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五四章 未来计划
    蔡三笑冲进了今战堂,心急火燎的跟操纵阵法的修士喊道:“快快快,大祭酒阁下有令,千万不能让陈志宁受伤!将阵法打开,我亲自去救他出来。”

    今战堂的一座阵法,需要四位修士同时操控,四人回过头来,眼神怪异的看着蔡三笑:“博士大人,您说什么?”

    蔡三笑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但还是说道:“大祭酒的确有这个命令,救人要紧,你们随后可以去询问大祭酒。”

    四个修士整齐划一的摇头:“不是,我们不用问,但……您难道没看比试的过程?”

    “已经结束了,陈志宁三招就打败了柯从虎他们三个。”

    “一招一个,毫无悬念。”

    “柯从虎他们其实挺可怜的,遇上这么一个对手,毫无还手之力……”

    蔡三笑一愣,他刚才急急忙忙冲进来,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战斗已经结束了,而且还是陈志宁获胜!

    “您还是自己看吧。”一名修士一挥手,光幕将刚才的战斗过程重复了一遍。

    “这个……”蔡三笑也目瞪口呆,感觉不像是一场比试,而像是一名大修,在欺负三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孩童。

    但是旋即,蔡三笑仰天大笑,老子赌中了!

    ……

    太学中跌落了一地下巴。

    战歌堂外面好一会没有人开口说话,大家都处在一种呆滞的状态之中。尽管陈志宁放出那张“大网”之后,他们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一战不会像之前预测的那样一边倒,但也还是没有想到,这一战直接倒向了另外一边。

    珅太子轻轻拍了一下身边一名手下,有些不太确定问道:“他的那件兵器,就是临时找的吗?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呢?”

    手下回过神来:“是呀,小的也感觉有些眼熟。”

    忽然人群之中,有人喊道:“那、那不是他的车把吗?!”

    众人一下子炸开了锅,陈志宁使用的根本不是什么“高阶法宝”,轻松击败柯从虎三人的兵器,就是他早上被寒门子弟们弄坏的那一辆华山堂马车的车把。

    他不知道怎么弄了下来,截断之后变成了一根不伦不类的短棒。

    众人心中更加骇然:这都能赢?还赢得这么轻松?!

    除了珅太子之外,太学之中藏龙卧虎,有人看出来了陈志宁身后的那张大网乃是皇室秘宝:道阵!

    但是这种秘密却不能在这样公众场合宣之于口,几个内城勋贵的子弟彼此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发现了一丝凝重。

    他们全都不动声色的退出了人群,迅速返回家中,向家族禀报,皇室已经在陈志宁身上下了“重注”,这将会直接影响到家族接下来对待陈志宁的态度。

    珅太子不由得对母后更加敬佩了。

    他从小就在母亲的羽翼下长大,皇后娘娘几乎帮他安排好了一切。他对于母亲的一切判断都十分信服,而今天想要让陈志宁“吃点苦头”,实在是因为陈志宁今天的表现太过“不堪”。

    万万没想到,原来人家自有深意,母亲又一次证明她没有看错人。

    珅太子当即赶往战歌堂门口,第一个迎接陈志宁。陈志宁一走出来,他就微笑着迎上去,用力握住了陈志宁的手,由衷赞叹道:“精彩一战!恐怕今年的三合会战,也未必会比你这一战精彩。”

    这一点,倒是有不少人赞同颔首。

    “殿下谬赞了。”陈志宁假模假样的谦虚了一下。

    珅太子与他八臂同行,道:“你的车已经坏了,与吾同车,吾送你回去。”

    “多谢殿下厚爱。”

    临走之前,蔡三笑出现,告知他太学已经确认,他将会是本斋斋长,陈志宁终于心满意足离去。

    回去的路上太子殿下热情了很多,陈志宁对此到没有什么反感,这里是京师,一个人只有在证明了自己的价值之后,才会得到相应的礼遇。

    到了陈府门口,陈志宁告辞下车,目送太子的马车离去,一转身看到父亲站在门口,他微微一笑走了上去:“爹。”

    陈雲鹏点点头,想说什么又没有开口。陈志宁跟在他身后进了家门,等到无人之处,他低声说道:“爹放心,我和皇室,互相利用而已。”

    陈雲鹏想了想,提醒道:“这是与狼共舞、与虎谋皮,你自己千万小心。”

    陈志宁想起来一些事情,问道:“爹,你和我娘最近有什么计划?”

