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四二章 京师风云
    战事紧迫,朝廷上下一片紧张。

    谁都知道雷云州的战事十分关键,必须要尽量和荒洪国在雷云州境内纠缠,为后面的惠城争取时间。

    惠城做好了准备,就能够挡住荒洪国的大军。

    若是惠城被一举攻破,那荒洪国必定会趁势大举进攻太炎王朝!

    陈志宁有心报国,然而这个级别的战争,他根本插手,更何况太炎王朝也绝不会让他这样一位拥有超一流血脉的少年上战场。

    宋英格忽然坏笑一下,道:“我听说太龙卫最近焦头烂额。”

    四大修卫彼此竞争,这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了。

    “他们追踪到了一条线索,希望能够找到真正的幕后之人。”宋英格说道:“你们也知道,即便是天境强者也不可能掐指一算就知道你们到了什么地方,不可能知道勉王殿下随身携带元道尺。

    而我们太炎王朝,在各处交通要地设有天境感应阵法,天境强者只要接近千里范围之内,都会被阵法感应到,而阵斩秋和万雨狂竟然能够避开这些阵法,悄无声息的潜入长平卫,要说没有人接应,傻子都不信。”

    “可是就在太龙卫快要成功挖出幕后黑手的时候,这条线索突然断了。他们准备放长线钓大鱼的一个诱饵,被人悄无声息的暗杀。”

    “太龙卫到现在还没有查出来,诱饵到底是怎么死的,更别说找到暗杀的凶手。”宋英格幸灾乐祸。

    “不过,我也听说,京师之中已经有了传言,是代天候唐天河暗中泄密,想要借助荒洪国之手杀你。只可惜荒洪国反而利用了他,一举攻陷雷云州。”宋英格担忧道:“不管是不是真的,进入京师之后,你一定要小心唐天河。”

    陈志宁点点头,忽然意识道:“宋大人,你是说我要进京了?”

    “是。”宋英格点头:“事情已经基本查清楚了——其实你身上根本没有嫌疑。不过,嘿嘿,我可是听说了,京师各大世家,包括皇室在内,都已经对你垂涎三尺,就看谁家能够拔得头筹!”

    “白水公主本来是占得先机的,可惜啊,她命薄如纸无福消受,呵呵呵……”

    “啊!”陈志宁傻眼。

    ……

    麒麟卫拔营而起,他们已经接到圣旨,不必再困守在长平卫,而是改为护送陈志宁一行人入京。

    之前坐镇长平卫的天炎王朝天境强者稷无悲也一同出发,仍旧坐镇军中。

    从长平卫前往京师路程很近,只需要两天时间,而那位天境强者一只孤身一人,没有和任何人攀谈的意思,也用一种潜在的冷漠,让所有人对他保持着应有的尊敬,却不敢进一步靠近。

    他不修边幅,一身有些破旧的长袍,一头披散的长发,手中随随便便的拿着一柄木剑,看上去比农夫自己削制给孩子玩的那种玩具好不了多少。

    他一个人走在整个队伍的最前方,领先整个大部队三百丈,他所走过之处,一切安全。不管是麒麟卫的战兽,还是漂游马车,都只能勉强跟上他的速度。

    陈志宁在队伍之中,心潮起伏不定。越来越靠近京师,他也越来越忐忑。

    诚然,从一个少年的内心来看,他向往繁华而强大的京师,太炎王朝近乎七成的传说,都和京师有关。所有真正的绝世强者,都是踏入京师之后,才走完了自己成为“至高无上”的最后一步。

    这里汇聚了整个太炎王朝的目光,这里风云际会,有蛟龙升天而起!

    但同时,他心中也有着重重担忧。

    宋英格昨天已经用一个玩笑暗示自己,京师之行不会轻松。他送走了宋英格之后仔细思索了一番,的确,太炎王朝如此大张旗鼓的将自己接入京师,耗费资源众多。都说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他们付出了那么多,肯定想要得到更加高昂的回报。

    陈志宁左思右想,似乎自己难逃种·马的命运啊。

    这真是一个让人惆怅的事实,陈志宁这一路上,最多的表情就是苦笑。

    这天晚上,他们在一座名叫“观下市”的小镇上休息,陈志宁一家刚刚入住客栈,便有一位神秘人,身披长袍头戴风帽不期而至的走进来。

    陈志宁一愣,那人摘下兜帽,露出一张苍老的容颜,微微一笑道:“好久不见。”

    陈志宁大喜:“老师!”

