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二七章 环环相套
    虚空之上,一片灵光猛然闪烁起来,随后光芒倾泻入水,一道人影哎哟一声掉了出来。

    “志宁!”慕容真一声欢呼,可是还没等她扑上去,已经有人出现在了少爷身边,贝小芽的速度比她还快。

    可是这傻丫头完全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什么,茫然的站在那里看着少爷。

    陈志宁笑骂道:“你这个傻丫头,快扶少爷起来!”贝小芽赶紧伸手,陈志宁十分疲惫,但心情不错,于是顺势靠在了贝小芽身上,隔着衣服感受到这丫头胸前那一对隐藏在马甲下的大白兔,柔软、厚实、弹性十足,嗯,感觉整个人立刻复活了。

    效果堪比灵丹啊。

    慕容真和宋英格连忙上来,可还没等他俩说一句关切的话,暗探已经冲过来厉喝道:“陈志宁你怎么耽误了这么长时间?快带大家出去。”

    陈志宁诧异的看着他,暗忖代天候之所以名声臭如,恐怕这种蠢货手下也是“帮了大忙”。

    他忽然摸了摸头:“哎呀呀,我在天运之路当中消耗太大,头好晕,我决定昏迷一段时间。”然后他两手一撒,“昏迷”了过去。

    “你!”暗探气个半死,不管他怎么喊,陈志宁就是不肯醒来。

    众人都暗暗好笑,觉得“恶人自有恶人磨”,陈志宁摆出一副无赖纨绔的姿态,暗探这种恶人还真拿他没办法。

    唐天河和朝东流当年就是政敌,陈志宁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和唐天河一系的人成为朋友。

    “宋大人!”暗探拿陈志宁没办法,只好愤怒的向宋英格施压。

    宋英格才不吃这一套呢,两手一摊道:“我能有什么办法?人家小陈都昏过去了。”

    “你们……”暗探咬牙切齿,重重哼了一声转身走到了一边坐下来,自己暗中发狠,出去之后要狠狠报复这些家伙,尤其是陈志宁和宋英格!

    陈志宁只是想捉弄一下暗探,目的达到了,立刻“悠悠醒来”。毕竟宋英格他们也在这里等了很长时间。

    他差点以为自己要被困在天运之路尽头好几年呢,那三道难题极为难解,好在他经过了先天灵桃加强过得天资很是不俗,用了好几个时辰,总算是勉强将这两道难题解开了。

    而他自己也觉的,道阵一术,勉强可以算是入门了。

    一行人在云海汪洋后面汇合了应元宿等人,然后一起退出了洞府。

    路上,陈志宁暗中观察了曹心棠几眼。

    这女孩不知道在天运之路遭遇了什么打击,刚出来的时候失魂落魄,但这几个时辰之后,已经重新恢复了她的坚韧,即便已经被擒住,仍旧不见颓丧似乎对自己的目标仍旧充满信心。

    “大人要将她们押送京师吗?”陈志宁悄悄问道,宋英格回头看了一眼曹心棠,无奈道:“木已成舟,很难再做什么手脚了,唉,我们天狮卫是朝廷的鹰犬,不是代天候的帮凶……但人生无奈啊!”

    他有心回护,但此时有心无力。同样处境的还有陈志宁,他不由得又看了那个倔强高傲的少女一眼,暗自摇了摇头。

    ……

    回去的路上,陈志宁顺手跟宋英格借了一根蛮荒神幕,说是要研究一下。宋英格知道他制器方面很有天赋,犹豫了一下还是借给他了,并且明言:不能拆了,这东西现在可是王朝的重要宝物,每一根都造册登记,少了一根他也不好交代。

    陈志宁当然满口答应。

    回到郡城之后,陈志宁和大部队告辞,自己回家去了。慕容真显得有些依依不舍,和陈志宁约定了,过几天去看望他。

    陈志宁回到家中便一头扎进了自己的修行静室之中,认认真真的研究道阵,甚至连那根蛮荒神幕都暂时丢在了一边。

    一直到七天之后他才出关,整个人感觉焕然一新,他非常清楚,从“内在”来看,对于道阵的研究让他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说,都有了极大地提升。

    “呼”站在修行静室门口,他缓缓一个吐纳,口中一道淡银色的光雾喷涌而出,当中有一道道细小的金色阵纹翻转流淌。

    有的阵纹如同流水,有的如同文字,有的如同野兽。

    他微微一笑,抖擞精神走了出去。

    在家中饱餐一顿灵食,跟父母问安之后,撇下了小跟屁虫秋安云,他赶往了驿馆。

    这七天之中,慕容真来看望他好几次,而且陈忠悄悄告诉他,慕容真似乎真有什么事情找他,显得很焦虑。

    不过陈志宁到了驿馆,就被宋英格抓住了。

    千户大人面色凝重,将他拉到了密室之中,慎重道:“这段时间你小心一些,还有……也告诫你父亲一下,陈家尽量低调。”

