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八四章 所求为何
    啪啪啪!一阵掌声从后方传来:“不用验证了,这个版本非常合适,在八阶之中堪称完美无缺!”

    众人连忙让开一条路:“大师,您来了。”

    垒石老人走进来,颇为满意的看着那座阵法模型,又拍了拍肖三的肩膀:“太炎阵法界后继有人,老夫就算是走了,也可以放心了。”

    众人轰然,没想到垒石老人竟然给了肖三如此之高的评价。

    而晋伯言站在众人身后,脸色却有些不好看。可他又不得不承认,若论灵性,自己的确不如肖三。那个八阶版本他也钻研了好几天,却没能像肖三一样顿悟,并且随之给出最为完善的版本。

    而他紧跟着还发现自己面临另外一个问题:之前是他和姚清水明争暗斗。好不容易姚清水去了惠城,结果又冒出来一个肖三!

    垒石老人朝众人道:“七阶请留下,六阶先出去吧。等完善的七阶版本出来,再召集大家前来。”

    陈志宁也和众人一起退出了大厅。出去后,六阶阵师们大多沉默,只有一些非常熟悉的阵师在低低议论着。

    肖三的提升让他们心里很不舒服,大家都不服气,却对肖三强悍的天资无可奈何,赶超不得却不想称赞,这大约就是现在所有阵师的心态。

    陈志宁倒是无所谓,他还很年轻,等他到肖三这个年纪,说不准就超越了肖三,最不济也应该能够平齐。他跟几个认识的阵师打了一个招呼,就从醉阵园返回家中,继续自己的新道阵。

    ……

    这座全新的道阵级别不高难度却很大。

    一共三百六十个阵眼,三百六十只火电狸道兵。每一个阵眼之中,都有一件四阶法宝,三阶道兵配合四阶法宝,能够最大程度激发威力。

    而道阵的中枢,是一件五阶法宝。

    这件五阶法宝却复杂的让很多六阶器师都会挠头,给多少钱都不愿意炼制。

    陈志宁埋头苦“炼”,倏忽就是十日过去,这段时间内,他几乎是不眠不休,终于将这座道阵彻底完成,来不及试验道阵的效果,他就一头栽倒呼呼大睡。

    等他醒来,打开阵法出关,正好是半下午的时候,洗了个澡大吃一顿,管家一阵小跑进来:“少爷,醉阵园那边传来消息了,请您明天一早回去。”

    陈志宁估算一下,应该是七阶护城大阵的完美版出来了,他点点头:“好,我知道了。”

    晚上的时候,父母没有回来,陈志宁独自一个人又吃了一顿晚饭,又悄悄去父亲的书房里寻摸了一坛真意酿他越发觉得自己是个“酒囊饭袋”了。

    一边偷喝着父亲的美酒,一边问道:“最近家里怎么样?爹娘好像越来越忙了。”

    蔡琳在一边脆生生说道:“是呀,听说生意不错呢,老爷和夫人都是天不亮就出门,满天星斗才回来。”

    管家在一边犹豫了一下,说道:“少爷,情况好像并没有那么乐观。”

    陈志宁一愣,蔡琳也眨眨大眼睛:“不是吗?”

    管家道:“老爷和夫人的确很忙,那是因为情况并不太好。咱们家在京师没有什么优势,各种货物的渠道,别人都比咱们有优势。”

    陈志宁一下子明白。陈家的根基还是在千湖郡,真正有优势的商品,是千湖郡的一些特产。但那些产品还没有运来,这段时间内,父母只能从周围寻找一些货源,做一些倒买倒卖的事情,比起京师那些老牌商家的确没有什么优势。

    他想了想:“或许我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不过你暂时先别跟我爹娘说。”

    “是。”

    ……

    休息了一夜,陈志宁第二天一早就直奔醉阵园。

    果然如他所料,等所有阵师到期之后,晋伯言一挥手,一座七阶阵法模型浮现出来:“诸位,轮到你们大展拳脚的时候了。这是最后定型的七阶版本,你们要做的就是将它简化为六阶,然后继续简化为五阶。”

    六阶阵师们露出了笑容,纷纷摩拳擦掌。

    之前也同样是在这座大厅内,他们面对八阶版本束手无策,更是目睹了阵鬼肖三惊世骇俗的突破为八阶大师,每个人心中都是五味杂陈,现在终于轮到他们证明自己价值的时候了,他们都是跃跃欲试。

    陈志宁站在最后面,没办法,六阶阵师也都是一群老头子,最年轻的也四十多岁了,陈志宁资历最浅,本着尊老爱幼的美德,他自动站在了最后。

    他伸着脖子瞅了一眼,心里松了一口气:“还好,七阶大阵能够看懂,不像之前那样无能为力。”

