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七八章 冥铃兰
    陈志宁意识有些模糊,只是觉得很舒服,有些本能的“抬头”了。

    他隐隐明白:这是晋伯言安排的?他是好意呢,还是故意捉弄小爷?

    可是这紧要关头,他的脑海中却不断地闪过几个女孩的身影,宋清薇,朝芸儿、蔡琳、贝小芽,甚至还有……慕容真!

    但是偏偏没有自己身边这两个光溜溜的少女的模样。

    他猛地睁开眼来,一声长叹遗憾无比,而后怒吼一声:“贝小芽你还愣着敢什么!”

    贝小芽整虎着脸,瞪着眼站在门外。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就像当初在那座洞府之中,少爷和慕容真亲密的时候一样,她第一次自主的意识到“很不舒服”。

    但是少爷不发话,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或者应不应该做什么。

    陈志宁一喊,虎着脸的贝小芽咣当一声将门直接撞开了,她愤怒之中就要撤下口罩。陈志宁的酒意一下子给吓醒了:“你疯了,要害死少爷吗!”

    两个女孩一声尖叫,不知所措。

    贝小芽恢复了一些理智,怒怒看着两个女孩,掀起被子来将她们捉了,一手一个丢了出去。

    陈志宁也松了一口气,却看到贝小芽怪怪的盯着自己的下半身,登时老脸一红,赶紧抓过被子来盖住,被子顶起来一个小帐篷,他更是不好意思了,故意摆出少爷的威严,怒道:“看什么看?早晚要你知道它的厉害!”

    他当年在启東县城,没少用这种胡话吓唬那些小侍女,无往不利。可是这次却用错了人,贝小芽茫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还是很好奇:那是什么东西?

    “行了,快出去,少爷我要睡觉了。”

    贝小芽出去,要关门,却发现门被她撞坏了,她茫然看着少爷,没有后悔没有愧疚,完全只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陈志宁扶额:“去找个东西挡上。”

    贝小芽一点头,出去把院子里一座假山拆了,搬了一块巨石挡在了门口。

    陈志宁已经无力扶额了,他哑口无言,想了想决定不和这个呆萌的冰萝莉再浪费口舌讨论了,他卷着被子睡去了。

    你就算是把院门拆了用门板挡上,也比用一块假山的石头挡上要好啊。

    他的醉意又上来了,不多久也就睡了过去。

    贝小芽看到自己在少爷的“指示”下“解决”了问题,少爷没有再说什么,必定是满意自己的处理,她也很得意,眼里荡漾着一丝笑意回去一旁的厢房准备休息了。

    隔壁是蔡琳,小丫头站在门口,悄悄朝她竖起一根大拇指,然后抿嘴一笑。

    贝小芽明白了:蔡琳也觉得自己刚才处理的很不错,自己真是越来越聪明了呢。

    两人意识之中的“刚才”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

    到了半夜,陈志宁忽然醒了。

    没有宿醉的感觉,喝了几十坛真意酿,一场饱睡之后,酒中蕴含的丰沛元力彻底被吸收,陈志宁感觉神清气爽。

    他起来挪开了门口的巨石,站在院子中看了看,忽然感觉到不远处有地方的天地元力有些波动。

    “难道有人深夜修炼,或者是钻研阵法?”他升起了一丝好奇心,顺着那种波动找过去,却发现原来是一座小花园。

    醉阵园本来是御阵堂的别院,当中除了各个院落,也有不少景致。

    这座小花园就是其中之一,陈志宁白天的时候也曾经从这里路过,看过几眼感觉并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醉阵园里有很多地方都比这座小花园出色。

    但是此时,在皎洁的月光下,小花园中央有一片盆栽,当中种植着一种好像兰花一样的植物,不过叶片更厚,此时花和叶都舒展开来,朝着天空中的月亮,竟然是在采食月华!

    陈志宁悄悄观察着,月光当中,隐隐可见一道道如同丝绦一般的五彩月华,慢慢的融入到了这种植物当中。

    而这些植物吸食了月华之后,变得略显慵懒,却仍旧孜孜不倦。等到月亮逐渐落下,月华越来越稀少,它们终于偃旗息鼓,看上去就像是一般的兰花。

    陈志宁已经猜到这是什么东西。

    在凡间界,除了凶兽之外,也有一些植物魔怪,它们最终甚至能够修炼成为妖族。事实上很多妖族的先祖,都是这么修炼化形的。

    眼前这一片盆栽兰花,应该是一种名叫“冥铃兰”的植物,陈志宁用灵觉一扫,也是暗暗吃惊,这些冥铃兰看上去十分不起眼,但是已经不知这样吞噬月华修炼了多少年,根系强大无比,其中蕴含着强大到惊人的生命力。

