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五八章 三合会战
    不仅是陈志宁怀疑,整个太炎王朝的人都在暗笑。应元宿这损友就坐在一边,他端着一杯酒哈哈大笑道:“你惨了,垒石老人肯定是听说你改进了他在郡学之中留下的阵法,觉得被落了面子,叫你过去好好教训你一番。哈哈哈……”

    陈志宁郁闷:“这可是事关整个王朝安危的大事情,我没有非常可靠的理由拒绝的话,人们的吐沫都能把我淹死。”

    “所以啊,你这次惨了,跑也跑不掉,果然是老狐狸啊,随便一出手,就把你逼上了绝路。”

    陈志宁狠狠瞪了这个损友一眼:“谢谢你的安危,我现在果然心里一点都不忐忑了呢!”

    应元宿尴尬一笑:“不是我拆你台啊,我这是实话实说。谁让你在郡学要出风头?那可是垒石老人的作品,有几个人敢去动?现在后悔也晚了……要我说,你就老老实实去,不管垒石老人说什么你都装聋,当做没听见,让他把脾气发出来也就算了。”

    “他还能在凡间界待几年?等他飞升去了仙界,你就不用顾忌这么多了。”

    陈志您心中一动:“垒石老人要飞升了?”

    “当然,他可是最近太炎王朝最有可能成功的飞升强者。这几年他不问世事,就是为了准备渡劫飞升。所以,不是陛下亲自出面,别人还真请不出来。”

    陈志宁心中纠结了一番,但又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拒绝,认命道:“好吧,我接受他的邀请。”

    ……

    京师城外东方十里,有一座庄园名叫“醉阵园”,乃是御阵堂的一处别院,当初建造的时候,特意选在了城外,就是为了景色秀丽环境优雅。

    但是老祖宗们也没有想到京师会发展到现在这么庞大。城外数十里都已经成了居民区,这座庄园也毫无悬念的被“包裹”在了这一片喧闹的居民区内。

    原本庄园外茂密的柳林也被砍了个精光,换成了一座座不同形制的房屋。

    但这里距离京师近,而且地方足够宽敞,因而被垒石老人征用,所有参与这个计划的阵师,都住在这里。

    御阵堂可以提供庄园、提供阵师,但是没办法提供下人。偌大的醉阵园,每一位阵师都是尊贵的客人,各种服务不能少了。

    于是御阵堂的人开始招募下人。懂得一点阵法的修修士最好,但最重要的是家世清白。

    第一批选出来的丫鬟仆妇有一百八十人,白鸡冠就是其中之一。

    她现在应该叫做“韩幼雪”了。在京师城外潜伏了一段时间,尽管有异宝掩盖身上的妖气,不会被京师中的修士和阵法发现,但她想要靠近皇城也是千难万难。

    这段时间,她甚至没能进入内城,更别说靠近皇城了。

    于是她改变了策略,耐下心来准备一步步接近皇城进入醉阵园,就是第一步。

    她不再去做真正的那个韩幼雪之前的肮脏营生,并且很有计划的慢慢改变着形象。之前的韩幼雪身材粗壮,但是这段时间以来,她每天变化一点,慢慢的变成了一个身材高挑修长,容貌秀丽的女子。

    潜移默化下来,周围人并没有意识到原本的彪悍女子,竟然变成了一名美女。

    醉阵园招募丫鬟仆妇,她轻松贿赂了几个负责的御阵堂阵师,混进了这个队伍之中。

    “停住!”负责带领这群丫鬟仆妇的低阶阵师大喝一声,所有人噤若寒蝉。远方有一辆马车在众多大修护卫之下缓缓而来。

    “跪下!”连那位低阶阵师也躬身行礼,丫鬟仆妇们赶忙乖乖跪下,头都不敢抬一下,韩幼雪眼中闪过了一丝狠辣,却还是乖乖跪下来。

    马车过去,低阶阵师才让她们都起来:“以后你们在这里伺候这些大人们,千万要放亮了眼睛。比如刚才过去的,就是我御阵堂的大督造,八阶阵师晋伯言阁下!”

    “除了大督造阁下之外,醉阵园中还有另外一位八阶阵师,十六位七阶阵师,三十位六阶阵师。每一位,都是你们招惹不起的,遇见人乖乖跪着行礼,别的什么都不用多想。”

    韩幼雪悄悄看了一眼马车,心中已有计划:御阵堂大督造,一定可以进入皇城!

