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八十章 血脉印痕(下)第一更
    “宁儿,你是怎么得到这只桃子的?”

    秋玉如也看着儿子,如果真的效果只是聚血丹的水准,夫妻俩根本不会追问,因为那种效果的灵桃虽然罕见,但是陈志宁走个运弄到一枚也不稀奇。

    但是这只灵桃不同啊,药效太逆天了,即便是四阶灵丹也没有这个效果啊。

    陈志宁纠结起来,犹犹豫豫的说道:“爹,我能不说吗?”

    鹏眉毛一扬,想了想又忍下来,不仅如此,他还拦住了妻子。

    “儿子,这里是凡间界。”他忽然开口道:“上面有仙界,下面有冥界。自古以来这一片大地上诞生的奇迹数不胜数。所以,如果你有什么际遇,不能对人明说,爹也能理解。不过我们是你的父母当然没什么,对别人却万万不可如此坦白!”

    他的话语简短,却能说明他为什么理解陈志宁的苦衷。而最后一句,却是格外严厉,陈志宁立刻点头:“爹,我分得清轻重。”

    鹏欣慰点头:“我也相信你会的。”

    老爹不知道他早就把仙桃给朝芸儿献宝了,不然一定气的暴跳如雷。好在朝芸儿他们也是真心对待陈志宁,绝不会出卖他。

    “爹,您现在血脉提升了,接下来和白家的比武,应该有把握了吧?”

    鹏哈哈一笑,傲然道:“血脉大幅提升,爹的实力可是翻倍增长。哼,区区白家,何足道也!”

    陈志宁大喜,变戏法似地又摸出来一枚仙桃:“爹,我这里还有,您再试试看,还能不能提升。”

    鹏夫妻嗔目结舌,这么珍贵的灵桃,这小子说拿出来就拿出来?!

    他另外一只手又是一翻,第三枚灵桃递到了母亲面前:“娘,要不你也试试,说不定能显化天魃血脉呢。”

    秋玉如明白之前儿子为什么问自己血脉的事情了。

    可是……这小子居然有这么多灵桃,太惊人了啊。

    好像没看到父母震惊的神情一样,他笑嘻嘻道:“儿子给你们护法!”

    鹏第一个想到的是,这么珍贵的灵桃,不仅仅可以用来提升自己的血脉,还可以当做筹码,做很多合纵连横的事情。

    秋玉如想到的是,这东西交给自己的传铃商号运作,利润数十倍!

    但是作为一个荒唐纨绔,陈志宁完全没有自己爹娘的这种大局观和视野,他只有一个孝顺儿子的朴素念头:对我爹娘有好处,那就给他们吃。

    “孩子,这么珍贵的宝物不能就这样简单的利用。”鹏谆谆善诱的教导了一通,秋玉如也连连点头,开始给儿子讲“生意经”。

    陈志宁歪着头想了想:“爹娘,你们说的都很有道理,我这里还有三枚,一并给你们了,你们要怎么运作,我也不管了。反正我也学不会……”

    鹏夫妻有点石化,看着儿子手中那一堆仙桃。这不是普通的桃子啊,随便一枚,都能让三小圣那个级别的顶尖大势力撕破脸来互相争夺!

    可是在儿子手中,逼u一下就拿出来这么多。

    好一会儿夫妻两人才缓过神来,相视一眼苦笑道:“也罢,孩子一片孝心。”

    秋玉如还有些不舍得:“我们家的天魃血脉,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显化了,恐怕是不行的,不如将这一枚节省下来……”

    陈志宁:“娘”

    儿子纯洁的小眼神看着她,秋玉如心中幸福满溢,点头道:“好,娘吃还不行吗。”陈志宁开心的笑了。

    聚血丹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不难炼制,所以仙桃也并不难的。他不希望母亲为了舍不得而错过了一次血脉显化的机会。

    这一次鹏却不能马虎了,敲响了桌上的玉钟,叫来了自己的心腹,吩咐下去自己夫妻将要短暂闭关,让他们安排护卫。

    陈志宁寸步不离的守在父母身边,不会因为外面有家臣守护而懈怠。

    这一次,父亲身上的气息波动明显弱了很多,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不论什么灵药,都是药效会越来越弱的。

    而陈志宁更关心的是母亲那边,秋玉如是第一次服药。但是他不断关注下,却越来越失望。秋玉如身上一片平静,什么也没有发生,甚至连一丁点血脉显化的迹象都没有。

    一个时辰的时间转眼而过,鹏率先睁开眼来,他低头看看自己身上,金色的印痕明显又增多了一部分,但是却远远比不上第一只灵桃的效果。

    他还是很满意的点点头:“又增强了一些,现在为父大约是没有吃下灵桃之前的一倍多一点。可惜啊,第二枚灵桃效果就大大不如第一枚了。而且我也感觉到,第二枚灵桃的药力作用到一半的时候,基本上就没什么用处了,再难凝聚出血脉。”

    陈志宁暗暗点头,父亲的这种体会,在他看来就是聚血丹本身等级的劣势造成的。三阶灵丹,即便是有了桃树的加成,但是药力实在有限,能够聚集的血脉最强程度,就是父亲现在的样子。

    但这也给陈志宁一个激励:只要能够得到四阶丹方,自己还能将父亲的血脉进一步提升!

