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六二章 金竹失手(3/3)
    陈志宁礼数上让人无法挑剔,晋伯言就算是想要发作也找不到借口这也是小陈少爷狡猾的地方,他知道自己总是不在醉阵园,晋伯言肯定不满,所以小心翼翼不让对方抓住把柄。

    只不过晋伯言其实也真无力发怒,陈志宁虽然比肖三晚了一天,但仍旧是他手下甲组之中,第一个完成个人难题的阵师。

    等陈志宁走了以后,晋伯言好半天没说话,突然爆了一句粗口,周围的阵师、修士,一个个面无表情,只当没有听见,免得被老大人迁怒。

    ……

    陈志宁倒是知道抓紧时间,回去的路上,他在马车中就将玉简打开来,浏览了一遍之后发现,自己解决的那个阵法难题,在这个宏大的阵法结构之中,只占据了非常之小的一部分。

    “唉……”他惆怅叹了口气,大概明白了自己在整个护城大阵改进计划之中的地位。

    “或许这才是垒石老人真正的用意?他根本不用多做什么,只要让我明白自己的渺小就足够了。”陈志宁撇了撇嘴。

    这个宏大的阵法结构,也只是整个护城大阵几十个部分之一。

    陈志宁研究了一路,发现这其中大都是六阶、七阶的部分,他想要理解透彻都很困难,更别说完成了。

    不过回到了家中之后,他一口气吃了六十份灵食,美滋滋的把自己在柔软的羊毛地毯上放平之后,忽然冒出一个念头:金竹!

    想到就做,他打开了指环空间,兴冲冲的将玉简埋下去,而后又埋下去了数量极为可观的三阶灵玉,然后坐等金竹成熟。

    可是这一次,金竹上金光流淌却并没有成熟的迹象。

    陈志宁自言自语:“难道是因为只有难题,没有典籍,所以金竹老兄也找不到解决的办法?”

    金竹无风而动,竹叶沙沙作响,似乎是在回应他。

    陈志宁点点头:“明天想办法去搜集阵法典籍。”

    ……

    高阶阵法典籍从来都不是能够从市面上购买到的。陈志宁跟太学请了一天假,然后带着两个丫头一起在京师内转了一上午,将所有出售典籍的商铺看了一整遍,也只买到了两部六阶阵书。

    尽管只是最为基本的六阶阵书,陈志宁也为此花费了两千枚三阶灵玉!

    他不由得摇头,看来得另想办法了。如果还是在千湖郡,他就算是有一颗七窍玲珑心也没什么办法,但是在京师就完全不同了。

    他吃了午饭之后直奔醉阵园。

    晋伯言听说陈志宁又来了很奇怪: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勤快了?等他听陈志宁说了来意,却不由得沉默了。

    陈志宁想要娶御阵堂借阅高阶阵书,而且开口就是六阶、七阶。诚然陈志宁是陛下面前的红人儿,珅太子的伴读。但是阵书珍贵,太炎王朝御阵堂近万年来耗费了惊人的资源付出了无数代价,才收集到了这些珍贵的阵书。

    这是御阵堂的资源,也是他晋伯言的资源。

    即便是太学想要借阅这些阵书,也要付出不菲的代价才能得到允许。

    这是一种“壁垒”,御阵堂凭此保持自己在太炎王朝之中绝对的阵法领先优势,如果随便就借给了陈志宁,以后别人也来找他借阅,他怎么应对?

    所以尽管陈志宁的借口是为了护城大阵,可是晋伯言考虑之后,还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不行。”

    陈志宁又恳求了几次,晋伯言非常坚决,他大概也猜到了原因,于是不再多言告辞离去。

    出了醉阵园,蔡琳撅着小嘴儿不满道:“那个老爷爷太可恶了,少爷又不是为了自己,他们也有好处,却偏不肯借给你,哼!”

    陈志宁轻轻摇了摇头,若有所思。

    ……

    与皇室虚以委蛇的好处体现出来,当天晚上,太学下学之后,珅太子亲自去了一趟醉阵园。

    晋伯言诚惶诚恐,虽然他是当朝重臣,但珅太子乃是储君,亲自到访分量极重。

    珅太子也不会空口白牙就跟他要高阶阵书,他带来了陈志宁的条件。

    陈志宁可以在未来成为御阵堂的客卿,在御阵堂需要帮助的时候出手一次。另外,他愿意为晋伯言私人炼制一件法宝,一枚灵丹。这个许诺并不需要现在兑现,因为陈志宁现在还只是五阶,但谁都知道拥有星空无限血脉的他,前途不可限量。

