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二零四章 小陈也有表妹(3/4)
    一件真正优秀的法宝作品,绝不仅仅是威力越大越好,而是消耗越小威力越大越好。做到这一点之后,如果能够进一步顾全,损耗材料越好炼制成功越好。

    而要做到这些,对于法宝和制器的理解要非常深刻,能够巧妙地安排材料,炼制手法和阵法的配合。

    所以真正的法宝大师,同样是需要极高的天分的,有的人冥思苦想一辈子,也解决不好这些问题,顶多只能成为一个普通的器师,按照前辈高人留下来的炼宝配方,按部就班的完成一些法宝。

    可是陈志宁不一样,他性格中的跳脱,让他的思维能够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四处撒野。

    所以他的想法非常多,这其中九成是异想天开,自己亲自动手试过了之后发现根本行不通。但剩余的一成,却是各种奇思妙想。

    当然要将这些奇思妙想转化为真正的法宝也不容易,越是奇思妙想,越是对炼宝过程中的掌控要求精确。

    陈志宁接连失败了几次总算是找到了正确的方法,他再一次在鼎炉前枯坐三个时辰,不断催动火肺灵火炼制,终于完成了这一次闭关的第一件法宝作品。

    呛啷

    鼎炉打开,浓郁的元力和热气混合着七色宝光迸射出来,鼎炉底部安静的躺着一件精致的法宝。

    这是一枚造型朴素的耳钉,通体晶莹剔透,外表十分迷人,若是不说这是一件三阶法宝,恐怕就会被人误认为是一件昂贵的首饰。

    他将这枚耳钉取出来,还有些烫手,把玩了一下之后,试了试威力,感觉还是不错的。但陈志宁略感遗憾:“唉,比我预想的弱了两成,看来我的水准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他找了只锦盒,将这件法宝装好,打开阵法走了出来。

    “蔡琳贝小芽两个死丫头快出来,你家少爷快饿死了!”

    ……

    陈志宁闭关这两天,秋之定和秋玉如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张了。中间数次不欢而散,若不是陈雲鹏拦着,恐怕秋玉如就要动手赶人了。

    秋玉如跟丈夫大吵了一架,晚上无人的时候,却抱着丈夫的后背默默落泪。

    秋之定也是异常恼怒,已经在暗中计划,采用非常手段将秋玉如带回去。

    但是这一天,忽然有陈家的下人不情不愿的前来禀报:“三位老爷,门口有两位少年,自称是秋兴善和秋安云。”

    秋之定三人一愣,异口同声道:“这两个小魔头怎么来了?”

    陈府门口,护卫拦下来一男一女,年纪和陈志宁差不多,男的麻杆身材,个子却极高,完全不像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

    女的还有点婴儿肥,倒是一脸天真可爱。

    陈雲鹏作为主人,最先得到禀报,提前一步迎接出来。他知道妻子娘家的族规,男女子嗣的辈分是分别排布的,妻子这一代女子都是“玉”字辈,男子都是“之”字辈。

    兴字辈和安字辈,正是妻子他们的下一辈。

    “你是陈雲鹏?”女孩秋安云眼珠骨碌一转,甜甜喊了一声:“九姑父!”

    秋兴善无奈的两眼一翻,之前商量好的事情,这丫头全都忘了。

    陈雲鹏微微一笑,他这个女婿从来没有得到过秋家人的承认,甚至当年大难临头,秋家还毫不犹豫的放弃了他们夫妻,这一声“九姑父”却让他心中陡然多了几分感慨。

    他微微一笑:“你是安云吧?你是兴善?呵呵,别在门口站着了,跟我进去。”

    他领着两个孩子刚进去,正好碰上出来的秋之定三人。秋之定把脸一板:“你们两个怎么跑来了?家里知道吗?”

    两个少年讪讪一笑,秋安云一点也没觉得自己在强词夺理:“我给爹娘留了书信,所以他们一定是知道的;但是六哥我就不知道了。”顺手还把秋兴善给卖了。

    秋兴善也是一本正经:“五伯,我和老八的修为在年青一代中都是很出色的,但是不应该被一直保护在长辈的羽翼之下,雏鹰总要高飞,我们也有需要磨砺才能成才。空有境界,没有经验,是无法担当大任,将秋家发扬光大的。”

    秋之定被两人一个胡搅蛮缠,一个强词夺理搞得头大,怒喝一声道:“你们两个小混蛋,瞒着家里偷偷跑出来,犯下大错还有各种道理,当我们三个长辈是傻子不成?”

    梆!梆!一个人一个爆栗。

    “哎哟!”两小抱头痛呼,秋安云可怜兮兮的,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要落泪。秋之问心软,拉住秋之定:“算了,五哥,他们来都来了,还能让他们单独回去吗?”

