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三四章 被逆推危机
    勉王殿下难怪能够成为皇帝最近亲的兄弟,白白胖胖的他天生就有一种亲和感,而且长袖善舞,即便是面对陈志宁也没有什么架子,经常和周围人开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宴会自始至终都带充满了笑声。

    不过陈志宁却总觉得,勉王殿下在有意无意的给自己灌酒。

    这只老狐狸的手段极为高明,如果陈志宁真的是一个穷乡僻壤来的单纯小子,他肯定早就趴下了今天喝的乃是修士酒师酿造的“真意酿”,这种灵酒元气充沛,不管喝多少对于修士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但是修士酒师们苦于凡人的酒水永远也无法醉倒修士,钻研了近百年,终于将真意酿中融入了一种“醉灵草”的药力,这种灵草能够促进元力的吸收,但是副作用是麻痹修士的灵觉和六识。

    所以对于修士来说,真意酿虽然不会伤身,但真的会喝醉。

    而这种真意酿一坛的价格是一百枚三阶灵玉。天火州根本没有这种美酒价格昂贵只是一方面的原因,而根本的原因是,太炎王朝好的修士酒师都在京师,每年酿造的真意酿连八卫都出不去,外州的修士想喝到就得花大价钱购买,根本不可能分给天火州一些。

    所以勉王殿下灌酒是有作用的,陈志宁真的可能喝醉陈志宁之前也曾经宿醉,但那个时候他还没有修炼到玄境。

    迈入玄境之后,身躯异常强大,凡间界的酒精对他们已经没什么作用了。

    可惜陈志宁也是一只小狐狸,貌似中计,不停地和勉王殿下推杯换盏,暗中却是疯狂运转五元神脏术,快速无比的吸收着真意酿中的元力,同时悄悄吞下一些灵药,解除了醉灵草的药力。

    一百三阶灵玉一坛的真意酿,陈志宁一个人就干掉了三十坛!

    他心里已经乐开了花,这其中蕴含的丰沛元力,比得上一枚四阶灵丹了!尽管还不能让他提升到玄照境中期,但也大大增进了自己的修为。

    而表面上,陈志宁已经醉眼朦胧,说话的时候舌头都大了。

    除了陈志宁和勉王殿下之外,酒宴上再也没有一个还清醒的人。就算是勉王殿下也快坚持不住了,他胜在“经验丰富”,每天都是笙歌燕舞的生活,对于真意酿的适应能力要比陈志宁强很多。

    “殿下,殿下我真的不成了。”陈志宁连连推辞,却在勉王殷勤相劝之下又喝了一碗。顶层的宴会厅之中,再也没有一个人相陪,一半人已经趴在桌子上,另外一半人实在扛不住了找各种借口溜走了。

    两人就这样推杯换盏,又干掉了十坛真意酿。

    “殿下,殿下,小子真的不成了……”陈志宁还在推辞,勉王殿下已经两眼发直,舌头不听使唤,却还在执意相劝:“没、没关系,年轻人,多……多喝一点……”

    咣!

    勉王殿下终于撑不住了,一头栽倒在桌子上。他就算是再能喝,一个人干掉了三十多坛真意酿,又没有五元神脏术和解酒灵药,当然不是陈志宁的对手在真意酿之下,修行境界高低无用,这也是修士酒师们最得意的一点。

    陈志宁看了看,叹了口气道:“都是好东西,别浪费了啊。”

    他将桌子上剩余的真意酿酒坛都收集起来,大部分都是半坛子,但是凑一凑,也有六七坛了,他一个人拎着这些酒坛子,凌空飞起穿窗而出,如同鹰隼一般灵巧的在空中一个转折,落在了望月楼顶上。

    而后斜躺着,一口一口的喝着,很快将这些真意酿全都喝光了,这才拍拍身上的灰尘,下了楼去。

    下面一层,所有的护卫都在等候着。陈志宁拍拍手:“你们的主人都喝醉了,上去将他们抬下来吧。”

    这些人面面相觑:什么情况?都喝醉了?只有这小子一个人没事一样?!

    然后所有人呼啦一下子冲了上去,果然看到了满地狼藉。而勉王殿下的护卫们最为吃惊,他们都是殿下身边的老人儿,知道殿下可是京师内出了名的酒缸,号称千杯不倒,却没想到今天阴沟里翻船了。

    这一场酒宴,仅仅是真意酿,就喝掉了一百坛,绝大部分都是陈志宁和勉王殿下两人干掉的。

    望月楼的真意酿存货也只有七十坛,老板为了准备今晚的宴会,专门多弄来十坛,却没想到整整八十坛,还不够他们喝的,老板临时从别家借来了二十坛才勉强够用。

    陈雲鹏夫妻两个早就离席了,陈志宁倒是不用担心什么,他优哉游哉的回到了长平卫安排的驿馆房间,然后关好了房门,随手甩出一枚阵碑,落在了门后金光一闪,一片光幕蔓延开,将整个屋子笼罩起来。

    然后,他施展法术,抬手找来一道虚空清泉,舒舒服服的冲了个澡上床睡觉了。

    一晚上宴会,一晚上修炼,在真意酿的作用下境界大大提升,今晚可以偷个懒不用修炼了。

    半个时辰左右,一道丰腴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外,靠在门窗上低低窃笑一声,声音缥缈幽荡:“这可口的小人儿,可是睡熟了?本公主可要为所欲为肆意耍弄了,咯咯咯!”

