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一六章 丹霞炉
    应元宿站起来一言不发的往外走,到了门口凌志秋忽然道:“对了,你说的那个什么人……陈志宁,是宋英格想把他塞进来?哼,他以为他是谁?竟然妄想超越御丹堂?”

    “你让宋英格把他带上,让他亲眼见识一下御丹堂的手段!”

    “我要让他在御丹堂真正的天才面前无地自容!”

    应元宿心中一动,陈志宁不肯卖给他马车,要是在京师,他早就想办法给陈志宁难堪了。可是宋英格的人护着陈志宁,他不敢下手。如果凌志秋能够打击陈志宁,他绝对乐观其成。

    “好。”他答应了一声。

    ……

    宋英格有些意外,他提出让陈志宁加入进来的时候,应元宿强烈抵制。结果第二天一早应元宿主动来找他,提出让陈志宁随队行动,而且理由十分充足:为了大局着想,虽然御丹堂很有信心,可是万一不成,可以让陈志宁也试试。

    宋英格点头答应下来。他安排整个队伍休整,自己去找陈志宁。

    陈志宁今天在郡学,他让太史阿差人把陈志宁喊过来。

    陈志宁来了之后,发现宋英格虽然强颜欢笑,但眉宇间的忧愁浓的抹不开。几句话之后,太史阿就找了个几口离开了,屋子里只剩下陈志宁和宋英格。陈志宁坐直了,知道宋英格要说正事了。

    “你知道当年的‘绝圣案’吗?”宋英格犹豫再三,才说道。

    陈志宁想了想,点头:“知道,五年前太炎王朝御使曹绝圣谋反。”

    宋英格一抬手,打出一枚小巧的红白两色玉符,在两人头顶上滴溜一转,放出一圈圈光环。光环连续的扫过了整个房屋,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宋英格这才放心:“没有人偷听。”

    “绝圣案的幕后黑手是代天候唐天河。自从朝东流大人因为‘葬丘灯灭’事件黯然隐退之后,他在朝中就一手遮天为所欲为。”

    “曹绝圣大人身为御使刚正不阿,曾经一天之内连上三个奏本,弹劾唐天河专横跋扈、纵容门人侵占民产、欺压宗门等等罪状。唐天河对他恨之入骨,那个时代,曹大人是整个朝堂唯一敢公然反对唐天河的人。”

    “代天候想方设法也要将曹绝圣置于死地,可是他暗中派人调查了三个月,却连曹绝圣大人一丝把柄也没有找到。”

    “但是没关系,没有证据,唐天河可以自己炮制证据。于是五年前,绝圣案爆发,曹绝圣被一个刚刚入府不足半月的下人告发谋反,代天候唐天河亲自披挂上阵作为此案的主审管,仅仅用了三天时间,这一大案就被敲定,曹绝圣慢慢抄斩!”

    “这个案子疑点重重,很多证据站不住脚,但硬是被唐天河办成了铁案。当年无论朝堂内外,都有很多大修发出质疑,但是唐天河权势滔天,又有皇帝宠信,曹家在劫难逃。”

    “曹家满门十七口人,当时只有曹大人的女儿曹心棠在亲戚家,逃过了一劫。”

    “可是这几年来,唐天河对曹心棠的追捕从来没有停止过。不过曹绝圣大人含冤而死,整个太炎王朝中同情他的人极多,追捕曹心棠阻力极大。知道她的消息的人,都不肯告发,而且为她掩护的人众多。”

    “几个月前,唐天河手下鹰犬得到了一个消息,曹心棠获赠一份秘图,是某个前代高人的坐化之地,里面有高深的功法,有强大的法宝,还有众多其他资源。”

    “曹心棠准备凭借洞府内的资源秘密培养势力,等待机会为父报仇。”

    陈志宁一直默默地听着,他能够感受到,宋英格虽然尽量用一种平静的口吻来叙述这件事情,但毫无疑问,宋英格心中压抑着怒火,他敬佩曹绝圣,不齿于代天候的为人,可是身在衙门之中,不能随心所欲。

    “唐天河的鹰犬这一次学了个乖,他们知道自己出面追查,肯定会遇到极大的阻力,于是决定把这件事情交给四大修卫。”

    宋英格一个苦笑:“追缉忠臣之后,为权臣鹰犬这种事情四大修卫谁也不想干啊。可是代天候请了圣旨,四大修卫也不能抗之不尊。于是四大修卫之中最弱的天狮卫被逼接受了这个任务。”

    “我也不知怎么回事,这倒霉的差事最后就落到了我的头上。”宋英格一阵抱怨:“我想方设法拖延了两个月,天狮卫快被陛下骂死了,我也快被统领大人骂死了,实在是拖延不下去了。”

    陈志宁猜到了:“那座洞府就在千湖郡?”

