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零九章 送礼
    陈志宁从门边伸出一个脑袋,朝一直等在后面的陈义悄悄问道:“没有什么危险吧?”

    陈义摇头:“兴善少爷和安云小姐都休息了,少爷没有任何危险。”陈志宁这才松了口气,赶紧进来。他被秋安云给折腾怕了,一直躲着这个小魔女。

    一边走他一边问道:“我要的那些灵药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另外少爷您要的丹方,小的也已经找到了。”

    陈志宁满意接过来,扫了两眼先揣进怀里。这是一张四阶“云脉丹”的方子,价格不低,仅仅这一张丹方,就要一百枚三阶灵玉。

    云脉丹作用单一,炼制难度极大,但是几乎每一位修士都喜欢这一类型的灵丹,因为他是增进功力的灵丹。

    它可以让经脉更加顺畅,功法运转速度大增,对于天地元力的吸纳和累积速度也大大增快。

    陈志宁已经开始规划自己的未来了,他现在的境界已经超过了郡学之中很多三年级学子,雷庆他们四人也不过是玄启境后期的境界而已。

    他虽然没有多说,但是也明白自己在郡学的日子已经到头了。

    他需要进一步的提升,这样进入州学之后才能有更高的起始点。不得不说,做惯了天才之后,他已经很那适应重归平凡。

    现在顶着一个“千湖郡第一少年天才”的名头,他如在云端,更不想狠狠地摔下去。

    这世上有很多无可奈何的事情,比方说很多少年学子在县学的时候是绝对的天才,但是一旦进入郡学,就会发现周围全是和自己同一级别的天才,他立刻变得平凡,不甘心也没办法。

    陈志宁不想这样。

    他准备炼制一批云脉丹,就是想要将自己的境界进一步提升上去。有桃树大哥在,他根本不用担心服用灵丹导致的根基不稳问题,事实上大量云脉丹,能将他的根基夯实无比牢固。

    一主一仆刚刚走到自己的小院门口,忽然看见有个人站在那里。两人一起停了下来,那人从门边的阴影之中走出来,朝他喊道:“志宁。”

    是秋之问。

    “舅舅。”陈志宁微微一躬身,他能够感觉到母亲和娘家这些亲戚之间的隔阂,幸好他还不知道秋之定一直在逼迫母亲抛夫弃子,否则早就炸了,将这些打秋风的穷亲戚赶出去了。

    秋之问是三人之中比较中正的一个,内心深处对于被秋家抛弃的秋玉如很同情。但他毕竟是家族一份子,努力想要挽回关系的同时,也必须维护家族的利益。

    秋之定自信十足的劝说,因为陈志宁的突然出现一败涂地,他回去之后闷闷不乐,把事情跟两个弟弟说了。秋之问想起来之前无意之中在街上看到陈义从一家店铺出来,心中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三人站在门口,秋之问往里面看了看:“好歹我也是你舅舅,不让我进去吗?”

    陈志宁只好请他进来,在小厅坐下之后,蔡琳奉上茶来。

    秋之问随意喝了两口,陈志宁对此道并不精通,当然不会有什么好茶招待他。秋之问也并不介意,他放下茶杯,手掌一翻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来几本古书和一些簿册。

    “这几本丹经,还有几道丹方,都是我无意之中得来,放在储物空间里一直没什么用处,送给你吧。”

    陈志宁意外看着他,秋之问一笑,解释道:“我中午的时候无意中看见陈义从一件典籍行出来,似乎是要购买丹方。不过我绝不是有意跟踪,本来我是去给家里人买一些你们千湖郡的特产。”

    陈志宁扫了一眼,秋之问的手笔不小,几部丹经都是五阶,丹方之中有四阶也有五阶。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收了起来,长者赐不敢辞。

    “谢谢舅舅。”

    秋之问一摆手,感慨道:“咱们是亲人,虽然已经多年不联系,但是家中还是有不少人暗中惦记你们母子。

    只是通天古国和太炎王朝相隔遥远,我们就算是想要暗中帮助一下,也鞭长莫及。”

    陈志宁暗自一撇嘴,那这次为什么又来了?不过是找借口罢了。

    秋之问看他一脸不以为然,也很是无奈。他本就心中有愧,自然不会去怪罪一个孩子。他指了指那些丹经说道:“这种典籍,秋家汗牛充栋。你如果有什么需要,以后直接跟舅舅说,一定比你自己去市面上收集要轻松,而且我们收藏的大都是秘本,和外面贩售的那些大不一样。”

    陈志宁只是点头:“谢谢舅舅。”

    秋之问看看差不多了,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告辞离开。他知道要缓和关系,得循序渐进,不能给出一点好处,就马上要陈志宁有什么回报。

    秋之问从陈志宁那里离开回到自己的住处,在门口被秋之定拦住了,后者沉着脸质问:“你想干什么?!”

