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五三章 太学(四)
    “是韦家秘传的《道弓意箭》!好家伙,韦家据说有祖训,不到绝境不得传受此秘法,韦景洪只是玄照境中期,竟然能够得到传授,看来他已经说服了家族,打算以玄照境中期的实力,争夺上舍生的名额!”

    “别吵,再看看柯从虎。”

    三人之中,柯从虎把身躯一抖,那一件原本普普通通的外袍,忽然从他身上脱出凌空飞起。

    长袍在他头顶上的天空中越变越大,滚滚荡荡如同一面大旗。

    而长袍之上,浮现出一只只刺绣的猛虎,那些猛虎全都栩栩如生,张牙舞爪,似乎就要虎啸山林咆哮苍天!

    “这是……”太学之中,只有少数真正家世渊源的学子才认得此宝,惊呼失态道:“竟然是六阶法宝百虎袍!”

    “据说此宝乃是猎杀了百头猛虎种的凶兽,拘禁兽魂炼制而成。凶煞异常,威力绝大!”

    “你看那长袍之上,胸口正面有二十四头猛虎,乃是级别最高的二十四道虎魂。其中就有太圣云虎、北境雷虎、绝煞阴冥虎、插翅冰道虎、凶域灭神虎……”

    “这百头虎魂,都能够在这一件百虎袍的加持下,化为真实的凶兽扑击出来,将敌人撕碎!”

    “柯从虎竟然得到了这样一件可怕的重宝,只凭他一人,就能轻松灭杀陈志宁,哪怕是他身负超绝血脉,无法在短时间内转化为实力也绝对来不及啊。”

    蔡三笑躲在人群后,心在滴血啊!他刚刚买了一千块三阶灵玉陈志宁获胜,一赔十呢,要是赌中了就发财了。

    可是现在就算是他,也不觉得大祭酒阁下的论断正确了,三人绝招尽出,陈志宁……他急忙冲出去:“对了对了,还有大祭酒阁下交代的任务,陈志宁如果输了,我还得去保护他。”

    他赶紧来到了战歌堂之中,一旦陈志宁落败,马上停止阵法,将四个人抓出来。

    “陈志宁惨了。”所有的太学学子已经认定了,这一场比试,陈志宁大大失算,结果没有悬念。

    珅太子也有些后悔了,陈志宁要是死了,皇室可就竹篮打水一场空。

    他登时迁怒于柯从虎三个:“这三个蠢货,竟然一点面子也不给本太子。陈志宁是本太子的伴读,你们这样把他往死里打吗!”

    “殿下息怒。”几个手下连忙劝说,但是眼前这局面,他们却是毫无办法。

    今战堂之中,陈志宁望着气势汹汹的三人,忽然微微一笑,他什么话也没有说,抬手在自己身上一按。

    道阵激活!

    在贺老将他送出来之前,他曾经问过贺老:“这座道阵叫什么名字?”

    “横压当世。”贺老连连咳嗽,上气不接下气,很没有气势的说出了一个霸气无比的名字:“只要这座道阵在你身上,你就能横压你这一世的所有天才。他们……都不会是你的对手。”

    现在,这座陈志宁虽然觉得一般,但却是贺老一生道阵成果的大成之作被激活了。

    战场上的三人,连带着外面所有观看的众人都感受到了一种变化,陈志宁忽然变得如同一座深不见底的古渊!

    渊深如海!

    之前身上的青涩、玩世不恭、吊儿郎当各种神态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位真正的修真强者站在他们面前。

    所有人心中立刻有了一个念头:该死,被这小子给骗了!

    如果是这种状态的陈志宁,哪怕是一挑三也没有人会看轻他,至少他拥有一战的实力。

    “横压当世”的力量慢慢启动,一道漫天的元能大网在他身后浮现出来,接天连地密密麻麻。

    每一个网格的交点都是一个阵眼,每一个阵眼之中,都有一员道兵镇守。

    贺老为他准备的道兵,是一阶凶兽太炎鸟,虽然每一只的力量都并不强大,但是胜在数量众多,整个道阵之中,一共拥有一千八百只太炎鸟!

