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三六章 意外道兵
    公羊铄晚一些走出来,态度果然好了很多。他打量了陈志宁好几眼,微微一笑道:“需要什么就说吧,应老爷子说了,今天一切开销,全部由应家掏钱。”

    “应老爷子可是大财主,你不要白白浪费这个机会。”

    陈志宁大吃一惊看向应元宿:“这个大大不妥!”

    应元宿也是意外,显然他和爷爷沟通的时候,并没有提及这一点,应该是他离开之后,爷爷另外交代公羊铄的。

    “我爷爷有的是钱,他既然愿意,你就千万别客气了,嘿嘿。”应元宿心中暗暗感激祖父。

    陈志宁又推脱了两次,应元宿一再坚持,他面前点头道:“那好吧,到了京师,一定要当面感谢一些应老爷子。”

    应元宿心中大喜,他之前说要为陈志宁引荐自己爷爷,陈志宁承诺的只是“如果有时间的话”。现在却是完全不同了,陈志宁很明确的表示了愿意和应家交好。

    公羊铄站在一边,也是暗暗赞叹,应老爷子果然是个人精,

    陈志宁这个移动的血脉之宝,还没进京师,就已经被他拉拢了。

    “那就说说吧,你想要什么样的凶兽。”他露出一丝傲然之意:“整个太炎王朝,如果我公羊铄弄不来,那就没有人能弄来了。”

    “我需要八十头同种的三阶凶兽,适合作为战兽的种类。”

    公羊铄一听就皱起了眉头:“三阶战兽?这……”三阶战兽实力太低,他看不上眼,因此也没什么存货。而陈志宁一开口就要八十头,捕捉一头不是难事,捕捉八十头也不困难,但是麻烦。

    “怎么,公羊阁下办不到吗?”陈志宁小小的激将了一下。

    公羊铄眉毛一抬:“不是办不到,而是……”他转向应元宿道:“应家少爷,咱们得把话说在明处。陈少要的凶兽其实价值不高,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凶兽商人会有八十头同种类的三阶战兽存货。”

    “我得专门派人去捕捉,而我手下的凶兽猎人身价都很高,让他们捕捉三阶凶兽,而且要八十头,恐怕价格比得上一头七阶凶兽了。”

    “我得问问,应家真的会负担这笔钱吗?”

    在公羊铄想来,陈志宁完全没必要花这个“冤枉钱”,八十头三阶凶兽,也绝不是一头七阶凶兽的对手,真的厮杀起来,低阶凶兽只有被横扫的份儿,甚至在高阶凶兽面前,根本兴不起反抗之心。

    应元宿也是吃了一惊,一头活着的七阶凶兽是什么价格他很清楚,不过他还是一咬牙:“放心,我爷爷向来一言九鼎!”

    “那好吧。”公羊铄道:“给我几天时间,你们马上要走是吧?我到时候派人送去京师。”

    不能马上拿到凶兽,陈志宁微微有些失望,不过道兵总算是有了着落,也算是放下了心头一件大事。

    他正要拱手告辞,忽然公羊铄身边一名修士低声说道:“东家,咱们前一段时间不是收了一批炼铁暴猿吗?”

    公羊铄微微一皱眉,犹豫了之后才对陈志宁和应元宿解释道:“炼铁暴猿是四阶凶兽,而且这种凶兽性情暴虐,极难驯化,并不适合作为战兽,所以我没有向你们推荐。”

    “事实上我们愿意买下这一群炼铁暴猿,是因为价格便宜,我准备全部宰杀了卖材料的。”

    “这一群炼铁暴猿,到时的确比派人去抓八十头三阶凶兽价格低上不少。”

    应元宿正要摆手拒绝,不能驯化的凶兽活着和死了价值没有区别,但是陈志宁却开口道:“能不能带我先去看看?”

    陈志宁和一般修士驯化凶兽不同,他炼化凶兽成为道兵,不在乎凶兽是否桀骜不驯,而是看凶兽的体质,能不能被炼化。

    “好。”公羊铄很痛快的答应了,他也并不想将自己手下优秀的凶兽猎人派出去漫山遍野抓三阶凶兽。

    他带着陈志宁和应元宿几个人往后面走去,穿过一条看守严密的通道,打开三座万斤铁闸,进入了一座阵法封印之中的牢笼。

    “空间牢笼。”陈志宁立刻感觉到了这里的不同。

    这种空间可以容纳活物,还远远达不到小世界的的地步,但是比一般的储物空间要高级不少。而且这座牢笼极为广大,公羊铄的确实力不俗。

    “在那里。”他指向其中一间牢笼。

    他们一进入这里,被关押在牢笼之中的那些凶兽立刻砸着牢笼大声咆哮起来。但是他们不管怎么怒吼,声音和震动都被限制在它们的牢笼内,不会打扰到外面看货的客人。

    陈志宁走到那间牢笼前,里面十分宽敞,利用阵法隔出来一片数百丈方圆的空间,足有一百多头三丈高的炼铁暴猿挤在其中,看到陈志宁走过来,这些桀骜不驯的凶兽立刻窜起来,朝着陈志宁扑了过来,大圣咆哮怒吼,用强壮的前臂狠狠地砸着牢笼的阵法墙壁。

