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七五章 风城之战
    应元宿一路小心翼翼的护送陈志宁:“陈少,你感觉怎么样?鬼王爪的丹毒非同小可。我已经派人回去,跟我爷爷要解毒灵丹了,你放心,只要有爷爷的灵丹,一定会让你余毒尽去。”

    “不过在服用灵丹之前,你可要小心一些,莫要让毒性沾染了经脉和大穴。”

    他颇有些自责:“唉,都怪我,如果不是为了陪我去京华会,你也不会和吕灯白碰上。可恶!吕灯白怎么会有鬼王爪?!”

    陈志宁自己感觉到没那么严重。他至亲曾经吃过解毒灵丹催生的先天灵桃,再加上双极神魔体强悍,对于毒性有极大地抗性。

    “我没什么大碍。”他问道:“你跟我说说吕灯白,还有鬼王爪,到底是怎么回事?”

    应元宿看他精神不错,的确没有中毒之后的萎靡,这才略微放心,说道:“你知道当年的风城之战吧?”

    陈志宁想了想:“听说过名字,但是具体过程不太了解。”

    “当年咱们和妖族魇眸大圣交恶,那条大蛇十分狡猾,一边示弱安抚我们,一边却暗中调集手下大妖,突然袭击边境风城。如果被他们攻破风城,那么接下来我朝境内数千里,将是一片坦途无险可守,魇眸大圣的妖族大军,可以直接威胁到附近四五个州。”

    “镇守风城的乃是当时我朝盛极一时的大族吕家,吕家的‘五花神气’赫赫有名,当时号称‘天境第一神术’。可是妖族大军实力太强,双方相差悬殊,所有人都以为一场浩劫在所难免,但没想到吕家精锐尽出,五花神气让他们的修真强者能够以一敌五,吕家上下拼死用命,硬是将妖族大军挡在了风城下十五天,我朝援军赶到,魇眸大圣看到无利可图,于是悄然退军,双方最终达成协议,免去了一场兵祸。”

    “但风城吕家却因为这一战,几乎将所有的精锐折损干净,而且一直后继无人,再也没有培养出什么出色的天才。到现在,整个吕家只剩下吕灯白这个疯子了。”

    陈志宁立刻听出来这个传奇故事之中的一些不对劲地方:“魇眸大圣突袭,为什么偏偏选择了风城?”

    “吕家拼尽了全部精锐之后,双方就立刻收兵了?”

    “后来吕家每况愈下,再也没能崛起?”

    应元宿一下子笑了:“我就知道你肯定能够发现其中的疑点。”他看了看车外,没有什么人靠近,身上的法宝也没有预警,显示周围安全他这才压低声音说道:“这是我爷爷跟我说的,在朝中恐怕也只有内阁诸公才知道。”

    御丹堂大督造的确有资格参与一些高层的机密,就算是不参与,以他的经历和智慧也能猜出一二。

    “我爷爷怀疑当年那件事情,是皇室和魇眸大圣联手制造的一场阴谋!风城位于边境,位置极为重要,而且常年屯有重兵!”

    “偏偏吕家蒸蒸日上,当时吕家已经拥有两大天境,绝境大修二十余人!小辈之中,还有十几名在整个太炎都赫赫有名的天才。”

    “这样的实力,又怎么不让皇室忌惮?”

    “而当时魇眸大圣刚刚弑上登基,手下不服者众,以它当时的情况,实在不应该擅起战端,但它将暗中不服从它的大妖全都送上了战场,和吕家互相消耗。”

    “那一战之后,吕家彻底破败,皇室更是以嘉奖的名头,将残余的吕家迁入了京师。魇眸大圣也顺利坐稳了大圣的位置。”

    “而且我还听说,吕家来到京师之后不久,家族秘传的《五花神气》就被窃了,现在留在吕家的,只是一部当年吕家天境老祖的心得笔记,比起真正的《五花神气》秘典差了太多,吕家根本不可能再次崛起了。”

    陈志宁听到这里,慢慢点头。他在战斗之中已经看出来,吕灯白是个阴狠的家伙,这种人不会真的疯癫,他装疯卖傻邋里邋遢,显然是有目的的现在看来,他这是在保护自身。

    两人说话间,已经回到了陈家,马车还没停稳,已经有一道香影扑了上来:“儿子,你怎么样了?为娘为你讨回公道!”

