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一一七章 通天桥
    陈志宁猛的一抬手,三十六道秘剑气,三十六枚龙形冰矛鱼贯而下,排成了一线接连不断的撞击在枪尖上。

    春秋笔配合着奉天册的确强大,而且陈志宁能够感觉到,越往后奉天册所能够演化的攻击越强大!

    当然对于翁放歌来说,他的负荷也会越大。

    这第三页纸张演化的这一枪,威力远胜之前的箭雨和金色牢笼。不过秘剑气一道一道的冲击上去,虽然一次次的炸碎,但是不断的阻拦,也让这一枪的力量不断地衰弱下去。

    而后又是龙形冰矛,除了不断的阻挠之外,龙形冰矛之中,得字妖祖寒螭的那一丝真龙气息,也让这一枪不断地颤抖。

    终于,当三十六枚龙形冰矛还剩十枚的时候,这一枪彻底炸碎,星星点点的光芒洒落四周。

    翁放歌脸色微微一变,他暗中咬牙,手上不停,春秋笔洒然落下。

    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他的动作仍旧潇洒无比,能够引起外界观众的一片片惊呼赞美之声。

    第四页奉天册上,飞快的浮现出一具战斧。

    战斧斧刃雪亮,斧头上雕刻着神秘的花纹,勾勒出几头远古神兽的形状。而长长的斧柄抓在一只覆盖在仙甲下的大手之中。

    尽管这只是一只手,但是从仙甲那繁复神秘的花纹来看,这只手臂拥有着恐怖的力量。

    果然,当第四页奉天册飞上天空焚尽,忽然一道闪电撕裂了天空,从闪电所造成的虚空裂缝之中,伸出来一只巨大的手掌,它握着一柄大斧,朝着陈志宁凌空一挥!

    咔嚓!

    半个天空都被这一斧劈开了一道裂缝。战斧眼看着落下来,这一击真正达到了五阶以上法宝的威力,即便是不到六阶的威力,也差的不多了。

    而翁放歌也沉重的吐出一口气,他施展五阶法宝本身就有些吃力,一次两件五阶法宝配合使用,更是一种透支的状态。

    他并非有意将《奉天册》隐藏起来,实在是没有能力经常使用而已。

    战斧落下,威力强悍似乎不可抵挡。

    陈志宁双臂高高抬起,以一种无畏、高亢、绝不屈服的姿态,将火海和雷光抬升而起,同时他体内飞出一套防御性的四阶阵碑,一这一套阵碑为核心,灵活一层层的铺垫上去,雷光纵横织成了网。三者组成了一面巨大的盾牌。

    翁放歌一声冷笑,仅凭这个,就像抵挡住我春秋笔和奉天册的全力一击?太天真了。自从我从虚空之中召回奉天册,你今天就输定了!

    虽然被逼的有些狼狈,但是接着和你一战,彻底压服整个天火军年青一代,让老一辈的那些巨头们看到我真实的实力,也还不错。

    轰!

    一斧落下,陈志宁费尽心机的“盾牌”果然没能抵挡太久就彻底崩溃了,一套珍贵的四阶阵碑就这样毁掉了。

    可是陈志宁脸上并没有什么惊慌的神色,在雷光火焰和阵碑的碎片当中,有一点灵光猛然而起。

    “啪!”

    太上梭和战斧猛烈地撞击在了一出,而后是短暂却似乎漫长的相持,两者之间的光芒迅的达到了一种白炽的状态,将两者之间哪怕最为细微的部分都映照的无比清晰。

    整个孤鹜山城的人都看到了,那一柄战斧上,斧头后面雕刻的那些上古神兽似乎都活了过来,一股股力量加持于战斧之上。

    而握住战斧的那一只手,也从五指之上各自注入一股力量,分属五行之力!

    太上梭的攻击力在五阶法宝之中也算强悍,它高转动着,快到了极点,甚至让人根本看不到它在旋转。

    陈志宁之前在重叠虚空之中,根本没有全力催动太上梭,所以这件有些先天不足的五阶法宝,现在还完好无损。

    可是在这样的对决之中,太上梭从梭尖开始,渐渐地出现了一些十分细微的裂痕,而在白炽光芒之下,这些裂痕变得清晰可见,每一名观众都看到了,于是他们爆出了一片欢呼,认定了翁放歌马上就要获胜了。

