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七十九章 血脉印痕(上)第三更!
    秋玉如有些好奇:“你问这个干什么?”不过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她微微一叹,摸了摸儿子的头歉意说道:“娘的家族,有一道天魃血脉遗传,据说先祖也曾经凭此纵横天下显赫一时,可惜到了如今,血脉已经变得极为稀薄。”

    “到了娘这一代,再也没有一个子弟能够显化天魃血脉,娘也一样。所以理论上来说,你身体内不仅有帝嬴血脉,还有一道天魃血脉。”

    “如果是当年的陈家,说不定还有办法寻找灵丹,让你将这一丝天魃血脉凝聚出来。但是现在,唉……”

    秋玉如一直很内疚,自己没能将天魃血脉遗传给儿子,否则儿子就算是帝嬴血脉不显,有天魃血脉也并不逊色。

    陈志宁连忙道:“这怎么能怪你们呢?娘你也不要自责,儿子现在不也挺好的?”

    秋玉如转颜一笑:“都是我儿子自己争气。”

    她总是看自己儿子什么都好,很是主动的忽略了自家小子在县的糟糕名声。

    有下人进来禀告:“夫人,老爷回来了,请您过去议事。”

    ……

    鹏最近压力很大。邱振华的事情过后,整个郡城内公认,陈家将会是替代白家,成为五大家之一的人选。

    可是陈家真正想要取代白家,却不是那么容易的。

    白家在郡城根深蒂固,即便是被陈家压制,却也不会轻易放弃。而陈家在一般人眼中,毕竟还是“乡巴佬”,挤入郡城大世家的行列,有些“穷人乍富”的嫌疑,暗中不满的人很多。

    尽管有郡衙、都尉府和郡学的支援,但是鹏这段时间明显感觉到周围的阻力越来越大。

    不仅仅是是白家和天虚阁,五大家、四大派和三小圣之中的其他势力,对陈家都不太友好。

    陈家背后站着的是郡城内朝廷的势力,和这些宗门当然然对立。

    他将夫人喊过去,就是想要商量一下,最近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

    ……

    陈志宁吃完了饭,蔡琳送上湿毛巾伺候他擦干净口手。小丫头有些担忧的说道:“少爷,我听说最近家里好像不太顺利……”

    “我听说,少爷您闭关的这段时间,郡城的一些势力一直在暗中针对咱们,原因挺复杂的,他们跟我说了很多,可是我都没记住。”蔡琳有些懊恼,感觉自己很笨很没用的样子。

    陈志宁不用她多说,能想象到在这样一座大城之中,想要真正的站稳脚跟,成为豪门必定阻力重重。人人都看重自己的利益,不会因为郡守大人他们的支持,就真的放任陈家壮大。

    他将陈忠叫了过来,询问一番。

    陈忠道:“白家和天虚阁连连败退,原本他们已经吓破了胆,不敢再跟咱们硬杠,生意也被咱们抢走了不少。只是最近他们忽然硬气起来,城中也有人不断宣扬咱们根基不牢。

    在兽市的一条小巷争夺上,白家居然寸步不让,还要跟咱们比武决胜负!白家那边出了一个家族供奉,乃是玄融境巅峰的大修,咱们这边无人能够抵挡,老爷已经决定,十天之后亲自出战!”

    鹏帝嬴血脉显露,天赋惊人,已经是玄融境后期了这个提升速度,比起自己儿子来也是毫不逊色!

    但是面对白家的供奉,仍旧没有什么把握,毕竟境界上低了一级。

    陈志宁不动声色问道:“比武定在什么时候?”

    “五天以后,地点在城东将王台!”

    陈志宁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

    三天之后,六枚聚血丹仙桃全部成熟了。陈志宁摘下来之后揣在怀里,直奔父亲的书房。

    秋玉如忧心忡忡问道:“将王台一战,你有把握吗?”

    鹏冷笑一声:“如果只是白家的一个玄融境巅峰,我即便是修为略差一层,也绝不会输给他。”

    帝嬴血脉强大,鹏更有绝世凶刀相助,一般的玄融境巅峰的确不放在眼里。

    “可是我听说……这一次的比武背后错综复杂,似乎三小圣之中,也有人掺和进来。”秋玉如担忧道。

    “我已经调查清楚了。三小圣之中,有人暗助白家,为他们提供了一枚五阶‘洪云丹’,还借给了他们一件五阶法器。哼,三小圣这是以我们和白家作为棋子,和郡衙暗中博弈!”鹏心中压抑着愤怒,被人当成棋子的感觉很是糟糕。

    秋玉如轻抚丈夫后背,安慰道:“我的夫君乃是当世豪杰!只是我们现在还很弱小,但我们不会一直弱小下去,很快我们就会摆脱棋子的命运,成为棋盘后面的棋手!”