    “这凡间界,从最古老的大荒时代开始,就有无数传说,各地也隐藏着许多前辈高人,甚至是更早时期的神、魔、仙、妖的洞府。”

    “偏生就这么巧了,这座洞府就在千湖郡内。”

    “要进入这座洞府,必须通过一条特殊的通道。通道之中布满了修真机关。但是对于大修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可是通道内有一座毒阵,一旦进入其中,哪怕是关闭了全身窍穴,也还是无法方法毒性入体。”

    “那毒药十分古怪,延缓莽气运行,延缓灵识的反应速度,等于是将修士的境界不断拉低,然后那些修真机关就变成了一个个巨大的威胁。”

    “我不想让这件事情宣扬开,所以请了御丹堂的人来。”他将昨天的失败说了,而后道:“虽然御丹堂的家伙仍旧自信十足,可我却不放心他们了。我记得你丹道造诣不俗,如今已经是三阶丹师了吧?你跟我一起去,实在不行你帮我想想办法。”

    陈志宁没有纠正他,只是皱眉道:“这种事情……大人您不想被统领大人逼迫,可您怎么来逼迫我呢?”

    宋英格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我后来忽然想明白了,与其推脱任务,让别人去追缉忠臣之后,不如将这件事情掌握在自己手中。”

    陈志宁一下子就明白了,看了一眼宋英格,缓缓点了点头。

    宋英格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一切准备好了,我派人通知你。”

    ……

    “表哥你等等人家嘛,是九姑让你照顾人家的,你不停九姑的话,我就去告状!”秋安云气鼓鼓的,虽然这么说,还是快步跟上陈志宁。

    陈志宁头大,他隐约猜到了母亲的用意事实上自从来到郡城,他娘就几次三番的想要撮合他,从宋清薇、朝芸儿,到现在的秋安云。秋玉如表现的非常“开明”,更恨不得陈志宁当天晚上就把蔡琳收了房。

    当然,这一切都是因为帝嬴血脉。

    可问题是,陈志宁本人并不想这么早成亲啊。

    “我去见朋友,你跟来做什么?”陈志宁没好气的说道。

    “我是你表妹啊,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嘛。我在千湖郡孤孤单单的,多一个朋友不寂寞。”

    陈志宁一撇嘴,心说等会儿你就不这么想了。

    “陈师兄。”慕容真看到他进来,起身一笑,容光焕发。

    果然,秋安云乍起了汗毛,警惕的盯着慕容真。

    陈志宁报以微笑:“你来千湖郡,本应该我去看望你才是。”

    慕容真笑眯眯的看着他,陈志宁一阵心虚,嘿嘿一笑,赶紧把头低下去。

    “我理解你的难处。”慕容真干干脆脆的说道:“你要是真来,恐怕今后的日子不太好过。”

    陈志宁尴尬,一抬头看到慕容真掩口葫芦。陈志宁一撇嘴,果然漂亮的女孩都是狡猾的。

    “我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听说你已经答应了宋大人,会和我们一起参与这个任务?”她问道。

    陈志宁点头:“不错,宋大人让我跟着一起去看看。”

    “你不用替他们隐瞒。”慕容真道:“御丹堂丢人了,可惜应老爷子一世英名,恐怕要晚节不保毁在孙子手中。”

    陈志宁也就不再顾忌什么,默认了她的话。

    慕容真问道:“你去了就得做好出手的准备,如果御丹堂的人不行,还得你出手。”

    “这个自然,我既然答应了,必定会全力而为。”

    “你有丹炉吗?”慕容真忽然问了一句,陈志宁一愣:“当然有了。”

    慕容真摇头:“高阶丹炉,可以变化大小,随身收入指环空间的那种。最好是对于炼丹的成功率、药效等方面有加成的。”

    陈志宁暗自抹了一把冷汗,妞儿,你说的那种丹炉,没有数万枚三阶灵玉想都不要想啊!

    丹炉本身就很昂贵,因为那是一本万利的东西,哪个丹师不是富得流油?

    母亲为他收购的丹炉也还不错,但绝对达不到慕容真的“要求”。

    “呃……那种的确实没有。”

    慕容真一抬手,掌心上一团光芒升起,当中有一枚小巧的铜炉缓缓转动。虽然已经微缩到只有花生大小,却仍旧能够看清铜炉上精美复杂的各处细节。

    “这是五阶丹霞炉,送给你的。”慕容真微笑着说道。

    陈志宁连连摆手:“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慕容真道:“这尊丹炉是我无意之中得到的,我不是丹师,留着也没什么用处,你正好需要,而且这一次你能否成功,也关系到我自身的安危,所以才会送给你。”

    她顿了顿,又看着陈志宁的眼睛说道:“而且,我们是朋友,不是吗?朋友间送个礼物,又何分贵贱?”

    (出门码字真是痛苦,椅子十分不舒服,老腰感觉要断啊……)(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0-03 12:2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