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一零五章 符中(第一更)
    少年英雄宴上他们收获了二十七枚金种子,上一个世界中得到六枚,而在这个世界中,到现在已经收获了九十六枚,现在四人身上,一共有一百二十九枚金种子!

    收获巨大,陈志宁心情极好。而这么多金种子,却再也没有了感应,恐怕这个世界中所有的金种子,都已经被他们找到了。

    天色已晚,陈志宁决定道:“这个时候转去别的世界怕有危险,咱们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出发,去下一个世界碰碰运气。”

    “好。”三女都没有反对。

    陈志宁遗憾的是,恐怕寻找蟠桃园世界的事情要失败了。

    满天星斗,他们在一座山洞中休息。陈志宁运功炼化体内的那些全属性天地元力。这几天他进步极快,已经快要摸到突破的边缘了。

    他轻轻吐出一口气来,结束了今天的修行,欲速则不达,这几天他反而压制着自己的进度。

    想了想,他将手摸在了怀中的天降神玉符上。

    尽管宋清薇和朝芸儿一再警告,可是陈志宁仍旧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炼世师涂半天,实在是太强大太传奇了。

    他为什么会被“仙罚”而死,成了陈志宁心中挥之不去的一片疑云,他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想要解开这个谜团,而且他觉得作为涂半天的最后一件作品,天降神玉符就是线索。

    莽气从指间缓缓流出,注入到了天降神玉符之中,借助莽气,他一点点的解析着这枚灵符的结构。

    很快陈志宁就沉浸在一片令人沉迷的结构之中。

    炼世师阁下的风格简洁却十分有力。他留在灵符之中的阵法并不显得十分复杂陈志宁也曾经见过一些所谓阵法大师的作品,无数错综复杂的阵法刻线,勾勒出一幅看似波澜壮阔的阵法画面。

    但是那些阵法刻线之中,真正起到有效作用的恐怕不到三成。

    而这种“华丽”的风格在如今的凡间界非常盛行,不仅仅是人族,妖族的一些阵法大师也是如此。

    有的阵师天生风格如此,有的却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真实实力,不想让人轻易看穿自己的阵法布置。

    但无论如何,和陈志宁现在面对的炼世师布置的阵法来说,都显得是那么的的华而不实!

    虽然线条简洁,但是其中却时常有神来之笔,那种让人目醉神迷的阵法刻线,让陈志宁心中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才是我所向往的风格和水准!”他大加赞叹。

    而堂堂炼世师的手法,绝不是现在的陈志宁所能够破解的。他不断的解析,却也只能算是有些“皮毛”的收获。

    陈志宁尝试了数次,都没有能够突破外层阵法对于整个玉符的保护。

    他并没有强行尝试,但是他知道自己选对了道路。因为这外部阵法已经能够看出来,炼世师阁下似乎在保护和掩盖着什么东西。

    他又将整个外部阵法钻研了一遍,几乎是在脑海之中刻下来。这才轻轻收回自己的莽气,然后慢慢睁开眼来。

    这一睁眼就吓了他一跳!

    宋清薇就坐在他面前,目光炯炯的看着他。见他已经醒来,宋清薇悄悄比划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对他招招手,当先走出了山洞。

    陈志宁有些奇怪,还是跟了出去。

    两人走出数十丈,绕过一片巨石,宋清薇神情凝重低声道:“志宁,你尝试着窥探天降神玉符中的秘密了?”

    陈志宁刚想说话,宋清薇打断他继续道:“别否认,我感受到了你身上那枚天降神玉符泄露出来的一些气息。”

    陈志宁撇撇嘴:“我只是有些好奇,难道你对一位制器大师的作品就不感兴趣吗?”

    宋清薇罕见严肃,瞪着他道:“别想糊弄我,我知道你真正想要探究的是什么东西。”

    陈志宁挠挠头,宋清薇心中一软,叹了口气道:“我来之前做过一些调查。十七年前秋田郡的少年天才练古池,十二年前深河郡的苏慕冲,七年前古洛郡的鲁云道,他们本应该都是那一代最杰出的人物,却全都在参加了天池群英会之后,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死于各种事故。”

    “他们三人,或是擅长炼器,或是擅长阵法,志宁,你该不会以为,这么多少年天才中,只有你对炼世师涂半天的事迹感兴趣吧?”

    陈志宁一愣:“他们都尝试着破解天降神玉符?”

    “我推测是的。”宋清薇担忧的看着他:“我知道你的性格,你忍不住,所以这几天我一直暗中留意你,你果然……唉,只要你尝试破解那枚玉符,肯定会留下痕迹。王朝显然并没有放松对于涂半天事件的监控,你千万不要冒险好吗?”

    她似乎担心陈志宁不肯答应,咬着嘴唇,脸庞有些发热,低声说道:“就算是为了我和芸儿妹妹,也不要这样冒险好吗?”