    而父子两人都满怀期待的看着秋玉如,可惜她苦笑摇头:“我没有任何感觉,这枚灵桃吃下去,就好像是一只灵气充沛的灵果,只是将我的境界提升了一点,唉,实在是浪费啊,我都说了不吃,你这孩子非让我吃,平白少了一枚灵桃。”

    陈志宁却不死心,不管母亲怎么说,抓起来第二只灵桃塞给她:“可能是药力不够,娘您再试一下。”

    秋玉如说什么也不肯答应:“胡闹!这桃子何等珍贵?一枚价值连城,明知道没用,怎可继续浪费?娘知道你孝顺,可是也不能这样糟蹋宝物。”

    陈志宁执拗不依:“您再试一次,最后一次,实在不行孩儿也不逼您了。”

    鹏想了想,也劝说道:“玉如,你就听孩子的一次,再试试吧,若是你能显化天魃血脉,对咱们来说实在是一大助力。”

    秋玉如看看丈夫,鹏眼神深邃,话里有话。她想了想,叹了口气道:“好吧。”然后她一撇嘴,对丈夫说道:“我可不想要什么助力,我们只靠自己,不求别人!”

    鹏一笑:“你呀,还和当年一样。”

    “哼。”秋玉如哼了一声,将桃子吃了下去。然后在丈夫和儿子的护法下,再次运功助药力行开。

    这一次,不知不觉又是一个时辰过去了,秋玉如身上仍旧是没有一点变化哪怕是她有一点气息变化,陈志宁都会毫不犹豫的将剩余的灵桃全让母亲吃了,去博那万分之一的机会。可能是秋玉如身上的血脉实在太稀薄了,已经无法凝聚起来,或者说三阶灵丹的药效,无法凝聚起来。

    秋玉如睁开眼来,微笑着摇摇头,看不出什么失望的沮丧,只是对儿子有些嗔怪:“这下你小子满意了?又浪费一枚。”

    陈志宁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

    他将剩下的灵桃推给父母:“这两枚您们留着,怎么使用您们比我在行。”

    鹏点头:“好。”

    陈志宁跟父母问安之后退下,虽然母亲没能显化天魃血脉,但父亲的血脉加强了,几天之后的将王台,肯定能够吊打白家,已经是收获巨大。

    看着儿子离开,夫妻俩十分欣慰。秋玉如得意洋洋的朝丈夫说道:“我算是对的你们老陈家了,给你生了个好儿子。”

    鹏看着笑吟吟的妻子,情意大动……

    ……

    陈志宁修炼完毕,安心睡下了,明天准备去郡学上课。

    陈家宅院中,自有家臣守夜,安全不用担心。鹏夫妻也早已经入睡,烛火熄灭,夫妻俩安静祥和。

    到了五更时分,正是夜晚最黑暗的时候。陈志宁忽然没由来的醒了过来。

    他一阵疑惑:“怎么回事?”

    他最初以为是有什么危险,立刻翻身而起,各种法宝准备就绪。可是并没有危险袭来时候的那种心悸。反倒是……一种浓浓的牵挂感。

    他披上衣服走到院子里,郡城内一片宁静,远处传来犬吠声,院子中竹林莎莎,有虫儿欢快的鸣叫着。

    忽然间,他抬头东望,黑暗即将退去,东方出现了一抹鱼肚白,太阳即将升起。

    大地之上,火元初生。

    陈府内,陡然升起一股清晰明媚的火意,瞬间有一股白炽光芒,从陈府某个屋子内直冲天际。随后,热浪滚滚席卷,就好像一头火龙,忽然从冰封之下苏醒。

    陈志宁感受到那股火意之中,有一种明显的亲切感,他再看看那一道光芒的位置,一拍脑门大喜一声:“娘!”

    而后发足狂奔而去。

    陈志宁赶到的时候,他爹正狼狈不堪的从卧房内冲出来,身上的衣服被烧了个干净,光溜溜的窜出来,身后一道黑烟……

    “哈哈哈!”陈志宁忍不住笑了一声,就被他爹一个凶狠的眼神逼住了,他赶忙站在门口阻拦其他人:“统统不准进来!里面的一切,都是我娘的财产!”(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