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二六章 福缘
    道阵需要全面的运用到阵法、炼器、炼丹的各项修真技能,而他一路上恰好是破解了相对应的三种难关。

    他再低头去看,“湖面倒映”之中,每个人的天运之路都不相同,慕容真收获最大,已经得到了一卷古老的竹简,一双精美的战靴,一对灯笼形状的法宝,但陈志宁非常肯定,所有人在踏上天运之路的时候就已经注定,收获最大的只可能是自己。

    但并不肯定就是自己,在那条路上,自己的每一个选择,也会影响到最后的收获。

    而道阵,毫无疑问是选择正确之后,最大的一种收获。

    现在他最大的宝藏有两个,一个在指环空间之中,另外一个在他的脑海之中。只不过这两个宝藏开发起来都不那么容易。

    他的脚下“湖面”之上浮现出一片片金光文字和符号。倒映的画面隐去不见,他现在要面对的是这些文字和符号,那是三道难题,陈志宁笑了笑,知道是这洞府对自己的考验。

    三道难题都和道阵有关,第一道最为基本,考验对于道阵的理解,陈志宁双手挥动,撒出一片片莽气,很轻松的就解答出来。

    “湖面”上光芒一闪,第一道难题的金光和符号一起散去。

    陈志宁心中一乐:“嘿嘿,看来小爷在道阵上天赋不错啊。”然后接下来第二道题就傻眼了,第二道题是关于道兵的培养。

    他冥思苦想足有两个时辰,才尝试着去解答这道难题,然后可耻的失败了。

    他抱怨了一声,老老实实的滚回去继续钻研脑海中的道阵知识。这一次着重在道兵,而后又发现,道阵牵一发动全身,想要解答这道难题,并不是只研究道兵就能够成功。

    他一声哀嚎,发了狠起来,撇开两道难题不管,全力钻研道阵。

    ……

    一片万古冰川在碎裂声之中打开了一道冰雪门户,戴着大口罩,罩着皮毛马甲,一脸平静的贝小芽从其中走出来。

    她没有回头去看,也没有往前观望,只是看着脚下的路默默地朝前走去。她身上那一道寒螭血脉已经从原本的玉色凝聚成为金玉色,熠熠生辉,如同一条白玉沟渠,当中有金水在流淌!

    随着她逐渐远离那一片冰川,这道寒螭血脉的光芒也逐渐隐去,全部收敛进了她的体内。

    贝小芽浑然不觉自己的气息在那一瞬间,达到了一个新的,已经是元融境巅峰了!

    在这条天运之路上,她遇到了一片万古冰川,寒螭血脉进一步加强,已经注定了这一生都和寒螭血脉纠缠不清,但是这道血脉虽然重要却又无法完全占据主导地位。变数仍旧存在。

    她走了一会,抬头看看两眼茫然:这里是哪里?接下来该怎么办?

    而后她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等少爷出现吧,他会告诉我要怎么做。

    ……

    慕容真看着手中的几件宝物,不由得微微一叹,精致的容貌之上,浮现着一丝隐忧。

    这些宝物对于任何一名修士来说,都是极大的收获,得到一件都会欣喜若狂,可是慕容真却没有喜悦。

    她福缘深厚,从小就有“神佑”的外号,各种机缘、宝物不断,但渐渐地她也感觉到,这种被“上苍眷顾”之下,她的心灵修为大大落后。

    天池群英会上,她输给了宋清薇,终于让她开始正视这个问题了。

    但是这道天运之路,似乎预示着未来的她仍旧会是这样的发展,看上去风光无限,但越是如此越预示着,她和真正顶尖修士愈行愈远。

    即便是将来能够靠着各种福缘迈入天境修士的大关,可是以这种心境修为,是无法扛过天劫那一关的。

    “唉……”她幽然一叹,收起了这些宝物,看向了前方那一扇光芒闪烁的门户,迈步走了出去。

    一片强烈的白光,让她忽然之间脑海变得一片空白,白光如火,似乎将她的身躯和灵魂都一起炼化了。

    嘭!

    她猛地摔在了地上,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隐隐感觉到,这一经历似乎在预示着什么……

    贝小芽就站在不远处,她看到慕容真跌落出来,却没有过去搀扶安慰一下,因为少爷并没有让自己这么做。

    ……

    而后是宋英格、林正奇等人,没一个人出来似乎都心有所思,显得魂不守舍。

    天运似乎已经注定,但又存在变数。

    忽然光芒一闪,又有人从不知名的虚空之中跌落出来,是个女孩子,身材很高,容貌只能算是中上。

    她失魂落魄,呆呆的跪在地上,似乎刚刚经历了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众人都看到了她,宋英格回头,代天候的暗探就自爱不远处站着,目光阴森如鬼。宋英格心中一声长叹,挥手说道:“奉圣旨,拿下。”

    林正奇带着两位大修上前,给曹心棠带上了一副法宝枷锁,这东西带上去,就算是天境大修也难以挣脱,更别说曹心棠一个女孩子!

