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七十八章 聚血丹(下)第二更
    ”('')” ”

    太史阿的速度很快,第二天将各种丹器典给他送过来。 除了太史阿这边,郡衙和都尉府那边也派人送来了不少典籍。

    到了二阶以,这些技能典籍变得格外珍贵起来,一般市面绝对买不到,都是大势力的藏。

    陈志宁一一抄录下来,然后埋在了金竹下面。典籍众多,他整理了一番,先钻研丹道。即便如此,灵玉的消耗也让他无肉痛,这一次炼丹之后,他迫切要做的事情是赚钱。

    五天之后,陈志宁已经将所有的丹解析完毕融入脑海,他出关来去找韩举。

    整个计划的关键,实际是聚血丹的丹方,陈志宁做好一切准备,可是如果韩举找不到丹方一切白搭。

    ……

    韩举掌管着整个广厦商盟,但是他这几天专门分出不少的精力,叮嘱手下寻找聚血丹。

    陈志宁在修行和阵法的天赋震惊整个郡城,但韩举不关心那些,他看到的是陈志宁被整个郡城忽略的丹道功力!

    一个人如果太出色了,往往会出现这种状况,人们提到陈志宁的时候,会说他在极端的时间内提升到了玄境,会称赞他年纪轻轻是四阶阵师;可是在这样光辉的成绩下,还掩盖着他进入郡城时间不长,从一阶丹师突破到三阶丹师的事实!

    是的,他丝毫不怀疑陈志宁要聚血丹的丹方是准备自己炼制。

    这种提升速度,那是奔着丹道大师的成去了啊。陈志宁的丹道等级越高,他将来能够获得的利益越大。

    所以他这么用心,不仅仅是因为陈志宁现在能够稀有的灵丹,更因为他将来能够高阶稀有灵丹。

    韩举用心办事的结果是,他很快找到了陈志宁想要的聚血丹丹方,然后周转了好几层关系,付出了巨大代价之后,终于将这张丹方拿到了手。

    为此,韩举还欠下了一个大人情。

    看到陈志宁,韩举不由一笑:“巧了。”他举起手的盒子:“刚刚拿到手,哈哈哈。”

    陈志宁大喜:“快给我看看。”

    他最担心的是韩举找不到聚血丹的丹方,如果让他出面,恐怕会引来那些潜藏在暗处的敌人。

    韩举将盒子递过去,陈志宁打开来,丹方写在一枚玉简,仔细的阅读了一遍之后,陈志宁已经可以肯定这是一张真实的丹方。当一些主要的灵药互相作用之后,会产生一种神秘的作用,陈志宁隐约能够判断,这种作用针对的正是血脉。

    他拱手一笑:“多谢韩叔!”

    韩举哈哈一笑,拍了他一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跟韩叔还客气什么。”

    陈志宁惦记着炼丹,和韩举告辞:“那好,客气话我不再多说,先行告辞。”

    韩举点头:“好,我们等你的好消息。”

    陈志宁一笑,一切尽在不言。

    ……

    回去的马车,陈志宁又拿出那张聚血丹丹方,认认真真的研读着。这是他正式接触的第一张“私密”丹方。

    之前炼丹,除了自己琢磨出来的丹方之外,都是凡间界广为流传的普通丹方。

    这些普通丹方,灵药配都是固定的,但是私密单方不同,同为三阶聚血丹,不同的丹道大师会根据自己的见解进行一些改动,这些改动可能非常微小,但是丹道差之毫厘,结果往往天差地别。

    而从丹师的私密丹方之,能够逆向推导,分析出丹师的思路想法,进而理解这位丹师的理念。

    陈志宁钻研这张聚血丹丹方,也从领悟出一些丹道典籍不曾记载的灵药作用效果。

    “想不到还有这样的收获。”他颇为开心的自言自语。丹道典籍是死的,但是丹师是活的,他们从典籍之引申扩散,往往会收获意外之喜。

    回到家之后,他对这张聚血丹丹方已经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自认为炼制起来十拿九稳。于是,他命陈忠去传铃商号调取灵药。

    母亲的传铃商号本身有灵药生意,陈家举家搬迁到郡城之后,知道儿子能炼丹,秋玉如又扩大了这一项生意。

    在自己商号内取用灵药,不虞机密外泄。

    没多久陈忠将他所需要的灵药全都取来,陈志宁正式闭关炼丹。

    这一次,他选择在万能传作坊闭关,这里一应炼丹设备齐全,陈志宁立刻沉浸在丹道的世界之。

    ……

    太史阿有些好,心不由得猜测:陈志宁那小子,到底要炼制什么?灵丹还是法宝?