    等晋伯言觉得“时机合适”,他就可以兑现这些承诺。

    而最重要的是,珅太子提醒他,这可以和陈志宁建立友好的关系,好处不言而喻。

    晋伯言考虑了片刻,就很明智的答应了。陈志宁给出的条件非常丰厚,而且主要是开给他个人的。未来陈志宁可是有希望成为九阶大师的人物,那个时候无论是一件法宝,还是一枚灵丹都价值连城。

    而且太子殿下都出面了,他怎么也要给个面子。

    谈妥了这件事情之后,第二天早上晋伯言亲自回了一趟内城,领着陈志宁去了御阵堂。一老一小见面,客气寒暄几句,对于彼此的条件不在多提,已经谈好的事情,以他们的身份都不可能言而无信。

    只不过晋伯言心中不以为然,以陈志宁的年纪和修为,即便是接触到了高阶阵书又有什么意义?他现在未必能够理解,因为高阶阵法涉及到了某些大道天理,修为不到境界不足的时候是无法理解的。

    再退一步说,就算是能理解又能如何?你根本没有实力布置六阶以上的阵法。在他看来,这就是一个少年得志的小子,一次无伤大雅的恣意妄为罢了。

    而陈志宁则在心里盘算着应该挑选哪几方面的高阶阵书抄录回去,或许干脆将整个御阵堂所有的阵书都抄一遍?

    两人各有心思,路上话也就不多,进了御阵堂,通过了层层严密的身份检查,陈志宁终于站在了整个太炎王朝都赫赫有名的御阵堂藏书阵当中。

    晋伯言得意洋洋的张开双臂,整个大阵迅速运转起来,一层层的环形空间,被金色、银色、紫色、蓝色……光芒切割分离,互相环绕着飞速旋转。

    那些空间当中是一排排的巨大书架,每一个书架上,都堆得满满当当。有古卷,有简牍,有帛书等等。

    晋伯言问道:“你需要哪个等阶的阵书?”

    陈志宁看到这一幕已经死心,没办法将全部的阵书都“搬运”走。他说道:“六阶和七阶的。”

    “好。”金博雅不再多说,随手一指,有两层有光芒切割开的环形空间挪移到了两人面前,一个里面是六阶阵书,一个是七阶。

    陈志宁问道:“我有多长时间?”

    晋伯言一笑:“随你。”

    他背着手,踱步而去。他知道陈志宁要抄录这些阵书,不过已经达成了交易,他也就很大方了,你想抄随你,反正抄了你也看不懂。

    陈志宁心中一乐,立刻撸起袖子大干一场。

    他的储物空间之中,各种灵食准备充足,呆在这里几个月都没有问题。于是他从六阶阵书开始,一路抄写过去。

    御阵堂的积累的确十分雄厚,哪怕最珍贵的阵书肯定不会在这里存放,这里的六阶阵书也有近两百本,七阶阵书一百六十多本!

    陈志宁抄写的时候也顺便看了一下,六阶阵书之中,有一些很粗浅的他还能看懂一二,深奥的就彻底无法理解了。

    而七阶的就更别想了。

    “难怪晋伯言这么大方。”他暗暗一笑:“可惜他不知道,我有金竹老兄。”

    他之前得到的低阶阵书也没有这么多的数量,而六阶和七阶在高阶阵法之中,位置十分关键,陈志宁在这一层面上,利用这些阵书夯实了根基,对于未来的发展大大有利。即便是御阵堂历史上最出色的阵师,也不可能将这些六阶、七阶阵书完全看完并且研究透彻。

    每一位阵师,必定都有自己擅长的方面,也有自己较弱的短处。

    修士抄写这些典籍很轻松,用精神力在玉简上刻录就行,往往一本典籍,精神力一扫就过去了。

    陈志宁用了两天时间,将这里所有的六阶和七阶阵书全部抄录一遍,然后才从藏书阵之中走出来。

    他也暗中观察了一下,最后无奈的发现,这座大阵恐怕是超九阶的,以他的水准别想钻空子。

    想要“凿开”一个阵法缺口,盗取其余高阶阵书的“罪恶企图”令人遗憾的破产了。

    晋伯言早已经离开,陈志宁出来之后,和御阵堂的人道了谢,施施然回到家中。

    他将六阶阵书挑选了几本埋在了金竹下,动用了三千枚三阶灵玉才顺利催熟。然后喜滋滋的拿起来贴在了脑门上。

    那一截金竹如同以往一样,化作了一道光流冲向了他的眉心。

    陈志宁已经做好了准备,不料那金光当中的细密符文,到了陈志宁眉心前,却忽然被什么东西拦住了一样,全然无法融入进去。

    金色符文光流重重的撞在了他的额前,咚的一声闷响,陈志宁眼冒金星晕头转向,咕咚一声倒在了低声。

    而那一道金色符文光流,则在他上空盘旋了片刻,而后咻一声重新变回了一截金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