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七六章 众多支持者
    看了一遍《五花神气》,陈志宁就肯定应元宿所说的传言是真实的,吕家已经没有了《五花神气》真正的原本秘典,吕灯白的记忆,的确是来自于一份先祖笔记。

    这样修炼的五花神气,顶天也就只能达到那位先祖的层次,对于陈志宁来说是个鸡肋。

    他随手录进了一枚玉简之中,说不定以后用得上。至少在京师外,人们只知道当年风城吕家的传奇,对他们的《五花神气》无比仰慕。

    ……

    陈志宁从修行静室之中出来,已经是繁星满天,周围万籁俱静,他忽然灵机一动:择日不如撞日,小爷去也!

    以他的修为,又有挪移闪现的神通,和阴极层面的身躯转换秘术,轻轻松松避开了京师城中的值夜巡守的修真战士,来到了一座宽敞却破败的院落外。

    正门的匾额已经脱漆,变得斑驳破落:吕家。

    烫金的大字,这也是当年御赐的匾额,似乎圣眷极隆。

    陈志宁撇嘴一笑,潜入进去。吕家已经穷到连阵法都开不起了那是需要消耗灵玉的。

    吕灯白暗中接活儿攒下的钱也不敢显露,生怕被皇室发现,招来灭顶之灾。

    这座宅院,乃是当年皇室将吕家整个搬迁进京师的时候赐下的,因而规格极高,可是现在绝大部分地方都是一片荒废,整个宅院也只剩下三五个老仆。

    吕灯白被陆匡华派人送回来,这些老仆一下子慌了,吕家就剩下吕灯白了,少爷要是出事了,吕家就真的完了。

    陆匡华派来的人留下了一些灵丹就走了,这些老仆手忙脚乱的给吕灯白喂下去,吕灯白伤势倒是好转了,不流血了气息也平稳了,但就是没有半点醒来的迹象。

    几个老仆守了几个时辰也都累了,各自回去歇息,屋子里就只剩下吕灯白一个人。

    陈志宁好似一道幽灵一样出现在他身边,根据吕灯白自己的记忆,轻轻松松的打开书架后面的一个秘阵,将里面一枚小巧的法宝玉印取出来。

    这种玉印没有别的用途,就是一个几乎不可能伪造的凭证陈志宁如果到了九阶炼宝大师,倒是有能力仿造。

    他收了玉印,看也不看床上的吕灯白飘然而去。

    ……

    第二天,应元宿悄悄派人打听了一下吕灯白的情况,等手下前来回报,吕灯白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的时候,他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第一次对陈志宁有些畏惧,但旋即释然,大家是朋友。

    他选择忘记了吕灯白的事情。

    ……

    陆匡华被晋伯言派来的人骂了一顿,心中十分恼火。

    没有了晋伯言的支持,也就意味着百万三阶灵玉的损失,这直接导致今后每一届的三合会战,都会减少百万的利润,他背后的那位肯定会很生气。

    但对他来说并不算是灭顶之灾,他还承受得起。

    因此他顶住了晋伯言那边的压力,咬牙切齿的要继续“封杀”陈志宁。

    甚至,在晋伯言手下的低阶阵师刚走,他就跟随后来的宾客放出话:只要有他陆匡华在一天,陈志宁和陈家人,永远别想参加三合会战!

    这个狂言放出去之后,下午的时候陆匡华就觉得不太对劲了。

    这段时间乃是三大擂和三合会战的筹备时期,他陆家本应该门庭若市实际上之前也一直如此,但中午之后,整个下午只有一个客人!

    到了第二天,更是一上午一个人都没有。

    “怎么回事?”陆匡华莫名其妙。他知道陈志宁在皇室那边备受宠爱,但皇室只是看中了他的血脉,这小子显然就是一匹种·马呀,他不觉得陈志宁有那么大的能量,可以影响到自身。

    但他还是派人去打听了一下,手下很快回来了,面带苦涩的告诉主子:“老爷,事情不妙了。”

    天狮卫率先站出来,指挥使大人表示他不看好今年的三合会战,他们天狮卫的二等客卿都没有资格参加,哪里还有什么公正性?

    天狮卫之后,麒麟卫也迫不及待的跳出来,从指挥使到四个千户,都在各种场合力挺陈志宁,似乎陈志宁不是天狮卫的客卿,而是他们麒麟卫的客卿似地。

    而后,太龙卫也跟着凑热闹,太龙卫指挥使大人在一个私人场合表达了对陆匡华的不满。

    随后,御丹堂、太学、朝东流、宋志野等势力,都纷纷开口。

    陆匡华万万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太学少年,背后竟然有这么多大势力支持!这些人加在一起,就算是他背后的那位王爷也要认真考虑一下,是不是要与之对抗。

    就在陆匡华傻眼的时候,一名手下飞快进来,双手捧着一枚玉符,慌张道:“老爷,王爷的玉符传书……”

    他接过来指尖一点,玉符猛地爆出一团灵光,当中一个愤怒的声音咆哮怒吼,将陆匡华骂了个狗血淋头。

    “蠢货!”

