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八六章 惠城战场
    秋玉如道:“诸位都知道,我们传铃商号有一批千湖郡的特产,乃是京师内的紧俏货物,马上就要运到了。只要这批货物一到,我们肯定就能还上欠款。”

    “嘿嘿!”就在秋玉如信心十足的时候,人群中忽然传来了一声冷笑:“秋掌柜还不知道吧,天王商会有一支商队刚刚从天火州回来,明天就能抵达京师。你们能提供的货物,这支商队也能提供,你还觉得你们有什么优势吗?”

    “天王商会!”不仅秋玉如不知道,其他钱庄的人也都不知道,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大吃一惊。

    他们虽然每天逼债,却并没有对传铃商号赶尽杀绝,除了顾忌陈志宁以外,也是因为他们明白传铃商号还有翻身的可能。

    但是现在,天王商会釜底抽薪一击,传铃商号真的没有什么底气了。

    “秋掌柜,这是最后通牒,请在三天之内还钱,否则别怪我们通源票号不客气了!”

    “我们广陵钱庄也是如此。”

    “还有我们……”

    债主们等不及了,再等下去,恐怕就真的血本无归了。

    秋玉如万万没有想到,天王商会竟然早就做好了对付自己的准备,他们的商队肯定在陈家入京之前就出发了。

    天王商会属于代天候唐天河!

    秋玉如脸色苍白,咬牙切齿。

    “吵什么!”忽然一个声音从众人后方传来,有一名少年带着两个俊俏的小丫鬟大步走进来。

    “志宁,你怎么来了。”秋玉如不愿意让这些事情干扰到儿子的修行,连忙问道。

    陈志宁道:“我正好出关,就想来看看您和我爹。”他沉着脸扫视众人一眼:“莫要欺人太甚!天王商会运来了天火州的特产,难道我传铃商号就没有别的手段了?

    我可以保证,半个月之内我们一定会把钱还上。”

    有人逼问:“若是半个月之后还不能还钱呢?”

    “我陈志宁随你们处置!”他傲然说道。

    周围的债主眼睛一亮:“此话当真?”

    “我可以立下阵法文契!”

    秋玉如大惊失色:“志宁你别胡闹!”

    “娘,相信我。”陈志宁回头朝她一笑。

    “好!”债主们纷纷赞同:“志宁少爷一言九鼎,那咱们就立下阵法文契!”

    秋玉如吃惊的看着儿子取出早已经准备好的阵法文契,和那些债主一一立下契约,然后将他们赶走,她知道儿子早有准备,看来家中的困境他不是不知道。

    “唉……”她叹了口气:“你这个傻孩子,他们就等着你出面呢。”

    陈志宁微微一笑:“放心吧娘,我自有办法。”

    ……

    天空中一片苍黄,似乎能够直接从大地上看透整个青天,直接看到五海四界外的星海。

    这是连番大战,将周围的天地元气抽取一空的恶果好像天缺了一块。

    但是大地上,鏖战的两方仍旧没有罢手的意思。高大厚重的城墙历经数千年屹立不倒,被一道道大型高阶法术轰击之下,墙面上疤痕纵横交错,城墙下大地开裂,一道道裂缝之中不时的冒起火焰,那是地心火脉暴露在外。

    战场周围一片狼藉,修真战士的尸体已经被双方各自收走,但地上血痕遍布,很多地方都已经因为多次泼血干涸,变成了黑褐色。

    城内一片破败,但是护城大阵的光芒坚定无比,让守在城内的人感到几分安心。

    城外十里,是荒洪的大营,营内的情况比城中好不了多少,而他们的阵法是临时布置的,远不如稳固的护城大阵,平日里还需要士兵不断巡逻,以防敌人溜进来偷袭。

    一个月前,惠城凭借新的护城大阵稳住了局面。那个时候赵京鹤雄心勃勃,想要依托新的护城大阵反攻荒洪大营。

    他并非痴心妄想,新的护城大阵十分稳固,而且他和姚清水一起研究过,护城大阵的威力可以进一步扩张到城外五里。

    也就是说他的修真战士可以出城五里作战。

    一开始,这个计划进展得很顺利,在城外有护城大阵保护的太炎修士要占据极大的优势,他甚至曾经逼得荒洪方面将大营后撤十里。

    但是随后,形势却急转直下,等他将更多的修真战士调出城外,荒洪忽然大举反攻。

    双方实力对比上,荒洪占优,只有阵法没有城墙保护的太炎修士在数倍于己的优势敌人围攻下损失惨重荒洪利用赵京鹤的计划,将惠城内的修真战士引出城,进行了一次歼灭战!

