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八五章 长炼歌
    陈志宁回到了那座大厅之中,找了一张桌子盘膝坐下来,认认真真开始简化这座阵法。拿到晋伯言的授权之后,后续他有一个庞大的计划,因而这第一步必须顺利完成。

    到了下午的时候,陈志宁已经心中笃定,的确如他所预料的,简化阵法对于他来说没什么难度。

    相对于一般的阵师,他的优势明显:高超的整体构思意识,无比扎实的六阶阵法知识。

    到了晚饭时候,所有的六阶阵师仍旧沉浸在阵法的汪洋大海之中,而陈志宁已经施施然起身来,去了醉阵园的膳堂,他一瞧:哟呵,六阶阵师只有自己一个人来吃饭,不能浪费啊,这么多的灵食我帮他们全吃了吧。

    于是这天晚上陈志宁撑的躺在床上不能翻身,一阵后悔不该贪嘴。

    ……

    晋伯言听了手下低阶阵师的报告,知道陈志宁这小子昨夜吃太多撑得不能翻身,顿时气也不是笑也不是。

    “这个……荒唐的纨绔!”他好半天找不到一个能够很准确的形容陈志宁这小子的贬义词。

    他和陈志宁达成了协议,当然不会撒手不管,早已经暗中吩咐手下,多多留意陈志宁的行动。

    陈志宁运功一整夜,灵食消化完毕,补充巨大,虽然一夜没睡,整个人也是神采奕奕,身上气息涌动,看上去距离突破境界不远了。

    晋伯言乍一见他都楞了一下,下意识问道:“你昨晚到底吃了多少灵食才有如此效果?”

    陈志宁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两百六十份。”

    晋伯言:“……”

    好一会儿他才咧了咧嘴,招手道:“你承诺的东西呢?”

    说实话,晋伯言已经不觉得这小子浪费了一晚上的时间之后,还能按时完成约定。但只要他能够在三天内完成,晋伯言都准备履行这个约定。

    不料陈志宁却抬手弹出两枚玉符,滴溜溜的在他面前一转,啪啪两声弹起两团光雾,光雾越扩越大,然后当中升起两座淡黄色灵光凝聚而成的阵法模型。

    “六阶!”

    “五阶!”

    “大人验收一下吧。”

    陈志宁一身轻松的说着。

    晋伯言吓了一跳:“你……一天时间就将两座阵法简化完成了?”

    陈志宁点点头:“我说了我可以的嘛。”

    晋伯言:“……”

    他好像看怪物一样盯着陈志宁看了好一会儿,直看得陈志宁心里发毛了,才转头去认认真真的看着两座阵法。

    对于一位八阶大师来说,让他去将七阶简化为六阶,六阶简化为五阶,他会觉得很麻烦,而且因为已经很长时间不去布置这些低阶阵法,往往效果还不如六阶、七阶的阵师。这也是为什么整个计划之中,简化阵法都由同阶阵师来完成的原因。

    但验证一座阵法,对八阶大师来说太轻松了。

    他很快就看出来,陈志宁这两座阵法,在相应的级别之中堪称完美!晋伯言心中已经在咆哮:“一定要把这个小妖怪留在御阵堂!不惜一切代价!”

    “只要有了他,姚清水,垃圾!”

    “阵鬼肖三,垃圾!”

    “日后他说不定会是第一位从御阵堂走出去的超九阶大师!”

    “老夫,就是他的领路人!”

    他笑眯眯地看向陈志宁,点头说道:“非常出色,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咱们的约定达成,你可以任意使用护城大阵六阶以下的低阶阵法。”

    “多谢大人!”陈志宁大喜。

    他正要走,却被晋伯言亲热的拉住了:“小陈啊,你想不想加入御阵堂?先别急着拒绝,来来来,老夫给你讲一讲御阵堂阵师的好处。”

    “阵师实验阵法消耗巨大,那些材料也是价值不菲,等级越高的阵法,耗材也就越昂贵。但是只要你加入御阵堂,这些损耗都可以由御阵堂来负担,但是成果却是你自己的。”

    “只要加入我御阵堂,就有了官身。你以六阶阵师的身份加入,可以直接被授予六品官阶,虽然只是品阶没有实职,但毕竟是六品啊,随便去什么地方,地方官都得热情接待。”

    “除此之外,六阶阵师每年还有十万三阶灵玉的俸禄。”

    “我御阵堂内阁中藏书,你都可以随意浏览。”

    “更能够跟高阶阵师交流心得,甚至如果你有什么难题无法解决,可以直接来向老夫请教。”

    晋伯言絮絮叨叨说了一通,好处一大堆里面其实只有两三项是一般的六阶阵师都能够享受到的,其余的绝大部分,都是晋伯言临时想出来,只给陈志宁一个人,专门用来拉拢他的。

    陈志宁果然大为心动,但仍旧有些犹豫:“可是……能让我考虑一下吗?”

