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七三章 京华会(三)
    “看淡吧。”也有同伴劝说道:“这京师之中,每年有多少人忽然崛起然后又迅速陨落被人遗忘?这座城市从来不缺天才,可是最后真正能留下的又有几人?”

    “他们想走马灯一样变换着,来了又去、去了又来,真正统治京师的,还是咱们这些古老世家。”

    立刻有人点头附和:“说的不错,咱们才是京师真正的主人,他们……不过是来到这里,想尽办法要从主人手中得到一份吃食的可怜虫罢了。”

    最初开口的那人冷笑道:“可笑的是有人就是看不明白真相,竟然还要去讨好那个边境来的小子。”

    “血脉。”有人指出来:“完全是为了那一道血脉。”

    “看到那些家伙的嘴脸,真让我恶心。”

    “但不买账的人也不少,你看看咱们周围,没有凑上去的,都代表了家中的态度,这些世家并不看好陈志宁。”

    他们四处看了看,的确人数不少,大约占到了被邀请的青年修士的四成。

    “哼。”仍旧是最初开口的那人:“真让人不痛快,可惜我爹严令我不准和陈志宁冲突。我们家已经决定了,不交好,但也不交恶,唉。”

    有人笑道:“你是不是希望有人上去把那小子揍一顿解解气?”

    “自然!”

    “哈哈哈,你的愿望实现了。快看!”

    ……

    陈志宁看到有人朝着自己走过来,他微微皱眉,不是因为这人一身破烂衣衫,而是因为他从头到脚,都流露出一种“老子很看不惯你”的态度。

    他一出现,原本几个已经起身要走过来的修士都又坐了回去静观其变。

    应元宿终于感觉到气氛不对了,把他满是“仰慕”的小眼神从蓝子龙身上收回来,看到那人后皱了皱眉头:“吕灯白,你想干什么?”

    吕灯白用小拇指抠着鼻孔,大剌剌的往两人面前一坐,手指头一弹,一团不可描述之物朝着应元宿袭去,应元宿闪身躲开了,一怒而起:“你想干什么!?”还是因为三合会战,让应大少爷忍住了怒气,否则肯定已经掀桌子叫来陆匡华责问他怎么会把这头疯子放进来。

    陈志宁轻轻拦住了应元宿,他看出来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

    “交给我处理吧。”他对应元宿说道,然后问道:“这家伙是谁?”

    吕灯白嚣张的动作不由得顿了一下,他以为自己在京师中这么有名,这小子肯定一来就听说了本大爷的大名。

    他早就想找陈志宁的麻烦,只是两人一直没有机会相遇,也就一直忍到了现在。

    应元宿低声说道:“这家伙的外号是疯少,当年风城吕家剩下的唯一的后代了,一直嚣张狂妄,不修边幅。其实就是邋里邋遢,你别跟他一般见识,风城吕家已经只剩下名声了,这家伙又是一条出了名的疯狗,没必要因为他自降身份。”

    陈志宁点点头,正要去应付这条疯狗,却被应元宿拉住了,后者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这家伙曾经追求过宋清薇。”

    “你怎么不早说!”他狠狠瞪了应元宿一样,应元宿从来没见过陈志宁这么恼火,他现在看上去就像是一条被踩到了尾巴的狗。

    “坏事了。”应元宿心中暗道:“两条疯狗凑一块了……”

    世间损友,大抵如此。

    陈志宁刚一转身,吕灯白已经不由分说一个大耳光抽了过来,没有提示无耻偷袭。陈志宁可是偷袭的老祖级人物,怎么会被他得手?

    吕灯白只看到眼前人影一晃,一掌出去打了个空。

    陈志宁不在乎什么三合会战,更不会因此给陆匡华什么面子。他冷哼了一声:“主人家一场欢宴,为何放了一条疯狗进来扰大家的兴致?!”

    周围那些本就对陈志宁冷眼旁观,甚至暗含敌视的世家子弟们顿时兴奋起来,纷纷把自己的作为调整一下,面朝两人争斗的方向,瓜子嗑起来,小酒品起来,准备看好戏了。

    远处陆匡华微微一皱眉,陈志宁等于将他也一起责怪了。他淡淡看了那边一眼,制止了准备过去的几名大修,决定静观其变。

    “这小子初入京师,不知天高地厚,请他来京华会,是抬举他了,却如此不知分寸,哼!”

    陈志宁喊了一声,看看周围陆家安排的大修护卫竟然没有一个动弹,不由得一声冷笑,却是暗道“正合吾意”!

    吕灯白紧追而至,身后蓝色的灵光浮动,莽气滚滚涌出,已经是以修士的身份正式出手了!

    “听说宋清薇就要回来了,在他回来之前,我得把碍事儿的人全部清理掉,第一个要做掉的就是你这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说这话的是吕灯白!