    啪……

    太上梭彻底破碎,可是没等翁放歌的支持者们出欢呼,紧跟着光芒一闪,那一柄战斧也随之收回了虚空之中。

    裂缝闭合,奉天册第四击被抵消了。

    “唉”众人一片遗憾。

    翁放歌有些头疼,陈志宁太难缠了。他看上去并没有施展什么真正强大的手段,却一次次的将自己的攻击化解掉。

    “呼”他深吸一口气,青龙霸王鼎之中天地元力浓郁,他浅浅补充了一下之后,强行催动了春秋笔和奉天册。

    这一次,春秋笔落笔极为艰难,而奉天册也是飘飘荡荡,似乎有些不受控制了。

    不过,在众人不断地鼓舞声之中,他还是成功的落下了最后一笔。轰……就在这一笔落下的时候,天空中风云涌动,电闪雷鸣。

    第五页奉天册上,出现了一座石桥。

    石桥的桥身和栏杆上,雕刻着一幅幅传说中的画卷,经历了无数岁月沧桑,显得古朴老旧。但是整个石桥,却给人一种深邃、沉着的感觉,代表着一种强大高远的力量。

    撕拉

    第五页奉天册高高飞起,天空之中燃起了无源之火,闪电和阴云、狂风暴雨,似乎是在迎接这一页奉天册升上天空。

    轰隆隆!巨响雷明声再次响起,阴云当中,凝聚成了一巨大的漩涡,整个天空都被这个漩涡笼罩。

    漩涡核心处,短暂的出现了一个黑洞,那一尊古朴老旧的石桥,从黑洞之中飞出来,沉重的朝着陈志宁镇压过去。

    老一辈的大修们,在这座石桥出现的一瞬间心神大震,短暂的那么一瞬间,还以为是那一座著名的“通天桥”。

    不过很快他们就意识到自己看错了,但这一尊石桥也同样强大无比,绝不是区区一个玄启境修士能够对抗的。

    “这是远古时代,某位尊者的仿制品,但也不容小觑!”

    已经有人肯定:“这一战到此为止了。”

    翁放歌非常吃力,甚至他自己都感觉到,这座石桥冥冥之中的那一股反作用力,压得他全身骨骼嘎嘎作响,随时可能承受不住倒下去。

    一柄千斤战锤当然威力巨大,可是如果让一个力量不足以操控战锤的人来施展,对他自己也是很危险的。

    翁放歌现在就是这种状态。

    不过他相信,只需要石桥落下,陈志宁就会当场倒地,他已经收势不住,这一击下去,很可能陈志宁就粉身碎骨。

    可是陈志宁仍旧没有一丝惊慌之色,他只有尴尬和懊恼。

    因为接下来,他要用一件女人的仙器来赢得这场战斗。

    一阵仙灵之音响起,即便是在青龙霸王鼎之外,孤鹜山城的人们也听到了这一阵清灵的仙音,顿时觉得精神一振,整个人神清目明,寿元延续。

    而青龙霸王鼎之中,陈志宁头顶上高悬一直凤钗。

    凤口当中吐出一片金光,对着那尊镇压下来的石桥一扫,石桥的气势顿时不断跌落,那种让人窒息压抑的远古神物的感觉顿时消失不见,陈志宁需要面对的,似乎变成了一个普通的法宝。

    “这是……仙器!”孤鹜山城内,响起了最为强烈的一片惊呼声。

    谁也没有想到陈志宁竟然还藏着一件仙器!而仙器一出,无论是翁放歌自己,还是他的那些支持者瞬间信心暴跌,感觉到胜利变得飘渺虚无起来。

    陈志宁被逼的在众人面前使用一件女人的仙器,心中恼怒无比,身形一晃一个挪移闪现出现在了翁放歌的身前,毫无花俏的一拳狠狠砸了过去。

    与此同时,铁页丹被陈志宁催动,朝着那尊石桥一撞。

    咔嚓!

    两道破碎声几乎同时响起,石桥在铁页丹的撞击下破碎,翁放歌的鼻梁在陈志宁的拳头下破碎。

    即便是有仙器的压制,那尊石桥也是不俗,气息和力量降低了,但是石桥的本质并没有变,竟然被一件看上去并不如何出色的法宝撞击破碎,这再次让那些修士们包括崔实在内大吃一惊,不由得认真打量起铁页丹来。

    有人认出来了,一声惊呼:“丹宝!”

    仙器、丹宝,玄启境巅峰!怎么看,陈志宁才是天火州年青一代的第一天才,而不是已经注定了失败的翁放歌。

    陈志宁心中火气很大,一圈打断了翁放歌的鼻梁,后者一声惨叫满脸鲜血连连后退,可是陈志宁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他拳拳到肉,狠狠地轰击着翁放歌,他没有施展出莽气灵气混合爆炸的手段,就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嗷嗷,啊啊!”翁放歌连声惨叫,很快就被陈志宁打成了猪头,他飞起一脚将翁放歌踹飞了出去,一道阵法光芒闪过,将翁放歌拉了出去,阵法已经判定翁放歌落败。

    陈志宁追上来的一拳打在了空中,恼怒无比朝天一声怒吼,全身力量爆,铁页丹、仙器凤钗、五元神脏术一起爆出最强的力量,整个人凶威冲天,气势浩荡!

    “好强!”这是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心中唯一的念头了。(未完待续。)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