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六五章 凌云志(3/3)
    傍晚的时候,垒石老人将他们两人都叫了过去,分别勉励了一番,并且督促了下一阶段的任务。

    垒石老人忧心忡忡,因为只有统筹全局的他才知道,真正的困难刚刚开始。

    但是晋伯言总觉得垒石老人夸奖姚清水多一些。从垒石老人那里出来的时候,姚清水轻飘飘的说了一句:“我手下的阵师,应该再有三天就能验证完成第一个阵法结构,不知道晋大人那边还需要多久啊?”

    晋伯言气的咬牙切齿,自己手下的各个小组还没有分配完成呢,天知道那帮蠢货还要多久才能验证完成一个阵法结构?

    他重重的哼了一声,一言不发的走了,后面传来姚清水快意的大笑声。

    这种情况下,晋伯言更是没有心情去看陈志宁那种“浪费时间”的东西了。

    陈志宁从太学回家的路上,一直在犹豫着隔天要不要去醉阵园提醒一下晋伯言,不过到了家之后,宫中来人传话,让他明天去见贺老。

    ……

    这一次见面,贺老将上一次答应他的《青云志》交给他。

    “《青云志》算是一部不错的功法,出云门在太炎也曾经达到过一流门派的实力,但他们之所以最后还是沦落为二流门派,恰恰是因为《青云志》后劲不足。”

    陈志宁意外:“后劲不足?可是《青云志》直指天境啊……”

    “呵呵。”贺老笑了:“你也说了,直指天境,天启、天照、天融三境,《青云志》能达到哪一境呢?”

    “而且,区区天境而已,连飞升强者都没有一位,又怎么镇得住场面?”

    陈志宁哑口无言,同时心中暗道:好吧,老贺身处京师,又是皇室的宝贝疙瘩,见过的天境很多,他这么说我也只能忍了。

    “老夫要告诉你的是,《青云志》传自圣者堂,还有后续更高高深的功法名叫《凌云志》,如果你能从圣者堂换来《凌云志》,或许可以培养出一位飞升强者。”

    陈志宁听到“圣者堂”这三个字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但面上毫无表现。一直等贺老说完才问道:“圣者堂还有功法流传出来?”

    “有不少。”贺老说道:“当年出云门也是圣者堂暗中培养的外围势力。那帮沽名钓誉之辈表面道貌岸然,实际上背后一肚子的男盗女娼!”

    陈志宁暗翘大拇指,觉得贺老此言深得我心。

    “他们暗中扶持了不少宗门,渗透了整个凡间界,不管咱们人族这边,妖族那边也有不少。但是各大皇室和妖族大圣们也不是傻瓜,很快觉察到了这一点,于是他们暗中角力,最终导致圣者堂的大部分外围势力脱力,成为独立的宗门。”

    “这其中就有出云门,自那之后圣者堂就不再支援出云门,同时拒绝对出云门传授《凌云志》,而出云门也随即渐渐没落。”

    陈志宁问道:“圣者堂的外围势力很多吗?”

    “当年在五海四界,有十六个一流宗门是他们的外围势力,你说多不多?如果不是他们实力太过庞大,皇室和大圣怎么可能联手对付他们。”

    “不过即便是经过了那一次的暗斗,圣者堂的外围势力大大萎缩,他们的爪牙仍旧不少,只不过由明转暗。而他们的根本实力也并没有受到任何损失,仍旧十分强大。”

    他忽然嘿嘿一笑,道:“你知道各大皇室是怎么甄别那些强者是圣者堂暗中的眼线吗?”

    陈志宁茫然摇头,贺老道:“其实第一步的筛选很简单,一般都是那些没有什么家族根基,却又忽然之间崛起的修士。”

    陈志宁恍然:“是圣者堂的支持。”

    贺老点头:“当然这只是第一步,五海四界之上机缘众多,也有很大的可能,人家是偶然获得了一份古代大修的传承,进而一步步提升起来。不过这些人嫌疑更大。”

    “而且,这些年来越来越多的大世家愿意和圣者堂合作,所以这一招也不大灵光了。唉,那些鼠目寸光的蠢货,自以为聪明,能够左右逢源,却不知道他们正在摧毁家族立身的根基!”