    鹏吐出一口气:“放心吧,我没事,只是发发牢骚罢了……”

    “爹!”忽然陈志宁的声音响起,他现在有些人小鬼大的意思,知道父母独处,怕直接闯进去看到什么亮瞎眼的画面,提前大喊了一声,然后才慢慢吞吞磨蹭进来。

    鹏哼了一声问道:“什么事?”

    陈志宁取出一枚仙桃:“您尝尝这个。”

    鹏夫妻面面相觑,这小子专门来孝敬一只桃子?

    陈志宁这几天不断在考虑,怎么样跟父亲解释仙桃的来历。他甚至想过将仙桃混在饭食之中,让父亲稀里糊涂的吃下去,但是最后这些主意被他一一否决了。

    父亲必须知道这只仙桃的作用,才能及时运功配合,最大限度的发挥仙桃的药效。

    而陈志宁也不想在这种大事上欺骗父母。

    所以他最后还是决定,实话实说虽然不能全说。

    陈志宁在父母异样的眼光之中,讪讪说道:“这个……是我意外得到的,能够提升血脉的显化程度,效果估计相当于三阶聚血丹,爹你试试看。”

    鹏夫妻先是一愣,颇有些欣慰,但随后也就淡然了。三阶聚血丹虽然罕见,但并不难找。这种灵丹的凝聚血脉的效果非常一般,凭借三阶灵丹提升血脉显化的成功例子少的可怜。

    鹏正要开口拒绝,被夫人暗中推了一把:“儿子一片孝心,你就试试吧。”

    反正有没有效果,最多一个时辰就能感觉到。

    鹏点点头,拿过桃子来:“好吧。”

    陈志宁兴致勃勃:“爹,你就在这吃下吧,我和娘为你护法。”秋玉如莞尔一笑:“好呀。”

    鹏三两口吃了桃子,陈志宁“殷勤”的帮他把桃胡清扫走。

    而后,鹏在榻上盘膝而坐,闭目进入静思存神的状态。

    秋玉如很高兴的和儿子闲聊着:“你有这份孝心就好,我和你爹都很欣慰。不过你爹说的也有道理,你年纪也不小了,该给陈家留个后了。你爹跟我说过,他准备给你先纳妾,为什么你一直拒绝……”

    秋玉如当然也没觉得这枚桃子会有什么作用,因而决定趁着这个机会,跟儿子好好说一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事情。

    陈志宁被老爹的“审美”吓到了,所以对于父亲安排的婚事打死不从。

    而现在母亲提起这个,他却没心思应对,全神贯注的看着父亲。秋玉如说了半天,儿子一点回应没有,不由得有些气恼,敲了他的脑壳一下:“娘跟你说话呢!”

    陈志宁摸摸头,委屈道:“疼!”

    秋玉如扑哧一声笑了,嗔了儿子一眼,正要开口忽然一阵错愕,慢慢转头去看夫君。

    鹏此时有些措手不及。

    他是给孩子“面子”,不要打击孩子尽孝的积极性,所以吃了桃子之后,随随便便摆了个姿势,并没有真的做好运功助药力行开的准备。

    结果没想到,桃子下肚,只片刻功夫那药效竟然逐渐涌起,并且不断地累积推升,而后如同山洪暴发一样在他体内倾泻开来!

    准备不足的鹏大为后悔,这浪费了不少药力啊。

    他有些手忙脚乱的运起功法来,全力配合药效运行,感觉到体内深处,藏在血脉之中的一股神秘力量正在不断凝聚,作用于他的全身,由内而外,有种洗毛伐髓的感觉,将他的资质进一步提升起来!

    而秋玉如转头来看的时候,鹏身上浮现出一道道金色的印痕,印痕就是鹏的经脉轨迹。

    原本鹏全身帝嬴血脉只有十分之一显化,但是此时金色的印痕越来越多,已经超过了之前的水平,而且很多的经脉之中,都浮现出淡淡道金色光砂,似乎正在凝聚成为新的金痕。

    “好强烈的药效!”秋玉如赞叹一声,回手轻轻拍了一下儿子:“你的情报不准,这绝不只是三阶聚血丹的效果。”

    整整一个时辰,鹏身上的气息不断变幻着,如同风暴中的浓云一般。

    他身上的金色印痕越来越多,最后凝聚出来的印痕,已经占到了全身经脉的五分之一!也就是说一只仙桃,将鹏显化的帝嬴血脉提升了一倍!

    终于,澎湃的药力和鹏的气息缓缓回落,如同退潮。他睁开眼来颇有些疑惑道:“很奇怪,儿子说的没有错,这只桃子的药力,只是三阶聚血丹的水准,即便是药力高一些,但也不会超过三阶灵丹的水平。”

    “但是药效却强大很多,远远超过了三阶聚血丹的效果。”(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