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八十八章 强敌如林(下)第二更
    “仅仅是参加还不够,一定要拿到好名次,至少也要是前三,不然怎能功过相抵?”

    陈志宁叹了一口气:“算了,我实在不想去,还是交罚款吧。”

    太史阿一愣,一老一小大眼瞪小眼,都等着对方让步,结果僵持起来了。蔡训导在外面听着,心中微微一叹:这下子尴尬了。

    陈志宁不走,太史阿也不赶他走,两人谁也不肯先开口,足足互瞪了一盏茶的时间,外面的蔡训导先撑不住了,推门进来:“大人,志宁,其实何必如此呢……”

    在蔡训导的调停之下,两人气鼓鼓的各退一步,陈志宁很不情愿的答应去参加天池群英会,太史阿扭扭捏捏的批准郡学支援给陈志宁一大笔修行物资。

    两败俱伤!师徒之争,谁也没占到便宜。

    出门之后,陈志宁挠头,心中暗道:这是何必呢?

    太史阿也敲着桌子:老夫何必如此呢?

    ……

    “天池群英会每个队可以挑选四名成员。”蔡训导跟陈志宁介绍着:“你这一次最大的对手,毫无疑问是上四郡的队伍。我们已经得到了消息,北沙郡、深河郡和秋田郡都有玄启境中期的杰出弟子领军,最强的是古洛郡,领军的乃是一位玄启境后期的天才弟子!并且他们的队伍中另外三人,也都是玄启境中期,放在其他郡,都是领军人物的水准!”

    “下五郡之中,恐怕也只有我们有资格挑战上四郡,其他的四郡的领军人物都是玄启境初期,不过实力肯定远不如你。”

    陈志宁现在虽然只是玄启境初期,但是毫无疑问他拥有挑战玄启境中期的实力,击败古洞寒天就是最好的证明。

    蔡训导顿了一下说道:“古洛郡乃是州府所在地,他们的实力一直是九郡之中最强的。之前十届天池群英会,古洛郡夺得了其中五届的第一,并且最近二十年来,他们的排名从未掉出过前三!”

    “这一届古洛郡郡学,被州府的人称之为‘谪仙一代’,号称三十年来最强新修!”

    即便是蔡训导,语气之中也透着浓浓的羡慕:“领军的是‘千里拂衣’翁放歌。翁家是州府的千载豪门,翁放歌更是被称为翁家百年来的第一天才。三天突破元启境,半年升至元融境巅峰,即便是玄境元境的关卡,也仅仅是阻拦了他半个月的时间。而后,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提升到了目前的玄启境后期!

    他连连打破天火州的修行速度记录,据说在州府之中,已经将他认定为天火州下一代的修行领袖!

    除了他之外,古洛郡中其他三人也都是赫赫有名之辈,无论哪一位,都是一时翘楚,当代奇才!

    ‘远山战士’平怒潮,玄启境中期,疯狂好战,以武入修。他乃是州府年轻一代的传奇!据说因为家境贫寒,甚至连最基本的入门费用都交不起,被各大宗门拒绝后,被郡学收留,然后在郡学之中当了一个门童。

    而后靠着一本普通的武技,默默无闻修炼了三年,直到十八岁才被郡学一位导师偶然发现,他虽然起步晚了,但是那门武技将他的基础打得十分牢固,身躯强悍,而后的修行更是一日千里。

    据说从他开始修行到现在,除了输给翁放歌一次之外,至今未尝败绩!

    ‘元莽星’夏启和,玄启境中期,据说他的资质不亚于翁放歌,之所以境界上差了一层,是因为他修炼的乃是古洛郡郡学收藏的一部古老功法《太清无为法》,这部功法以晦涩难懂、莽气累积要求高著称。

    莽气的累积不足,无论如何也无法冲破到下一个境界。所以夏启和被称为州府年轻一代中,莽气最为充沛者。

    曾经有老一辈的大修,称赞夏启和的莽气“浩瀚如海”!

    ‘神佑’慕容真,号称天火州年轻一代福缘第一,他身上法宝之多超乎人们想象,仅仅是顶级功法就有三部,人人都说,如果天火州有谁能够超越翁放歌,那肯定是慕容真。”

    蔡训导介绍完主要对手,跟陈志宁说道:“不过你也别气馁。古洛郡的实力是最强的,他们的目标是第一名。而咱们这一次,只要能够进入前三就算是完成任务。

    甚至……只要能够进入前四,就是历史性的突破。

    所以,你的主要对手是上四郡中的另外三个。北沙郡的丁继东,深河郡的刘梦古和秋田郡的商子荣。”

    陈志宁点点头,古洛郡确实强大,不过陈志宁却不觉得自己没有实力挑战。但是他不会在蔡训导面前显露出自己的野心,他只是问道:“那么我还需要另外三个队员?”