    晋伯言叹了口气:“好吧。”

    ……

    陈雲鹏疲惫的落座,看了看身边只有夫人。他拿起碗筷来问道:“宁儿呢,很久没见到那小子了。”

    秋玉如给丈夫夹了一筷子菜:“宁儿又闭关了,听说还在钻研他的阵法。”

    陈雲鹏欣慰一笑:“这小子总算是知道用功了,当年在启東县的时候,我是万万没预想到,这小子也会有如此废寝忘食的一天。”

    秋玉如一阵骄傲:“哼,我儿子可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绝对不会差的,一定是给的影像不好,你看回到娘亲身边多听话多懂事多上进多出色……”

    “行了!”陈雲鹏打断她,苦笑道:“都是夫人你的功劳行了吧?我这个当爹的,对孩子只有坏影响行了吧?唉,不说他了,你那边生意怎么样?”

    秋玉如顿时情绪低落:“半个月前灵珠米的价格高涨,我想办法从京师外收购了三万斤,前天才运到京师,却没想到其他几家商号也都准备了大量灵珠米的货源。

    虽然现在大家都还都有默契,一起守着价格不肯压价,但他们能坚持住,咱们坚持不住啊。

    而且他们的老客户多,一点点总能卖出去,咱们却没有任何优势。我这几天再想想办法吧。

    你那边呢,那批巨犀角卖出去了吗?”

    陈雲鹏也是轻轻摇头:“只卖出去不到一成,压在手里的货物还有近百万灵玉。谁想到九盏堂突然不需要巨犀角了。

    我之前预定了三万只‘玉骨钉’,工期快到了,也要付清尾款。原本计划是用卖出巨犀角的回款来结算这一批玉骨钉,现在手中没有灵玉,玉骨钉的买卖恐怕要耽误了,那边的定金恐怕也不会退给我了。”

    夫妻两人苦笑一番:“看来咱们还是太低估了京师生存的难度啊。”

    “圣者堂的势力无处不在,虽然明面上他们不会做什么,但暗中必定有巨大的影响,一些可以和咱们交易,也可以和别人交易的,全都放弃了咱们。”

    形势恶劣,夫妻两人有些有力无处使的困顿。

    “坚持过这段时间,等千湖郡的特产运来,咱们手中有了足以打开市场的货物,局面就会好很多。”

    鹏也点点头,只是夫妻二人心中都没底,能不能等到那个时候。

    ……

    陈志宁又把自己用阵法封闭在修行静室内七天了。

    最后这一日,他抬手指天,头顶半空中,映照出一片虚幻的巨大建筑,如同一片连绵不绝的工坊。

    一片片光芒如同羽毛一般从这一个个工坊之中飘落下来,陈志宁笑吟吟的将其全部收好。

    “行了,也该出关了,手边的材料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再呆下去也没有意义。”

    他深吸一口气,双手朝天一合:“长炼歌,收!”

    那一座崭新的道阵一层层的收拢,最后化作了一道流光,钻进了他的体内。他又检查了一下脚下的那一堆宝物,将之收进了一枚储物指环当中,施施然撤去阵法出了静室。

    ……

    秋玉如在京师外城的东四大街上租了一处门面,将传铃商号在京师之中开办起来。

    原本大部分时间,传铃商号中都只有她这个掌柜的和几个伙计,门可罗雀。但是今天,却有不少人上门,围坐在堂中,面色不善:“秋掌柜,我们是信任你,才把钱借给你,但是当初说好了一个月就还,如今已经过去两个月了,你还不还钱可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是呀,我们票号也是如此。而且咱们说好了利钱,你们还不起本金,连利钱也拿不出来,让我们很怀疑,你们到底还有没有偿还能力?”

    有人站出来说道:“秋掌柜,我们是看在志宁公子的面子上才宽限你这么久,否则早就派人来封了你这传铃商号了。”

    秋玉如有些焦头烂额,这些钱庄票号的借款该还了,可是不论是她还是陈雲鹏,所有的资金都压在了货物上。

    这些人因为陈志宁的存在投鼠忌器,还不敢真的做绝,可是整债让她身心俱疲。再加上他们这么一闹,原本不好的生意就更差了。

    “诸位请放心,我一定会将借款还上的。本金带利息,一枚灵玉都不会少了大家的。”秋玉如连连保证。

    但周围的人却不买账:“秋掌柜你这话每天都说一遍,可是第二天还是没钱,我们怎么能再相信你?”(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1-04 12: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