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五六章 化敌为友
    这一天陈志宁就在太学中平静渡过。

    他不得不承认那么多的年轻修士想要进入太学不是没有原因的,这里的老师的确高明,一些难题往往他们随意一句话就能切中要害,让学子茅塞顿开。

    陈志宁之前的修行道路上,也积攒了一些问题,虽然不是什么重要问题,但如果继续累积下去,肯定要出问题,甚至影响到他的根基。他也趁着这个机会赶紧请教,果然都得到了圆满的解决。

    很多东西本就是难者不会、会者不难,陈志宁修行到现在,有的问题就是一层窗户纸,自己难以捅破。有的就是钻牛角尖,自己绕不出来了。

    有一位智者在一旁提醒一番,立刻就能茅塞顿开。

    他提升到了玄照境中期之后,越发觉得修行之路艰难,很多问题晦涩难懂,但是现在重又信心十足,觉得只要给自己时间,早晚能偶突破到更高的境界。

    到了下午的时候,珅太子来找他,告诉他:“周子林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

    陈志宁意外:“殿下您也被寒门说动了?”

    珅太子一摆手:“本太子什么身份?那帮……是太学方面来问我,处理到什么程度合适,所以我才来问问你的意见。”

    陈志宁看看前排,司空定远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正捧着一卷古书研读着。他想了一下,自从得知自家最大的敌人是圣者堂之后,陈志宁整个人的思维方式也发生了转变,如何壮大自身势力,有朝一日挑战圣者堂成了他的行事准则。

    从这个目标出发,和太学的寒门子弟闹翻似乎不是个好选择。

    他道:“殿下稍等我一下。”

    珅太子点点头。陈志宁来到了司空定远旁边,后者立刻有所感应,抬头看到他显然有些意外。

    他示意了一下,身旁的座位上同窗点点头走出去,将位置让给了陈志宁。陈志宁坐下来问道:“昨天输得那么惨,你是否怀恨在心?”

    司空定远作为寒门子弟的代表人物,交际应酬方面也颇有经验,立刻就想冠冕堂皇的表示自己的大度。

    可是他看到陈志宁那双有神的眼睛,想起早上陈志宁一番肺腑之言,放弃了那个下意识的反应,开诚布公道:“是有些记恨,你太阴损了,之前一直装成弱不禁风的样子躲在太子殿下身后,结果真的开打了,下手真特么的狠,一点面子也不给留。”

    “那么多人看着,被你这么轻松的打败了,我们三个以后还怎么在太学混?”

    陈志宁反而笑了,点头道:“没有一大篇冠冕唐华的话,说明你还不算无可救药。”

    司空定远有些恼火,他很想在陈志宁面前“证明”一下自己,但是想了想只能泄气认命。

    他不是陈志宁的对手,战斗力差的太远了。

    而其他方面陈志宁也都完胜他,在这样一个人面前,即便是寒门弟子向来号称傲骨铮铮,也智能夹起尾巴做人,人家压根不需要用家世来压你。

    他两眼一翻,不耐烦问道:“你到底有什么事情?”

    “我可以放过周子林看在你的面子上。”陈志宁说道。

    司空定远猛一激动,但很快冷静下来:“你有什么目的?我虽然自信,但还有自知之明,我没那么大的面子,那可是三万枚三阶灵玉!”

    陈志宁笑了,指着他道:“从你身上证明了一个事实,有些刚认识的时候怎么看都不顺眼的人,进一步接触之后其实会发现并不那么让人讨厌。”

    司空定远哂然:“我就当你是夸奖我了。”

    陈志宁点点头:“你没有三万枚三阶灵玉的面子,但我可以把这笔账让他先欠着,等他什么时候有钱了还给我就行。让他给我写一张欠条,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了。”

    司空定远意外:“就这样?”

    “就这样。”陈志宁道:“周子林好歹也是太学学子,他不会连将来还上三万三阶灵玉的自信都没有吧?”

    “不会。”司空定远摇头。

    陈志宁一敲桌子站起来:“那好,就这样吧,这分人情送给你了,你应该会懂得怎么利用它,在寒门学子之中提升自己的地位吧?”

    他朝再次意外的司空定远微微一笑,转身走了。

    司空定远在座位上又坐了一会,思索了一些接下来应该怎么做,然后立刻起身离开。

    陈志宁说的没有错,能够进入太学的都是天才,这样一个大好机会摆在眼前,司空定远绝不会平白错过的。

    而陈志宁送出这样一个人情,如果真能帮助司空定远在寒门学子之中确立领袖的地位,未来司空定远必定会投桃报李。

    虽然最初的见面并不让人愉快,但是几次接触下来,陈志宁发现这个寒门子弟的确不想第一印象那么让人讨厌。

    珅太子看着他,笑道:“你放过周子林了?”

    陈志宁点头:“殿下猜到了?”