    “都是你惯的!”秋之定狠狠瞪了弟弟一眼,哼了一声甩手不管:“行啊,你来说情,这两个混世魔王就交给你照顾了。”

    “啊?”秋之问也傻眼,这两个小魔头在家中调皮捣蛋人人头疼,仗着资质绝佳,长辈疼爱,很是让人无奈。现在全丢给他一个人,秋之问似乎已经看到自己未来几天的悲惨生活。

    “十四叔!”两小甜甜一声呼唤,摆出了乖巧可爱的假象。秋之问一声长叹。

    陈雲鹏在一边冷眼旁观,等他们安排完了,这才出面,命下人给两小安排住处。

    午饭的时候,秋玉如破例出现了,眼神复杂的看着两小,最后问道:“你是二哥的女儿?”

    秋安云好奇的看着她,点头道:“嗯,你是五姑姑?”

    秋玉如忍不住眼泪:“所有的兄弟姐妹中,二哥对我最好,从小就一直护着我。当年他若是没有走火入魔整个人瘫痪,绝不会让他们那样对我……”

    秋之定脸色难看,秋之则连连咳嗽,想要打断秋玉如说这些“陈年旧事”,影响下一代。

    秋玉如擦去眼泪,笑着对秋安云说道:“乖,快吃饭吧,喜欢吃什么,姑姑让他们再做。”

    “诶。”秋安云乖巧答应一声。

    可能是因为有晚辈到来,缓和了双方之间的关系,秋玉如没有再不停地指责秋之定,秋之定也暂缓了强行带走秋玉如的计划,准备再想办法劝说一下。

    ……

    陈志宁刚刚出关,吃了点东西之后,带上自己新炼制的法宝赶去广沙商行。刚出门就遇到一只小萝莉,圆圆的脸蛋,萌萌的婴儿肥。

    “你是五姑姑那个传说中很出色的儿子吧?”邱云安问道。

    陈志宁也有些奇怪:“你是谁?你喊我娘姑姑?”

    “啧啧!”秋安云背着小手,评头论足的绕着陈志宁转了一圈,然后一撇小嘴:“也就一般吧,好像年纪比我还大一点,什么境界?玄启境初期?中期?提升太慢了。”

    对付这种小丫头,陈志宁没多少经验,不过他眼珠子一转,摆出一副威严的派头来:“叫哥哥!”

    秋兴善正好走过来,听到这话毫不犹豫的转头就往回走。

    “你!”秋安云顿时泄气,赌气地瞪了他一眼:“就不!”

    “哈哈哈!”陈志宁一声大笑而去,没把这小丫头放在心上。

    他一走,秋兴善钻了出来,嘬着牙道:“这家伙不好对付啊。”

    “哼!”秋安云还在生气。秋兴善问道:“你从他身上看出来什么没有?你别忘了咱们两个是为什么出来的。”

    “我记得啦。”秋安云道:“家里关于五姑姑的传言,我猜多半是真的。肯定是家里对不起姑姑,你知道的,那些大人们,一天到晚挂在嘴上的都是大局为重,其实还不都是自己自私。”

    两个小家伙像小大人一样的分析起来。秋兴善点头道:“要是五姑姑真的受了委屈,我们就忍辱负重,等咱们在家中执掌大权,就给五姑姑平反!”

    “不管多强大的势力,也不能逼迫秋家委屈自己人!”

    要是秋之定听到了,一定会不屑一笑,说一声“童言无忌”。但是两个少年此时却十分坚定,这个年纪正是如花一般的岁月,敢想敢做,又理想坚定。即便是失败了,他们还很年轻,还有重新来过的机会。

    “不过在那之前,咱们得先弄清楚这个表兄的底细,他真像外面传言的那么神奇吗?”秋安云好奇心大起,不过很快暴露了小恶魔的本质:“等本小姐知己知彼之后,一定要用最残忍的恶作剧,狠狠地折磨他的灵魂!”肉乎乎的小手,呈魔爪的样子狠狠一握!

    远处,秋之定站在院子中,看到了三个少年相遇的一幕。

    他没有刻意去偷听少年们说了些什么,但是三个人凑在一起,却给他了一个启发,或许能够凭此说服九妹。

    ……

    陈志宁赶到广厦商盟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天色有些昏暗,他低着头正要进去,迎面一个人出来,两人错身而过,陈志宁隐约感觉好像有点眼熟,他急着找韩举,也没多看就进去了。

    雷声走出去两步,忽然意识到什么一回头,正好看见陈志宁的背影消失在照壁后面。在一看,门外停着陈家的马车,陈忠陈义老老实实的等在车边。

    雷声大喜:“陈少,等等我。”(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09-28 08:10: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