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八七章 低阶阵基
    副将在城内找了一处被城外法术轰进来炸塌了的院子。有两队修真战士在一旁待命,负责防守的一方只有六人,负责进攻的一队则有十二人。

    应元宿一看那院子,顿时在心中大骂赵京鹤奸诈,屋顶全没了,只剩下半人高的矮墙,其中还有不少地方摇摇欲坠。这种建筑有何没有多大区别?

    “哼!”他重重哼了一声,从赵京鹤手中抢过了阵基,跟负责防守的那一队人交代了一番,指点他们如何使用这宝物。

    “好,我们都明白了。”

    应元宿点点头,将阵基交给他们,然后退了出去。

    “准备!”副将一声高喊,六名修真战士带着阵基进入了院子,而负责进攻的十二人则退到了外面三十丈以外。

    “开始!”副将再次高喊,双方同时行动。院子内的六人迅速将阵基激活,只见那宝物嗖一声飞起,凌空只是一转,便将一片明亮的阵法光芒撒落下来。

    光芒笼罩了整个院落,当真如应元宿所说一般,竟然自动和残存的建筑结合起来。

    只不过其中一些摇摇欲坠的院墙承受不住阵法的加持,轰隆一声倒塌了,阵法光芒落了个空,缓慢回收,重新归入阵法之中——这个过程耽搁了一点时间。

    但就算如此当十二名修真战士攻来的时候,整个院落已经笼罩在了一座四阶护城大阵之中。

    阵法光芒加持下,建筑更加稳固,六名修真战士依托阵法和院子,竟然很轻松的抵挡住了外面的攻击!

    并且不断以远程法术和法宝还击,竟然打得进攻方有些措手不及,如果是真的战斗,肯定已经有人阵亡了。

    赵京鹤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他之前苦恼之处在于,自己的战士一旦出城,就只能在城外五里范围内活动,即便是在这个范围内,也只有阵法的保护。

    而现在,陈志宁的阵基可以将任意一座废墟变成一座小小的堡垒。

    惠城也曾经是方圆数千里内最为繁华的城市,城外各种庄园、民房无数,现在都成了一座座废墟——这就是一座座潜在的堡垒!

    经过阵法加持之后,这些“堡垒”坚固无比,而且更加灵活,他的战士就算是被困住也能坚持很久。这就等于在城外扎下了一个个钉子。

    他不由自主的想到,如果将数千颗钉子扎在了荒洪大营周围……

    那就不是荒洪围困惠城了,而是他赵京鹤困死荒洪大军!

    他当机立断道:“好宝贝!我先要三千座!”

    应元宿两腿一软:“赵将军,你不能听我说不要钱就使劲割肉啊!”赵京鹤这才想起来,之前应元宿说了“不要钱”。

    他旋即笑骂道:“本将军还会占你们的便宜吗?给个报价吧。”

    应元宿仍旧苦着脸:“将军,您让我问问我兄弟,这么多阵基,短时间内能不能拿出来。”

    赵京鹤立刻明白自己过于急迫了,这种阵基好歹也是四阶,不是说炼制就能炼制出来的。他立刻又失望了:陈志宁一个人能炼制多少?看来自己想要大规模使用,并且根据这阵基制定一套战术的构想要落空了。

    他遗憾的看了看那一片阵法保护之中的六名修真战士,心中自我安慰着,至少以后多了一种选择。

    而同来的八阶大师姚清水却能够看出更多的阵法相关的东西,他一阵赞叹:“这小子,真是了不得。将阵法简化不算什么,布置四阶阵法也不算什么,他毕竟已经是六阶阵师了。

    但是将四阶大阵,制作的如此精巧,能够随机适应一切场地,实在是匪夷所思!

    老夫在他这个年纪,远远不如他。”

    这是真心的称赞,阵法大家们往往对后辈不吝称赞,因为后辈不会对他们造成什么威胁——如果是对晋伯言,那就没这么好的待遇,必定是各种指摘挑刺儿。

    应元宿走到了一边,摸出来临行前陈志宁交给他的一枚玉符,激活了之后等了好一会儿,才听见陈志宁的声音传来:“情况怎么样?”

    应元宿把赵京鹤的要求说了,他心里完全没底,赵京鹤要的太多了。

    ……

    “赵将军。”

    赵京鹤闻声转身,应元宿道:“我兄弟那边有一千只存货,可以马上运过来。您可以先用这一千枚发动一次攻击。”

    赵京鹤大喜:“这么多?”

