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七二章 京华会(二)
    “对!”应元宿撺掇道:“走吧,明天一起去。只是耽误一天时间而已,你知道三大擂在京师之中是什么地位吗?每一位擂主,都会是接下来一年之中整个京师最受关注的人,甚至超过了朝中诸公!”

    “只要你愿意露面,京师内各大商行都愿意为你开出数万三阶灵玉的报酬。”

    “如果你去逛青楼,那些平日里端着架子扭扭捏捏的各大花魁,全都会自荐枕席,不收钱也要与你共度春宵。”

    “如果你将来愿意进入朝廷,起步也会比别人高很多,至少也是个七品!”

    他掰着手指絮絮叨叨的跟陈志宁说了一大通参加三大擂的好处,但陈志宁还是很敏锐的发现,只有说到“睡花魁不要钱”的时候,他的眼睛才是放光的。

    陈志宁摇摇头:“我真有事儿,要不我把请柬给你,你自己去呗。”

    应元宿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你不去,只有请柬也不行,他们肯定不让我进去。”

    陈志宁意外:“以应老爷子的身份地位,还弄不到一张请柬?”

    应元宿顿时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下去:“我爷爷一向反对三合会战,他觉得这是荒度岁月,修士就应该耐得住寂寞,要有那种一次闭关几十年的坚韧。”

    “他从来没有关注过任何一届三合会战,暗中更是批评不少,所以压根别指望他能出面给我弄一张请柬。”

    他又说道:“而且,陆家虽然在京师只是二流世家,但是在三合会战上,他们却拥有绝对的控制权,所以别的事情上压一下陆家很简单,但是在三合会战上,我也没办法。”

    他眼巴巴的看着陈志宁,可怜的像一只摇尾乞怜的小狗:“陈少,好兄弟,你就满足我这个小小的愿望好不好?”

    陈志宁受不了这种眼神:“好好好!带你去行了吧?我要是拒绝了,感觉就是毁灭了你的人生。”

    “哈哈哈!”应元宿大喜,双手用力一拍陈志宁的胳膊:“我就知道,好兄弟是不会让我失望的。我先走了,得提前准备明天的行头。”

    陈志宁诧异:“难道你还要沐浴熏香,一身新衣?”

    “岂止是一身新衣,靴子和玉带全都得换一身新的。”

    他赶紧走了,时间紧迫,必须抓紧。

    陈志宁摇头,觉得这小子中毒了。

    他的确小看了三合会战在京师的影响了,尤其是在年青一代之中的影响力。

    应元宿抓紧时间,陈志宁则抓紧时间,将两座道阵的融合推进了一点。

    ……

    几乎是同一时间,晋伯言也收到了一张请柬,他考虑了一下放到了一边:“替老夫回了吧,这段时间老夫要驻守醉阵园,有什么事情,让陆匡华自己过来跟老夫说。”

    “是。”手下的低阶阵师出去了。

    其实每年的三合会战来找他都是同样的事情,三大擂的最终之战需要阵法支持。

    陆匡华在修行上的天资乏善可陈,陆家也没有什么强大的血脉,但陆匡华创立了三合会战之后,忽然激发了自己的经营天赋。

    他给每一年的三合会战,都设计了不同的战场,或者是烈焰战场,或者是茫茫大海,或者是天空浮岛……无论哪一种环境,最后都需要用阵法来模拟实现,因为赛场的每一个位置都价值连城,坐在上面的人非富即贵,又要确保他们不能有半点危险。

