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五九章 阵师云集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醉阵园之中一片热闹。

    阵师们彼此之间多有交流,很多老友多年不见,也是趁此机会聚一下,所以整个大厅内人声鼎沸,不时地传来开怀的笑声。

    陈志宁一个人坐在角落里,端着手中的茶杯一声不响的喝着。他最盼望的就是垒石老人轻飘飘的就把自己给遗忘了。毕竟,您老人家要主持那么大的一个计划,很忙的嘛。

    等候了大约半个时辰,一声钟响众多阵师立刻安静下来,肃然入座。

    三位阵法大师走了进来。中间一人黑发黑须,双目炯炯有神,看上去最多也就是四十出头的模样。

    “阁下!”已经有后辈阵师忍不住激动地喊了出来。垒石老人乃是太炎王朝目前唯一的传奇,很多晚辈阵师都是在他的事迹鼓舞之下,才一步步成为阵法大师。

    垒石老人微笑颔首,在左右两人的陪伴下走到了主位上。

    他的左手边,是一位华发老者,虽然跟在垒石老人身边落后了半个身位,但仍旧不怒自威,自有一股气势,显然是久居上位之人。

    他不是太炎王朝最优秀的阵师,但绝对是太炎王朝最有权势的阵师。他就是御阵堂大督造晋伯言!

    而在垒石老人右手边的这位,一身水墨长袍清雅脱俗,整个人的气质也是如同闲云野鹤,和晋伯言完全是两个极端。

    他是这次垒石老人邀请的另外一位八阶阵师姚清水。

    “多谢诸位拨冗前来。”垒石老人朝众人一拱手:“这份人情,某记下了。”

    “阁下客气,这是整个太炎王朝的事情。”

    “是啊,阁下出面主持这件事情,耽误了飞升大事,我等虽然能力有限,但愿附骥尾,为我太炎贡献一份力量。”

    众多阵师连连说道。

    陈志宁仍旧低着头坐在角落里,心中拈着小咒语:“他看不见我、他看不见我……”

    垒石老人爽朗一笑:“既然大家热情极高,某也就不矫情了。前方战事紧迫,咱们早一天将护城大阵改进完毕,战士们就能少牺牲一人。”

    “说的是。”

    “这一次改进护城大阵主要有两个要求,第一要让护城大阵从内部也能抵御天境的攻击;第二,要让大阵融合天境感应大阵的基本能力,天境一旦靠近立刻就能感应出来。”

    “另外,完成了护城大阵的改进之后,接下来还有一个任务就是改进田径感应,陛下希望将这种大阵的成本大大压缩,要将这种阵法建造在我太炎每一处县城。”

    “嘿嘿,陛下还希望赵王是他的亲生儿子呢。”陈志宁座位不远处,一个玩世不恭的声音调侃说道。

    周围七八张桌子上,所有的阵师噤若寒蝉,不少人悄悄挪了挪屁股,离那个大嘴巴远一点。

    陈志宁之前也看到了这人,两撇小胡子,贼眉鼠眼的样子,长的很有“特点”,但是也很陈志宁一样独自一人坐着一张桌子。

    只不过陈志宁明显是刻意低调,这家伙却是没有人搭理。

    他也特立独行,别人都是喝茶,他独自一人弄了一坛美酒摆在桌子上,甚至身边还带着一名妖娆暴露的姬妾!

    他正是一边揉着那名姬妾胸前那两团软肉,一边漫不经心的说出这番话的。

    这可是大不敬之语啊!

    上面的垒石老人也听到了他的话,却也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并没有斥责他。他心中其实也很为难,陛下的要求几乎不可能达到。历代多少阵法大师?才将这些大阵改善到现在这程度,让他一个人就将成本大大压缩,难度可想而知。

    陈志宁也没有接话,赵王的事情,他是来到京师之后才隐约听说一些的消息来源毫无意外就是那位损友应元宿。

    赵王据说从小聪慧无比,陛下一直觉得他“最像自己”,因而从小就备受宠爱,一度威胁到了太子之位。

    但是随后,忽然之间在他十二岁的时候,一次外出寻猎发生意外,死于凶兽之口尸骨无存!

    但民间多有流传,赵王因为被揭发并非陛下的亲生儿子,皇室用各种手段认亲之后,确认了这一点。

    这可是天大的丑闻,于是皇帝立刻毫不犹豫的下手了。赵王死后没几天,他的母亲容妃在皇宫之中投井自尽。

    那半年,整个皇宫中血雨腥风,与之牵连的宫人无一幸免,一场大清洗之后,据说皇宫之中每晚都能够听到几十只冤魂在半空中回荡呼号,而后被皇城阵法当场击碎,镇压下去。

    容妃是怎么给皇帝戴了绿帽子,赵王的亲生父亲究竟是谁,一切细节都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件事情东窗事发,背后有皇后娘娘的影子。

    而这种事情,却被这位阵师当成了笑料直接说出来,还用来讥讽陛下,其他人哪里还敢跟他接近?

