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三五章 战兽
    如果这世界上有一个女人,陈志宁愿意被她逆推,那么一定是宋清薇!那个肥硕的公主,还是算了吧,小爷没那么好的胃口!

    他恨恨想着。

    从审美上来说,白水公主这种丰·腴·成·熟的少妇,是很多男人梦寐以求的床·伴,但陈志宁从内心深处来说,还是偏向于纯情少男,更喜欢宋清薇朝芸儿这种身材修长秀气的女孩。

    更何况,玉二嫂留下的阴影还没有散去,再被搞一次,陈志宁担心小爷以后心理障碍。

    他谢过了苗有丁,将他送出去,然后托着下巴开始琢磨,应该怎么摆脱甚至报复一下这个公主殿下。

    还有勉王那个老胖子,笑面虎啊,表面上十分热情,原来包藏祸心,竟然要助侄女夺自己的贞操!

    “哼!”小陈老爷还是很傲娇的。

    ……

    勉王殿下醒过来,真意酿之下没有宿醉的痛苦,醉灵草的药力过后,一旦醒来真意酿中的元力全部被身体吸收,整个人神清气爽,就像是服用了灵丹一样。

    但是勉王殿下一个哆嗦,回忆起了昨晚的经历,不由得一个苦笑:“这小兔崽子忒的狡猾,连本王都被耍了……”

    昨晚上陈志宁加装不胜酒力,始终处于“下一杯就倒”的状态,引得勉王不住劝酒陪喝,结果这个状态持续了大半个晚上,陈志宁没倒先把勉王放倒了……

    昨晚他喝多了状态下看不出来,现在回想一下就全明白了。

    “皇叔!”白水公主黑着脸进来了,勉王殿下干笑一声:“乖侄女,咳咳,意外,昨晚是个意外,你放心,皇叔办事一向稳妥,必让你遂了心愿。”

    ……

    这一天,所有人接到通知,勉王殿下宿醉,今日歇息一天,,明日启程赶往京师。

    谁都知道这是借口,真意酿根本不会有宿醉的问题,但是勉王殿下不想走,也没有人能去催他,于是大家陪他在长平卫多住一天。

    陈志宁有些无聊,又担心待在驿馆里会被白水公主纠缠上,于是喊了蔡琳和贝小芽陪着,一起出去逛一逛。

    他现在十分重要,有六位大修会在后面暗中保护。

    这一出门,才真正感觉到长平卫的繁华,南来北往的商队络绎不绝,走在街道上,时不时的会有风尘仆仆的车队从身边经过。

    而街道两旁的店铺,规模度很大,一看就知道实力颇强。

    陈志宁原本没有什么目标,但是逛了一会儿,看到不少好东西之后,他有些忍不住了。

    新的道阵已经构思完成,现在缺的就是材料,他买下了一些材料之后,收礼攒下的灵玉已经花去了大半,但是距离凑齐道阵的全部材料差的还很远。

    而且陈志宁的心情越来越差,因为这第二座道阵困扰他最大的难题冒出来了:道兵。

    这座道阵是陈志宁为自己准备的,他即将进入京师,那里风云际会英豪争雄,充满了机遇的地方也就意味着充满了危险。

    虽然他有血脉作为护身符,但是陈志宁绝不会将自己一家人的安全寄希望于“护身符”上。他需要强大的实力。

    这座道阵加持之下,他能够发挥出远超自己实力的战力,甚至是绝境大修也可以挑战一番!

    这将是他在京师最后的杀手锏,一家人安全的保证。

    道兵越强大,道阵也就越强大,而陈志宁为这座道阵设计了七十二道兵,这次却不能用通天牛来凑数了,如果是凶兽道兵,至少也需要时二阶凶兽。

    七十二头二阶凶兽的力量叠加起来,本身就已经十分强大,再加上道阵的增幅,挑战绝境修士不在话下。

    不过并不是所有凶兽都适合炼化为道兵,而想要捕捉到几十头同一种凶兽也十分困难。

    他心中想着事情,忽然前面有人走来,看到他一声惊喜:“陈少,这么巧。”

    应元宿也跟着他一起返回京师,不过现在队伍十分庞大,陈志宁又在重重保护下,应元宿也很少能够见到他。

    陈志宁微微一笑:“应兄也来买东西?”

    应元宿干咳了一声:“是啊。”陈志宁往前方看了看,那是一处青楼。

    “陈少想买点什么?长平卫这边还不错,高阶材料比京师便宜很多。”应元宿是京师土生土长的物种,对京师八卫都很熟悉。

    陈志宁随口道:“想买些凶兽,但没什么合适的。”

    “交给我了。”应元宿拍着胸脯:“我带你去。”