    赵京鹤带人狼狈退回城中,懊悔不已的同时,却也在反思自己的失误。

    反击的思路并没有错,王朝后方的支援源源不断送来,惠城内的力量正在逐步增强。但这样出城反击,形势对他们不利。即便是打败了荒洪,己方消耗也很大。

    赵京鹤乃是太炎名将,他想要的可不仅仅是将荒洪人赶出太炎的领土,他想要更进一步,顺势杀入荒洪境内!

    可是如果己方在这一战之中消耗太大,反攻荒洪就会后继无力。

    他为了这件事情,已经发愁很久,想到了几个方案,但都没有很大的把握。

    这一天,忽然有手下的将领前来禀报:“将军,应元宿来了。”

    “谁?”赵京鹤一下子没想起来是何方神圣。

    “御丹堂大督造的孙子,那个应元宿。”

    赵京鹤一皱眉头,不满道:“这帮废物纨绔,老子在前线打生打死,他们又想来发国难财!你给我叫军法队去,把他给我乱棒打走……”

    “将军。”手下将领低声劝道:“弟兄们的疗伤灵丹全都是御丹堂提供的。”

    赵京鹤咬了咬牙,忍耐了一下终于道:“罢了,让他进来吧,唉……”

    应元宿被左右两位修真战士夹着,快步走了进来。他对这种待遇非常不满,但想到自己千里迢迢赶来,一路耗费了无数灵玉直接进行阵法传送,肩负着重要的使命,也暂时忍耐,想着回到京师之后,一定要找个机会给赵京鹤一点颜色看看。

    心里想着这些,他拱手深深一礼:“小侄拜见叔父大人!”

    赵京鹤皮笑肉不笑道:“应贤侄不必多礼,大战在即,你不在后方享受,到阵前来做什么?”

    应元宿信口开河道:“小侄实在是心忧前线战事,食不知味夜不能寐,终于想到了一个为叔父解忧,为我朝争取大胜的办法,特来献给叔父。”

    赵京鹤这下子连皮也不笑了:“不必了,如何破敌,本将自有主张,贤侄好意心领,请回吧!”

    左右两名修真战士一起上前,就要把他架出去。

    应元宿也火了,他虽然不是东西,但喝兵血这种事情还是做不出来的。他用力推开身边两个修真战士,恼火道:“小爷我不要钱!”

    “嗯?!”赵京鹤一瞪眼,应元宿也不管了,丢出来一件东西:“你先看看这个。”

    赵京鹤身后副将上前一步接住了,检查一番发现没有什么问题,疑惑对赵京鹤说道:“将军,好像是一座阵基。”

    这东西巴掌大小,方方正正,上窄下宽,有点像一个袖珍的祭台。

    赵京鹤看向应元宿,应大少爷却板着脸抱着胳膊一言不发。他低声道:“去请姚清水大师过来一下。”

    不一会儿,姚清水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将军找我有什么事情?”

    赵京鹤将阵基交给他:“大师看看这个。”

    姚清水好奇,拿在手中稍一摆弄,顿时错愕道:“这、这是四阶护城大阵!”

    “什么?护城大阵?!”赵京鹤也吓了一跳,旋即又问道:“只有四阶?”

    姚清水看看应元宿:“这是谁的手笔?擅自动用护城大阵,可否得到了御阵堂的许可?还有,这种东西有什么用?护城大阵要和城墙、衙门、官印互相配合,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应元宿嘿嘿一笑:“我兄弟炼制的低阶护城大阵,根本不需要配合什么,一旦激活,就可以因地制宜,提供最可靠的保护!”

    姚清水猜到了:“可是陈志宁?”

    “正是!”应元宿一脸骄傲。

    “因地制宜?”一旁的副将冷笑,满脸不信。

    应元宿怒道:“你若不信,一试便知!至于姚大师所问的问题,我可以肯定的回答你,晋大人已经授权了,完全没有问题。”

    赵京鹤看他不像开玩笑,而且也不可能大老远的从京师一次次的阵法传送,跑到惠城来跟自己开玩笑。

    “在城中找一处废弃的房屋试验一下。”

    “是。”副将立刻出去安排,大约半个时辰,他飞奔而回:“将军,已经找到地方了。”

    “好,咱们一起去。”他掂了掂手中的阵基,看了应元宿一眼:“就让我们看一看,这东西是不是像你所吹嘘的那样!”

    “哼!一定会让你们大吃一惊的。”应元宿不服气的反驳着,他刚要出去,却又被赵京鹤喊住:“且慢!应元宿,你可知道阵前无戏言,你这东西若是失败,必定大大打击我军士气,这罪名你可担待的起?”

    应元宿傻眼,没想到赵京鹤居然要抓他的小辫子。

    赵京鹤也是被逼无奈,今天的交流可不是太“友好”,他怕应元宿怀恨在心,回去后在大军的灵丹供应上给自己做手脚,因此先把应元宿拿捏住,让他不敢造次。

    “怎么样,你敢不敢?”

    应元宿一咬牙:“有什么不敢?哼,走!”(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1-05 03: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