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四四章 另一个世界的大门
    唐天河是所有人之中最为遗憾的一个。

    不论他的风评多么差,能够成为朝堂上最有权势的人,他的能力毋庸置疑。

    当初听到密探回报了“天灵子洞府”内发生的事情,他第一反应就是一定要拉拢陈志宁,这样一个少年,可以让自己未来二十年仍旧把持着太炎朝政!

    但密探告诉自己,他挑唆了周千陌去找陈志宁的麻烦,气的唐天河当场一掌把手下打得吐血而亡。

    就在他想要亡羊补牢、礼贤下士的时候,他得知陈志宁是朝东流的学生,于是一切打算全部作罢,他当时还遗憾的仰天叹息一声。

    而后他要对付陈志宁的时候,颇有些“惜才不忍”的姿态但下手仍旧狠毒,不死不休。

    现在,陈志宁终于要进京了,唐天河独自站在高楼之上,熄了灯火,孤零零一人,良久良久遗憾的摇了摇头:“都准备好了吗?”

    “一切就绪。”黑暗中,传来了一个飘忽不定的声音回答他。

    “好,他身上最有价值的就是血脉,要了他的命,但是留下血脉,呵呵呵,皇室也会感激我们的。”

    ……

    京师的中心,无疑也是整个太炎王朝的中心。

    后宫深处,雍容华贵的皇后娘娘送走了自己的两个女儿。皇室支持她们采取行动,但是无法为了他们去打压其他的世家大族。在这件事情上,皇室的态度固然重要,但陈志宁自己的意愿同样重要。

    闹得太过分是每个人都不愿意看到的,包括皇帝陛下在内。

    这两个女儿不像白水公主那么受皇帝喜爱,这一点就连皇后也没有办法改变。

    她站起身来,后面立刻有两位身材高大的仆妇为她罩上一身黑袍,她走出自己的寝宫,一直往皇宫一个偏僻的角落行去。

    越走人越少,这周围越发僻静,可是却并不显得冷清,反而有一种“深重”的感觉,似乎暗中有许多强者隐藏保护。只不过每个人都认识皇后殿下,所以没有人出来。

    皇后站在了一座屋子前,她微微侧首,有一名匍匐上前敲门道:“皇后驾到。”

    堂堂一国之母,竟然在进入皇宫的一间屋子的时候,还要敲门禀报!恐怕整个太炎王朝都不会想到,还会有这种事情。

    里面传来了一阵咳嗽声,随后说道:“请娘娘进来吧。”

    两名仆妇推开门,左右两侧退下。皇后点点头,迈步走进去。屋子内灯光明亮,只是充满着一种腐朽衰老的气息,一位老者坐在桌子边,偻着身子,身上了无生机,如果不是他脸上密布的老年斑,甚至让人怀疑他是不是一具僵尸。

    “娘娘来了。”老人淡淡一笑,皇后颔首,看了看周围,叹息一声道:“辛苦贺老了。”

    老人呵呵一笑:“不敢当,皇恩浩荡,这些年来我贺家多受照顾,那些不肖子孙锦衣玉食,老朽做这些都是应该的。”

    皇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却又不想再说,转而问道:“东西准备好了吗?”

    “在这里了。”

    他说着打开了桌子上一只盒子,里面摆放着一座精致小巧的阵法,阵法之上,有灵光闪耀,托起了七枚小巧的星芒,每一枚星芒对应着一个阵眼,星芒内部有什么东西存在。

    如果陈志宁在这里,他一定会一眼就认出来,这是一座半成品!

    皇后娘娘的眼神有些迷醉,这东西即便是对于皇室来说也是极为珍贵的。不但消耗的资源极其庞大,而且贺老已经生机断绝,这些年一直靠着皇室的各种灵丹秘药续命,每一次炼制这种宝物都会大耗心神,能不能坚持下去谁也没有信心,因而这些年贺老几乎已经不再出手。

    但是这一次,皇室必须冒险他们不能允许一位不受控制的超级血脉者存在。

    皇室可以砸下大量资源培养陈志宁,但前提是,陈志宁是一件“超级人形法宝”,并且掌握在皇室手中。

    “这东西只是个半成品。”贺老说道:“必须根据使用者本身的情况进行调整。”

    皇后娘娘点头道:“明天他一进入京师,就会被立刻带来见你。”似乎又有些不放心:“您确定,这件宝物能够限制他一生吗?”

    贺老淡淡一笑,一股强大的自信从内心深处迸发出来:“即便是将来他成为了飞升强者,也一样要受制于这座道阵!”

