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八九章 上舍生挑战(一)
    京师内现在只有两位八阶大师,一个是晋伯言,另一个就是阵鬼肖三。

    晋伯言当然没人请得动,但有人拐弯抹角的把一枚四阶阵基送到了肖三面前,肖三看完之后,一脸不屑:“这有何难?”

    但是最后一核算成本,那个商会也立刻知难而退了。肖三好生不爽,连带着对陈志宁也有些不服气了。

    他压根不是那种正统的“大师”,没觉得自己堂堂八阶大师,不应该和一个六阶小朋友计较,他就认准了,你开罪我了,我就得找回场子来。

    ……

    “后天就要进行三月考核了。”司空定远坐在陈志宁和珅太子旁边,隐隐带着一丝期待。他笑问道:“志宁师兄有什么目标?”

    陈志宁老老实实:“上舍生。”

    司空定远想了想,决定再跟他讲一下上舍生那家伙都是什么程度的变态,但他说了半天,陈志宁仍旧一脸木然:“上舍生。”

    司空定远决定不跟这个死硬的家伙聊天了:“殿下,您呢?”

    珅太子一笑:“自然是上等内舍生。”

    司空定远点点头:“殿下可比这家伙务实多了。”

    陈志宁一撇嘴,也没有多说。

    三月考核在这个比较敏感的时期,不仅仅是决定太学学子的等级,还会影响到未来,谁会去参加三大擂!

    陈志宁其实已经在各方势力的心目中,内定了一个“震古台”的名额,但是他不愿意成为所谓的“后备”选择。

    他成为入上舍生,去豪杰阵上一展身手,他要让所有人都明白,小陈少爷只要做了,永远都是最好的那一批!

    他这厢正在豪情满怀,珅太子在一旁毫无准备的给他泼了一盆冷水:“志宁,父皇和母后明日举行一场家宴,想让你也来。”

    他看了看陈志宁,又多加了一句:“你……最好打扮一般,漂漂亮亮的。”

    司空定远在一边扑哧一声笑出来。陈志宁尴尬又愤怒,但愤怒点有点不太正确:“难道小爷还不够帅吗!”

    司空定远:“……”

    陈志宁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所以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对于被人当成圈养的种马,反而并不是那么容易动怒了。

    司空定远找了个借口走开,珅太子笑道:“你别有什么心理障碍,要知道这天下有多少男人,梦寐以求想成为皇室驸马却没有资格,你能够让那么多的公主争抢,要让多少人羡慕到死?”

    陈志宁心中冷哂,面上却一片平静。

    珅太子还说道:“吾跟你透个底,我母后生的那两个妹妹,性情倒是不错,只是这个相貌……中上之姿吧。”

    陈志宁心里立刻对他的话打了个对折。

    “倒是林歌公主和青燕公主人长得漂亮,性情也是温柔贤淑。你是本太子的人,吾当然要帮你,林歌那丫头喜欢风流儒雅的男子,青燕喜欢木讷的书呆子,她觉得很可爱。喏,吾都告诉你了,要怎么选择都看你自己喽。”

    陈志宁不耐烦的摆摆手,大踏步的走了。

    ……

    离开珅太子的视线范围,他的脸色迅速变得冰冷下来。

    他的内心中并不像外表表现出来的那么淡然无所谓。皇室既然已经动手,必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不达目的,就绝不会让陈志宁安生的。

    只是面对这种局面,他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于是一咬牙自言自语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无论如何,陈志宁都不愿意违背本心。

    第二天的晚宴,他一身朴素打扮,在经过了严密的检查之后,被几名太监引进了御花园之中。

    皇室的公主们盛装打扮,太炎皇室经过了近万年不断地血脉融合之后,血统已经非常优秀,不会有什么歪瓜裂枣,精心打扮之下更是让人惊艳。

    珅太子特意强调的林歌公主和青燕公主更是其中翘楚,艳压群芳。可是陈志宁仍旧心止如水,一场宴会都是应对得体滴水不漏。

    宴会结束,坐回车中的一刹那,他整个人有一种虚脱了的感觉,实在是比一场大战还要辛苦。

    可是他没有在这场战斗之中“胜利”,皇室必定会有后续的行动,自己应该怎么办?

    ……

    内舍生的评定没有什么悬念,陈志宁曾经以一敌三,打得司空定远他们满地找牙,他压根没有出手,往战歌堂里面一战,就没有人敢上前挑战,学子们都很“友好”的一拱手:“恭送志宁师兄进入上等内舍生行列!”

