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一一四章 青龙之战
    霸王鼎之战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就是这分组之战。以往有无数次,戏剧性的最被看好的天才,一进入霸王鼎就被人联手做掉了。

    宋清薇站到了南方朱雀霸王鼎的位置上,忽然满意一笑,女学子之中最强的两人,江九烟和“神佑”慕容真都在自己这一组。

    这样的话,自己从这一组胜出成色十足,没有人能够指摘什么。

    朝芸儿站在北方玄武霸王鼎的位置上,大眼睛转了两圈,将自己的对手看了一遍,咦,少年英雄宴上的对手,古洛郡的“元莽星”夏启和也在呢。

    她的想法到此为止,并没有其他的念头。

    贝小芽低着头站在众人中间,谁也没去看,是少爷让我站在这里的,不然我肯定站在东边。

    陈志宁看到这丫头,也有些哭笑不得。他喊了一声:“小芽!”

    贝小芽抬起头看着少爷,满眼期待希望少爷把她喊过去,离少爷太远她有些不习惯了。

    陈志宁挥舞了一下拳头:“胜出!”

    贝小芽有些失望,但还是很听话的点点头。

    远山战士平怒潮盯着贝小芽,眼中战意熊熊。然而这种挑衅没有收到一点回应。

    朝芸儿满怀期待的望着陈志宁,陈志宁却没什么表示,她暗中嘟了嘟小嘴儿,志宁哥哥偏心,都不鼓励人家一下。

    崔实看大家都站好了位置,微微一笑高声道:“好,诸位,开始吧,霸王鼎之战,你们必定此生难忘!”

    他双手用力抬起,莽气滚滚而出,注入头顶上的城主大印,进而影响到了护城大阵。四象霸王鼎微微一晃,发出类似铜钟一样“嗡”的一声闷响,各自从鼎口之中喷出一片精光,笼罩了下面的学子,而后光芒一闪,将他们拉入了霸王鼎之中。

    四足双耳,广八百丈、高五百丈的霸王鼎内部极为宽敞。

    而当学子们进入其中,立刻就明白霸王鼎之战绝不简单。

    北方玄武霸王鼎之中,一片黑水冰河的世界,寒气阵阵,地面时不时的会裂开,或是喷涌出一股黑泉,或是迸射出一道冰雾。

    头顶上的冰川经常崩塌,当中夹杂着冰电一同轰落下来。

    南方朱雀霸王鼎之中,火山遍地,岩浆横流,经常爆发的火焰喷泉,让这个世界更是炽热危险。

    东方青龙霸王鼎之中,则是一片郁郁葱葱的世界,但是这里生命之气浓于无比,诞生了许许多多魔怪,有动物也有植物,甚至连山川巨石,也因为过于浓郁的生命气息,而变成了一种半生命状态的魔物。

    西方白虎霸王鼎之中,锐金之风肆虐,大地上磁性极重,隐藏着各种莫名的危险。

    陈志宁九人落入青龙霸王鼎之中,立刻有数百道坚韧的野草贴着地面窜了过来,九人飞身掠起,一旁的树林之中,又有数十道藤蔓射了出来。

    刚一进入这个世界,大家就弄了个手忙脚乱。

    陈志宁轻松很多,一跺脚火海升起,将那些野草烧尽。抬手有闪电划过,朝他射来的藤蔓全都变成了焦炭。

    翁放歌也不弱,以手指为笔,在四周随意的点画几下,野草和藤蔓全都咻咻退回去,速度极快。

    其余七人看到这一幕,相视一眼一起反杀回来。他们都明白,不把这两个人先做掉,他们绝对没有机会。

    陈志宁朗声一笑,问道:“你要几个?”

    翁放歌笑答道:“四个。”

    陈志宁摇头:“那我岂不是占你便宜了?”

    翁放歌道:“我要是三个,你四个,那岂不是我占你便宜?”

    陈志宁两手一摊:“这么说起来,怎么也不会公平了。那好吧,我要三个,你四个,然后我再打败你,正好你四个我四个,公平了,就这么办!”

    翁放歌愣了一下,没想到这小子如此狡猾的在嘴上占了个便宜。

    另外七人却是暗暗恼火,你们真以为自己的实力能横扫吗?不知死活!

    于是每个人手上更加重了几分,原本想着不要太过得罪人,只要将两人打败就好,现在却是奔着伤人去了。

    陈志宁看到北沙郡的两人杀过来。康天杭一马当先,丁继东犹豫了一下,还是落后压阵,没有跟康天杭一起围攻。

    对于他这种自重身份的“矜持”,陈志宁很不屑,勾了勾小指头:“一起上吧,不然你们没有一点机会。”

    这根小手指头把丁继东撩拨得大怒;那轻蔑的语言,也把康天杭撩拨得大怒。

    康天杭还很清晰的记得,当初自己霸占千湖郡的久博园,陈志宁毫无办法,孤鹜山城的人也要讨好自己,把陈志宁逼走,让出久博园!

