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六七章 传道阁(二)
    大祭酒阁下在自己的小楼之中,巨大的榕树垂下一根根枝条,掩映的小楼当中别有一番雅致。

    他面前张开了一张一人高的光幕,光幕当中正是传道阁,陈志宁的一举一动都一目了然。

    蔡三笑看到他在第一层挑选了三部功法,不由得一皱眉头,悄悄看了看大祭酒,发现他并没有什么反应之后,也就当做没看见了。

    但是当陈志宁在第二层一口气挑选了十种法术之后,他终于忍不住了:“大人,他这是在自毁前途,必须阻止他,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这样一个天才在法术上蹉跎成为平凡人啊。”

    大祭酒也皱了皱眉头,道:“待会你去劝一劝他。”

    蔡三笑问道:“只是劝一劝?”

    大祭酒摸了摸自己的胡须,指着自己的脚下说道:“你别忘了,这里是太学。”

    “老夫在这里数百年,见过了无数绝世英才。他们经常会做出一些违反常理的疯狂行为,相对来说陈志宁挑选十种法术并不算什么。”

    “以老夫的经验来看,如果陈志宁也是那种级数的天才,那么我们阻止他,将会是阻碍他的成长,所以你去劝一劝,如果他不停也就算了。”

    蔡三笑又问道:“可如果他不是那种级数的天才,只是被强大法术的威力迷乱了眼呢?”

    大祭酒沉默了一下:“那就只能怪他自己了。”

    蔡三笑愕然,而后点头道:“好吧,我这就去。”他转身出去,直奔传道阁。

    小楼内只剩下大祭酒,他看着光幕之中的陈志宁,喃喃自语道:“别让我失望啊,你若是不能成为真正的天才,我可是会有负罪感的,希望朝东流那个老家伙没有看错人……”

    他有些奇怪:这小子怎么还不出去?

    ……

    陈志宁站在了真传门前面,望着这座大门想起了朝东流的话。

    他没有被获许进入第三层,因而他的学子玉牌在这座大门前没有任何用处。真传门之中,阵法禁制牢固无比,陈志宁观察了一番,不由得撇了撇嘴,八阶大阵!

    他取出了那一块月白石。

    朝东流的锦囊也是不凡,看似平凡的小物件,却能够将其中的物品一切气息遮掩住。他带着月白石进来,传道阁门口的那几位大修没有一点反应。

    但是现在拿出来,陈志宁立刻就发现真传门上的阵法晃动了一些。

    确切的说,是炼制真传门本身的一些材料晃动了一些。

    “咦?”陈志宁一声好奇,作为一位五阶阵师兼五阶器师,他第一反应不是自己能不能进入上一层,而是很好奇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

    很快他就发现了,真传门当中,有一些材料和阵法互相配合相辅相成。但是这些材料互相作用之后,产生了一个奇怪的特性:一旦遇到月白石,就会变得不稳定起来。

    “这个变化要记住,以后在制器的时候,可莫要犯下这种错误。”他暗暗提醒自己,然后才拿着月白石走进了真传门。

    真传门中光芒一闪,阵法退避,陈志宁走进了第三层。

    ……

    大祭酒看的目瞪口呆,过了好一会儿才忽然暴怒大骂起来:“朝东流老匹夫言而无信!”

    他第一反应就是冲到传道阁第三层去,把陈志宁揪出来。但是犹豫了一下,又叹息一声坐了回去:“太炎正是多事之秋,多一位强者没什么不好,就……多送他一份机缘吧。”

    大祭酒毕竟宽容,虽然不满朝东流食言泄露秘密,但还是决定静观其变。

    ……

    传道阁第三层存放着什么典籍,陈志宁很好奇。

    等他来到了这一层,稍一查看就是一阵狂喜!

    高阶阵书!

    高阶丹经!

    高阶器典!

    他之前还一直惦记着御阵堂的阵书,也想过去和御丹堂交涉一下,借阅一下他们的高阶丹经,却是灯下黑的忽略了一点:若论藏书的数量整个京师除了皇宫,恐怕就是太学了!

    他一声欢呼开始了扫荡。

    ……

    大祭酒阁下很快就有些后悔送给陈志宁这一场机缘了简直就是把一只饿了半个月的耗子放进了米仓!

