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六三章 尽心尽力(1/3)
    陈志宁晕头转向的站了起来,还有些分不清东西南北,只觉得脑海之中一片空白,刚刚发生了什么也完全没有了意识。他不自觉的原地转了半个圈,两腿互相绊了一下又倒在了地上。

    于是他认命的躺在了地上,休息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清醒过来,脑袋就好像被人用八百斤的战锤狠狠来了一下,虽然恢复了意识,但仍旧剧痛欲裂。

    他喘息了一阵,苦笑看着那一截金竹。

    他已经猜到原因:等阶越来越高之后,虽然有金竹老兄帮忙,但自身的根基也很重要。他现在或许能够吸收一些最初等的六阶阵书,但是更高级的恐怕就是有心无力了。

    而这一次也给他一个警示,以后不能轻易尝试过高等级跨越。

    以前低阶的时候这些都不是问题,因为那都是一些基础的东西。而到了高阶之后,某些部分可能就要涉及到大道天理,必须要步步为营稳扎稳打,草率的跨越境界危害巨大。

    他将那一截金竹收了起来,知道自己想要提升阵师的境界的话,更为稳妥的方法是再让金竹老兄帮忙,解析大量五阶阵书,进一步稳固根基,而后从最为粗浅的六阶阵书开始,逐步提升上去。

    陈志宁撇了撇嘴心中遗憾:以后疯狂提升的好日子,恐怕一去不复返了。

    但即便是如此,他也只需要两次、三次就能提升一个大等阶,已经比那些阵师、丹师,一旦提升到五阶以后,每一阶的提升,都要消磨掉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光要好的多了。

    不过虽然不能提升境界,但是陈志宁又有了别的想法:“尝试一下,总没有坏处。总不能老拖后腿,我也是要面子的少年。”

    他将阵法难题和几部六阶、七阶阵书埋在了金竹下面,下了血本,两千枚三阶灵玉!

    来到京师之后,才越发明白,钱不值钱啊!

    陈志宁做完这一切之后,脑袋之中昏昏沉沉的感觉越发强烈了,他吃了一枚先天灵桃,然后裹着被子沉沉睡去。

    ……

    这一觉睡小陈少爷睡的极沉,一直到了第二天下午才醒了过来。

    他翻身坐起来伸了个懒腰,缓了缓神打开指环空间一看,意外的金竹居然成熟了。一截表面闪烁着金色符文的金竹掉在地上。

    他捡了起来,拿在手中仔细端详,心有余悸要不要再尝试一下?

    要是失败,也就是又被人用八百斤中的战锤在脑袋上来一下……而已!

    陈志宁把这一截金竹和之前的那一截,一起存放在了指环空间中,出来吩咐一声,自己肚子饿了。

    吃饭的时候母亲过来:“儿子你没什么问题吧?从来没有睡这么久。太学那边娘派人去说了,你放心吧。”

    “哦,没事,谢谢娘。”他一边吃一边摇头:“就是昨天夜里练功忘记了时间。”

    秋玉如点点头,这才放下心来。

    已经是半下午了,他也不用在去太学,再次回到了自己的修行静室,他取出第二截金竹,然后盘膝坐好,深吸一口气体内莽气流转,活泼游动,将自身状态调整到最佳,然后将金竹按在了额前。

    手中金竹碎裂,化作了一道金色符文光流,嗖一声冲向了陈志宁的眉心。

    陈志宁的心提了起来,而后金色符文光流平缓的融入了他的脑海之中,这一次没有意外,他松了一口气。

    很快,他就明白为什么这一次没有意外了。

    金竹利用高阶阵书解析了他的阵法难题,但这是基于他自身的水准进行的解析。也就是说甲申组的这一道阵法难题,经过了金竹的解析之后,他能够理解的仍旧是五阶阵师能力范围内的部分。

    而除此之外,金竹的解析还帮助他提出了一些这个宏大的阵法结构之中,一些不合理的地方。

    同样的这些不合理的地方,仅限于五阶阵师理解范围内。

    垒石老人提出了许多难题,分给大家攻克。这是护城大阵改进计划的第一步。而第二部就是各组尝试着完成他提出来的各个阵法结构。

    这些阵法结构只是一个构想,要利用到之前每一位阵师破解的阵法难题。

    而各组的任务,就是验证这些阵法结构是否可行,如果可行就制作出来,如果不可行,就要想办法将之变为可行。

    因为检验阵法结构之中存在的问题,也是小组的任务之一。

    一般来说,五阶阵师眼中的“问题”,很多都是局限于自身水平的缘故所造成的,等到了六阶、七阶的时候,这些问题就不是问题了。

    但金竹不同经过金竹老兄的解析之后,这些问题绝对是存在的,只不过换作了一种从五阶阵师的观察角度,来将这些问题描述出来。

    陈志宁一看之下,觉得这几个问题都非常严重,恐怕会影响到整个计划的进展,他想了想不敢耽误,出门来一看,还只是傍晚,城门没有关,于是立刻吩咐:“备车,少爷我要去醉阵园。”