    陈雲鹏朝他一指书房:“进去说。”

    父子俩进了书房,阵法升起,将这里彻底封闭起来,父子秘议,不必担心外传。

    这里的阵法乃是陈志宁亲手布置。陈雲鹏在这里彻底放松下来,靠坐在柔软的太师椅上,指着外面道:“这几天下来,我和你娘花费了大笔灵玉,请来了几位阵师将整个宅院检查了一遍,发现了十几处隐秘的布置。”

    陈志宁皱眉:“皇室下的手?”

    “应该不仅仅是皇室。这其中有阵法也有一些精巧的法宝。呵呵,看来我们陈家回来,真的让很多人不安了。”他脸上浮现出一丝恨意:“你猜猜,这其中有没有圣者堂的安排?”

    陈志宁咬了咬牙:“不管是谁,总有一天,我们要向他们讨回代价!”

    陈雲鹏换了个姿势,斟酌一下说道:“我和你娘血脉觉醒,修行进度极快。你娘的修为也快要追上我了。”

    他显得有些犹豫,似乎接下来的话,不知道要不要对儿子说。陈志宁看出来了,问道:“爹,您是不是有什么难以决断的事情?”

    陈雲鹏点点头:“我们需要盟友。”

    陈志宁摇头:“可是我们的敌人是圣者堂,我们不会什么盟友的。”

    陈雲鹏最终还是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秋家有可能成为我们的盟友。”

    陈志宁明白父亲为什么犹豫了。

    “其实最初我并没有这种想法,你娘的天魃血脉觉醒的时候,我曾经劝说她和家中缓和关系,倒不是为了借助秋家的力量,而是……为父实在不愿她和亲人老死不相往来,唉!”

    “我明白您的意思。”陈志宁说道。

    “可是进入京师,咱们所要面对的敌人一下子多了很多,局面也更加错综复杂。要让你一个孩子面对这些,我于心不忍。而且是孤独的面对这些!”

    “所以您想给我找个帮手?”陈志宁问道。秋家最近表现的还算不错,对陈家很是支持。

    “我知道他们的目标是你娘的天魃血脉,不过并不是不能争取。”

    陈志宁很认真想了一下,才说道:“爹,或许咱们可以换一种思路。娘恨的只是那些当年对你们束手旁观的亲戚,但是秋家还有一些人并非如此。”

    陈雲鹏眼睛一亮。

    “我们可以帮助这些人掌握秋家,那样的话,娘肯定会愿意和家中修复关系。”

    陈雲鹏叹了口气道:“当年和你母亲最亲近的就是秋安云的父亲,你的二伯。而且你二伯年轻的时候,是整个秋家最有天赋的子弟。可惜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你二伯走火入魔,一直到现在都瘫痪在床。”

    陈志宁道:“不如让二伯过来一趟,我帮他检查一下。”

    陈雲鹏摇头:“秋家这些年不知道找了多少丹道大师为他诊治,你……还是再等两年吧。”

    陈志宁却不这么想:“秋家不知道有多少人不希望二伯康复呢,在那种环境下,请多少丹道大师都没用。”

    陈雲鹏一想,也觉得儿子说的有道理:“好,我跟你娘商议一下。”

    陈志宁又问道:“爹,如果你和我娘的血脉进一步显化,是不是进步更快?”

    陈雲鹏笑道:“这还用说吗?”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太确定问道:“你……又有新办法了?肯定是了,否则你不会显化血脉。”

    “之前一直忙忙碌碌不曾安定,现在终于安顿下来,我想帮您和我娘进一步显化血脉。你们的实力越强大,未来咱们向圣者堂讨回公道的时候就越有把握。”

    “好。”陈雲鹏也不用跟儿子客气:“这件事情我和你娘听你的安排。不过……还有一个人,你应该帮助她显化血脉。”

    “谁?”

    “秋安云。”

    陈志宁恍然颔首。父亲还是更加老道一些,他这个提议很重要。

    秋安云对自己很好,母亲也很喜欢她。最重要的是,她是二伯的女儿,如果她显化了天魃血脉,陈家和二伯一脉将会更加亲密,将来如果二伯康复,执掌秋家的话,双方也就会成为最亲密无间的战友。

    而在短期内,陈志宁身边有两个人显化天魃血脉,他对秋家的重要性也会陡然增强。

    “好,这次把她也算上。”

    四阶元脉丹炼制起来并不困难,但陈志宁暂时只能给秋安云服用灵丹,而不能给他先天灵桃,信任程度还达不到。

    仅有灵丹的话,四阶元脉丹并不足以让秋安云显化血脉,这是一个要解决的难题。

    父子两人商议一番,定下来未来的一些策略,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这才一起出了书房去用晚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