    “剩余的两千只,可以在三天之内提供给你。不过我兄弟有要求。”

    赵京鹤激动不已:“什么要求?价钱好说,一定会让小陈兄弟满意的。”

    “价钱可以按照正常价格给你,也算是我们为太炎做的贡献。不过远距离传送的钱,得您来出。”

    三千枚阵基远距离传送,夜宵好不了多少灵玉。

    “没问题。”

    “我兄弟的要求是,您获得胜利之后,要马上报告朝廷,并且在给朝廷的奏报之中,重点提及这种阵基的作用。”

    赵京鹤以为陈志宁想要邀功,笑着道:“没问题,若是一战成功,他就是我太炎的英雄,理应为他请功。”

    应元宿其实也不知道陈志宁到底要做什么,赵京鹤这么说他也没有反驳。

    “好,我马上通知京师,准备发货。”

    姚清水在一边皱皱眉头,他刚才仔细看过了,这种四阶阵基并不简单,整个京师,恐怕只有御阵堂才有能力大批量生产,陈志宁手下并无大规模的阵师工坊,他怎么可能完成这笔订单?

    “等新的阵基送过来,要暗中提醒赵将军一下,莫要被坑了。”

    ……

    陈志宁收到了应元宿的消息,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在京师无人可用,这么重要的任务,其实根本不想交给应元宿这个不靠谱的纨绔。好在最后还是成功了。

    他先派人将剩余的一千只阵基送往了传送大阵,半天之后,赵京鹤传送回来一枚虎头玉符,他拿着虎头玉符去兵部很顺利的将一千只阵基的货款收回来。

    然后就是大肆购买材料,而后准备就绪,他又把自己关进了修行静室之中,双臂张开平平举起:“长炼歌,开!”

    一片金光以他为中心朝天空迸射,光芒当中一座座小巧的工坊张开,道兵就位,陈志宁微微一笑开始炼制四阶阵基。

    长炼歌是他新构思的那一座道阵,并非为了战斗,而是为了炼制。

    火电狸聪慧,炼制成为道兵之后更是极为听话,就像是一个个机关兽一样,一举一动都是陈志宁在“操控”。

    道阵价值之下,陈志宁一抬手,这些火电狸也跟着一抬手,陈志宁放出一道火焰,这些火电狸也跟着放出一道火焰。

    这就是当时公羊铄那么多战兽之中,陈志宁偏偏选了等级并不高的火电狸,这种凶兽聪慧、身负双属性,在低阶凶兽之中,最适合成为这种炼制系的道兵。

    如果是战斗系,它们就是渣了。

    因为阵眼是四阶法宝,所以借用火电狸炼制阵法的极限就是四阶,想要炼制五阶大阵,还是只能陈志宁自己动手。

    不过陈志宁留有后手,给火电狸配上五阶法宝,就可以大规模炼制五阶阵基。他已经借助太学的藏书提升为六阶器师,阵眼全部改为五阶法宝的话,阵法中枢就需要提升为六阶法宝——陈志宁的能力没有问题,但是手中没有那么多的资源,只要暂时这个样子,先赚了钱再升级。

    整个长炼歌中有三百六十只火电狸,算上陈志宁自己,一次可以炼制三百六十一只四阶阵基,扣除不合格的作品,每一次大约能够得到三百五十只成品,两千只四阶阵基,也不过六次就能够完成。

    陈志宁预留了绝对充裕的时间,他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就完成了,然后很干脆的派人给赵京鹤送过去。

    赵京鹤在半天之后,收到了这第二批两千枚四阶阵基,顿时欣喜若狂。

    ……

    陈志宁不知道的是,这一“提前”的举动,差点坑了自己。

    先期一千只阵基送过来,赵京鹤立刻着手安排作战计划,不过傍晚的时候,姚清水秘密求见:“将军,还是应该谨慎一点,须知您一个决定,可是关系到数千战士的性命啊。”

    姚清水话里有话,赵京鹤很快就弄明白了,他一面仍旧推进着作战计划的各种准备,一面叫来自己的心腹,让他带着五个人,暗中去把应元宿看住,最后,他自己带着副将和姚清水,亲自去检查了那一千只阵基。

    姚清水已经十分笃定,这一千只阵基肯定有问题。

    不过连续抽查了几十只,完全没有任何问题,都和应元宿最初拿来的那一枚一样品质。

    赵京鹤并不责怪姚清水多事,反而松了一口气:“还好,这下我也终于放心。”

    姚清水心中嘀咕:“难道是御阵堂出手了?可是晋伯言现在应该还在忙天境感应大阵的改进计划,御阵堂一大半的阵师都在外面,哪有能力炼制这么多四阶阵基?”

    但就算是把京师和周围的京师八卫全算上,也只有御阵堂有这样的实力。

    “晋伯言这是在私下里赚外快啊,他不全心全力完成陛下的任务,还弄这些小动作,找人参他一本,一定能打垮他!”

    但是因为这一耽搁,原本的计划就延后了半天。

    (昨天喝多了……早上爬起来忍着头疼码字,连写两章发上来。明天回家,估计更新比较晚了,后天争取补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