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六八章 尴尬了
    如今的陈志宁那真是神清气爽!以前从来没有这么顺利的一次将三种修真技能的等级全都提升一层的。|中文|小说。.

    “少爷,您还是先去醉阵园看看吧,晋伯言大人几乎每天都派人来催……”蔡琳有些担忧说道。

    “晋大人?他找我做什么?”陈志宁多少也有些不满。

    他交给晋伯言的那一枚玉简,很显然大督造阁下并没有看。即便自己只是一个五阶阵师,但自己很用心指出来的问题,你好歹应该过目一眼吧?

    可是你连看都不看,是不是有些太小瞧人了?

    陈志宁一摆手:“急什么?我十天没见爹娘了,甚是想念,走,县去膳堂饱餐一顿,有了力气再去爹娘那问安。”

    “是。”

    陈志宁不用去问安了,因为听说他出关了,陈雲鹏夫妻先后赶来膳堂,一家三口一起吃了一顿饭,然后,陈志宁少爷才不紧不慢的剔着牙,吩咐让人备车,他要去醉阵园。

    ……

    “陈志宁那小子来了?”晋伯言一愣,随后冷哼了一声。

    堂中还有另外几位阵法大师,说来也巧了,今天来和晋伯言商讨阵法难题的,正好就是甲申组的其他几位成员。

    “咱们这位小组员架子不小啊,十天了才跑过来。”有人不满的哼了一声。

    晋伯言冷冷一笑:“那正好,咱们找出来的几个难题,就让这位大架子的天才阵师帮忙解决一下吧。”

    “呵呵。”其他几人也是冷笑,这分明就是要一起为难陈志宁了。但是其他组员都乐见其成,谁让我们在这里辛辛苦苦破解阵法难题,还要忍受晋伯言的催促咒骂,你却舒舒服服的躲在家里?

    陈志宁很快被带了进来,躬身拜见之后道:“大人赎罪,忽有感悟不得不闭关。”

    这种借口最为简单,却也最无懈可击。阻人成道等于杀人父母啊。

    晋伯言不在这件事情上与他纠缠,一抬手将一枚玉简丢出来:“你看看这个。”

    陈志宁接过去一看,脸色就有些古怪了。晋伯言冷笑问道:“这几个问题,是你们甲申组的阵法结构当中出现的。”

    “你不在的这些天,这几位阵法大师夜以继日辛苦钻研,终于将这些问题都找了出来。只要能够解决这几个问题,你们甲申组这一阶段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这个阵法结构就能检验实现。”

    他下巴一抬,看向陈志宁:“怎么样,你能解决吗?”

    陈志宁老老实实的摇头:“不能。”

    六阶、七阶的阵法大师一时间都无法解决的阵法难题,陈志宁怎么可能看一眼就能解决?

    他说不能解决,一点也不出人意料,而晋伯言等的就是这一刻,他立刻一拍桌子就要发作:“陈志宁你……”

    “等一下大人。”陈志宁一抬手先拦住他,晋伯言更恼火,竟然还敢打断本官?

    “大人,您看过我之前交给您的那枚玉简了吗?”

    晋伯言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当然看了,一些十分粗浅的见解,对于整个计划毫无帮助。”

    陈志宁的面色更加古怪了:“大人您真的看了吗?我觉得您还是现在再看一遍吧。”

    晋伯言奇怪,不由得看了他一眼,想了想往后堂走去。

    他花了足足一顿饭的时间,才从一堆差点被当成垃圾处理掉的玉简之中,将陈志宁的那一枚找了出来。

    然后一看之下,他的嘴巴无上无息的慢慢张开,而且越长越大,最后合不上了。

    甲申组的阵师们等了大半个时辰,有人已经忍不住催问了,大督造阁下终于从后堂走了出来。他手中拿着一枚普普通通的玉简,上面有陈志宁的灵魂烙印。

    “大人?”甲申组的组长,七阶阵师刘十全忍不住问了一声。

    晋伯言看了看他,一言不发的将玉简递了出去。

    陈志宁坐在一边一声不响,好似戴罪之身一般。

    刘十全看完了之后也是哑口无言,诧异的看了看陈志宁,嘴唇动了动却老老实实的坐了回去仍旧一言不发。

    玉简被传了下去,所有的组员都看过了。

    直到这个时候,陈志宁才站起身来,朝众人微微一拱手:“小子先告退了。”

    他扬长而去,晋伯言想要呵斥一声,令他留下来,可是底气颇为不足,只能看着他就那么走了。

    堂中一片静默,过了好一会儿,刘十全终于忍不住低声问道:“大人,这枚玉简真是陈志宁十几天前交给您的?”

    晋伯言老脸一红,虽然很尴尬但还是点了点头。

    甲申组中,年纪最长的反而是一位六阶阵师,他已经少了许多雄心壮志,望着陈志宁远去的背影,感叹一声道:“阵法奇才啊!”

