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八十六章 太古雷脉(下)第三更
    秋玉如拍拍她的手背,意味深长说道:“放心,伯母不是那种死板的人,你们年轻人伯母理解的!”

    说着,冲宋清薇挤挤眼。

    宋清薇:“……”

    陈志宁赶紧拉开母亲:“娘,我求您了,别闹了,我自己的事儿我自己能处理好。”

    “吃了饭再走!”秋玉如坚持,陈志宁无奈了,两女心思转了几转,还是不敢违逆秋玉如,只好答应下来。

    晚宴在秋玉如的亲自张罗下十分丰盛,陈志宁在数百丈之外都能听见母亲在厨房吼叫:“今晚一定要用心一些,要拿出你们的最高水平!今天可是我儿媳妇第一次上门……”

    陈雲鹏对妻子也很无奈,虽然同情儿子和两个女孩,然而这并没什么用处,因为他更不敢忤逆夫人。

    尴尬的吃完一顿晚饭,陈志宁终于把两女送走了。

    整个晚宴,真正开心并且挥洒自如的大约只有秋玉如了。

    陈志宁回来之后,哼哼哧哧的问母亲:“您才三十多岁,为什么这么着急抱孙子呢?”

    ……

    奇迹没有再次发生,这一晚平静度过,朝芸儿没有像秋玉如那样凌晨觉醒。

    陈志宁第二天去郡学的路上才忽然想起来:这两个丫头说事情已经办成了,应该就是要给我的“惊喜”,但到底是什么事情?

    他一见到两个丫头开心坏了,竟然忘记问个清楚。

    在郡学门口他正好遇到两女,不由分说拽上马车。外面一阵哄笑,朝芸儿小脸红的像苹果,跺脚嗔怪道:“让你给害死了,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陈志宁嬉皮笑脸的:“这样最好!让整个郡学的人都知道你们是我的人,省的有人打你们的主意。”

    他絮絮叨叨的说道:“我这可是为他们好,谁敢当苍蝇在你们身边嗡嗡乱飞,看我不揍得他祖宗都不认识他!”

    “谁是你的人!”朝芸儿羞恼:“你、你、坏死了!”

    宋清薇也歪着头看着他,陈志宁讪讪道:“这事情以后再说,你们说的惊喜呢?”

    宋清薇哼了一声,对他避重就轻有些不满,但还是轻巧的取出一枚玉牌递给他。

    陈志宁疑惑的接过来,玉牌正面雕刻着一座飞檐斗拱的高台建筑,显得气势恢宏。背面则是两个篆书大字:太学。

    “这是……”他隐隐猜到了什么,却不敢肯定。

    朝芸儿还对刚才陈志宁的胡言乱语不满,在一边嘟着小嘴说道:“这是清薇姐和我废了好大力气才弄来的太学捐身牌。”

    她又嘻嘻一笑:“其实主要还是宋叔叔帮忙,我们两个在一边摇旗呐喊。”

    陈志宁当然知道捐身牌是什么东西,说白了这就是一个进入太学的凭证。县学到郡学、郡学到州学,州学到太学。

    前面并不困难,只要是一般的天才都能顺利升级。但是从郡学到州学就不那么简单了,全郡无数学子,天资纵横的人太多,家世显赫的人也不少,大家彼此竞争难度极大。

    而从州学进入太学就更不用说了。那里是天下书院系的圣地,整个太炎王朝最优秀的导师都集中在太学之中。大修如云,典籍堆积如山。能够进入其中,在各自的州郡之中,都是最决定的天才。

    捐身牌是专门给那些资质差一点,但是家世不错的子弟准备的,付出巨大的代价之后,可以换来一个进入太学修行的机会。

    当然利用捐身牌进入太学,和正常进入太学的弟子之间身份差距很大。但只要能进入太学就是一个机会,通过正常渠道无法升入太学的修士,都会为了一块捐身牌付出任何代价。

    陈志宁顿时感觉手中沉甸甸的,尽管捐身牌只是一个“捐献”进入太学的机会,要想真正进入太学还需要付出巨大代价,但是这个机会也十分难得。

    陈志宁毫不怀疑,就算是苗有丁大人,都没有能力弄来一面捐身牌。

    宋清薇看到他炽热的眼光,轻轻一笑,说道:“这个只是给你以防万一罢了,我相信你能够凭借自己的实力进入太学。”

    顿了顿,她又说道:“别太放在心上,没有芸儿说的那么困难。”

    朝芸儿不服气:“还说不困难……”

    宋清薇瞪了她一眼,小丫头鼓着气包嘴不吭声了。

    陈志宁没有追问,宋清薇和朝芸儿晚回来了两个月,得到捐身牌的过程必定非常艰难。

    四个人下了马车一起进了郡学,正好和带着花媒娆的古洞寒天遇上了。古洞寒天看到宋清薇明显愣了一下神,陈志宁立刻在他眼前晃了晃拳头,吼道:“滚远点!”

