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八十三章 归来(上)第四更!
    擂台周围轰一声炸了,人们议论纷纷诧异无比,怎么这样就结束了?说好的龙争虎斗呢?说好的胜负五五之数呢?白子昌不是号称千湖郡绝境以下最强吗?这是怎么回事,连人家两刀都挡不住?

    三小圣的支援,也没有丝毫用处!

    只有高阶修士们看出来了:陈雲鹏已经是绝启境初期的修为了!他竟然突破了绝境!

    玄境、绝境一道天堑,无数天纵奇才卡在这里不能一飞冲天,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陈雲鹏的对手白子昌。

    可是陈雲鹏明明不久前才突破到玄融境后期,怎么会这么快迈过这道关卡?

    白子昌是凭借着洪云丹才能发挥出绝启境初期的实力,可是陈雲鹏却是货真价实的绝启境初期,两者之间差距极大!

    今日一战,白子昌成了一个最为完美的“背景”,各方对比,成就了陈雲鹏的赫赫威名!

    白家已经欲哭无泪,白元为这一下彻底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成为家主数十年,他第一次如此的“迷茫无助”。

    “难道,白家真的气数已尽?”白元为在心中深深的怀疑起来。

    三小圣背后支持,可是他们还是无法战胜陈雲鹏,不但赢不了,而且输得如此卑微,连人家两刀都接不住……

    天虚阁、三小圣,内部已经乱成了一团,此时他们也是自顾不暇。

    陈雲鹏傲然走下擂台,去跟儿子妻子会合。他走下擂台的时候,百姓们一片欢呼,走到哪里所有人都会自动让开,给他空出一条通道。

    掌声雷动,人人恭贺。

    陈雲鹏却只是淡淡微笑,这些观众只是追捧胜利者罢了,如果下一次自己战败,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唾弃自己。只有亲人,才会永远陪伴在自己身边。

    他走上东来楼,苗有丁亲自倒了一杯酒,敬给他:“云鹏贤弟,满饮此杯!此一战,郡城中必定百年流传,声震古今!”

    陈雲鹏微微一笑,接过来喝了。秋玉如双目如水,看着自己夫君充满了骄傲。陈志宁屁颠屁颠的跟在父亲后面:“爹,您累不累?辛苦了,儿子给您揉揉肩膀?捏捏腿?”

    陈雲鹏笑骂道:“滚到一边去,回家再收拾你这个不是道天高地厚的小子。”

    陈志宁嘻嘻一笑,躲到了他娘身边。

    正如苗有丁所说,这一战全城震动。陈雲鹏胜的太轻松了。而他显露了绝启境初期的修为,让天胡军千湖郡又增加了一位“大修”!

    这可是最为可靠确切的实力!

    三小圣的首领也不过是绝照境。陈雲鹏正式跻身郡城顶尖强者的行列。而苗有丁等人想到秋玉如恐怕不需要多久也能晋升绝境,顿时对陈家又高看了一层。

    ……

    陈志宁是哼着小曲回家的,爹娘实力大增,他当然比任何人都要高兴。

    “想当年……”陈志宁坐在马车上,遥望启東县的方向,自言自语:“小爷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做一个仙二代啊。”

    “我在外面横行霸道,欺男霸女,鱼肉乡里,惹是生非!如果遇上惩恶扬善的侠义之士,就大喊一声:爹娘!”

    “霎时间就会有一道飞剑从千里之外席卷而来,把我的敌人咻一声斩成两半,血肉横飞,内脏破碎,断肢残臂!啧啧!那画面想一想就让人迷醉。”

    狗腿一陈忠在外面赶车,和狗腿二陈义相视一眼苦笑,这么血腥的画面,咋能让人迷醉啊!

    “唉”陈志宁一声长叹,无限的遗憾:“该死的玉二嫂,生生粉碎了小爷我的梦想,居然让我变成了一个奋发图强的优秀子弟!”

    他挠挠头:“对了,玉二嫂怎么样了?”

    不知身在何处的玉二嫂当然不晓得陈志宁的“挂念”,陈家少爷回到了家中,蔡琳蹦蹦跳跳的来献宝:“少爷,人家已经突破到元融境初期了。”

    陈志宁嘿嘿一笑,摸摸她的头:“果然是少爷的人,很出色!”

    蔡琳噘嘴儿:“少爷就喜欢瞎说。”小丫头心中其实充满了期待,然而陈志宁哈哈一笑,不再提这事儿了。

    贝小芽像一只猫,踩着悄无声息的脚步,带着一阵寒气走了进来。

    她站在陈志宁面前,双手挥舞了几下,一股绝强的寒气扩散出去。陈志宁一愣:“元照境巅峰!”

    上一次贝小芽还是元照境中期,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已经提升到了巅峰,跨越了两个小境界!

    蔡琳倍受打击,骄傲的小脑袋耷拉下来,就像兔子耷拉着两只耳朵。

    贝小芽眼看就要追上她了,小丫头再次感受到了压力。

    陈志宁看看两个丫头,心中忽然冒出一个想法:她俩是否身负血脉呢?

