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八十九章 真龙血脉(上)第三更!
    陈志宁深吸一口气,平心静气的将手中的三枚仙桃一同吃了下去。

    而后,他放弃了《道艺》和《青云志》,全力催动《双极神魔体》!一个时辰过去了,他身上的气息翻滚不停。

    两个时辰过去了,气息仍旧高涨。

    三个时辰过去了,一股强烈的气势骤然爆发,冲击的周围阵法一阵摇晃。

    陈志宁长身而起,一声大吼,重重一拳击空而出。啪啪啪……一阵强大力量挤压空气的爆鸣声,显示出现在陈志宁的强大。

    然而他的眼神却是七分无奈,三分安慰。

    他没能觉醒任何血脉,身上没有印痕凝聚。但是三枚仙桃,却帮助他将境界推升到了玄启境中期!

    而且似乎根基更加牢固了。

    没能觉醒血脉,聚血丹之中一些特殊的药力,帮助他将身躯淬炼的更加强大,他感觉自己现在甚至超过了三阶凶兽的身躯强悍程度!

    “果然,帝嬴血脉的规律不可打破吗?”陈志宁黯然,无论是谁此时都会心有不甘。他平复了一下气血,收功而回,独自静坐了一会儿,一摇头上床睡觉去了。

    ……

    郡城西门,城门在晨光之中轰隆隆的打开了。开城门的那一刻,封闭着整个郡城的护城大阵也随之关闭。

    一辆马车缓缓而出,周围跟着一些人。

    太史阿和蔡训导一起前来送行,太史阿看着陈志宁身边跟着四女是的,陈志宁把自己的丫鬟蔡琳也带上了心中总是有些不快乐。他沉声道:“你小子这次一定要努力给我拿个好名次回来,我还指望靠着这一次的天池群英会开创郡学历史呢。”

    陈志宁笑嘻嘻的:“您老就放心吧。”

    太史阿看出来这小子么有多少诚意,叹息一声挥手道:“去吧,早点出发,路上小心。”

    “是。”陈志宁四个郡学学子想太史阿和蔡训导躬身告别,登上了身后的马车。

    马车也是郡学资助的,不过只是借用实际上这辆“漂游马车”是郡学从郡衙借来的。

    拉车的是六头走角兽,这是人族最早开始驯化的一种高阶凶兽,到了现在走角兽仍旧保持着日行三千里的速度,但是十分温顺,从不会攻击人类。

    车厢也是一阶法宝,能够承受极高的速度。并且内里宽大,五个人坐进去一点也不显得拥挤,甚至陈志宁还可以躺下,将头枕在蔡琳的大腿上。

    马车上了官道,六头走角兽开始加速,越来越快,渐渐地能够看到,它们几乎是蹄不沾地,这是一种本命神通,人族也曾模仿过这种神通,创出一种名叫“陆地飞腾”的法术。

    速度越来越快,马车车身上的阵法启动,四只车轮收回车身内,阵法保持着车身虚空悬浮起来。

    于是走角兽和马车离地七尺,飞快的行进着。

    ……

    孤鹜山城位于天火州的最南端,和天火州南部的“魔焰蛮荒”毗邻。从千湖郡前往孤鹜山城,要穿过白石郡和朱丹郡。

    天火州广袤万里,九郡面积有大有小,陈志宁他们在两郡的郡城各自休息了一晚,第三天傍晚,正好赶到了孤鹜山城所在的太望山脚下。

    太望山乃是从魔火蛮荒之中延伸出来的一条巨大山脉,如果说魔火蛮荒是一头巨大的章鱼,太望山就是这头章鱼伸出来的一条触手。

    魔火蛮荒在太炎王朝都是大大有名的凶险之地,其核心区域,据说盘踞着众多的超九阶凶兽,甚至还有一头从远古时代就存在的“兽皇”。

    没有人知道这头兽皇到底有多强大,即便是妖族的大圣们,也不敢冒犯它。

    孤鹜山城依山而建,位于太望山的主峰“落鹰巨峰”的半山腰上,当年乃是人族进军魔火蛮荒的桥头堡垒,从这里可以眺望魔火蛮荒,提前预警袭来的凶兽群,也可以从这里直接出兵,杀入蛮荒深处。