    一千八百只一阶凶兽的力量汇聚在一起,推动整个道阵,哪怕是这座道阵以陈志宁的眼光来看算不得“精妙”,但是力量上来说已经很强大了。

    这就是王朝的力量,只要贺老一句话,就有无穷的资源送来,陈志宁想要收集几十头道兵都很困难,贺老却能够轻易凑足一千八百头道兵。

    太炎鸟乃是皇室豢养的凶兽之中,最为成熟的一种,据说这种凶兽乃是当年太炎王朝祖皇的第一头战兽,所以皇室对这种凶兽极为用心,生长繁殖整个过程已经十分熟悉。

    大网几乎封闭了整个空间,陈志宁站在这张大网前,背后有洪流一般的天地元力涌入他的体内,精纯无比,不需要淬炼就可以直接动用。

    而他对面的三人已经从信心爆棚到嚣张,变成了面目凝重,原本他们计划是持有“道弓意箭”的韦景洪在后面远程轰击,“炼世秘火术”大成的司空定远,和身披“百虎袍”的柯从虎上前酣战。

    但是此时,原本已经信心十足大步冲上前来准备暴揍陈志宁的司空定远和柯从虎顿时止步,缓缓后撤和最末的韦景洪三人组成了一个三角战阵,互相支援彼此照应。

    陈志宁洒然一笑,双手一翻,多了一根粗壮的短棒,嗯,木头的。

    他用力一握,短棒上轰然一声爆发出了五种力量,火焰和雷电密布,冰淬核心,剑气金风缠绕。

    一根短棒,五元神脏术发动。

    在“横压当世”的助长之下,五元神脏术爆发出了可怕的威力。陈志宁忽然身形一晃,三人眼前一花,他已经出现自阿勒三人身后!

    柯从虎大吃一惊吼道:“不可能!我的百虎袍能够封闭当面空间,不会被空间法术偷袭!”

    百虎袍之上,囚禁着百头凶兽的兽魂,集合兽魂之力,凝聚出强大的封镇之力,能够堵塞这件法宝持有者正面的一切空间通道。

    但是陈志宁的挪移闪现神通,在横压当世的助长之下,已经强大到了可以无视这种封堵的程度。

    他高高举起手中的短棒,用力一棒砸了下去。

    韦景洪分明看到了这一棒落下,却被这一击所牵扯出来的庞大力量压制,感觉到整个人好像被冻得僵硬了一样,硬生生没有能够做出相应的抵抗!

    同样感觉得还有他的两名同伴柯从虎和司空定远。两人非常肯定韦景洪接不下这一击,因而拼尽了全力想要冲上去救援,但是在那张横压当世的元能大网之下,他们生生被压制的行动迟缓,慢得好像蜗牛一样。

    最终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一棒落下,碰的一声闷响,无穷流光如同电蛇一样顺着韦景洪的法宝战甲的头盔向下窜去,遍布他的全身。

    咔嚓!

    法宝战甲毫无悬念的被击碎了,数千块只有指甲盖大小的碎块,猛的朝周围迸射出去。

    而韦景洪一声惨叫,身外凝聚的道弓意箭还没有发射出去就崩塌了,他被那一棒砸的倒飞出去,比一只真正的利箭还要快。

    柯从虎和司空定远的面皮狠狠抽动了一下,瞬间信心全无。

    陈志宁也跟着撇了撇嘴,似乎是觉得这一击实在太轻松了。他是真正第一次动用道阵的力量来战斗。

    尽管贺老在道阵的造诣上不如他,但是贺老有大把资源可以利用。陈志宁发现“横压当世”更加侧重的使用绝对的力量来进行“横压”。

    颇有种一力降十会,利用元能大网,张开一个“区域”,将自己的对手控制起来的感觉。而他的“长恨歌”显然更加适合用来应对势均力敌的对手,可以说各有千秋。

    如果将两者结合起来……陈志宁憧憬起来,不过现在,他要先击败眼前的两个对手。

    或者说……横扫两个对手。

    陈志宁冲上去,柯从虎和司空定远一起大吼一声,似乎要给自己鼓起最后的勇气。

    “并肩战斗!”柯从虎大喝一声,司空定远也狂吼回应。他的“炼世秘火术”催动到了极致,整个空间温度极高,地面上有岩浆混合着液态的金属在流淌,所过之处一片炽热。

    陈志宁重重一棒落下。

    六道火翼破碎。他一声惨叫,结结实实的吃了“当头一棒”,震得他耳朵中嗡嗡轰鸣,眼冒金星,很羞耻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陈志宁不在理会他,转身一棒砸出,将虚空之中飞扑过来的近百头巨大兽魂直接碾压成为一片碎光。

    柯从虎吓了一跳,连忙后撤大吼道:“我认输!你是斋长了!”

    陈志宁最后一棒停在了他的鼻尖前面。司空定远刚刚缓过劲来,咳出来一口血,郁闷无比:刚才说好的并肩战斗呢,你们勋贵子弟就是靠不住,当场就缩了。

    什么叫做摧枯拉朽?什么叫做风卷残云?什么叫做实力碾压?

    陈志宁颠着手中的短棒,洋洋得意的想到:小爷除了在餐桌上能够做到之外,在战场上也能做到!

    当然小爷更加期望未来在床上也能做到!

    “我们投降!”司空定远也决定怂了:“你是斋长。”

    不送又能怎么样,压根打不过啊。

    陈志宁点点头:“很好,看来咱们以后能够友好的交流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