    这才十几天的时间,陈志宁怎么就变成了让他高山仰止的人物?

    他极度不愿意承认这一点,甚至在内心深处,还有些自欺欺人的认为,自己可以轻松打败陈志宁,陈志宁只是因为有宋英格撑腰罢了。

    康天杭的法宝是四只流星锤,在他不断祭炼之下,四只拳头大小的流星锤不但势大力沉,而且真的如同流星一般的速度。

    他另有一套修真锤法,配合着他多年苦修的《星月落辉术》,一旦施展开来,就算是丁继东也很难抵挡下来。

    他信心十足的催动着四道流星锤在身外化出一道道玄奥莫名的轨迹,掩映在一片星月光辉之中,朝陈志宁杀去。

    星月光辉绝不仅仅是一个障眼法的掩护,其中的月光如刀,星光如刺!陈志宁如果小看了自己的法术,必定要吃个大亏。

    但是陈志宁还真就是小看了他的法术。

    铁页丹滴溜溜升起,太古神人像如今防御力十分强悍,他的星月落辉术根本无法突破那一层金光。

    而陈志宁抬起手指凌空一指:秘剑气发动。

    融合了罡风利刃的秘剑气,此时不但修真剑法展开,而且还能够配合挪移闪现使用,更加变幻莫测。

    陈志宁提升到了玄启境巅峰之后,实力大增,很多手段以前知道应该如何组合,但是没有那个能力使用,现在这一切不成问题。

    唰唰唰!

    康天杭爆退!衣衫上已经多了几个窟窿,险些伤到了自身。他的星月落辉术对陈志宁完全没有威胁,而四只流星锤,却各自挨了一记秘剑气!

    被打迎头回来的流星锤上,各自多出来一道深深地剑痕,康天杭收到了法宝的反噬,胸口一阵剧痛,难过的要吐血。

    他心下骇然:这是三阶法宝,他只用法术就能伤害到法宝的本体!?

    陈志宁轻轻松松的站在原地,淡然道:“刚才饶你一命,是怕你们不服气。三个一起上吧,不然真的没有一点机会。”

    丁继东差点跳起来,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翁放歌果然拦下了另外四人,而陈志宁这边的第三人是深河郡的一名学子,也同样来自上四郡,实力不亚于康天杭。

    “一起出手,现在不是顾及颜面的时候!”深河郡的学子低喝一声,率先杀了上来。

    他是旁观者清,北沙郡的这两位对陈志宁不服气,可是实力上真的差的太远了。

    咻咻咻……

    一点点星光从他身后的一片光芒画卷之中飞出来,一只白玉做成的画轴高悬在他的头顶上,正是这件法宝的本体。

    画卷当中,乃是一座军阵。此时军阵当中,正推出三十具床弩,一次齐射光芒弩箭射向陈志宁。

    丁继东一咬牙,手中剑茧弹出,同时在胸口处一按,一枚护心镜出现,光芒朝前射出,唰一声罩向了陈志宁。

    他脚下两团火环升起,奔行之间隐隐有风雷之声,显然还有后手准备,随时可以杀出。

    康天杭一咬牙,吞下了一枚灵丹,气息暴涨,短时间内达到了玄启境中期的实力,和丁继东并驾齐驱,无论是法器流星锤还是《星月落辉术》威力都提升了一个档次。

    三人围攻陈志宁,并且全力以赴不留余地!

    “哈哈哈!”陈志宁一声大笑,他虽然大多数时候惫懒,但是刚刚提升了境界,正想要大展拳脚验证一下自己实力究竟如何,三人全力围杀正合心意,痛快一战。

    “五元神脏术!”他一声大喝,这秘法提升之后全力催动。

    轰轰轰,一道道雷光从天而降,大火从地下升起化作了一片海洋。惊雷和火焰交相辉映,在天地之间彼此勾连,声势浩大的将三人淹没其中。

    融合了罡风利刃的秘剑气和龙形冰矛,借助了挪移闪现神出鬼没,每一处闪现都会让三人胆战心惊。

    而等级最低的金风,却起到了最为恰当的扰敌作用。在狂乱的金风吹拂之下,三人的视线、听力、感知、灵觉都眼中受到影响,发挥不出全部实力。

    陈志宁朗声道:“千里拂衣,你需要几招?”

    翁放歌那边一声大笑:“师弟好兴致!既然如此,我就作陪一下吧,每人一招!”

    陈志宁满意:“妙极,我也是这么想的。”

    丁继东三人勃然大怒,喝骂道:“好小子,胆敢如此辱我!”

    陈志宁嘴角挂着浅笑,原地站立不动,太古神人像金光如纸,却牢牢将他护住。

    三十六道秘剑气忽然凝聚成了一股“剑绳”,混合着金风,化作了一道风暴,狠狠地轰击在了康天杭正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