    “是。”

    ……

    能够被垒石老人看重的阵师们都不是等闲之辈,有阵鬼肖三这样的怪才,也有很多中规中矩,但实力同样不俗的高阶阵师。

    肖三和陈志宁率先破解了各自的阵法难题之后,这些阵师也发愤图强,这两天的时间内,接连有阵师突破,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晋伯言又在暗中和姚清水较劲,甲乙两组开始暗中比拼看谁破解的难题多。

    双方的数字交替上升,晋伯言因为在“头筹”的竞争上先失一局,所以这一次打定了主意,要率先完成所有的个人阵法难题。

    可是世事总是不如人心意,之前还是双方交替领先,可是到了今天中午,姚清水的乙组就渐渐确立了领先优势,甲组在晋伯言的督促下奋力追赶,但仍旧一点一点的被拉大差距。

    晋伯言的心情非常不好,已经进入了逮谁骂谁的状态。

    到了傍晚,乙组已经领先了四人,晋伯言感觉追不上了,心情更加不好。而陈志宁正是在这个时候到来的。

    晋伯言没好气道:“你来做什么?不是已经让你回去温习了吗,你四处胡乱晃荡,不用心做好功课,到时候莫要拖累了整个甲申组!”

    陈志宁谦逊异常:“是的,小子就是怕拖累了整个甲申组,所以才提前做好了准备,这里有几个问题,想要跟您说一下。我们组的其他人员呢?是不是已经开始了?”

    晋伯言只想早些打发了他,他知道自己现在心情非常不好,万一忍不住骂人,把这小子彻底得罪了也不妥。于是,他信口道:“是的,甲申组其他的大师已经开始了,因为你境界太低,底子差,所以准备让你做好了准备再加入进来。”

    陈志宁暗自庆幸:“幸好我还算努力,不然真的要拖累整个组了。大人请过目,这是我总结的几个问题……”

    晋伯言意外的看着他,自己随便一说,这小子还当真了?

    “你?你总结的阵法结构问题?”晋伯言看过那个阵法结构,以七阶为主,六阶阵师也能够参与一部分,但是五阶阵师……真的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

    “好吧,放在我这里了,你先回去,我会转交给大家的。”

    陈志宁一点头:“好,晚辈告退了。”

    陈志宁退出去,晋伯言就随手把他的那枚玉简丢在了一边。他心中有些满意,无论如何陈志宁最近表现的不错,在甲组之中率先完成了自己的任务,而后有尽心尽力的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哪怕是这些见解不用看也知道只是一个五阶阵师眼光局限的一家之言,必定是不自量力的。

    但是这种勤奋的态度,让晋伯言对他之前不那么好的印象有了一些改观。

    “可是老夫现在没时间去看这些没有价值的东西。”他嘀咕了一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这第一阵怕是输定了,接下来第二阵格外重要,说什么也不能输了。”

    “嗯,有办法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看来要给他们一些鼓励!”

    晋伯言心里盘算着奖励,反正这笔奖励不用自己出,肯定是从御阵堂的府库之中支取。

    为了自己的面子大业,晋伯言决定“慷慨”一把。

    ……

    陈志宁从晋伯言那里告辞的时候天色已晚,外城城门已关,他就去了自己在醉阵园的住处,准备对付一晚上再说。

    院子里的灯光刚刚亮起时间不长,门外就有人喊道:“可是小陈师弟回来了?”

    陈志宁连忙出门一看,一个衣着得体,仪容细致的中年人站在门口,看到他笑了一下,微微一拱手:“在下朱清禹,也曾是太学学子。”

    “原来是朱师兄,快快请进。”

    朱清禹却笑道:“不进去了,我看这里亮灯了,猜测是小陈师弟你回来了。今夜古大哥那里有一场欢宴,你也很久没有和大家见面了,不如我们同去?”

    陈志宁有些犹豫:“是否有些打扰?”

    朱清禹连连摆手:“不会的,人多热闹。而且大家都对你很好奇呢,走吧。”

    陈志宁答应一声,回身关了门,和朱清禹一起。(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26 12:1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