    有他在的确比陈志宁一个人瞎逛好得多,应元宿领着他穿过几条街道,就来到了一处巨大的市场前。

    广场内一片平坦,摆放着一只只巨大的铁笼,里面都是捕捉来准备出售的凶兽。

    凶兽很难被驯化,但并不是完全不能。有些修士专门做的就是驯化凶兽的营生,买来活的凶兽,驯化之后成为战兽或者是坐骑,再高价贩卖给需要的修士。

    只不过凶兽之中容易被驯化的凶兽非常少,绝大部分都是脾气暴躁,宁死不屈的那种。

    应元宿进入市场,询问陈志宁:“陈少,你需要什么样的凶兽?不妨跟我说说你准备做什么,如果是战兽,那当然越强大越好;如果是坐骑,在保证实力的同时,还需要适合乘骑,另外就是要聪明一点温顺一点,懂得和主人配合。”

    “你认不认识懂得驯化凶兽的修士?如果没有的话,不如先在这里买了凶兽,回京师我给你介绍几个人。”

    陈志宁随意看了几处摊位,巨大的铁笼之中,关押的大都是两种凶兽如同应元宿所说的,适合成为坐骑的,或者是适合成为战兽的。

    陈志宁暗暗摇头。

    他不需要适合成为坐骑的那种,但是适合成为战兽的都是高阶,太过强大,陈志宁现在还用不到。而且价格都太昂贵了。

    他问道:“有没有二阶三阶的凶兽,适合成为战兽的……”不等应元宿问出来,他紧跟着说道:“我要的数量很大。”

    “这……”应元宿实在猜不出来陈志宁要做什么,但他看看陈志宁,对方似乎没有进一步解释的意思,他也就没有再问。

    “陈少你说的数量很大,到底是多少头?”

    “最少八十头。”如果炼化道兵失败,还能有得补充。

    应元宿怔了一下,咬牙说道:“既然这样的话,我带你去见这里最大的凶兽商人,恐怕只有他才能满足你的要求。”

    “多谢。”陈志宁看出来,应元宿带自己去见的这个人,恐怕要动用一些重要的人情关系。

    应元宿不再说话,点点头领着他一直往市场后面走。

    越往后那些凶兽越强大,到了最后,那里是一排巨石建造的房屋,房屋前面摆着一排铁笼,铁笼本身就是四阶法宝,而其中更是布置着七阶大阵!

    笼子内,囚禁着一头头六阶、七阶的凶兽!

    它们身上还有这法宝枷锁,而且显然被喂下了某些灵药,全都是在沉睡之中。

    这里客人已经很少了,四位大修带着十几名修士守在周围,一个个凶神恶煞,显然不会接待一般的买家。

    陈志宁身后,暗中保护的六位大修立刻出现跟了上来。

    负责守卫的四位大修脸色微变,一起站了起来。应元宿立刻上前,大声说道:“我来见公羊铄阁下。”他取出一面玉牌,微微举在手中。

    一名大修抬手一招,玉牌落入他的手中,看了一眼,他面色好转,挤出一丝笑容道:“原来是应家人,稍候。”

    陈志宁也看出来了,对方似乎并不太买应家的账,应元宿带自己来,恐怕也要暗中付出一些代价。

    他要八十头低阶凶兽,这笔买较麻烦,而且从利润上来看,必定还比不上对方卖出一头高阶凶兽。

    片刻之后,那名大修出来,对众人做了一个手势:“请。”

    巨大的石屋内一片光亮,四周和头顶上,都挂着巨大的法宝宫灯。

    正中央坐着一名皮肤黝黑的中年汉子,光头,脸上一道狰狞的伤疤。他连站都懒得站起来,瞥了应元宿一眼,不冷不热的说道:“我们和应家的交易一直是秘密进行的,你应该知道为什么。”

    “我知道。”应元宿刚开口要解释,就被对方大喝打断:“那你还这么大张旗鼓来到我的地盘上,生怕别人不知道吗?!”

    应元宿咬了咬牙:“实在是有特殊情况,不如你联系一下我爷爷,让我来跟他解释。”

    公羊铄冷笑一声:“应元宿是吧,我听说你在应家就要被放弃了,还敢如此胡作妄为,你后半生想要凄惨度过吗?”

    应元宿硬着头皮道:“你只管联系就是。”

    公羊铄盯着他看了半天,渐渐露出讥讽之意:“好,你跟我来。”

    陈志宁一直冷眼旁观,暂时不动声色。

    过了大约顿饭时间,应元宿出来了,长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朝陈志宁微微一笑,低声道:“都安排妥了。不过……”他看了陈志宁身后那六位大修一眼:“恐怕回去之后,还要请你出面,和这几位阁下交代一声,今天的事情万万不可外传。”

    陈志宁颔首:“这是自然,包在我身上。”

    即便他不说,这些来自天火州的大修,也不会冒着得罪御丹堂的风险轻易泄密的。

    (先说一下主角血脉的问题,为了达到情节的效果,我没有直接写出来血脉各种属性之中的隐藏限制,所以可能有些老读者会觉得这样太逆天,虽然我章节末尾说了已经考虑过力量平衡,但毕竟没有在文中表达出来,我的错,下次类似的情节处理的时候,会吸取这个经验。

    然后就是存稿大计遭遇严重打击,昨天开完会之后比较郁闷,跟同行好友喝多了点酒,稍微猖狂一下着凉了,码字速度如老龟……)(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12 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