    贺老摆摆手说道:“不说这些没有意义的,皇室跟圣者堂斗死才好呢。”

    陈志宁却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他们的争斗只是因为各自的利益,绝不会出现同归于尽的结果,只能是互相妥协退让。

    “接着说《凌云志》,据说这部功法乃是一位飞升仙界的大修留下的,当时圣者堂还不像现在这个样子,大修们都还很愿意信任圣者堂。”

    “那位大修无后,一生修行也没有收徒弟,他担心自己飞升之后,传承就会在凡间界断绝,因而将功法留给了圣者堂,请他们代为寻找合适的传人,呵呵,然后结果你也看到了。”

    陈志宁问道:“圣者堂会出售这些功法?”

    “反正又不是他们圣者堂的根本秘典,只要出价合适就行。”

    陈志宁点点头,却知道自己直接出面,不管给出什么代价,圣者堂也不会答应的,想要得到《凌云志》,还得再想别的办法。

    ……

    从皇宫之中出来的时候,陈志宁坐在马车内,他正在想着应该怎样坑圣者堂一下,弄到《凌云志》,却并不付出许诺的代价。

    “这笔交易最好就让瑶光长老手下的人负责,直接坑他们一次!”陈志宁咬牙切齿。

    忽然一个声音传来:“志宁,是你吗?”

    陈志宁连忙打开车窗,另一辆朴素的马车和他并排而行,朝东流坐在车内。陈志宁连忙道:“老师,没想到在这里遇到您,芸儿妹妹什么时候到京师啊?”

    朝东流的脸色变了一下,干笑一声道:“为师也不知道。为师刚刚和陛下讨论完一些事情,也是从宫中出来。

    原本为师还打算给你一件宝物,但是现在得考虑一下,是不是要给你了。”

    陈志宁精神一振:“老师何必苦恼?我是您唯一的弟子啊。”

    “哼。”朝东流哼了一声,取出一只锦囊丢了过来:“拿着吧,如果你有机会进入‘传道阁’,在‘真传门’前使用它,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他神秘的朝陈志宁一笑,然后吩咐了车夫一声:“走吧。”

    朝东流扬长而去,陈志宁喊了两声“老师”,想要问个清楚到底什么意思,可是朝老大人却再也没有理会他。

    陈志宁唉声叹气:“老师年纪大了,有些喜怒无常。当初可是您老人家用孙女来诱·惑我的,现在您得逞了,您反倒不高兴了,我这个受害者还没有发牢骚呢……”陈家的车夫差点笑出生来。

    “笑笑笑!”陈志宁瞪眼:“笑什么笑,回家!”

    “是。”

    马车辚辚而行,陈志宁在车内关上了车窗,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那只锦囊,拿出来一块石头,白色的隐隐泛着光芒。

    “月白石?”他满不在乎,因为这种月白石只是一阶材料,一般的蛮荒之中都会有出产,他又朝锦囊里面摸了一下,却什么都没有了!

    这让他不由得再次看了一眼手中的月白石,诧异道:“不会吧,老师郑重其事送过来的宝物,就是这么一块月白石?”

    他还担心是不是自己将什么珍贵材料和月白石弄混了,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最终确定自己没有错,这东西就是一块月白石!

    他攥着锦囊,思忖片刻:“老师是一只老狐狸……呸!老师深谋远虑智慧过人,他不会没事送来一块月白石逗我玩,而且他说了传道阁和真传门,传道阁我知道,真传门……是不是传道阁中的建筑?等明天去看看……”

    ……

    《青云志》后面的部分入手,陈志宁也就需要《道艺》后面的部分。他的修行已经逼近了现在所掌握的两部典籍的极限。

    第二天去太学的时候,他立刻向上申请,甚至不用通报大祭酒,五经博士之一蔡三笑,知道了他的申请后马上就批准了。

    蔡三笑靠着他赚了一大笔,现在只要看到陈志宁三个字就会露出会心的微笑。

    “让他直接去传道阁,他可以抄走《道艺》后面,一直到天境的部分。”蔡三笑吩咐了一声,忽的又想到了:“他进入太学这么长时间,好像还没有挑选法术?”

    “告诉他一声,可以直接连高阶法术也选了。”

    实际山陈志宁进入太学一共连半个月的时间都不到,一般的太学学子,至少也一个月以后,才有资格挑选高阶法术。

    陈志宁得知太学竟然如此“大方”后,都忍不住猜测,是不是朝东流提前打过招呼了。

    他后面的课不上了,跟珅太子告了个罪,就立刻赶往传道阁。

    太学占地面积极大,传道阁位于太学后方,在阵法和修士的重重保护之下,这里是太学专门用来存放各种典籍的地方,高达四层的楼阁呈八角形状,飞檐斗拱彩绘龙蛇,一道道阵纹隐藏其间。每个角上都挂有一只铜铃,皆是八阶法宝!(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26 09:0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