    她一推门,莽气送出,木头门闩粉碎,可是门却没有打开。

    “嗯?”白水公主意外,又推了一下还是没开,仔细检查一下傻眼:“五阶阵法?这小子没喝醉?不可能啊,我已经跟皇叔商量好了的,他不可能比皇叔还能喝……”

    但那一座五阶大阵,牢牢将她挡在了外面,白水公主来之前,为了“助兴”,已经服用了一些药物,此时发作开来,杏眼含春香腮如桃,整个人能挤出水来。

    可是现在内火焚身,却得不到宣泄,顿时气恼无比,恨恨一跺脚回去:“皇叔甚的不稳妥,怎么连这点事情也办不好!”

    她回到自己的院落,越发觉得燥热难耐,随手撕去了身上的薄衫,躺入香帐中,吩咐道:“叫几个人来。”

    片刻就有几个精装俊俏的少年被引来,一看到床上的白水公主,一个个红着眼冲了上去。

    “用力些,本公主今天不想动弹。”

    ……

    陈志宁睡了一夜,第二天神清气爽的起床了。

    陈雲鹏夫妻早已经在等他,很担心昨夜他饮酒过甚,不过看上去儿子没什么问题,也终于放下心来。一家三口加上一个小拖油瓶秋安云,有滋有味的用过了早膳,苗有丁急匆匆而来,将陈志宁抓出去叮嘱了一番。

    陈志宁一声叹息:“果然如此啊。”

    他是逃脱不掉种·马的命运了。

    白水公主是皇帝的四女儿,在一众皇子皇女之中很受宠爱,皇帝一直将她留在身边舍不得嫁出去,直到白水公主十七岁,是个老姑娘了才终于千挑万选,为她找了一个家世极好的少年才俊嫁出去。

    可是婚后不到半年,驸马却在一次蛮荒探索之中意外身死,白水公主成了寡妇。

    白水公主还是待嫁之身的时候名声就不太好,京师内有各种风言风语。而嫁人之后半年时间也不安分,甚至有人怀疑驸马之死和她有关。

    只不过这种事情压根没有人敢去深究,就连驸马的家人也不敢多说半个字。

    没了丈夫,白水公主更加肆无忌惮,面首遍布京师,整日举办各种大家都懂的宴会,玩的不亦乐乎。

    苗有丁其实没费多大力气,就打听到了各种消息,风言风语传的有鼻子有眼,就差连公主殿下和哪一个面首用的什么姿势都说出来了。

    听说陈志宁来了,白水公主立刻去找父皇,她是不打算嫁人了,但是为了避免晚景凄凉,她决定要一个孩子。

    这个孩子当然资质越高越好,最好是顶尖血脉。

    而这个时候出现的陈志宁毫无疑问是一个最好的选择!运气好了,孩子能够继承陈志宁刚刚觉醒的超顶级血脉,运气就算“不好”,至少也是帝嬴血脉显化!

    而且陈志宁只是一个没什么根基的边境小子,就算是被借种也不会有什么麻烦,皇室绝对能够处理好。

    所以白水公主毫不犹豫的决定就要陈志宁了。她唯一担心的就是,万一陈志宁长的“不合她的口味”,公主殿下就只能捏着鼻子忍了。

    偏偏第一面之后,公主殿下对小陈的相貌很满意,所以一刻也等不得,当即要求皇叔施展身后的酒场功力,当天晚上就把陈志宁灌醉了她要推倒。

    实际上,出发之前皇室为白水公主做好了准备,留出了几天的机动时间宫里的几位老嬷嬷用灵药帮助白水公主调理了身体,这几天是适合受孕的。

    苗有丁把自己得到的消息说了,然后古怪的笑了笑,拍拍陈志宁的肩膀,道:“其实也挺好,毕竟也是一位公主,而且是陛下最喜欢的女儿,虽然作风不太检点,可是人家也没打算嫁给你,作为一个情人还是不错的,而且好处众多,你不妨……逆来顺受了吧,哈哈哈!”

    陈志宁懊恼的抓抓头,咬牙切齿道:“没门!”(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11 06:0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