    ……

    陈志宁站在醉阵园门口,略微停顿一下,走上去庄园门口守卫的修士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他们眼神古怪的把陈志宁迎了进去陈志宁郁闷,连这些看门的修士都不看好自己啊。看来这一次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醉阵园中十分宽敞,陈志宁在这些阵师之中,无疑是身份最低的一个,就连他也被安排了一个小院子,靠近庄园内的小河,两层小楼,院子里种着垂柳和紫竹,还是很不错的。

    负责接待他的是一位御阵堂的低阶阵师,陈志宁连忙问道:“有劳兄台,去禀报垒石老人一声,我还是太学的学子,不能每天都在这里,我还得去太学修行。”

    不想那位低阶阵师一笑,说道:“没问题,垒石老人阁下早有交代,你不用每天都来。三天之后所有的阵师才会聚齐,那几天大家分工,各自都有负责的阵法难题,你那个时候来一趟,剩下的时间都可以在家中攻克难题。”

    “这么好……”陈志宁意外,他是做好了被刁难的准备来的,却没想到垒石老人竟然还专门吩咐要照顾自己。

    “不对!”他忽然惊醒过来:“那老家伙竟然对我如此了解,必定是专门做过了调查,知己知彼才好折腾我那老家伙是个学兵法的啊。”

    他不动声色的谢过了那位低阶阵师,从他手中接过了自由进出醉阵园的玉牌,然后在自己的院子中四处看看,熟悉了一下情况,就从离开醉阵园返回京师去。

    从醉阵园中出来的时候,他看到一队丫鬟仆妇,正被人带着浩浩荡荡的进入园中,他也没有在意,这么多大师住在一起当然需要有人伺候。

    韩幼雪忽然一抬眼,看到了和队伍擦肩而过的陈志宁。她掩盖了妖气,相貌也经过了变换,陈志宁当然不认得她,可是她还记得陈志宁!

    “有趣了!”她嘴角一丝狐狸笑意一闪而过。

    ……

    陈志宁真不想放弃太学的修行。这里的老师都是大修,不论境界如何,修行经验都十分丰富,陈志宁从醉阵园回来,还赶上了下午的课程,一番交流下来,又让他有种茅塞顿开的感悟。

    晚上回到家中,他一口气吃了五十份灵食境界提升之后,陈大少爷的饭量也跟着大涨然后他一边消化灵食,一边开始了今天的修炼。

    子夜时分,运功完毕的陈志宁睁开眼来,心情却不大好,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功法不够用了。

    还是老问题,《道艺》后续部分,他可以轻松从太学之中获得,可是《青云志》就有些麻烦了。

    “不知道出云门的总部在哪里,是不是在京师?明天让人去打听一下。”

    两个用起来极为顺手的狗腿子都还没赶到京师,陈志宁只能明天自己去太学打听。

    “还得让蔡昊尽快入京。”否则没人帮他弄到后续的《青云志》。

    第二天在太学之中,他找到了司空定远,司空定远身边多了几个寒门跟班,看来上一次的人情,他利用的不错。

    将几个跟班打发走,司空定远和陈志宁单独说话。

    他有些奇怪:“你打听出云门做什么?咱们书院系和宗门系可是死敌,在京师内尤其严重。每一届的三合会战,最后都是书院系和宗门系之争。上一届他们赢了,这一届咱们……”

    陈志宁才懒得理会这些理念争执,摆手道:“你别管那么多,你知不知道?”

    “当然知道了。”司空定远一瞪眼说道:“出云门的‘青云雷魂手’蓝子龙乃是上一届‘英雄场’的黑马,最终一举夺魁,在最后的三合会战之中,同‘震古台’最后的获胜者,真祖教的万沉水一起,围攻咱们‘豪杰阵’的获胜者,上舍生刘天来,才导致咱们上一届三合会战失败。”

    陈志宁意外:“出云门竟然如此强大?”

    “切!”司空定远一撇嘴:“真的强大就不会被称为黑马了。在京师,出云门充其量也只能算作是一个二流宗门。上一届的时候……”他本想详细介绍一番,忽然休息时间结束,他连忙对陈志宁说道:“出云门的总门就在连翘大街上,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去看看。不过我提醒你啊,书院的子弟出现在那里,一定会被宗门系的修士们围攻的。”

    陈志宁点点头谢过他,两人一起回了各自位置上。

    陈志宁在心中盘算着,这么看来,出云门中天才不少,蔡昊就算是来了,恐怕也未必能够获得总门青睐,进而获得后续的《青云志》。

    不过陈志宁眼珠一转,就想到了别的办法。

    “之前一叶障目,一旦把眼光放的广阔一些,其实这个问题不难解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