    公羊铄笑了一下,问道:“要不要听一下它们的怒吼声?我保证你们终身难忘。”

    应元宿一撇嘴:“凶兽的咆哮罢了,谁没有听过。”

    “好。”陈志宁点点头,同时运起功法,以莽气护住了自己的双耳和灵魂。

    炼铁暴猿乃是千湖郡哭嚎蛮荒中最著名的凶兽,它们的尖啸声大名鼎鼎,不过陈志宁也没有亲身经历过。

    “准备好了?开始!”公羊铄用手隔空一划,阵法之中关于声音的屏蔽撤去,但是一股能够撕碎铁甲,穿透城墙的尖啸声海潮一样席卷而来,直接撞在了应元宿的灵魂上。

    应元宿一声惨叫,踉跄着朝后退去。

    陈志宁早有准备,但也被声波冲击震得身体一阵摇晃。

    公羊铄只是放开了一瞬间,然后立刻又将阵法恢复,山呼海啸的尖啸声立刻消失不见,但应元宿已经吃了大苦头,脸色苍白满身冷汗。

    他暗中盯了公羊铄一眼,咬牙切齿,这混蛋分明是在故意整自己,等将来自己掌控了整个应家,一定要狠狠打击这个混蛋,以报今日之仇!

    “哈哈哈,如何?”公羊铄大笑问道,应元宿服用了一枚温养灵魂的灵丹,沉着脸一言不发。

    到是陈志宁,微微一笑道:“真是让人印象深刻。”

    他十分欣赏的看着那些炼铁暴猿,刚才他观察了一番,已经有把握,这些炼铁暴猿的体质,适合炼化成为道兵。

    而那可怕的尖啸声,更让他欣喜若狂,对于道阵的构思产生了一些小小的改进。不过这些都被他不动声色的隐藏在了心底,脸上没有一丝表现。

    “这里一共有多少头炼铁暴猿?”

    “一百二十九头。”公羊铄说道:“这是一个和我们长期合作的凶兽猎人送过来的,那家伙是个怪人,不过很擅长炼丹。这些炼铁暴猿据说就是她利用一种自己炼制的丹药迷昏了之后,轻而易举抓来的。否则,就算是绝境大修,想要抓住这么多的凶兽也不容易。”

    陈志宁想了想,似乎犹豫着要不要,最后勉强道:“好吧,就要这群炼铁暴猿吧,勉强能用。”

    “好。”公羊铄爽快道:“它们是你的了,价格我去和应老爷子商量。”

    他一抬手,在空中虚划几下,那一处空间牢笼整个被切割出来,公羊烁又打出一方阵台,滴溜溜的转动着,将那一处空间牢笼接驳在阵台上。

    阵台光芒一闪,阵法起了作用,将空间牢笼容纳进去。

    完成之后,阵台连带着牢笼,只有拳头大小,公羊铄交给他,陈志宁拿在手中看去,每一只炼铁暴猿在其中只有绿豆大小,却仍旧一个个愤怒无比的咆哮怒吼着。

    “如果陈少以后有凶兽方面的需求,不妨给我们联系,我们在京师也有商行。”送他们出来的时候,公羊铄说道。

    他取出一面玉牌交给陈志宁:“到时候出示这面玉牌,说是大东家的朋友,一定会得到最热情的接待。”

    陈志宁淡淡一笑收起玉牌:“好。”

    出了那一处凶兽市集,应元宿兀自愤愤不平:“那个混蛋,故意捉弄我!他还只给你玉牌,分明是看不起我!真当本少爷只是一个废物纨绔?!”

    可是至少目前的应元宿,顶多也只能在背后骂几句,公羊铄实力强大,乃是能够与他爷爷合作的强者,他并不能把对方怎么样。

    陈志宁轻轻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有句老话,叫做莫少年穷。看似说的寒门子弟,可是对于世家子弟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今日你只是个无能的纨绔,但只要奋发图强,来日我们携手,一同闪耀京师,那个时候这些商人只能匍匐在你的脚下乞求你的施舍!”

    应元宿几乎是动用了自己在家族最后的机会,帮助他弄到了这一百多头炼铁暴猿,已经获得了陈志宁的认可。

    应元宿猛的抬头看着陈志宁,他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陈志宁微笑颔首,应元宿暗暗激动起来,获得了陈志宁的友谊,他已经成功了一半!

    “走吧,咱们回去。”陈志宁心中苦笑一声,今晚上还不知道勉王殿下要怎么折腾自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