    宋清薇顿时哭笑不得,这家伙刚才那么说的时候还以为是开玩笑,原来是真的。

    古洞寒天看了陈志宁一眼:“这是……你的朋友?”

    陈志宁认真点头:“跟在我身边的,都是我的人,你要是还想做朋友就不要打她们的主意。”

    古洞寒天第一次见到这么“护食”的人,我不就是多看了一眼吗。他点点头:“行,我知道了。”

    倒是花媒娆在后面探头探脑,很好奇的看着两女。

    陈志宁正要问怎么不见青塘嫣,就看到两个人从大门外进来。前面一个傲然而行的妖族少女,额上三滴血印,英姿飒爽一身寒气。

    后面跟着一个低声下气的没骨气男人,手里拎着一只食盒,笑嘻嘻的问道:“嫣儿,吃葡萄吗?不吃呀,这里还有点心,是城里最好的‘景德东’家的,甜而不腻,你尝尝吧?不吃呀,好吧,我还给你准备新鲜石榴榨的果汁,渴了你记得喝哟。”

    青塘嫣一把抢过食盒,不耐烦说道:“行了,我知道了,你一个男人啰啰嗦嗦烦不烦?”

    “我这不是为你好吗。”雷庆可怜兮兮的:“多吃水果皮肤好。”

    青塘嫣哼了一声:“嗯,我知道了,你去吧。”

    “诶,好。”他答应一声,四处看看,发现狐朋狗友一枚:陈志宁。

    “老陈!”他兴冲冲的过来,陈志宁连连摆手,对宋清薇和朝芸儿说道:“我不认识他,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不肯能变成那种软骨头的东西。”

    ……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午饭的时候陈志宁独自一人霸占着膳堂内一张桌子。他一直如此,狐朋狗友团伙的其他人会随后赶来,现在又多了朝芸儿和宋清薇,一张桌子坐起来其实已经不算松快了。

    陈志宁眼神不善的在雷庆身上扫来扫去:“要不我们把小庆庆踢出去吧。”他浑然忘记了,是他当初逼着雷庆去跟青塘嫣“魔化”表白。

    众人扑哧一笑,文永强为首,敲诈了雷庆三次做东笑醉楼的承诺之后,才没有落井下石。雷庆可怜兮兮的坐在桌子最边角上。

    过了一会儿,宋清薇和朝芸儿来了。两女都是国色天香级别的,性格不同,气质各异,春兰秋菊各有殊胜。

    文永强几个家伙,再看陈志宁的眼神已经是赤·裸·裸的崇拜了,都悄悄冲他竖起大拇指。

    陈志宁颇为自得,其实心里也暗呼侥幸,还好小爷下手早,在县学就搞定了。

    一边吃着灵食,文永强一边问道:“老陈,天池群英会你有什么想法吗?”

    陈志宁最近总听人提到这件事情,顺口问道:“这个天池群英会到底是做什么的?”

    “咱们天火州一共有九郡,上四下五,上四郡分别是北沙郡、古洛郡、深河郡和秋田郡,下五郡有咱们千湖郡,还有白石郡、乐木郡、金流郡和朱丹郡。”

    “九郡九大郡学,每年都会在孤鹜山城的天池之上进行一次交流。交流的弟子只能是二年级以下的学子,三年级的学子有他们的‘求道集’。”

    “这不马上今年的天池群英会又要开始了,郡学的二年级学子们最近都在争取这个名额。”

    他看看周围,低声说道:“郡学内现在还流传一个说法,不管二年级学子谁争到了这些名额,只要他们没有打败你,这个名额就不算是真正属于他。”

    陈志宁愣了愣,虽然有些无妄之灾,但也算是大家对自己实力的认可。

    关客在一边冷笑道:“下五郡都是陪衬,最后好处都让上四郡拿去。咱们千湖郡已经好几年没有参加天池群英会了,怎么今年忽然如此大张旗鼓的准备起来?”

    “正是因为之前几年都没有参加,外界对咱们千湖郡郡学已经颇为瞧不起。从去年就有学子跃跃欲试,到了今年,学正大人也觉得再不去就显得太过懦弱了,这才鼓动大家争取名额参加。”

    陈志宁问道:“以前的战绩很惨吗?”

    “岂是一个惨字能够形容的。”文永强苦笑:“之前参加的十届,咱们垫底三次,倒数第二四次,最好成绩是第六名,年年被人羞辱,实力不济空有雄心又能奈何?上四郡实力强大,而咱们在下五郡之中都是弱者。”

    陈志宁有些着恼,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在启東县,那小县城是整个千湖郡实力最弱的几县之一;到了郡城,千湖郡又是九郡之中最弱之一!

    其实这真得怪陈雲鹏夫妇,他们当初想要找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暗中积蓄实力,自然选的都是边远贫弱之地。(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