    ……

    天亮了,队伍之中的其他人都已经陆续起来,陈志宁也醒了过来,但是他躺在床上望着屋顶,怔怔的出神没有起床。

    片刻之后父亲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宁儿,你醒了吗?”

    “起来了。”他答应一声,披上了衣衫起床开门。陈雲鹏走进来,他看了看儿子,问道:“你准备好了吗?”

    陈志宁做出无所谓的样子,耸了耸肩膀:“能有什么不同吗?就像当年从县城进入郡城一样,不过是换了一个大一点的地方而已,换了一批更强的朋友和敌人而已。”

    陈雲鹏忽然笑了笑,朝他招手:“坐下。”

    父子相对而坐,陈志宁不明白父亲要做什么。陈雲鹏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缅怀:“你记得你爷爷吗?”

    陈志宁茫然摇头:“我从来没有见过爷爷。”

    陈雲鹏反而一笑:“我也没有见过。我是遗腹子,但我比幸运的是,我见过我的爷爷。”他随意地抬手一指:“那个时候,我们陈家住在京师之中!”

    陈志宁大为意外:“咱们家……当年……”

    陈雲鹏点头,眼中却在闪烁着一种莫名的寒芒:“当年你的曾祖,我的爷爷,也曾经是站在天境之上的强者!”

    陈志宁猛然想到了,父母曾经和自己说过的那些事情。他的声音也渐渐变的寒冷起来:“后来呢,发生了什么?”

    “那里是京师,充满了各种机遇,同样也充满了各种尔虞我诈、虚伪无耻、人走茶凉!”陈雲鹏说道:“那座城市是太炎王朝的核心,它表面华丽风光无限,一位位传奇人物从那里最终走上神坛。”

    “但,更多的青年才俊怀揣梦想进入那里,却最终淹没在茫茫人海之中。”

    “那里……即便是为父也无法为你详细的描述它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它可以满足你的一切愿望,也能让你输掉所有。”

    “而且……变化之快,往往让你意想不到。”

    陈志宁点点头猜测:“就像曾祖父当年?”

    “是的。”陈雲鹏道:“有一群忘恩负义的人,他们做出了这个世上你能够想象得到最无耻下作卑鄙的事情,如果你知道了那些事情,恐怕你会对人族的天性产生怀疑!但是时至今日,他们不但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反而越发强大,而我们这些受害者,反而因为种种顾忌,不敢轻易涉足京师,被逼的远走边荒!

    不过他们本人现在并不在太炎王朝,但他们爪牙遍地。

    我们这一次进京绝不会轻松,除了唐天河之外,我们还有很多隐藏的敌人,宁儿,这一点你一定要记住!并且,一定要做好准备。”

    他深吸了一口气,最后说道:“一旦进入京师,你会发现另外一个世界!”

    陈志宁已经第二次听到了这句话,尽管心中已经尽最大努力做好准备,但是他毕竟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仍旧显得有些茫然和困惑。

    ……

    队伍出发了,那位天境强者稷无悲仍旧先于众人而行,他洒脱又颓废,当队伍能够看到京师那宏伟的外城城墙的时候,他的身影忽然从队伍前方彻底消失,提前返回京师复命去了他终于可摆脱护送小朋友的无趣。

    这也不出大家所料。

    到了此地,已经十分安全,京师的大阵威力已经笼罩此地,即便是有荒洪国的天境修士杀来,也能抵挡片刻。

    “继续前进。”麒麟卫传令,他们仍旧兢兢业业的护送着陈志宁一行人,又过了两个时辰,他们的前方的官道路边出现了一片建筑。

    “我们到别望亭了。”麒麟卫的声音传来:“过了别望亭就算是正式进入京师地界。”

    “终于回来了,长平卫那地方,还是偏僻了些。”

    陈志宁一眼望去,在那一片建筑前面,似乎真的有一座小小的凉亭……想必当年,这里的确也只有这么一座供路人休息的小亭子。但数千年之后,京师的范围已经不断扩大,到了一个让人嗔目结舌的程度,连这里也是屋舍连绵。

    而别望亭之中,梁成周像往日一样照常执勤,检查着过往的路人,不时的训斥一下手下,提醒他们机灵一点。

    但他的心中却在盘算着,以自己的实力,怎么样才能给麒麟卫保护下的陈志宁造成一点“麻烦”。

    与此同时,在一条岔道上,青儿骑着马,陪着一名神采飞扬的少女,有说有笑的行来,两支队伍看上去正好要在别望亭汇聚一处。

    (咳咳,不会写成宫斗之类的哈,俺是个有节操的仙侠作者。)(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17 01:04: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