    陈志宁激动不已,宋清薇很少会这样和他说话,即便是两人心中亲密,但绝大部分时间,只要他的言行稍有逾越,宋清薇的眼神就会变得清冷。

    同时他也很感动,宋清薇不会说什么温柔的话语,也不会像朝芸儿那样热情,但她会用自己的方法关心他。

    他点点头:“我答应,你放心吧。”

    宋清薇松了口气。

    两人回到山洞中,蔡琳和贝小芽还睡的很熟,没有被惊动。

    ……

    第二天一早,陈志宁带着三女离开了这个虚空世界。下一个世界看上去普普通通,和五海四界没什么大的不同,陈志宁带着三女在金种子的感应下,搜寻新的金种子。

    ……

    在一片汪洋的世界之中,平怒潮双足稳稳立于海面之上海水淹没至他的膝盖,他的双臂平平举起,整个人成一个大十字,在双臂和身躯上下左右的虚空之中,各自有三柄巨大的飞剑。

    十二柄飞剑拍成了两排,面对着一头正破波冲来的海洋凶兽,他一声呼啸双臂一翻,十二柄巨大飞剑排成了剑阵射出去,将那头凶兽轻而易举的切成了碎片,而后从凶兽的腹中取出一只小琉璃瓶。

    看着小琉璃瓶中中的那一枚金种子,平怒潮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而后,他轻轻一拍腰间一枚小巧的玉扣,一片朦胧的光芒绽放出来。

    ……

    风华绝代的慕容真双唇红艳,身外围绕着七件法宝,分别是剑、铃、扇、牌、杖、珠、斧,每一件法宝都宝光四射,轮番爆发出击,将周围一头头凶兽射成一片血爆。

    她行走在一座海洋之中的小岛上,显得轻松惬意,周围那些一阶、二阶的凶兽,虽然数量众多,却根本无法对她造成任何阻碍。

    终于,在一路杀戮之后,她来到了岛屿中央,取到了一片石壁上镶嵌的三枚金种子。

    慕容真满意一笑,更显得容颜动人。她轻轻一拍腰上的玉扣,光芒将她笼罩。

    ……

    元莽星夏启和在少年英雄宴上输给了朝芸儿,尽管朝芸儿是朝东流的孙女,后来也没有人责怪他,可是他内心深处却很不服气,憋着一股火气。

    他一身厚重法宝铠甲,以庞大的莽气催动之下,这件四阶法宝各部位分别腾起一头凶兽虚影,五头凶兽虚影当空笼罩保护着他。

    夏启和不使用别的法宝,一双拳头无坚不摧,飞快的轰击在一头如同小山一般的巨龟身上。

    终于巨龟发出一声惊天惨叫,坚硬的龟壳在夏启和不断的红几下彻底破碎,它也随之殒命。

    夏启和拿到了藏在巨龟洞穴之中的三枚金种子,一言不发的激活了腰间的玉扣。

    ……

    和慕容真周身法宝缭绕相比,翁放歌身外只有一只小巧的神笔。

    神笔缭绕飞舞,不断地画出一道道淡淡的光雾墨痕。这笔似是神物,点睛可活,连续在一头巨大的海蛇身上点了十三下,彻底将这头巨大的海怪凶兽全身经脉摧毁,它发出一声哀鸣,轰然沉入了大海之中,很快鲜血就染红了整片海面。

    翁放歌轻轻松松的收走了五枚金种子,一拍腰间玉扣,一道光芒裹住了他,嗖一声破空飞去,快似闪电。

    ……

    在一片重叠混乱的虚空外,一点光芒出现,随后是第二点、第三点、第四点。四人全都及时赶到,没有人拖后腿。

    翁放歌满意点头:“好,这个世界的金种子收集完毕,咱们前往下一个世界。”

    陈志宁炼制了“星罗阵”,古洛郡郡学也帮翁放歌他们准备了类似的法宝,方便他们在搜寻探索的时候进行配合。

    ……

    在一片七彩光芒当中,一道道青蓝色的雷光不断炸响,整个区域一片混乱。当中传来一头巨兽愤怒绝望的咆哮声。

    有一道明亮的剑丝从天外云层之中射来,看上去甚至比雷光还要快上几分。

    铮!

    剑丝穿入那一片七彩的光芒之中,旋即那头巨兽发出了一声震天的咆哮声,一切归于平静。光芒逐渐散去,露出里面的巨兽和三名少年。

    那头巨兽体长七丈,鳄鱼的身躯,犀牛的四足,力大无穷外皮坚不可摧。

    康天杭三人显得有些狼狈。丁继东御使着凶兽坐骑从天空中落下来,一抬手,插在这头凶兽额头上的那一道剑丝光芒一闪回到了他的手中,缠绕成了一枚小巧的光芒剑茧。(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