    上面的垒石老人继续说道:“咱们先集中力量攻克第一个难题。”

    “关于如何改进护城大阵,某已经有了一些想法。不过这其中难关众多,还需要诸位齐心戮力,与某一同并肩完成此千古伟业!”

    “某对各位所擅长的领域有所了解,所以将这些难关分别交给不同的阵师,大家各行其是,最后再由某和晋老弟、姚老弟统一汇总。”

    众人纷纷赞同:“如此甚好,大大加快了进度。”

    阵师们彼此之间的眼神顿时“暧昧”起来,除了关系特别好的阵师之外,其他人全都已经互相较劲。

    大家都是阵法大师,名声相若,那怎么看出水平来?

    垒石老人将阵法难题交到了各自手中,谁能先取得突破,就证明谁的水平更高!

    毫无疑问这是一种互相激励促进陈志宁暗暗感慨,果然姜是老的辣,垒石老人看似简单一个安排,就隐藏着诸多用意。

    “既然大家没有意见,那咱们就这么安排吧。”垒石老人微微一笑,一挥手自有人将一只只封了口的信封发下去,交到了不同人的手上。

    甚至连陈志宁都得到了一只。

    他打开来,里面有一只玉简,记录着一个阵法难题,他粗略地看了一下,微微皱眉,的确不简单。

    但是现在还无法确定是不是垒石老人故意刁难自己。

    第一次会面就这样结束了,垒石老人似乎并没有对陈志宁有什么特殊的“关照”。等到会面之后,又有御阵堂的低阶阵师前来,告知陈志宁:“大督造阁下请大家去雪涌堂一起商议一下。”

    雪涌堂是晋伯言在醉阵园之中的住处,和陈志宁的待遇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里是一片比陈府还要广大的宅院。

    进去之后陈志宁才惊讶发现,这一次的阵师到了一半。

    而后他才弄明白,原来垒石老人不但给大家每人分配了阵法难题,还给他们进行了分组,各组阵师有一个共同的难题。而整个护城大阵改进方面,最困难的两个难题,就交给了这两个大组。

    甲组由晋伯言负责,乙组由姚清水负责。

    “咣当!”堂前大门被关上了,晋伯言立刻霍然起身,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一拳砸在了身前的红木长案上:“老夫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总之决不能输给姚清水那只沽名钓誉的老扁毛!”

    陈志宁差点笑出声来,晋伯言的甲组,大都是有官方背景的阵师,比如他,比如御阵堂的阵师们。

    姚清水外号“鹤痴”,一生如同闲云野鹤,不受朝廷拉拢,和晋伯言醉心于权势是两个极端。

    世人提起八阶阵师,就爱拿他和姚清水相比。

    阵法造诣如何难以说清楚,但人人都觉得姚清水比他高风亮节,晋伯言一万个不乐意。

    凭什么不负责任自己玩耍就是仙风傲骨了?自己入世修行,辛辛苦苦的忙着整个太炎的一切阵法事务,如果不是自己,多少城池会被凶兽攻破?会被妖族渗透?自己的功绩远在姚清水之上!

    御阵堂的阵师们知道老大的心思,立刻聒噪起来,敲着桌子保证一定会全力以赴。

    晋伯言脸色好看了一些,颔首道:“这是咱们甲组的难题。”

    他身后张开一道光幕,无数阵法刻线缓慢流淌而过,旁边有文字说明,要修改到什么程度,达到什么效果,以及真正的难点在哪里。

    大约半个时辰,光幕才算是结束。刚刚还怒吼发誓,要为老大争这个面子的御阵堂的阵师们全都偃旗息鼓了。

    这实在是太困难了,在座的都是高阶阵师,这种难题一看,就让他们感到心中无力。

    晋伯言倒不气馁,这种难题本来就没指望大家看一眼就心中有数,这是留到最后一同研究攻克的。

    “不过,目前大家的任务是回去之后各自将手中的难题解决掉。”晋伯言说道:“而后是各小组的难题。等这些都解决了之后,再来攻克这最后的难关,或许就能水到渠成。”

    “而我们和那只老扁毛的竞争,从现在就开始了!你们越快解决掉手中的难题,我们就能越早领先他们。”

    “大人放心,我们必定全力以赴。”

    “胜利的一定是我们甲组!”

    晋伯言重重嗯了一声,朝大家一挥手:“都回去吧,抓紧时间。”

    “遵命。”

    (预告:明天开始小爆发一段时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