    鹏夫妻也连忙上前见礼:“朝老大人安好!”

    朝东流颔首微笑:“不需客气,咱们坐下说话,我专门干来此地等候你们,是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和志宁交代一下。”

    和上一次见面的时候相比,朝东流身上的气息稳固如山,整个人站在那里,不仔细去探查,甚至都不会发现他是一位修士。

    但稍一留意们就会让人吃惊地发现,他平静低调,却给人一种执掌天下的感觉!

    当年朝东流也是拥有冲击天境的实力,此番重塑根基,或许修炼前景已不乐观,但至少实力尽复。

    “我有十成把握,这一次的事情是唐天河在幕后捣鬼。”坐下之后,朝东流开门见山说道:“你是我的学生,他绝不会让你安然入京的。”

    “只不过唐天河这一次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他和荒洪国的人合作,本身就是与虎谋皮。以他的实力,想要限制荒洪国的天境,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可是太龙卫抓住的最后一条线索,也被他暗中掐断了,暂时无法将他绳之以法。而且唐天河也很狡猾,他在京师内搞风搞雨,最近正搅得朝堂动荡大乱,一时间顾不上追究他的责任了。”

    陈志宁问道:“老师难道不能阻止他吗?”

    “如果是当年,老夫自然不能容他如此猖狂,只是这次回来,老夫在朝堂之上根基已经大大不如当年,皇帝……这么多年过去,君心难测啊。”

    陈志宁点点头:“那您有什么需要学生做的?”

    朝东流说道:“朝堂之上正在进行一场大清洗,你要当心一些,尽量不要陷进去。”

    “唐天河跟他的手下们,现在抓住了几个问题不放,趁势打击异己,株连忠臣。第一,交通要地的天境感应大阵并不能整个覆盖太炎王朝全境,这是御阵堂的责任。”

    “但实际上,御阵堂就算是想要将这种阵法铺满整个太炎全境,也没有那么多的资源可供他们如此挥霍。但是唐天河和他的手下不管,仍旧不断叫嚣,要追究御阵堂的责任。”

    “据说,他们暗中早已经选好了自己人,准备接替御阵堂的大督造之职。”

    “第二个问题,是长平卫的护城大阵为什么无法从内部抵御一位天境强者。长平卫已经建立近万年,不断加固,耗费资源无数,但是护城大阵一旦被天境修士侵入,立刻变得不堪一击。”

    “他们说,这是长平卫指挥使的责任,甚至整个京师八卫的指挥使都有责任。”

    陈志宁一声冷笑:“他这是要将京师周围最重要的武装力量掌握在自己手中啊。”

    “正是如此。”朝东流见到自己的学生如此聪慧,满意的点了点头:“事实上凡间界历史上,还从来没有任何一座护城大阵,能够从内部也抵挡得住天境修士的攻击。”

    陈志宁问道:“如此强词夺理的论调,竟然能够在朝中大行其道?陛下……”他差点脱口而出指责皇帝。

    朝东流冷笑道:“因为他想到了一个最为冠冕堂皇的借口:这一次的事件是史无前例的,太炎王朝需要改变!要将不可能变为可能,如果做不到,那就是无能!”

    “这……”陈志宁哑口无言,这个论调似乎敢想敢干,颇有些开创进取的意思,可是不能不考虑实际情况啊,他要求做到的目标,实在是太好高骛远了。

    朝东流轻轻叹了口气,对他说道:“我说这些,只是让你明白如今朝堂上的形势,奸佞当道、小人横行!我辈任重道远啊……你不要为这些事情烦恼,你是我们将来的希望,一定要保存好自身。”

    “此次入京,如果形势所迫,的确需要做出妥协,不妨暂时隐忍。”他看着陈志宁,眼神有些闪烁:“……芸儿和清薇那里,我可以帮你去说,这方面你可以放心。”

    陈志宁一愣,明白老师所指何事,忍不住摇头:“成也血脉、败也血脉。”

    朝东流淡淡道:“我知道你虽然平日纨绔,但关键时刻一向老成,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遇到事情如果我们都不在身边,你千万不要操之过急,自己多想想。”

    他起身来带好了兜帽走出去,陈志宁送他出去,到了门口朝东流回过头来,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满怀感慨说道:“小子,好好保重,认真去看,等进了京师,你才会发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陈志宁还没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朝东流已经转身离去,两位护卫从一旁的黑暗之中浮现出现,分于左右保护他,一起融入了浓重的夜色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