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零七章 被打劫
    那只笛子模样的法宝乃是三阶,她又拿出了另外两件法宝,一件三阶一件四阶,检查一番全都有陈志宁的灵魂烙印,这一下确认无疑,的确是陈志宁的作品。

    秋兴善还罢了,可是秋安云擅长的正是制器,她只是催动一下,就能够看出来这些法宝的不凡!

    秋兴善看妹妹脸色古怪,不由问道:“怎么了?这些法宝还不错吧?你给点评一下。”

    两人在家里的时候没少这么玩,长辈赐下的法宝当然不好意思点评,但是同辈之间,也有其他不少少男少女专攻制器。

    而秋安云乃是其中的佼佼者,这些兄弟姐妹炼好了一件法宝,一般都会拿来让秋安云点评指点一下。

    所以这会儿秋兴善也就顺嘴说出来了而他很清楚自己妹子年纪不大鬼灵精怪,最喜欢显摆了,点评就是最直白的显摆啊。

    却没想到,这次秋安云狠狠瞪了他一眼,秋兴善莫名其妙:“怎么了?”

    秋安云将几件法宝老老实实的放回去,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再也没有刚才来告状时候那种飞扬跋扈。

    她乖巧的像只兔子,双手按在身前,迈着小碎步来到陈志宁面前,歪着脑袋大眼睛闪烁着纯洁的假象:“表哥,你能给我介绍一下你的这些作品吗?”

    秋之定差点摔砸地上,这和小魔女平日里的形象差的实在太远了!秋之定心中在呐喊:“整个秋家!整个秋家!你们谁见过这小魔女这么乖过?!绝对没有!整个通天古国都没有!”

    秋兴善也吓了一跳,赶集上来拉住妹妹,还用手试了试她的体温:“你没病吧?”

    秋安云一把甩开他,面朝陈志宁的时候,又换上了那一幅人畜无害的乖巧模样来,甜糯糯的喊了一声:“表哥,你就给人家讲一讲嘛。”

    陈志宁一个哆嗦,抖下来一地鸡皮疙瘩:“你保证马上恢复正常,我就给你讲。”

    “呼”秋安云喘了一口气,明显装得很辛苦:“没问题。”

    陈志宁先晃了一下手上的铠甲手套,说道:“这是四阶‘守护之掌’,主要材料是蚁王甲一块,还有兽丹一枚,冥玉骨十二块。除了刚才演示的防御能力之外,攻击力也十分出色,一般的拳法、掌法威力可以增强三成左右。”

    他又指着那只笛子一样的法宝说道:“这是三阶法宝‘异灵虫笛’,主要原料是一块凶虫鸣石,和一枚虫王兽丹。这件法宝有两个主要功能,第一是音波攻击,吹响异灵虫笛之后,对付低阶的敌人,可以直接用音波冲击横扫,对付高阶的敌人,也能够起到干扰心神的作用。”

    “第二个功能,则是可以用它操纵一些低阶凶虫,不能超过三阶。对付一阶凶虫可以实现完全控制,对付二阶的,可以勉强控制,对付三阶凶虫,就只能起到干扰作用了。”

    秋之定嗔目结舌:“这、这已经很逆天了啊……”

    陈志宁拿起第三件法宝来,这是一只修长的钢针,不过通体闪耀着黑金色泽,表面上还有十分细小复杂的花纹,像是一个个缩微的阵法一样。

    “这件法宝叫做‘天意针’,三阶等级,主要原料是一枚霸王刺。当然其他原料同样用了很多,我就不多说了。这件法宝速度极快,来无影去无踪,会在什么地方出现,对敌人来说如同天意难测一样。”

    “另外,这件法宝中,我用阵法固化了九种毒性,每一次攻击,都会激活其中三种,有很多种不同的毒性组合,所以如果被刺中,激发了什么样的毒性,也全看天意了。”

    秋安云眼睛放光,小魔女本性暴露:“那岂不是说,被它刺中,赌性很难捉弄,也很难解毒喽?”

    “对呀。”陈志宁肯定的点点头。他又拿起最后一件如同发箍一样的法宝来:“这是四阶‘敬天顶’,主要材料是一块红额顶,外加三块柳木芯核。这件法宝是一件战斗型的法宝,也是一件辅助性的法宝。”

    “战斗的时候,可以利用这件法宝放出三道强悍的灵魂冲击波。而修炼的时候,佩戴这件法宝,可以大大提升灵魂的修炼速度。而且佩戴这件法宝的时候,心性修为会得到一定程度的加强。”

    陈志宁说完,秋安云和秋兴善已经两眼冒光,如同两匹嗷嗷待哺的小饿狼。

    秋兴善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刚才自己让妹妹“点评”一下的时候,会被她报以凶恶的眼神了。这些法宝的水准,已经远远超过了秋安云。