    陈志宁先是将五阶阵书、丹经、器典全部扫荡一遍,而后开始搜寻六阶的,最后是七阶的。

    如果不是八阶以上都存放在第四层,他肯定也会一并打包弄走。

    “这……这小子怎么跟当年的朝东流一样无耻?”大祭酒哭笑不得。

    当年他和朝东流以及其几位天才都是太学学子,大家一起获准进入传道阁。而且他们只是被获准进入第二层挑选法术。

    但是他们当中有一人乃是器师,随身的储物戒指当中携带着大量材料。那几天他正在钻研一种精巧的低阶法宝,炼制的主要原料就是月白石。

    无意之中,他装在口袋里的月白石掉落出来,正好滚到了真传门前……于是这个秘密被发现了。

    之前从来没有人想到,堂堂八阶大阵,传道阁顶尖法宝当中,竟然有这样一个漏洞!

    因为这个意外,他们那一批人获得了在太学之中“领先一步”的优势,随后这个优势越来越大,如今当年那一批人已经全都功成名就身份尊贵。

    当年在传道阁之中,他们就曾经立下誓言,绝不将这个秘密外泄,但是没想到朝东流毫不犹豫的告诉了陈志宁。而且非常周到的帮助陈志宁安排好了一切。

    大祭酒是因为陈志宁才暗中观察的,一般情况下,不会有人闲着无聊想要看看传道阁中发生了什么。所以他们当年并没有被发现。

    但是朝东流知道他是大祭酒,肯定会在传道阁门口有所安排。

    而大祭酒也的确这么做了,虽然为了保守秘密,他并没有明说,但他在传到门口,另外安置了两根雕花石柱,其中藏有一个检测阵法,一旦发现月白石,或者是含有月白石的法宝,就会被阻止进入传道阁。

    所以朝东流用特殊的锦囊将月白石装起来。

    “哼哼,老狐狸!”他不满的哼了一声。

    ……

    陈志宁没想到老师送给了自己这样一份大礼,他随身携带的玉简差点不够用了。

    将各种典籍扫荡一空,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陈志宁是决不会放过的。等他从传道阁里面出来,已经比正常时间晚了好几个时辰。

    蔡三笑在外面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后来他被大祭酒阁下叫了回去,指派了另一个任务。

    大祭酒阁下还是不愿意让这个秘密泄露出去,因而帮助陈志宁遮掩了一下。否则蔡三笑进入传道阁一看,一切就露馅了。

    陈志宁出来之后,美滋滋的回家去了。现在什么醉阵园,什么护城大阵改进计划,他已经全然不顾了,一心只想着提升自己等级。

    到家已经是深夜了,陈志宁也劳累了一整天,而且抄录典籍大大消耗精神力,他也十分疲惫。

    但他还是将五阶阵书埋在了金竹下,同时埋下了一千枚三阶灵玉。而后,他等不及金竹成熟,卷起被子倒在床上呼呼睡去。

    ……

    “陈志宁还没来?”醉阵园之中,晋伯言阴沉着脸,一大早就让手下噤若寒蝉。

    “是的大人,我昨天又派人去陈家催了,可是他们说少爷还在闭关没有出来。”

    “闭关!闭关!他就知道闭关,这么关键的时刻,他跟我说他要闭关?!”晋伯言气的直敲桌子,实际上自己也知道,就算是陈志宁一个五阶阵师来了又能有什么用处?他只是憋着一股子怒气没处发泄罢了。

    姚清水那边一路高歌猛进,已经自此率先验证完成了一个阵法结构,在第二轮的“竞争”之中领先了他。

    可是他手下一帮阵师却还像蜗牛一样的前进,不管他怎么利诱、催促、逼迫,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小组能够成功。

    而且他渐渐发现了,自己给的压力越大,实际上阵师们的效率越低。

    “唉……”晋伯言惆怅的暗探一声,摆摆手让手下出去了。

    “姚清水那边又是肖三那家伙带领他的小组率先完成了那个阵法结构的验证实现。老夫这边……怎么就找不到一个能够和阵鬼对抗的人才呢?”

    ……

    陈志宁出关,已经是十天以后了。

    千湖郡有一句俗话,叫做“狗窝里留不住过夜粮”,陈志宁现在也是这种“饥·渴”的状态。

    他攥着一大把典籍在手中,《道艺》和《青云志》也就罢了,修行除了顿悟,更多靠的是积累,他要坚持一段时间,才能够尝试冲击玄照境后期。

    十部法术也不必着急。

    但是那些阵书、丹经和器典,确实让陈志宁心痒难耐,恨不得马上就容纳吸收掉。

    而他也正是这么做的。不过因为上一次的教训,他谨慎了很多,先是将五阶的全部让金竹解析之后融入自身,将根基彻底夯实牢固,然后才开始从六阶之中比较粗浅的部分开始。

    十天时间,将所有六阶典籍之中,约莫中游水准的全部吸收了。

    之所以出关了,不是因为他不想继续,而是因为不论灵玉还是莽石全都用光了,他不得不出来想办法“赚钱”。(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27 05:5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