    晋伯言说完之后一挥手:“诸位请开始吧,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六阶阵师们围上去,一边推算一边口中念念有词。陈志宁也站在阵法模型旁边,片刻之后已经有了收获。

    成为道阵师之后,他在整体构思上已经要远胜过一般的阵师。

    简化阵法的难点恰恰在这里,并不是简单地将各个组成部分降低一个层阶就够了,这需要整体考虑,各个部分在层阶降低之后,还需要互相配合彼此促进,而不是彼此妨碍。

    六阶阵师们都还没有什么收获,他们仍旧处在尝试各种可行性,选择最佳组合的初级阶段。

    陈志宁悄悄跟着晋伯言出来,追上去几步喊道:“大人。”

    晋伯言看到是他,不悦问道:“你不老老实实在里面简化阵法,跟我出来做什么?”

    陈志宁低声问道:“大人,如果我能够尽快帮助您简化了阵法,是不是可以有什么赏赐?”

    晋伯言一扬眉毛就要责骂,这小子怎么整天只想着拿好处?没有好处就不做事?但他眼珠子一转,压下了心中的不满。

    “你是说,你能够迅速简化阵法?”

    晋伯言觉得自从参与这个护城大阵改进计划,他就没有一天舒心过。整个计划是以御阵堂为基础,其中一半的阵师都是御阵堂的人,住的地方、使用的材料都是御阵堂提供,他堂堂大督造,跟个保姆一样照顾大家劳心劳力。

    可是呢,一开始有姚清水跟他明争暗斗,好不容易姚清水滚蛋了,又冒出来一个更加可恶的阵鬼肖三!

    就在刚刚结束的八阶简化为七阶的过程之中,肖三连有妙招。相对而言他晋伯言同为八阶大师,就显得暗淡无光了。

    更为可恨的是,肖三比姚清水更加可恨!他一旦有什么好主意,立刻就会主动跑到晋伯言面前显摆一番!

    这一阵子晋伯言是咬牙切齿熬过来的。

    八阶变七阶,他肯定是输了,但陈志宁是他的人,如果陈志宁能够在接下来七阶变六阶、六阶变五阶的过程之中发挥出一锤定音的作用,也算是在肖三面前扳回一城。

    陈志宁点点头:“能!”

    晋伯言对他已经算是了解了,知道这家伙表面上吊儿郎当,实际上绝不会随口妄言,他既然说能,那就至少已经有了七成把握。

    “好,你想要什么好处?”晋伯言问道,他心中估算着给陈志宁多少莽石的奖励是自己和御阵堂能够承受的。

    不料陈志宁却说道:“我要护城大阵的使用权。”

    晋伯言意外:“什么?”

    “我只要低阶阵法的使用权,六阶以下,放心吧,我不会和御阵堂抢生意的。”

    六阶是给郡城使用的,五阶是给县城使用,但这些地方的阵法改进,肯定都是要御阵堂来主持,其中利益巨大,陈志宁绝不会去触碰。

    晋伯言一皱眉头:“那你要这些阵法的使用权做什么?”

    陈志宁神秘一笑:“这您就别管了,您答不答应?”

    晋伯言心中盘算一番,反问道:“你多久能将六阶版本拿出来?”

    “明天。”

    “你说什么!”晋伯言以为自己听错了,陈志宁一撇嘴:“从六阶提升到七阶对我来说很困难,从七阶简化到六阶,呵呵,有难度吗?”

    晋伯言狠狠瞪了他一眼,觉得这小子连自己也给讽刺进去。要真是这么简单,自己从八阶简化到七阶的时候,早就大显身手,把肖三打击的灰头土脸了。

    “你不能吹牛。”

    陈志宁两手一摊:“您可以等明天再看啊,如果我没有兑现承诺,您给的奖励也可以收回。”

    晋伯言点头:“好!但你想要拿到完整的低阶护城大阵的使用权,不仅仅要给我迅速简化出六阶,我还要五阶同样也要以最快的速度拿出来。”

    陈志宁和他击掌为誓:“没问题。”

    达成了协议之后,陈志宁迅速离去,晋伯言心中还在犯嘀咕:“这小子要低阶护城大阵做什么?没有意义啊。”

    护城大阵等级越高作用越大,低阶的大阵,大家都觉得没有什么意义。

    而晋伯言并不担心授权的问题,整个计划虽然是垒石老人牵头,但是以御阵堂为主,一切消耗都是御阵堂出的,所以使用权实际上是掌握在御阵堂手中。

    垒石老人如果某一天兴之所至,忽然出手布置一座九阶护城大阵,晋伯言当然不会干涉,但是参与这个计划的其他阵师却没有这个特权,就算是姚清水和肖三也不行。

    (今天早一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