歪过头来看着陈志宁,十分疑惑:“你怎么知道的?”

    这已经是他第九只器胚了,之前一直失败,他觉得自己已经把能够找到的问题都找出来了,可是却仍旧有一种直觉告诉他,这一次还是会失败。

    而随着他不断地敲打,他越发感觉到,失败正在一步步接近!

    陈志宁懒得解释,斜靠在墙壁上说道:“你继续下去。”

    壮汉想了想,然后继续捶打。他这一派的制器风格偏向于铁匠,往往能够炼制出超乎寻常的作品,但报废率较高。

    壮汉连连挥东大锤,叮叮当当的敲了三十下。

    器胚没有什么问题!

    壮汉冷哼了一声,不屑的瞥了陈志宁一眼,拎着锤子继续炼制。

    当!

    嘭!

    第三十一锤落下,器胚突然毫无征兆的炸裂开了。

    壮汉大为意外,陈志宁撇了撇嘴:“算错了,我刚才一说话,你停顿了一下,让器胚的破碎延缓了一会儿。”

    壮汉丢下手里的大锤,诚心诚意的请教道:“究竟是为什么?我觉得我已经将一切因素都考虑进去了啊。”

    陈志宁坐下来,大汉连忙端上清水伺候。

    ……

    片刻之后,壮汉毕恭毕敬的将陈志宁送出来:“师弟慢走,师弟小心门槛,师弟以后有什么差遣尽管吩咐,任如火必定全力以赴。”

    陈志宁点点头,顺手拉开第二扇门走了进去。

    燕子霄刚一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陈志宁已经进去了。他一阵嘀咕:“只要获得一位师兄的认可就够了啊,不用去下一扇门,算了,随他去吧。”

    只是他非常好奇,上舍生都是天才,但同样都有自己的脾气。他很清楚任如火的性情,也很清楚为什么任如火会如此恭敬,他只是有些不敢相信:“陈师弟在制器上折服了你?”

    任如火看到他立刻竖起大拇指:“老燕子,干的好!你看门这么久,这位师弟是你领进来最有天赋的一位。岂止是折服!这位将来必定成为九阶大师!甚至是超九阶!”

    “这么厉害?”燕子霄反而不信了,但任如火没空和他聊天,要回去消化一下刚才师弟指点自己的几个要点。

    “不信拉倒,反正你记着,以后多给咱们寻摸一些这样的天才,对咱们才是真正的帮助。”他丢下一句话,刺溜一声钻回了自己的炼器房。

    燕子霄还是一肚子怀疑,却又没办法多问,不免有些小猫挠心的瘙痒。

    正郁闷着,第二扇门打开了,开门的是上舍生尚谷雨,这位上舍生大美女笑眯眯的打开门,甜腻腻的说着:“师弟慢点,要不你今晚住在师姐这里吧,师姐胸很大的,不信你试试看。”

    陈志宁连忙落荒而逃:“不、不必了,我相信师姐的话,我还要继续上舍挑战,先走了,师姐请留步!

    一定留步!”

    尚谷雨委屈的嘟了一下小嘴儿,陈志宁不等她再说什么,赶紧一拐弯进了第三扇门。

    尚谷雨看到燕子霄盯着自己的胸口看,登时大怒,瞪眼喝骂道:“死燕子,你看什么看?信不信老娘把你那双贼眼挖出来!”

    “信!”燕子霄赶紧一缩脖子转过身去不敢再看,同时心中赞叹:真的很大呀。

    “咣啷!”身后,尚谷雨用力把门关上。

    燕子霄心里更是嘀咕了:“镇守炼丹这一关的尚师姐想要倒贴……显然这一关又把师姐给折服了。”

    他看看第三扇门,心里猜测着要多久陈志宁才会从里面出来,没想到紧跟着哗啦一下门开了。

    “咦,这么快,被赶出来了?放弃了?”

    第三扇门之中,率先走出来上舍生晋才寒,他是晋伯言的孙子。

    “哈哈哈,师弟别开玩笑了,你的阵法造诣家祖都称赞不已,将你列为我太炎百年来第一阵法天才,直言你天资犹在垒石老人之上,你来我这里通关,实在是让我惭愧,我……我恭送师弟过关。”

    燕子霄彻底傻眼,这是什么情况,眼高于顶自命太学学子阵法第一人的晋才寒,连考验都不敢考验,就直接让他过去了?!

    (今日补更一章!)(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1-07 12:3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