    “废物!”

    “白痴!”

    “猪猡!”

    “垃圾!”

    “今年的三大擂和三合会战,必须有陈志宁参与,否则你们陆家就给我准备好从京师滚蛋吧!”

    “陆匡华!你以为你是谁?三合会战少了你们陆家,有的是人愿意接手!”

    啪!玉符炸碎,碎片将陆匡华崩的满脸伤口,他却不敢躲闪。

    他知道,自己真的大难临头了,不处理好这件事情,不光是他,整个陆家都要跟着倒霉。陆匡华心中苦涩:他万万没想到会闹到这个地步。

    ……

    陈志宁借着养伤的借口,又拖延了几天没有去醉阵园,这段时间彻底将“横压当世”和“长恨歌”融合在一起。

    而在他心中,一座全新的道阵已经隐隐有了思路。

    期间,他还抽空去了一趟财师票号,隐匿身份将吕灯白的“遗产”取了出来,整整五万枚三阶灵玉,让陈志宁已经“饿扁了”的钱包稍稍鼓起来。

    拿到钱第一件事情,陈志宁就是在桃树老哥根部埋下了五千枚三阶灵玉。

    临出门的时候,他又被母亲拉住,秋玉如忧心忡忡的高告诫儿子:“去了要低调一些,多向前辈们学习,你最近就是因为风头太盛,引人妒恨,所以才一只麻烦不断。”

    “是,孩儿记下了。”陈志宁点头应承,就算是母亲不说,他这次去了也打算尽量不引人注意。

    随后,他终于出现在了醉阵园。

    晋伯言面色不善:“哼,你终于来了,是不是想让老夫亲自去请你啊?”

    “小子不敢。”陈志宁连忙道歉,他也听说御阵堂强力支持自己对抗陆匡华的事情,心中十分感激。

    晋伯言对他已经彻底没脾气了,摆摆手道:“快写去吧,甲申组老刘他们已经等急了。”

    陈志宁连忙告退而去。晋伯言一声叹息,这几天姚清水那边又有三个小组完成了任务,而他这边,只有一个小组。

    ……

    甲申组距离完成小组任务一步之遥,只剩下一个六阶阵法难题,就算是没有陈志宁,早晚也能成功,但是陈志宁到来,还是让刘十全十分开心。

    只用了一上午的时间,他们就彻底完成了任务,请垒石老人验证之后,甲申组一片欢呼,胜利凯旋。

    晋伯言却不肯放过他们,将六名阵师打散了,分别指派给不同的小组:“谁也不准放松!给我继续努力,我一定要超越姚清水!”

    “在所有的任务完成之前,决不许饮酒!”

    他回头又想起那个舞娘,叫来手下问道:“追查的如何了?”

    “已经有了些线索,大人,这女人身上疑点甚多,属下怀疑她的身份不简单啊。”

    晋伯言才懒得管这些:“如果是这样的话,交给太龙卫去查吧。”

    “是。”

    ……

    陈志宁不想出风头。

    他被分到了甲丑组,尽管整个小组因为他的到来一声欢呼,可是陈志宁海市本着多看少说的原则,安静的呆在小组中。

    晚上的时候抽了个空,他将几十本中等水准的六阶阵书用金竹解析了彻底融汇吸收。

    而后花了一晚上时间,独自温习细细思索,等到了白天,甲丑组聚在一起,陈志宁满脑子都是六阶阵法,看到一道六阶阵法难题,他不由自主的思索下去,一边思索一边说,而后更是随手勾勒出一道道光芒刻线,开始布置阵法模型。

    絮絮叨叨自言自语了一个上午,他发现自己解开了这道阵法难题。

    他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再一看,整个甲丑组的阵师都站在自己身边,组长大人微笑着朝自己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陈志宁讪讪一笑,差点撞墙:低调啊,一直说要低调呢。

    而且很不巧的是,这道六阶阵法难题,恰恰好也是甲丑组剩下的最后一个难题。

    于是陈志宁跟着甲丑组一起解散,被分到了别的组去支援。

    现在,整个甲组一共也只有五个小组还在苦攻。而姚清水那边,只剩下最后一个小组了,看上去晋伯言这边又是输定了。

    陈志宁被分到了甲寅组,正巧这个组里还有最早甲申组的组长刘十全。陈志宁仍旧低调,大家一起讨论的时候,他也是唯唯诺诺,不发表什么意见。

    他自己知道自己年轻,太出风头容易招人嫉恨。

    刘十全似乎看出了什么,悄悄问他:“你是不是有什么顾虑?”(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31 12:3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