    可以说,即便是一片叶子丢出去,也能够重新化作一株十分完整冥铃兰一片叶子之中蕴含的生命力,堪比一株大树。

    而叶片还是整个植株当中,蕴含生命力较弱的部分。

    陈志宁摸了摸下巴,之前一直困扰他的一个问题或许可以这样解决。

    他除了那座小花园,回头一看,园子名叫“无期苑”,他暗暗记下了名字,等到了第二天,专门去求见晋伯言。

    晋伯言看到他,眼神颇为古怪:“我听说你那里昨天山崩地裂啊,本来老夫做了一些安排,可惜今早听说你那山崩地裂并非因为老夫的安排……”

    陈志宁顿时汗颜,暗道果然是你老小子干的好事!但是表面上当然苦笑道:“家有悍妇,颇为无奈啊。”

    晋伯言直摇头:“小小年纪就被管住了,这可不是好事情,来来来,老夫教教你如何重振夫纲!”

    陈志宁哪愿和他说这些?重振夫纲是必须的,但得先把媳妇骗到手再说。

    “大人,小子来找你其实是有另外一件事情。”他赶紧把自己的想法说了。

    晋伯言听了他的要求有些意外:“无期苑中那些冥铃兰?这座醉阵园中很多地方都是当年建成之后就没怎么有人照看,你想要自己去拿就好了。”

    他扔给陈志宁一枚玉符:“这是老夫的玉符,不会有人阻拦你。”

    “谢过大人。”

    陈志宁现在是他手下的得力干将,冥铃兰比较少见但也算不上多么珍贵,因而晋伯言也乐得大方。

    他还想在这一次的任务结束之后,想办法把陈志宁拉倒御阵堂呢这样的阵法天才,可不能让他跑了。

    陈志宁得了晋伯言的玉符,顺顺利利的手走了那些盆栽冥铃兰。

    他不由得暗暗敬佩,御阵堂的确是整个太炎最强大的阵师衙门,当年布置这个小花园的阵师也花了心思,那一片盆栽下面,也有一座汇聚天地元气的阵法,甚至还有一部分功效,能够吸引周围月华聚拢。

    不过这只是一个四阶阵法,对于现在的陈志宁来说根本没什么难度,只能算是“别出心裁”。

    他估计是当初布置这个小花园的阵师,比较喜欢冥铃兰罢了。

    种植冥铃兰的花盆也不是凡物,都达到了一阶法宝的水准,一共一百八十盆,陈志宁一个不拉全都收走了。

    他跟低阶阵师们交代了一声,带着自己的小丫鬟离开了醉阵园。

    他会到太学,正好时间来得及上课。

    从大门进去之后,陈志宁忽然看到前面有个熟悉的身影,他喊了一声:“秦风和。”

    寒门子弟好像没有听见,仍旧往前走着,陈志宁追上去拍了他一下:“秦风和。”

    “啊?!”秦风和吓了一跳,陈志宁一皱眉,这小子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脸色苍白,眼眶深陷,两眼无神。

    “你这是怎么了?”

    秦风和看到是他,勉强一笑,道:“我、我没事,只是最近修炼的有些辛苦,身体有些亏空。”

    陈志宁没有多问,丢出一枚灵丹:“自己注意,在这么下去,你可要根基不稳了。”

    秦风和手里捏着那一枚灵丹,眼眶竟然有了些湿润,他哽咽道:“谢谢!我心里有数。”

    陈志宁奇怪,一枚二阶灵丹而已,至于这么感动吗。他摆摆手:“好,咱们快进去吧。”

    中午的时候,他遇到了司空定远,喊住他问了一句:“秦风和最近怎么了?”

    “秦风和?”司空定远茫然:“我有几天没见他了,听说他家里出了些事情,正在处理。”

    陈志宁点头:“原来如此。”他把今天早上遇到秦风和的情况跟司空定远说了,而后问道:“你们寒门子弟守望相助,怎么秦风和家里出事,你还不知道情况?”

    司空定远苦笑道:“我的陈大少爷啊,寒门弟子有多少?不是什么事情都要找大家帮忙的。你放心吧,如果真的是事关身家生死的大事,他自己无法解决,一定会来找我们的。”

    陈志宁点点头,没有在深究这个事情。

    下午的时候,他有些心不在焉,一直在暗中推演着新的道阵。

    虽然这一座道阵并不复杂,功能也十分简单,可是却事关重大,不能不小心谨慎。等到下学,他和珅太子打了声招呼,就催动马车飞驰回家了。

    珅太子本来还想问问醉阵园有什么奇闻异事,也只好撇撇嘴作罢。

    陈志宁回到了家,一头扎进自己的修行静室,抛开一切事情,先将这座道阵完成。

    所用到的阵法只是四阶,需要的法宝阵眼也只是二阶,阵法中枢也不过五阶,对于陈志宁来说完全没有难度。(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31 08:1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