    然后陈志宁一走,“友好”的气氛荡然无存,彼此杀的天昏地暗鬼哭狼嚎。

    陈志宁从战歌堂中走出来,已经将太学学子玉符换了一枚,符头变成了淡金色,下部分仍旧是玉色,代表了他上等内舍生的身份。

    他站在了蔡三笑面前:“我要申请上舍生考核。”

    蔡三笑一愣:“你确定?”

    陈志宁当然确定。蔡三笑想要劝一劝,转念一想:“虽然上舍生都是一些大怪物,可你也是一头小怪物,试试也好,起码知道了差距在哪里,以后也有一个努力的方向。”

    陈志宁一笑,随后问道:“上舍生的考核都有哪些项目?”

    “首先,鉴定修为级别。”

    “而后,鉴定修真技能。”

    “最后,要接受一位上舍生的挑战。”

    陈志宁问道:“就这么简单?”

    蔡三笑这次是真的笑了:“简单?呵呵呵,既然你一定要坚持,那你就去试试吧。不过……”他看看陈志宁:“可能你连第一关都过不了。”

    ……

    今天是考核日,因此在战歌堂外面围观的人并不多,至于一些的确没有实力向上冲击的学子,才会早早结束了考核,百无聊赖的聚在外面闲聊着。

    陈志宁确定要进行“上舍生挑战”,战歌堂外面也有光幕升起,确定了这一消息。

    那几十名学子一愣:“志宁师兄想要一步登天?”

    便有人笑道:“志宁师兄刚刚进入太学还不到三个月,没有跟上舍生那帮变态接触过,当然不知道难度,也是可以理解的。”

    也有人好奇:“要不要去围观一下?”

    “有什么意义?”之前那人便说道:“第一关就是鉴定境界,你别忘了上舍生的最低境界要求是玄照境后期,而志宁师兄据说是玄照境中期,第一关就落选,有什么好看的。”

    “说的也是啊。唉,可惜了,志宁师兄毕竟年纪太小,只有十四岁,谁能强求一位十四岁的修士达到玄照境后期的境界?”

    ……

    陈志宁并不知道上舍生的境界最低要求,他来到战歌堂中一个特定的区域,这座看上去古色古香的木楼,厅堂明亮,上面悬挂着一块匾额:上舍厅。

    这是上舍生的特殊待遇,这一片区域只有上舍生才能进入。而且平时在这里修炼,不需要像别的学子一样缴纳费用,里面的一切资源,上舍生都可以随时动用。

    上舍生才是整个太学的精华,他们肩负着太学最大的希望,在三大擂,在三合会战,在邦国学赛上,为太炎太学争光。

    陈志宁来到太学时间太短,导致他连一位太学上舍生都没有见过,自然不知道这帮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妖孽。

    他站在上舍厅门口,抬头望了一眼,抬脚正要走进去,一边忽然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干什么的?”

    陈志宁嗖一扭头,只见门厅角落里,有一个“土堆”动了一下,随后灰尘扑簌簌的落下去,土堆站起来,变成了一个人!

    陈志宁哑然:“你在这里闭关?多久了?”

    从他身上的落尘来看,少说也有几个月了。

    那人面貌普普通通,睡眼惺忪有些懒洋洋的,还有点起床气:“现在是什么时节?”

    陈志宁将日期说了,那人掏了掏耳朵:“哦,到这会了,这一觉睡了半年多了。”

    陈志宁:“……”

    那人伸了个懒腰,没好气道:“我是倒霉,被硬塞了这么个看守厅门的差事,本以为可以美美的睡上几个月,偏生你小子来打扰,快说,你要作甚?别告诉我你只是走错了,不然我一定把你倒吊在门外三个月!”

    陈志宁一笑,明白这人修炼的功法必定特殊,沉睡就是闭关,这等于是闭关六个月,被自己给惊动了,也难怪有些不满。

    “我来进行上舍生挑战。”

    他话一说完,那人蹭一下蹿到了他身边,快的让这世上九成九的人压根反应不过来。陈志宁顿时警惕,那人却并没有进一步的威胁动作,而是围绕他转了三圈,细细打量着他。

    就在陈志宁警惕心略微放松的时候,那人忽然抬手朝他的脑壳打开,暴怒骂道:“你这个蠢货,平白将我吵醒,可恶至极!”

    蔡三笑躲在后面暗暗偷笑,他是跟过来看戏的。

    那人动手毫无征兆,虽然没有用上莽气,但是本身已经是快如闪电。可是陈志宁却诡异的躲过去了!

    蔡三笑一愣。

    那人也是一愣,但很快又身形一晃,裹挟着一股庞大的气势朝着陈志宁逼压过去:“我还以为自己弄错了,没想到你真的只是个玄照境中期啊!

    你难道不知道上舍生最低级别是玄照境后期?这种级别平白跑过来吵醒我,你说你该不该打!”

    (真真累成狗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