    “是的。”蔡训导说道:“你从郑元池他们当中选一个吧,他们的境界都足够了,应该能够成为你的好帮手。”

    陈志宁却没有接话。蔡训导以为他答应了,却没想到第二天就得到消息,宋清薇、朝芸儿和贝小芽在战歌堂内,把郑元池几个人轮番修理了一遍。

    郑元池实在是太可怜了,这三个女孩全都是妖孽级别的!他一开始还顾忌着自己的“名声”,不想和女孩子动手,结果宋清薇一记法术就把他给打趴下了……

    宋清薇和朝芸儿本身资质不俗,回京师“办事”这段时间,得到了宋志野极大地支持,境界不知不觉的已经提升到了玄启境初期,比起陈志宁,也只是略差一些而已。

    贝小芽的获胜更加出人意料,她的对手是一名玄启境初期的弟子。贝小芽觉醒了寒螭血脉之后,又提升了一层,现在是元融境初期。面对玄启境初期的对手,她本应该毫无还手之力,可是结果却出人意料,万古冰封录实在是太适合她了。

    她每一次出手,冰寒之气扫荡,再加上各种高深法术层出不穷,硬生生将对手逼得最后投降认输!

    太史阿和蔡训导都有些傻眼,好半天太史阿才哭笑不得说道:“这小子,要组一支后宫参赛队吗!”

    谁都知道陈志宁和三女的关系,他带着三个女孩去参加天池群英会……怎么看这小子都有“郡学资助、携美出游”的嫌疑。

    陈志宁感觉自己终于阴了学正大人一把,郡学掏钱,我来泡妞。心里舒坦了很多。

    太史阿呢,虽然感觉有点古怪,但是毫无疑问,陈志宁帮他发掘了郡学之中真正的高战力学子,天池群英会取得好成绩的几率大大增加,他心里也挺滋润,觉得自己选择陈志宁没错。

    时间一晃而过,已经到了要出发的日子。

    太史阿答应的支援给他的各种修炼物资都已经到位,陈家也给陈志宁另外准备了不少宝物。第二天就要出发,陈雲鹏夫妻陪儿子一起吃了顿饭。

    陈志宁暴风过境一样将桌上的灵食一扫而空,却有些奇怪的看看父母:“娘,您怎么了?”

    秋玉如勉强一笑:“娘没事,只是有些担心你。去了孤鹜山城不要逞强,不管学正大人怎么说,你都要自己保重,能赢就赢,赢不了也无所谓,千万不要太拼了自己受伤。”

    当娘的絮絮叨叨,陈志宁嘻嘻一笑:“我心里有数,您就放心吧。”他真以为母亲是舍不得自己出门,也就没往别的方面想。

    晚饭之后,陈志宁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平静的走进修炼静室之后,他取出了两枚聚血丹仙桃。

    这宝物已经一次次的证明过了自己,实际上在父亲借助仙桃成功提升血脉之后,他就蠢蠢欲动想要自己也尝试一下。

    谁不想拥有强大的血脉?

    他现在虽然天资过人,但也十分羡慕血脉之力,这是一种近乎作弊的力量,只要拥有了强大的血脉,一分努力能换来三分、五分甚至十分的收获!

    陈志宁身上的帝嬴血脉不显,而理论上来说,他应该还从母亲那里继承了天魃血脉。只不过从母亲遗传到他身上,血脉更加稀薄了。

    他之前有过冲动,但更多的是犹豫不决不使用聚血丹仙桃,他还可以一直保留一线希望,如果吃下去之后没有觉醒任何血脉,那可就真是绝望,彻底堵死了自己的血脉之路。

    “天池群英会!”陈志宁喃喃自语:“千里拂衣翁放歌,远山战士平怒潮,元莽星夏启和,神佑慕容真……”一个个名字念出来,他心潮澎湃,同时更是雄心万丈!

    凭什么觉得我不可能战胜他们?

    凭什么我只能去争取前三不敢染指冠军?

    凭什么觉得当代英豪之中,没有我的一席之地?

    他渴望在这样汇聚了全州少年英才的大舞台上,和当代天骄们一同竞技,龙争虎斗!但是他需要更加强大的力量。

    他从不畏惧挑战,他渴望胜利!

    于是陈志宁深吸一口气,平心静气的将手中的三枚仙桃一同吃了下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