    甚至有些功能陈志宁不说,让秋安云慢慢摸索,她都得好几天才能全都弄清楚。

    以他的经验来看,不论是三阶还是四阶,这些法宝都要远远超过同级别威力三成以上。

    他暗自咽了一口口水,很想跟陈志宁讨要几件,甚至全部!可是他刚刚鄙视了陈志宁一番,这会儿当然不好意思了。

    他正在扭扭捏捏盘算着怎么跟陈志宁开口,是不是去求一下五姑姑,秋安云已尽下下手为强了。

    “表哥”这一声叫得甜糯发腻婉转回环,吓得陈志宁一个哆嗦。秋安云已经亲亲热热的凑上来,抱着他的胳膊一阵摇晃,撒娇道:“人家可是你的妹妹呀,你只有我这么一个妹妹呀……”

    就连秋玉如在一旁都忍不住笑出来。

    秋之定老脸火辣辣的。他很不愿意承认,但是这四件法宝,连他都动心了。虽然只是三阶四阶,但如果到了他手中,对他的战力也会有不小的增进。

    而他刚刚“劝说”秋玉如的理由之一,就是陈家对陈志宁的支援不够,陈志宁无法像秋安云一样,可以任意挥霍,从而锻炼出一身高明的制器本事。

    而现在呢,他作为例证的天才制器少女秋安云,正在对着陈志宁强行撒娇,想要讨要一件陈志宁的作品。

    陈志宁无奈的看向母亲,秋玉如也没办法,秋安云是二哥的女儿,整个秋家,她愿意亲近的恐怕也只有二哥了。

    “你就送给妹妹一件,当作见面礼了。”秋玉如开口说道。

    陈志宁大为肉痛,这可都是钱啊!他仰天一声长叹:“我就知道,这一天早晚会到来的,只要发达了,总会有打秋风的穷亲戚……”

    秋之定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打秋风的穷亲戚!这小子竟敢这么说我们!我们可是通天古国的超一流世家秋家!

    即便是三人之中最为中正平和的秋之问,也是抱着一种高傲的姿态前来千湖郡的。这实在不能怪他们,通天古国可是和太炎王朝并列的人族大朝。

    而秋家在通天古国之中地位显赫势力庞大,绝对有资格看不上天火州,更别说区区一个千湖郡了。

    可是这些陈志宁统统不知道啊!

    小爷我刚刚炼制出四件法宝,准备卖个好价钱,你就来敲竹杠弄走几件,这不是打秋风的穷亲戚这是什么?

    他一句话杀伤力大到让秋之定要内伤吐血。偏偏小魔女秋安云脸皮厚极了,笑嘻嘻的说道:“只要表哥还认我这个亲戚就行。那我去挑了?”

    陈志宁以手掩面不忍再看:“去挑吧……”

    秋安云真的去了,秋之定极为关注,心中忍不住犹豫起来:要是他骂我一句,然后让我也挑一件,我是要呢,还是要呢,还是要呢?

    秋安云摸过了两件四阶法宝,却是机灵的一笑,都放弃了,最后选定了那一只异灵虫笛。

    “表哥,我选这个啦。”她爱不释手,陈志宁的法宝不仅威力出众,而且制作的非常精美,表面花纹繁复,非常讨人喜爱。

    她想了想,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之中取出来一枚拳头大小的金色晶魄,双手送到了陈志宁面前:“表哥,我们远道而来,也没准备什么礼物,真是不好意思。这块元金星魄,就算是表妹的礼物送给你吧。”

    秋玉如脸色一变,连忙阻拦道:“安云,不行,这东西太贵重了,送礼物有个心意就好。”

    陈志宁却臊眉耷眼的一把接过来:“既然是表妹一番心意,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娘,你也说了,礼物是心意,怎么能伤了表妹的心呢?”

    秋玉如俏面微红,这个小子把老娘的脸都丢尽了!

    秋安云还以为表哥一定会谦让一番,她倒是实心实意送出这件五阶材料,毕竟白拿了人家一件出色的三阶法宝她很不好意思。可是陈志宁这么痛快还真是让她非常意外。

    秋兴善在一边看明白了:这么说来,自己悄悄跟表哥商量一下,也可以用一件礼物换法宝?

    高达五阶的元金星魄价值连城,用来交换三阶法宝异灵虫笛陈志宁并不吃亏,算是价值对等。

    陈志宁倒是对这个小丫头刮目相看了,很会做人啊。

    秋之定眼珠子也转了起来,却又有些拉不下老脸。

    陈志宁有点怕了,旁边还有两个看上去很想打秋风的穷亲戚呢,万一他们开口,老娘又要发话,自己给还是不给?给了万一他们不像表妹一样互赠礼物呢?

    他赶紧把剩下三件法宝装回箱子里,一溜烟跑了:“娘,我还有事先走了。对了,您帮我准备一些灵药,儿子接下来几天要闭关炼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