    秋之问叹了口气:“你想让九姐抛夫弃子是不可能的,她的脾气,当年那么艰难的情况下,都能够毅然决然的离家而去,现在陈家也算小有成就,她更不可能放弃的。”

    秋之定沉着脸道:“那你收买那个小子有什么用?难道还要让他跟我们一起回秋家?你别忘了,他是陈家的后代,那些人不会放过他的,你这么做会牵连道我们秋家!”

    “我没想过将他们带回秋家,”他顿了一顿:“但是当年是秋家对不起九姐,咱们能不能客客气气的跟人家商量?起码要拿出一点诚意来吧?”

    秋之定不以为然的一撇嘴,秋之问也有些恼了:“当年你们一句话把人家撵出去,现在需要人家的血脉,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还好像施舍一样跟人家说,回来吧。人家就能回来?你们做梦呢?”

    秋之定皱眉道:“当年的事情我也没参与。”

    “我们应该劝说家里,放弃之前不切实际的幻想,给九姐足够的补偿。大家毕竟是一家人,关系缓和之后,我们才好跟九姐谈,从她手中得到血脉觉醒的方法。”

    秋之定眼睛一亮:“这倒是个办法。”

    秋之问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反正家里真正想要的又不是九姐这个人,而是天魃血脉觉醒的方法罢了。”

    “好吧,我去跟家里沟通一下。”

    ……

    秋之问送出的单方中,有两张是四阶的。一张是“九灵丹”,一张是“天玺丹”。

    另外两张五阶的丹方,陈志宁放在一边先不用考虑。他把九灵丹和天玺丹的方子粗略的研究了一遍,无奈的一个苦笑。

    即便是他很不愿意承认,但是此时此刻也能看到陈家和真正的超一流世家之间的差距。

    这丹经和丹方,都是秋之问随手拿出来的,并没有认真准备,但已经要远远超过他的“云脉丹”了。

    这两种四阶灵丹恰好也是提升修为的这种灵丹本就是最多的两种灵丹的侧重点略有不同,陈志宁想了半天,总算是找出来云脉丹比起这两个丹方略微那么一点点的长处。

    他心中“满意”,努力证明了自己的东西不是一无是处的。

    可是三张丹方,选择炼制哪一种呢?陈志宁眼珠子一转,贼兮兮的打开指环空间,对金竹笑眯眯的躬身一拜:“金竹老兄,又要辛苦您了!放心,灵玉管够。”

    陈家少爷现在“财大气粗”了,出售法宝让他赚的盆满钵满,于是将三张丹方埋在了金竹下,而后一股脑的埋进去了二十枚三阶灵玉。

    灵玉充足的情况下,果然金竹的效率极高,时间不长,一截金竹成熟,陈志宁往额头上一贴,一道金色光流钻进了他的脑海之中。

    这是一张全新的丹方,陈志宁能够看得出来它之中三张丹方的影子。他大为满意的点点头:金竹老兄出手,果然不同凡响,新的丹方融合了三者的长处,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不过他之前准备的灵药却不足了。此时天色已晚,陈志宁修行一夜,第二天让陈忠陈义将剩余的灵药买回来,然后闭关开始炼丹。

    新的四阶灵丹,陈志宁取名“元宁丹”,不仅他自己要服用,还要准备一些给父母留下,另外也要用这种灵丹,帮助宋清薇四女,还有蔡昊、方食禄把境界尽快提升上来。

    当然了,用元宁丹培育的先天灵桃只能陈志宁自己吃了,要是再多拿出先天灵桃,他真不知道应该怎么跟父母解释。

    好在元宁丹之中的杂质含量极少,他推算一下,以父母的修为,每天可以服用一枚元宁丹,其中所含的微量杂质,一天时间就足以全部排出体外。

    其他四阶灵丹,就算是最高品质的,最多也只能三天服用一粒,否则累积的杂质太多,就会对身体造成巨大伤害。

    在虚空世界之中收获的那些材料,还有一些冥玉骨和白水鲨利齿,以及最为珍贵的七段五阶的碧玉小枝。只是陈志宁想要炼制五阶法宝还显得力所不及,这也是他想要尽快将境界提升起来的原因。

    于是,他暂时放下法宝,专心炼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