    “也不难猜。”珅太子笑呵呵的,并没有对陈志宁的行为多做什么评价。他和陈志宁的出发点不同,觉得眼前最好的选择就是饶过周子林,换取一个好名声。

    两人闲聊了几句,准备一起回家,忽然外面传来了一阵喧闹声,紧接着整个太学哗然,有人大声叫嚷怒吼,很快就变得群情激昂。

    “怎么回事?”珅太子不悦,一名手下飞快的从外面冲进来,面色凝重禀报道:“殿下,刚刚从前方传来消息,雷云州彻底沦陷,荒洪国的修真大军已经逼近惠城!”

    “什么!这么快!?”珅太子也有些失态。

    陈志宁心中一叹,太炎王朝这些年看似繁华,达到了一个鼎盛的盛世,但各种潜藏的问题极多。

    之前王朝表面上繁花似锦,兴盛无边,各种问题都被隐藏在盛世的表象之下,现在忽然被荒洪国横戈一击,顿时戳破了这一层繁华的假象。

    雷云州地域广阔,更有数万修真大军镇守,坚城大阵不少,却连三个月都没有坚持住,可以想象太炎王朝接下来会有大变。

    “殿下!”几名手下冲进来,都是绝境大修,暗中保护珅太子安全的:“快随我们离开太学!”

    “太学学子们情绪激动,外面现在已经聚集了近百名学子,准备要去宫门前请愿。为了殿下的安全,我们必须要马上护送您离开。”

    珅太子立刻起身:“进宫,求见父皇。”

    “遵命。”

    众多修真强者护着珅太子和陈志宁一起,迅速从一侧偏门离开了太学。

    珅太子进宫,陈志宁半路作别回到了家中。陈雲鹏和秋玉如都回来了,消息已经在京师之中传开,陈雲鹏和秋玉如也十分担忧。

    ……

    晚上的时候,皇帝紧急下旨,以太炎名将赵京鹤为帅,调集各州修真大军共计十万,绝境大修九百,天境强者一位,赶往惠城狙击荒洪敌军。

    算上惠城内原本的三万守军,以及从整个雷云州败退回来的军队,到时候惠城内会云集十五万修真战士,绝境大修超过一千两百人,天境强者两位!

    看上去实力强大,甚至反攻荒洪国都有极大的获胜希望。

    但实际情况是,雷云州连三个月都没有坚持到,大大出乎整个朝廷的预料。原本朝廷计划在惠城抵御荒洪国的大军,但期望是雷云州能够争取到至少四个月的时间,这样才能够有还算充足的时间,将分散在太炎王朝广阔疆域上的修真大军调往惠城。

    而朝廷为大战准备的各种物资,也才来得及运送过去。

    但是现在,各种准备还未到位,和荒洪国一战,结果如何太炎皇室心里也没底。

    赵京鹤从京师出发的时候,随行的只有京师附近驻扎的一营修真战士六千人。他沿途会合各州军队,预计半个月之后抵达惠城这已经是大军前进的极限速度了,为了这种速度,将要动用沿途一切能够动用的大型传送阵法,为此户部粗略计算了一下,至少需要多消耗一千六百万枚三阶灵玉!

    但是这些让人想一想就头炸的事情和陈志宁无关,倒是陈雲鹏夫妻这几天忙得脚不沾地整个京师所有的人都在想着趁着这一场大战发一笔财。

    并非是发国难财,而是因为一张大战朝廷需要采购的物资极多,若是能分一杯羹,少说也是几百万三阶灵玉的利润。

    陈家刚刚进入京师,根基浅薄,但陈雲鹏夫妻还是想努力一下。

    拜将之后的赵京鹤紧急出发了,五天之后,皇室从御造堂、御丹堂、御阵堂之中抽掉了大批人手组成了一支队伍,随后开拔支援前线。

    陈志宁听说应元宿那小子差点被派上了战场,吓得他连装了半个月的病,才算是逃过此劫。

    随后在赵京鹤抵达惠城的同时,朝廷终于宣布了对于长平卫事件的最终处理方案。长平卫的一众官员毫无意外的成了替罪羊,另外又从兵部抓出来一个侍郎,户部找了一批小吏,一并处置了,算是给了天下一个“交代”。

    而罪魁祸首代天候唐天河安然无恙,还整天在内阁和朝东流争来斗去,不亦乐乎。

    但是有了这样一个面子上的交代,天下修士渐渐被安抚。而太学学子们也渐渐地平静下来。勋贵子弟们开始配合着家族,争取在这一次的危机之中扩大家族的权势。

    寒门学子则是暗中得到了各种许诺,得到了利益也就不再闹事。

    大家或许都会冲冠一怒,但时候冷静下来,仍旧是从各自的利益出发。

    (小陈需要尽可能联合各方力量,所以无论是寒门还是勋贵,都会有盟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