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二一章 鱼难化龙
    宋英格叹了口气,已经做好准备第二次行动失败。他暗中看了一眼,队伍末尾的角落里,唐天河派来的人一脸冷漠,明显已经对现在的进度不满了。

    这让宋英格更加恼火。

    陈志宁看看周围,心里一声哀叹,命苦啊,还得自己亲自出手。

    宋英格待他不薄,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宋英格再失败一次。

    “我来试试看吧。”陈志宁话一出口,慕容真意外的看着他:“你……哦,对了,郡学垒石老人的大阵。”

    古洛郡曾经调查过千湖郡英才学子的资料,慕容真知道这一点。

    宋英格没想到又是陈志宁站了出来:“你……有把握吗?”

    陈志宁两手一摊,很让人沮丧的说道:“没把握,不过总要试试,不然这一趟又白来了。”

    众人哑然,总觉得陈志宁自告奋勇上去,有些死马当活马医的气质,不过大家也都同意让他试试,正如他所说,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

    只不过,大家都不太报什么希望。倒是慕容真双眼亮晶晶的,对陈志宁充满了期待。

    “好,你来试试。”宋英格一招手,让陈志宁上去,他甚至已经懒得和乾先生解释什么,乾先生也很尴尬的退到了一边,把场地给陈志宁让开来。

    他比凌志秋圆滑,没有讥讽陈志宁什么,自己不行就乖乖让开给别人来。

    陈志宁挺喜欢显摆的这几乎是纨绔们的通病,但他这一次真的不是为了表现自己。他没什么心理压力,相比于丹道来说,他的真发还只是四阶水准。而这座洞府乃是天灵子前辈的坐化之地,各种布置的等级想必不会低,一旦阵法超过四阶,就算是他能看出一些玄妙,也无力破解。

    他在坡道上来来回回走了几圈,然后蹲下来用手抚摸着地面,莽气滚滚而出,配合着灵觉一起,仔细的勘察着整个阵法。

    乾先生在后面瞪大了眼睛,虽然为人圆滑,可是如果真的被一个十四岁的少年给比下去,他这张老脸就有些挂不住了。所以他还是很期盼陈志宁失败的。

    陈志宁在心中反复推演计算,忽然皱起了眉头,似乎遇到了什么无法破解的难题。乾先生心头一喜:他也没办法。

    众人也是微感失望,好在本来也就没有抱太大期望。

    可是陈志宁这样皱着眉头好一会儿,却并没有开口承认失败。

    他又来回走了几次,回到了坡道的。站在这里,他身上莽气滚滚汹涌,冲出体外之后,化作了一道道光丝,落入坡道、钻进石壁,看上去就像是陈志宁和整个山体联系在了一起。

    “我……试试看吧。”陈志宁开口了,但仍旧是很没有信心的样子。

    宋英格拍拍他的肩膀:“没关系,如果不行就算了,不要勉强自己,咱们另想办法。”

    陈志宁点点头,朝前一步走出。

    脚掌抬起的同时,一圈淡蓝色的光芒将他的脚掌包裹起来,踏落在坡道上的时候,一层层的光浪弥散开去,陈志宁手中打出一片光纹,落进了光浪之中猛的一个震颤,透入了坡道的波浪形花纹之中。

    他每踏出一步,都会相应的放出一片光纹,这些光纹乃是他事先准备好,凝聚在体内的阵纹,以莽气为媒介,和整个坡道内的阵法互相抵消、拆解。

    乾先生看的一愣,他的水准不怎么样,但毕竟出身阵法世家,眼力很高明,所以才能看出来鱼龙之门的阵法。

    破阵他可能不行,但是他能看出来陈志宁这种破阵的手段十分不凡。

    他暗自嘀咕一声:“不会真的让这小子给破掉了吧?”

    乾先生很郁闷,他忙活了一夜,连这个“鱼龙之门”阵法到底是什么样的大结构、到底是几阶阵法清楚。

    如果真的眼睁睁看着一名十四岁的少年破掉这个阵法,对他的信心打击是致命的。

    陈志宁走到了一个关键的位置:十丈。

    十丈之前就算是乾先生也可以活蹦乱跳行动自如,而过了十丈,后面的阵法才真正显现出威力。陈志宁抬起一只脚,也十分谨慎,过了好一会儿才落下去。

    同时,他的手中一片光纹打落下去,和脚下踏出的光浪融合在一起,瞬间渗透到了坡道之中。

    陈志宁感受了一下,松了一口气。

    他紧跟着踏出了第二步,而后面众人也想起了一片低低的欢呼声,大家都看出来了,陈志宁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慕容真看着他的背影,嘴角挂着浅如涟漪的微笑,整个人也如同水中荷花一样清雅美丽。

    贝小芽冷冰冰的站在那里,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少爷做了一件多么了不得的事情,这些对她来说不存在任何意义,她觉得自己只需要知道,少爷是少爷,就足够了。