    凡间界发展到现在,连资质都能检测了,可是血脉仍旧是最少为神秘的一个领域,到现在也没有检测血脉的办法。

    那些古老的世家,都会有专门的族谱记载自己家族之中传成了什么血脉,什么时候和什么世家接亲,有可能在这一次联姻之中,引入了什么血脉。

    而寒门子弟,像蔡琳贝小芽这种,家中根本不可能有这方面的记录。

    但凡间界流传至今,起起落落,血脉扩散,很多寒门子弟其实是身负血脉的,只是十分稀薄难以显化,故而自己不知道罢了。

    他不由询问道:“蔡琳你家祖上有没有什么显赫的人物?”

    蔡琳摇头:“没有吧,我从来没有听爹娘说起过。”

    他再看贝小芽,女孩茫然摇头,陈志宁心中黯然,贝小芽出生不久就被父母抛弃了,当然更不可能知道这些事情。

    摸了摸下巴,陈志宁做下了决定:不管有没有,一人喂一只仙桃再说。小爷我老娘就是有钱!

    他想到就做,又让陈忠准备了一批灵药,这一次驾轻就熟,一口气炼了三炉聚血丹。其中一炉是留给韩举的,另外两炉十二粒,全都埋在了桃树下面他真的把自己所有的灵玉、莽石全都用尽了。

    等待仙桃成熟的几天,陈志宁照常去郡学上课。

    这段时间他听到了越来越多关于“天池群英会”的消息,似乎郡学内的接触学子,都在为这件事情而努力。

    陈志宁心中挂念着仙桃,每天只是上课修炼,也没有刻意去打听这些事情。

    两天之后,算算时间那十六枚仙桃应该成熟了,他有些迫不及待的等着下学,终于钟声敲响,他拽起贝小芽:“快跟少爷回家。”

    周围学子一片哄笑,那些大世家的少爷们都不是什么好鸟,一看陈志宁这猴急模样,就心有戚戚焉的笑了。

    女同学们则是面色微红,暗暗啐了一口,觉得这家伙很出色,也很急色。

    贝小芽懵懵懂懂,陈志宁说什么就是什么,乖乖起身跟着出去了。

    到了郡学门口,忽然一声清脆甜腻的呼喊传来:“志宁哥哥。”

    陈志宁没有回头,揉了揉耳朵,自言自语道:“一定是我最近忙于炼丹太过辛苦,又没有阴阳调和,导致幻听了。”

    “志宁哥哥!”又喊了一声,一个女孩忽然蹦到了陈志宁的面前,欢快活泼的就像是清晨山林中蹦出来的一只小梅花鹿。

    陈志宁终于确认自己没有听错了,他第一反应时埋怨了一句:“死丫头,你终于出现了啊。”

    朝芸儿嘟嘟小嘴儿,有些不开心刚一见面志宁哥哥就埋怨自己,但是她看到陈志宁的眼圈有些发红,顿时心中一片柔软,什么不满都烟消云散了。

    “不光我回来了,清薇姐也会来了。”

    陈志宁顺着她指向回头,宋清薇站在他身后几丈外,一株垂柳下面,双手按在身前,微微歪着头笑着,清雅如兰,即便是数十年不见,那种淡淡雅致的感觉也不会有丝毫改变。

    朝芸儿又跑回去,和宋清薇并肩而立:“我们总算是把事情处理完回来啦,志宁哥哥你开心吗?”

    “哈哈哈!”陈志宁开怀大笑,张开双臂准备趁机揩油一下:“当然开心了。”

    宋清薇就那么看着他,陈志宁讪讪放下双臂摸了摸鼻子心中失望。宋清薇莞尔:“事情比我们预想的要复杂,所以回来晚了,不过好在成功了。”

    朝芸儿看他失望的小模样有些不忍心,大眼珠子骨碌骨碌转了几下,忽然非常小心的投到了陈志宁的胸怀中,轻轻一抱飞快逃走:“好啦好啦,不要不开心了,我们回来晚了,这是个补偿的拥抱。”

    陈志宁顿时开心了,刮了刮朝芸儿的琼鼻:“还是芸儿好。”

    宋清薇冷眼旁观,陈志宁又是讪讪,对这丫头有些头疼:两人已经敞开心扉,但是宋清薇似乎仍旧有所顾忌,两人还没达到发乎于情的地步,就开始止乎于礼了。

    不过久别之后,相见的喜悦已经冲淡了一切,陈志宁朝两女一招手:“你们什么时候到郡城的?现在住在哪里?”

    宋清薇笑答道:“我父亲派来了一位老仆照顾我们,我和芸儿妹妹现在住在一起,父亲有书信交给苗大人,请他在郡衙旁边,帮我们姐妹找了一处宅院。”

    陈志宁立刻臊眉耷眼道:“住在别人的院子里多不方便啊,走,跟我回家住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