    天狮卫众人心中都很不是滋味,可是他们都有家小,想要造反都有心无力。

    曹心棠抬起头来,双眼之中却是茫然,她没有说自己在天运之路中遭遇了什么,转头寻找自己的同伴。

    不知名的虚空之中,再次掉落出几个人,有天狮卫,也有他的同伴,这些人自然也是无路可逃。

    他们实力不俗,但是在天狮卫面前仍旧毫无反抗之力。

    忽然曹心棠微微一皱眉:“他不是你们的人?”

    她指向了一个人,天狮卫一愣:“他不是你的人?”

    那人相貌普通,一脸平静的嚼动了一下。宋英格猛然意识到什么大吼道:“不好,快阻止他!”

    他冲过去的时候看到那人已经完成了咀嚼的动作阻止不及,立刻又反向飞退:“快躲开!”

    轰!

    一声巨响,法宝爆炸,三丈之内都被爆炸的力量一扫而空,平地卷起一片青蓝色的火焰,连他的灵魂都烧的干干净净!

    这种自毁法宝天狮卫经常遇见,都很有经验,因而全都及时避开,没有受到伤害。倒是请来的几位帮手受了点轻伤,慕容真和贝小芽离得远都没事。

    最倒霉的有三个人,两个是曹心棠的追随者,被法宝枷锁铐住逃脱不得当场被炸死。

    另外一个就是代天候的暗探,他离得近宋英格大喊的时候反应不够迅速,只顾着立功扑上去阻止对方自尽,没预料到对方是自爆,当场被炸得半边身子血肉模糊!

    众人都是心中暗暗快意。

    宋英格大步来到曹心棠身边:“他不是你们的人?”

    “不是。”曹心棠痛心自己的两位追随者阵亡:“我以为是天狮卫的鹰犬!”

    宋英格被骂了一句,也不与她计较,有心解释却也明白这种事情已经说不清楚了。他点点头:“这人暗中进入洞府必定有所图谋,而他逃脱不及被抓了也不反抗,显然是想蒙混过关,到了外面再想办法逃脱。

    等到被发现了,才彻底绝望引爆了牙齿内的法宝。”

    “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人混进来?”宋英格森然问道,目光扫过曹心棠和暗探。

    曹心棠一副冷傲态度,绝不肯和天狮卫合作。

    暗探则是不断地吞服灵丹,急切的想要稳住伤势,他在这里没有一个朋友,大家都巴不得他重伤死掉,他忙于自救,也顾不上别的事情了。

    贝小芽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一片虚空,满怀期待。少爷怎么还不出来?少爷不出来我可怎么办?

    她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慕容真也注意到了,肃然道:“只剩下陈志宁了!”

    宋英格一惊,陈志宁已经上升为他这一辈子最自鸣得意的“发现”了。这小子用实际行动,一次次的刷新人们对他的认知。要是折损在这里,宋英格会心疼死的。

    “不应该啊。”他说道:“天运之路,虽然各有艰难,但似乎并不致命这座洞府,也并不致命啊。”

    但是陈志宁一直没有出来,大家又等了一个时辰,不由得心焦起来。

    贝小芽两只手搓着马甲的衣角,很快就把衣角揉得粉碎。她完全不懂自己目前的心境叫做“担忧”,更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心里会这么难受,她甚至不知道什么叫做“难受”,但她感觉到自己有一种活不下去的感觉。

    慕容真来回走着,姿容绝佳的少女显得分外焦躁:“不会有事的,他那么出色一定不会有事的。”

    但是,在这一瞬间,除了贝小芽之外,每个人心中都浮现出一句话:天命难测!

    宋英格也有些沉不住气了,他走到那一片虚空之下,徒劳无功的想要从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妄图返回那条天运之路上,帮助陈志宁解脱出来。

    暗探终于稳住了自己的伤势,他阴森森的看着曹心棠,低声道:“已经等了这么久了,那小子不会出来了,回去吧,我要马上审问这个钦犯,代天候殿下很想知道她背后还有什么人支持!”

    “陈志宁一定会回来的!”慕容真斩钉截铁,宋英格拦住她,不冷不热的讥讽道:“好呀,你可以带着钦犯自己回去。不过别忘了,回去的路上还要经过那三座关卡。云海汪洋和鱼龙之门都被陈志宁破掉了,但是那条通道,没有他的灵丹,你自问能闯过去吗?”

    暗探哑口无言,众人一起不屑冷笑,没有人在搭理他,只是大家心中都在担忧,小陈你怎么还不出来呢?!

    (决定今天小爆发一下,先求个!)(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08 12:2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