    陈志宁这十丈的距离比之前艰难了很多,他平均走上三步,就会停下来凝眉思索一番,反复确定前后,自己是否走错了。

    第二个十丈的距离,他走了整整半个时辰。

    好在,他顺利地通过了,因为破除掉了阵法,他并没有感觉到阵法加诸于自己身上的力量。

    他站在二十丈的位置上,前面还剩下最后的十丈。

    站在这里,他已经能够看清楚那座“龙门”上的一些细节了。看似简陋随意的石门,实际上在一道道岩石纹路、一出出的凸凹起伏之中,隐藏着极为玄妙的阵纹。

    陈志宁苦笑一下,他知道真正关键的一步,就是龙门前那最后一步。

    自己可能前面一直成功,但是如果最后这一步失败了,那么一切都将白费,鱼龙之门还是鱼龙之门,他们仍旧无法通过。

    他深吸了一口气,做好了一切准备,再次踏出了一步。

    “好!”看到陈志宁这一步又成功了,众人一声欢呼,甚至有人忍不住鼓起掌来。

    陈志宁心无旁骛,全神贯注,一步又一步。这一次他耗费的时间比之前更长,十丈距离用了整整一个时辰!

    终于他站在了“龙门”前。

    来到了这里,他抬头一望,被那隐藏在岩石之中的玄妙阵纹惊呆了。这就好像一个刚刚开始学习绘画的孩童,虽然很有些天赋,可是猛然看到一副真正的大师作品,那种震撼的之下深感自己肤浅藐小的感觉。

    陈志宁觉得,之前三十丈的阵法,和这座石门相比起来,根本什么都算不上,就是垃圾!

    而他之前的困惑,到了这里已经非常肯定:这就是一座四阶阵法!

    他之前皱眉犹豫不决,是因为他发现自己踏在一座四阶阵法上,让他有些怀疑:天灵子阁下为什么布置一座这么低阶的阵法?

    不过这座鱼龙之门虽然只是四阶阵法,却十分高明,将阵法的巧妙运用得出神入化即便是一些五阶甚至是六阶的丹师,见到这座阵法恐怕也是一头雾水,连阵法的等级都判断不准确,就如同乾先生一样。

    眼前的龙门,可以说将四阶阵法的一切精髓运用到了极致,即便是陈志宁也在心中生出一股无力感,对自己有些不自信了:我能破解这样极致的阵法大作吗?

    他抬起的那一只脚,怎么也落不下去了。

    他观察着整个石门,从每一道阵纹,每一个岩石纹路,每一处高低起伏每一处细节都大有深意,彼此关联并不是独立孤鹜的存在。

    陈志宁越想发现的越多,发现的越多就越感觉到难以破解。

    他简直难以想象,竟然有人能够将阵法做到如此完美的程度。他不断想着应该怎么破解,每一次当他灵光一现觉得自己能够破解了,很快就会在接下来的推演验证之中发现,自己还有忽略的地方。

    他在脑海之中不断推算,在外人看来,就是陈志宁站在原地,如同一尊雕塑,抬起一只脚来,却落不下去了。

    众人紧张起来!

    很快,他们就发现,汗水飞快的从陈志宁的周身毛孔之中渗透出来,他全身衣衫都被湿透了。头顶上一股白烟冒了出来,额头已经因为快速的大脑运转而变得滚烫潮红。

    汗水在头上迅速的被蒸发。

    “不会出什么问题吧?”大家都担心起来,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就在众人不经意的时候,他们看到有一个娇小的身影忽然走上了那条坡道。立刻有人喊道:“她要去干什么?”

    之上已经来不及阻拦。

    坡道上的阵法已经被陈志宁暂时破去,贝小芽只是因为紧张少爷,她下意识地感觉到少爷的状况很不好,所以她要过去陪着少爷。

    等她来到少爷身边,看到少爷双眼之中透露出痴迷和狂热,完全已经看不到别的东西,而他身上一片火热。

    贝小芽罕见的开始思考起来:应该怎么办?

    然后毫无意外的,可怜的少女根本不会思考,问题冒出来,却不知道应该怎么思考并且得出结论。

    她呆呆的看着陈志宁,最后还是本能起了作用,她抬起小手来摸了摸陈志宁的额头。

    已经陷入一个反复失败循环之中的陈志宁,忽然感觉到又一阵冰凉之意从头而下,浸透心脾!

    猛然间他脑海中灵光一现:大道至简!玄妙而完美,那又如何?

    “哈哈哈!”他一声大笑,整个人忽然“回魂”,一步落下,光浪散逸,他手中一层明亮质密的光纹落下,整个龙门轰然一阵,那些复杂的阵纹一层层的闪亮,却最终全都黯淡了下去。

    坡道上一连三层光芒冲刷而过,随后一切气息都平息下来,鱼龙之门阵法,成功破解。

    (晚上回家,明天休息一下,保持正常两更,收假之后争取爆发一段时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