    陈志宁瞪大了眼睛:“癞蛤蟆?你说小爷我?呵呵!”

    “拜托你先照照镜子,看看自己这一副尊容,你随便在京师内找一条街道一站,面前摆一只破碗,不用半个时辰就能装满了。”

    “哦,对不起,我可能忽略了,请问吕家现在有钱买镜子吗?”

    吕灯白勃然大怒:“好一个狂口小儿,等你家吕爷来教训你!”

    陈志宁仰天大笑,随手从怀里摸出来一块碎银子丢在他面前:“小家花子过来,你家大爷赏你的。”

    吕灯白气的哇哇大叫,他故意做出放浪形骸邋里邋遢的形象,也是逼不得已,心中最恨的就是有人骂他是叫花子。陈志宁不但不停地揪住这一点破口大骂,而且还还做出如此藐视他的行为,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团团云气升腾而起,在吕灯白头顶的半空中凝聚出五团云花,各自一色,由上而下照出了五种神通,在邋里邋遢的吕灯白身前,分别显化为一盏古灯、一柄铡刀、一团冰焰、一座石山和一间牢笼。

    五种神通环绕,将邋里邋遢的吕灯白衬托的也颇有几分豪雄之气。

    周围有人一声赞叹:“时隔多年,终于又看到了吕家的‘五花神气’!”

    “当年吕家先祖,就是凭借这一门神通,才能在风城力抗群妖,生生阻住敌军的脚步,等到了我朝的援军!”

    不少老一辈的修士心潮澎湃,只是年青一代看着邋里邋遢的吕灯白,实在难以将他和传说之中风姿绝代的吕家先贤们联系在一起。

    陈志宁才不管吕家先祖做过什么事情,他最恼怒的地方不是吕灯白来找自己麻烦,而是吕灯白这只货真价实的癞蛤蟆,竟然觊觎宋清薇!这才是真的是可热孰不可忍啊!

    他必须要立威!不管你祖上多么显赫,只要敢打小爷女人的主意,统统要揍得你亲妈都不认识你!

    他的两座道阵已经快要融合完成,但陈志宁并不打算动用“长恨歌”,吕灯白也是玄照境中期,只要“横压当世”就足够了。

    他张口一吐,铁页丹率先滴溜溜的飞出去,太古神人像第一次在京师出现,立刻引来了一片惊呼。

    丹宝之名赫赫,即便是在京师也是让人垂涎三尺的重宝!

    之前京师的人都只是将注意力集中在了陈志宁的血脉上,很少有人会特意去调查这个少年在千湖郡的其他情况,京师人永远是高傲的,他们自以为是世界的中心,除了他们所愿意看重的,其余都是尘土。

    现在,一枚丹宝的出现,让他们忽然之间明白,眼前这少年恐怕并不仅仅是拥有一道超一流血脉,还有着惊人深厚的福缘!

    吕灯白双手翻动挥舞,以一套特殊的手印法诀操纵着五种神通。

    他将手一推,那一柄光芒凝聚的铡刀忽然出现在了陈志宁的面前,瞬间变化为十丈大小,重重的超着陈志宁的脖子斩落下来。

    太古神人像光芒闪烁,笼罩住了陈志宁。

    当!

    一声大响,就如同一柄真正的钢铁巨刃斩在了一套精钢炼制的铠甲上,金属大响火花四射。半空中的太古神人像微微晃动了一下,那柄光芒巨刃却被震得飞退回去。

    陈志宁连连提升,反哺铁页丹,这一枚来历神秘的丹宝也越发强大了,它正在一步步的展现出声名赫赫的重宝的真正威力。

    “好宝贝!”有人暗中一声赞叹,真正的大修已经看出来,这件丹宝当中,负责防御的太古神人像,仅仅是宝物最为“细枝末节”的威能。

    “呔!”吕灯白一声大吼,双手幻化出一道道法诀,而后高高举起似有重物。

    那一尊石山冉冉升起,重若万钧,到了陈志宁头顶上猛的砸落下来。

    轰隆一声巨响,石山猛的变化成了一座数百丈高的真实山峰,当头朝陈志宁镇压下来。

    铁页丹岿然不动,任凭石山落下,却在和太古神人像的光芒相碰撞的那一瞬间,轰隆隆的碎裂开来,一块块巨大的光芒石块四散,似乎要把陈志宁埋进去。

    “嗯?”吕灯白似乎很意外,没想到自己两大神通齐出,却没能拿下这个边陲小子。他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双手法诀变换的速度更快了。

    “喝!”他再次一声大吼,那一团冰焰被释放出来,落在地面上,瞬间一层冰火线飞快的朝周围燃去,所过之处一片冰封。

    (周末让我休息一下,这两天每天两更吧)(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29 05:0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