    玉简之中陈志宁提出来的那几个问题,虽然说都是从五阶阵师的角度来看问题,显得有些低阶,但每一个问题都切中要害,正是他们整个小组花了十多天的时间,总结出来的哪些问题。

    一个不差,而且还多出来一个。

    刘十全他们看过之后也不得不承认,的确是他们疏漏了,少发现一个问题!

    这个发现让人倍受打击,他们一帮大师,拼尽全力忙活了十天,原来成果人家一个小小的五阶阵师,在十天前就已经发现了!

    刘十全也觉得没面子,他还有些迁怒晋伯言呢。

    您老人家要是提前看一眼,咱们不就能少浪费十天时间?

    即便是这十天之中,还要挪出至少三天时间,来验证陈志宁提出的这些问题是否存在、是否真的重要,那也有七天时间用来解决这些难题,说不定咱们甲申组已经是甲组之中,第一个完成阵法结构验证完善的!

    “大人……”另外一位阵师犹犹豫豫的问道:“现在……咱们怎么办?”

    晋伯言狠狠瞪了他一眼,那名阵师往后缩了缩心中一阵无奈:关我什么事儿?

    晋伯言这几天肝火极旺,本来以为今天面对陈志宁终于能够痛快大骂他一顿,发泄一下怒火,结果又被陈志宁搞的没脾气。

    他对陈志宁已经说不上是一种什么感觉了。恨不得,恼不成,怒不起来。

    但要说就这么算了,心中云淡风轻,那怎么可能?!

    “老夫不管你们甲申组的事情了!”他恼火的一挥袖子:“都给我滚,自己想办法去。”

    刘十全几个人灰溜溜的被赶出来,整个太炎王朝,敢这样把一群高阶阵师撵走的人不超过十个,偏偏晋伯言就是其中之一,他们还发作不得。

    “刘兄,接下来怎么办?”

    刘十全咬咬牙:“大家一起努力,说什么也要讲这些难题全部解决,否则咱们可就真的要被一名五阶少年比下去了!”

    老脸往哪儿搁?

    刘十全看着大家,众人一起认真点了点头。小组任务,本身就是验证外加完善这个阵法结构。验证而后发现问题,乃是任务的第一步,解决问题然后完善这个阵法结构,是第二步。

    陈志宁作为一名五阶阵师,已经帮助他们将第一步完成了,总不能指望一个五阶阵师解决六阶、七阶的阵法难题吧?

    所以陈志宁甩手不管了,虽然没有明说,可人家有正当理由,他的确已经不需要留在这里了。

    这也是让晋伯言憋到内伤的而原因。

    ……

    陈志宁出来之后,心里那叫一个美啊。

    让你看不起小爷,让你不把小爷的玉简放在心上。你那么大的一位老大人,睁着眼睛说瞎话,嘿嘿,被打脸了吧。

    他哼着淫·荡的小曲儿带着蔡琳和贝小芽,坐上马车又回去了。

    第二天醒来,去汇合了珅太子一起去太学。珅太子问道:“你们改进护城大阵的事情怎么样了?我可是听说了,咱们的护城大阵问题越来越多,惠城那边因为大阵的事情已经吃了不少亏,赵京鹤眼巴巴地盼着京师赶快将阵法改进完毕,他好补上这个巨大的防守漏洞。”

    陈志宁意外:“不会吧,咱们的护城大阵有这么多的问题?”

    珅太子叹了口气:“以前是没有人用心去寻找这座大阵的漏洞你想想看,咱们的护城大阵已经上千年没有大的改动,这千年以来,人妖两族诞生了多少位天才的大阵师?他们已经把阵法整体水平推进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咱们那座落后的护城大阵,里面的小漏洞其实已经非常多了。原本不是漏洞的地方现在也已经变成漏洞了。”

    陈志宁恍然,太炎王朝庞大却腐朽僵化,护城大阵这么重要的东西,竟然千年都没有大的改进,难怪被人打成了筛子。

    “不容乐观。”陈志宁给出了一个评语:“垒石老人很出色,给他五年时间,他能够拿出一座崭新的近乎完美的护城大阵。”

    “可是现在这局面,他独木难支,手下一群草包,一个人拖延进度,整个计划就要落后。但垒石老人也很无奈,想要尽快完成这个计划,必须的这些人帮忙。”

    珅太子深以为然的点点头,有些事情是可以预见。不过他转头问道:“你呢,吾怎么没有看到你去醉阵园过?好像你一直还在太学,还闭关了十天。”

    陈志宁两手一摊:“我又不是那个拖累进度的人。”

    珅太子一愣:“跟吾说说,似乎醉阵园内事情很有趣。”

    (今天会补上昨天少的一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