    所以战场对于阵法的要求极高。

    而御阵堂毫无疑问是陆家最好的选择。除了阵法水准冠绝太炎之外,御阵堂还负责扶持整个太炎王朝所有的年轻阵师。

    这是为了王朝为了未来的发展,制定的“扶持年青一代修士”国策之中的一种。

    三合会战是青年修士的战斗,只要御阵堂派出几位年轻的阵师参与到战场的阵法布置之中,就可以以“扶持年轻阵师”的名目,得到王朝的支持,整个大阵的钱都由朝廷来出。

    不过,算不算是扶持年轻阵师,就得看晋伯言的判断了。

    大督造说是就是,说不是就不说。他一句话可以为陆匡华省下近百万三阶灵玉,更能让御阵堂的阵师尽心尽力,保护三合会战的各位贵宾。

    所以就算是晋伯言不去,陆匡华也得乖乖自己过来拜见。

    晋伯言不去京华会,第二天的时候就得知陈志宁去了,弄得他无言以对,总算是弄明白,自己绝对控制不住陈志宁,只能由他去了。

    ……

    今年的京华会在京师内城的禺雅园举行,这园子当然不是陆家的,陆家甚至还没有资格住进内城。

    禺雅园属于一位王爷,据说那位王爷就是陆匡华的靠山,也是陆家能够到现在仍旧牢牢把持三合会战的真正原因。

    进入内城要经过严格的盘查,没有正当理由,一般人甚至会被直接堵在城门外。这一次被邀请的不少年轻修士,都没有进过内城。

    那些小世家的子弟,还有众多的寒门弟子,都是首次进入内城。一出示请柬,把守城门修真战士立刻行礼放行,让这些年轻修士小小的虚荣了一把。

    进入禺雅园之后,他们更是会亲眼目睹太炎王朝真正的顶尖权贵的奢华生活。

    不少寒门子弟惊讶的发现,这里用的一只酒杯,就足够他们全家辛苦劳作一整年!

    巨大的落差让他们心生不满,但更多的则是催生了他们向上努力的欲·望。他们都明白,只要能够在三大擂上一鸣惊人,这样的生活离他们就不会太远了。

    陈志宁带着应元宿进来,应元宿激动不已,四处看着就像是一个第一次跟着大人逛庙会的孩子。陈志宁暗暗觉得好笑,没想到应元宿还有如此可爱的一面。

    “你看,那是第一届三合会战魁首的金牛耳!是当年的魁首叶天歌在四年前捐回来的,珍贵无比,据说有人愿意花一百万三阶灵玉购买。”

    陈志宁咋舌:就是一个金子做成的牛耳朵,能值那么多钱?

    “还有那里,那是第三届三合会战魁首鬼墨在决战之中使用的砚台,据说是一件五阶法宝。鬼墨后来陨落在冥海杀域之中,临死之前的一个愿望,就是让家人将这件宝物捐给三合会战。”

    “啊!”应元宿忽然一声尖叫,用力拍了陈志宁一下,激动不已:“快看快看,那边,是青云雷魂手蓝子龙!他也来了!哈哈哈,这一趟来的真值了……”

    不远处,一名年轻人正和主人陆匡华一起走进来,面带微笑的和大家打了招呼,然后又和陆匡华一起,去和几名明显身份尊贵的老者坐在一起,低声商谈着什么。

    陈志宁记得司空定远说过,出云门的青云雷魂手蓝子龙是上一届三合会战的黑马,最终一举夺魁。

    应元宿激动不已,一直在自言自语,不知道应不应该上去攀谈一下。

    陈志宁拉住他:“淡定。就算是他夺得了一届三合会战的魁首,他的前途也不会比你好。别忘了三合会战的魁首每年都有一个,可是应老爷子却只有你一个孙子。”

    不过陈志宁心中却忽然冒出来一个想法:这个蓝子龙,手上会不会有《凌云志》?

    出云门沉寂多年,忽然出来一匹黑马,很让人怀疑。

    “或许,日后可以暗中接触一下。”陈志宁看了一眼蓝子龙,拉着应元宿找了一张桌子坐下来。

    这种宴会将会持续一整天,人来人往,有些人身份尊贵,过来小半个时辰,跟陆匡华商议完毕就退席了。有些人则需要趁这个机会交游一番,多结识一些人物。

    年青一代之中,最为引人瞩目的无疑是蓝子龙,上届三合会战魁首乃是会场上绝对的主角。

    尽管他一直跟在陆匡华身边,需要不断地去面对一位位京师中颇有权势的大人物,但周围那些对他充满了崇拜的年轻人,仍旧苦苦等待机会,一旦看到他身边有了空闲,立即冲上去,只要能够搭上一句话,就会兴奋无比觉得不虚此行。

    而陈志宁毫无疑问是场中第二受欢迎的年轻修士。

    也只是因为在京华会上,他才会比蓝子龙略逊一筹。

    他和应元宿的桌子上,也是人来人往,走了一波又来一波。可是应元宿的眼睛却一直盯着蓝子龙那边。

    来结交陈志宁的人都是比较务实的,而去和蓝子龙攀谈的,则大都是一时激动。

    热热闹闹的宴会之中,也有不少人不为所动。有些寒门弟子仍旧保持着自己的风骨,端坐在桌子边,默默地吃着饭。

    他们不去结交蓝子龙,也不去巴结陈志宁,他们坚定地相信,自己的未来也是一片美好,不逊色、甚至会超过那两人。

    还有一些世家子弟,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端着酒杯一边喝着酒一边低声议论着什么。这场宴会之中,也只有不太好弄到的真意酿才能引起他们的兴趣,那些灵食还不如自己厨子做的。

    “小人得志啊。”一名世家子弟喝了一口酒,不满的看着远处的蓝子龙和陈志宁说道。

    周围的同伴看了他一眼,有人开口道:“这么说有些刻薄,也不准确。”(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29 11:4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