    建造孤鹜山城的时候,人族还雄心勃勃,想要征服整个五海四界。当年这里驻有修士十万,每日在城头上飞舞的大修如同围绕着尸体的秃鹫,喧闹时人声鼎沸。

    只可惜随后人族分裂成一个个王朝,再加上百族溃散,人族和妖族貌合神离,再也无力进攻魔焰蛮荒,这座当年耗费了巨资建造的坚固堡垒,就此沉寂了下来。

    原本这座城市会慢慢的被人类遗忘,最终消失于历史的长河之中,但是意外发现的落鹰巨峰天池,让这里重新有了价值。

    但无论如何,现在的孤鹜山城也远远比不上当年了。

    陈志宁几个人从马车中出来,站在山脚下远远一望,他们距离孤鹜山城还有数百里,在这里只能隐约看到落鹰巨峰白色的峰顶,根本看不到山腰上那座雄城。

    “今晚暂且在这里休息吧。”陈志宁指了前方一座小镇。

    在太望山周围,这样的小镇有七八个,都是给前往孤鹜山城的旅人落脚歇息用的。

    小镇并不大,两根粗糙的大石柱矗立在镇子口就当做是大门了,一侧略高的石柱上,刻着三个普通的大字:下山镇。

    马车轮子重新放出来,落在了地上,六头走角兽也以极慢的速度“踱步”进了小镇。镇子之中有一大半的建筑都是客栈和饭店。陈志宁从车中之中朝外看,嘀嘀咕咕道:“有没有那种房间大到可以摆下一张足够五个人一起睡在上面大床的客栈?”

    宋清薇眼神冷嗖嗖的,逼u逼u逼u的朝他飙飞刀。朝芸儿在他腰间拧了一把:“志宁哥哥你在胡言乱语,我就不跟你要好了!”

    陈志宁撇撇嘴,回头看看四女,蔡琳虽然没说话,但是明显也不太情愿。他暗叹一声,还是贝小芽好,冰丫头就那么懵懂的看着他,大概觉得和少爷睡一起也没什么不好的。

    陈志宁在一家看上去最为气派的客栈前停了下来,要了五间上房。好在大家都有储物空间,不用亲自搬运行李,不然肯定苦了陈志宁。

    马车虽然还宽敞,但是总不能让陈忠陈义一起坐进来吧?而漂游马车不需要车夫,乃是通过车内的阵法控制六头走角兽,如果有什么沉重的行李,带了四个女孩的陈志宁只能亲自上阵了。

    进房间的时候,朝芸儿朝陈志宁不断的使眼色,陈志宁怔了一下,而后小心脏不争气的砰砰乱跳起来:芸儿妹妹你这样太大胆突然了啊,人家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回到房间,陈志宁抚了抚胸,立刻口干舌燥起来。宋清薇和朝芸儿是他认定的要奉献“童真”的女孩,现在朝芸儿发出“邀请”,陈志宁给自己鼓足了勇气:不能怂!

    他悄悄拉开门出去,蹑手蹑脚像做贼一样来到了朝芸儿门外,生怕被别人发觉了。他刚刚在门上敲了一下,房门就拉开了,朝芸儿一把将他拽了进去。

    “芸儿妹妹,太热情了!”他低呼一声,可是被拉进去之后,却被朝芸儿一把按在了椅子上。

    陈志宁一愣,看看里间,这里距离床还有点远啊。

    朝芸儿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一把扯掉头巾,小嘴一瘪:“都怪你啦,人家说不要你非要,再过几天就遮掩不住了,呜呜呜,怎么办呀?”

    ……

    几乎是陈志宁被朝芸儿拉进去的同时,另外一扇门打开了,露出宋清薇的俏脸,她眼中有些疑惑,然后想了想,无声无息的站在了朝芸儿的门外。

    屋子里的两人正是心神大乱的时候,压根没有注意到隔墙有耳。

    这里只是一个山下的小镇,客栈房间内更不可能有什么阵法保护。

    “都怪你啦,人家说不要你非要,再过几天就遮掩不住了,呜呜呜,怎么办呀?”朝芸儿带着哭腔的话一如耳,宋清薇一开始没反应过来,随后一双杏眼瞪得大大圆圆:不要,非要,遮掩不住了……她不由得想到了一些事情。

    “他们两个竟然……”她心中一片惊呼,旋即羞的满脸通红,急急忙忙的逃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却心绪不宁起来。

    “他们怎能如此!”她责怪两人,却不知道为何,心中总有一种失落感。

    “不行!”宋清薇逐渐冷静下来,作为姐姐,她要为芸儿考虑:“一定帮他们两个遮掩下来。唉,这两个不知轻重的家伙呀。”

    ……

    陈志宁看着朝芸儿的,她的秀发之中隐隐约约露出两截小小的淡金色龙角显得十分可爱。

    他错愕之后,却是一阵狂喜,猛的站起来差点撞到了朝芸儿。

    “这……”他下意识的想要去摸一摸那一双龙角,想确认一下是不是真的。然后又意识到这样十分失礼,据说龙族非常不喜欢被触碰龙角。

    他收回手来,喜悦而尴尬的搓了搓:“这,是之前吃了那两枚仙桃之后长出来的?”

    朝芸儿看他还真么开心,更加郁闷了:“是呀!人家都急死了,你还笑,你、你坏死了!坏死了!”

    陈志宁还是没忍住:“我,能摸一下吗?”(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