    陈志宁笑着道:“孩儿没事。您瞧,我这不是好好地?您也别讨什么公道了,我把人家打成废人了……”

    应元宿耳朵一竖,然后立刻耷拉下来,当做什么也没听见。

    “秋姨,这次都怪我,如果不是我硬拉着志宁去京华会,也不会害他受伤了。”应元宿一阵愧疚。

    秋玉如很开明:“这和你有什么关系,要怪也怪吕灯白和那个陆匡华!”秋玉如恨恨不已。

    “我真没事了,娘你去忙吧。”

    正这时,应元宿的一名长随贴地飞驰而来,双手呈上一只玉瓶:“少爷,这是老太爷赐下的解毒灵丹。”

    秋玉如和应元宿都松了一口气,应元宿赶紧交给陈志宁:“陈少,快服下运功驱毒。”

    陈志宁点头:“谢啦,我也不跟你客气了。”

    他要运功疗伤,秋玉如和应元宿都走了,陈志宁回到自己的院落,进了修行静室关闭了阵法。

    他打开那只玉瓶一看,顿时咋舌:“七阶灵丹!应家这份礼太重了。”

    他在进入京师之前,曾经和应元宿约好了,要和应老爷子见一面。但是来到京师之后,应老爷子却并没有急于和他见面,但应元宿却和他来往的更加密切了。

    他开始有些不明白,但后来想通了:应老爷子这是再向皇室表达忠诚。

    他陈志宁现在是皇室的宠儿,应老爷子不想表现的太急切,免得让皇室误会。

    但他一直在暗中输送善意。应元宿更是再一次验证了他的一个观点:有些人第一次见面并不怎么令人愉快,但长久地相处下去,彼此陌生退去之后就会发现,还是值得交往的。

    应元宿现在算是他在京师中唯一一个同龄人朋友了。

    他将这枚灵丹埋在了桃树下,却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没有灵玉了。

    他上一次出关,就是因为将所有的灵玉莽石都消耗干净,出关是为了挣钱。可是一直忙忙碌碌,还没有找到挣钱的门路,就跟吕灯白干了一架。

    让他就这样吃下去一枚七阶灵丹,他觉得是在浪费,先埋在桃树下吧。他自己看了看伤口,靠着自身强悍的抗性,伤口附近的黑气以尽快被彻底驱散了,只留下一些非常淡的痕迹。

    他想了想,盘膝坐下,开始运转双极神魔体。

    一个小圆满,两个小圆满,三个……

    时间不知不觉得过去,在双极神魔体强悍的作用下,毒性果然被彻底祛除。他睁开眼来再看,两道伤口也已经彻底愈合了。

    他松了口气,想了想放出铁页丹。

    铁页丹经过上一次提升之后,可以拘禁灵魂,并且从中提取一些“记忆”。

    陈志宁在和吕灯白的战斗之中,感觉疑点太多,所以尝试了一下。他一棒落下,将吕灯白打得半死,顺势用铁页丹尝试了一下,不料一次成功,将吕灯白的灵魂拘禁而来。

    他之前说漏了嘴,知道被自己拘谨了灵魂之后,吕灯白已经是个废人,就算是伤势养好了,也只能永远无意识的躺在床上了。

    铁页丹作用之下,陈志宁提取了一份记忆,是和自己有关的部分。

    略一浏览,他就恍然:“果然如此!”

    他还奇怪,代天候怎么会一直隐忍到现在都不对自己出手,原来是藏着这么一手暗棋。

    吕灯白的“鬼王爪”就是得自于代天候。

    鬼王爪臭名昭著,但因为功效强大,同样价格不菲,不是吕灯白这种破落户能负担起的。而陈志宁从这段记忆之中,也印证了自己之前的猜测:吕灯白的确是为了避免皇室的猜忌,才故意装的邋里邋遢。

    而他之前追求宋清薇更是动机不纯,完全是为了宋志野的权势。

    吕灯白甚至暗中成为一个特殊的“打手”,只要给出的价钱合适,他可以为京师之中的任何势力服务,攻击他们所指定的任何人。比方说这一次代天候的任务,就算是没有宋清薇的事情,他也会找别的借口制造事端。

    吕灯白的确阴狠,他很清楚自己的优势和劣势。吕家已经有大好名声在外,就算是他闹的过分一点,皇室为了维持体面的名声,也一定会帮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他之前的几次“差事”也正是如此,让他赚了个盆满钵满,没想到这一次踢到了铁板小陈少爷下手太狠,直接把他废掉了。

    但陈志宁心头一喜:这家伙赚了不少灵玉啊。

    于是他又提取了一份记忆,果然找到了一份记忆:他的积蓄都存在了京师一家不起眼的钱庄之中:财师票号。

    不过想要去取出笔钱,需要一件特殊的信物。

    陈志宁撇了撇嘴,但他已经将这笔钱当做是自己的财产了。

    铁页丹连续提取了两段记忆,吕灯白的灵魂已经受到了极大地损害,眼看着就要烟消云散了。本着废物利用的原则,陈志宁又尝试提取《五花神气》。

    在提取成功的那一瞬间,吕灯白的灵魂彻底消散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