    “出了什么事情?”陈志宁惊讶,宋英格可是天狮卫千户,一向横行霸道的,现在却来提醒自己,等于是承认他罩不住了啊。

    宋英格叹了口气,道:“我们审问了曹心棠,那一幅所谓的天灵子洞府宝图,并不是什么暗中的支持者送给她的,而是她们‘无意’之中得到的。”

    “呵呵。”宋英格一声冷笑:“显然有人想要利用曹心棠,引代天候的人前往那座洞府。这些人连代天候都敢利用,却因为咱们坏了事情,我们不用怕什么,可是你们陈家……我担心他们会迁怒于你们暗中报复。”

    陈志宁哑然:“我明白了,那些人得到了洞府的宝图,可是只能抵达天运之路前,他们感觉自身的力量难以破解天运之路,所以想到了整个太炎王朝最有权势的代天候……”

    “是的。”宋英格点头:“不过从目前来看,洞府内天运之路的奥秘远远超过他们所预料,所以他们这个计划还是没有成功。”

    “曹心棠利用宝图,绕过了那三座关卡考验,直抵天运之路前,甚至在云海汪洋前,妄图利用宝图催动云海中的布置阻拦我们,他们差一点就成功了。”

    “代天候的人已经提前将曹心棠几人押往京师,我们留在这里,其实也是为了那条天运之路!”

    “那个扫把星终于走了。”陈志宁嘀咕了一句,心中却是想道,那条天运之路的确藏着极大的奥妙,不说道阵,只是能够模仿每个人的命运就非常了不得了。

    不过倒是不必担心有人破解了这个秘密再次得到道阵从自己最后的经历来看,道阵的奥秘传承只有一份,已经随着那些金色星芒全部融入了自己的身体内。

    “大人有什么计划?”他询问道。

    宋英格两手一摊:“我没计划。那座洞府神异非常,我估计即便是天境强者来了也是束手无策。我只是故意用这个借口躲在千湖郡而已,我是不想回京师蹚这趟浑水。”

    陈志宁恍然,曹心棠被押解回京,绝圣案的很多老底恐怕要被重新翻起来,曹绝圣仍旧有很多同情者,朝中也有更多不满代天候的人,可以预见一场腥风血雨即将席卷京师。

    宋英格挥了挥手:“行了,你是来找慕容真的吧?快去吧。”

    陈志宁言不由衷:“非也,我是来看望大人您的。”

    “得了吧。”宋英格笑骂道:“我这个老家伙有什么好看的,你肯定是来找人家小姑娘的,我也是从你这个年纪过来的,别跟我装。”

    “嘿嘿。”陈志宁干笑一声告辞了。

    “对了,你的功劳我已经上报朝廷,过段时间赏赐就应该下来了。”他最后说了一句。

    ……

    陈志宁出来之后在驿馆之中找到了慕容真,神佑女孩眉宇间有一丝淡淡的解不开的忧愁,不过看到陈志宁出现,她露出了一丝发自内心的笑容。

    “你出关了?”

    陈志宁点点头:“你找了我好几次?真不好意思。”

    慕容真促狭一笑:“刚从洞府回来,你就迫不及待的闭关,而且连续七天,你这是在告诉所有人,你在天运之路中收获巨大啊。”

    陈志宁傻眼,自己的确忽略了这个细节。他知道这是慕容真善意的提醒自己,也没有否认,只是尴尬的挠挠头:“嘿嘿。”

    慕容真叹息一声道:“我在天运之路中收获也很大,可是却越来越高兴不起来。”

    她站起身来,走到了窗边看着外面院子中的咤紫嫣红,幽幽道:“据说我刚生下来的时候,父母就帮我检查过资质,其实并不很好,对于一个大世家子弟来说,不是超绝的天资就是失败。

    我记得是五岁那年开始,家里为我准备了药浴、灵食、白玉床等等,要为我打好根基准备开始修行。就在父亲做下这个决定的第三天,我在后花园玩耍的时候,掉进了一口不起眼的枯井,从枯井下的一处洞穴之中得到了一枚‘太灵玉胆’。

    这件无比珍贵的先天神物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来到了我的手中,服用之后,我就立刻被提升到了银色天资!”

    陈志宁吐了吐舌头,好家伙,自己还以为自己福缘深厚呢,能够不断提升资质,可是看看人家,一件先天神物,直接提升到传说中的银色天资。

    (今天第二更,晚上还有一更!)(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08 05:3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