    陈志宁让他帮忙借阅丹器典,又这么长时间不课,一直在家闭关,他当然猜到了。只不过无论是炼丹还是制器,凡间界的通常认知是:那必须都得是大师!

    境界高深,才能支撑得起炼丹制器过程巨大的消耗。

    德高望重,才有经验处理炼丹制器过程随时可能出现的问题。

    一个小小的玄启境期,要炼丹制器,实在是让人觉得是“孩童戏言”,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感觉。

    要知道,无论是材料还是灵药,个体之间都有巨大差距的,即便是有配方,在炼制过程之,也会因为这些差异而出现不同的问题。

    如果是别人,太史阿压根不会关心,只会觉得对方不自量力。但是陈志宁……这小子秘密很多呀,说不定能让人大吃一惊呢。

    于是这几天学正大人有些“不务正业”,郡学的事情不怎么心,大都丢给了蔡训导去负责,自己专心等待陈志宁的消息。

    ……

    陈志宁失败了。

    聚血丹乃是三阶灵丹,而且是三阶灵丹之的佼佼者,每一份灵药都十分昂贵,炼坏了一份,陈志宁也很肉痛。

    失败的原因并不是他操作的问题,而是因为走神了。炼丹过程的任何一个环节都十分重要,不能分神。而陈志宁在将其一味灵药加入丹炉的时候,忽然想到了另外三种相似的灵药,不由自主的想着如果换成别的相似灵药,会是什么药效。

    这一想立刻思维发散出去,不停地分析推演,寻求一个最佳配方。

    他此时已经将聚血丹的丹方彻底理解吃透,不再仅仅迷信于这张丹方,而是想要创造自己的私密丹方。

    结果可想而知,他越想越兴奋,最后竟然真的被他琢磨出了三个类似的丹方,但是究竟哪一个效果最好,还需要进一步实验才行。

    而这一走神,丹炉之的灵药当然被炼成了药渣。

    陈志宁肉痛之余,立刻叫来陈忠,列出了一张单子交给他,让他“照方抓药”。等灵药送来,他立刻开始试验。

    这一批灵药的数量庞大,算是传铃商号也觉得有些“伤筋动骨”,但是秋玉如眉头都不皱一下,让属下调出来给儿子送去。

    一连七天,陈志宁都在进行试验,终于确定其一个丹方效果最好。而他所推测出来的三个丹方,实际效果都要远远胜过韩举给他找来的那一张。

    陈志宁又用了一天时间,炼制出了一炉聚血丹,一炉六枚灵丹,他一股脑的将六枚聚血丹全都埋在了桃树下,同时埋进去了相应的灵玉。

    这一次,他前所未有郑重其事,朝桃树拜了拜:“桃树大哥,一切拜托你了!”

    桃树哗哗摇摆,似乎实在回应,一切有我,尽管放心。

    对于一般人,这种灵丹没什么用处,服用下去,效果约略等于一枚低阶增长修为的灵丹,实在是浪费。

    它最大的价值乃是作用于血脉。可是身边还有谁是血脉者?陈志宁思忖起来。自己要不要试试?

    他顿时跃跃欲试,他只是帝嬴血脉不显,同样是身负血脉。

    还有谁呢?母亲不知道是否身负血脉,身边的人之,蔡琳、贝小芽、方食禄、蔡昊……还有,朝芸儿和宋清薇。

    一想到那两个丫头,陈志宁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可是这两个丫头怎么还不见踪影?说好的到了郡城的惊喜呢?

    他苦笑摇头。

    “先看看父亲服用仙桃的效果。如果效果好,干脆六枚聚血丹仙桃全都给父亲吃下去。另外,出去之后第一件事情要先问问母亲,是否身负某种血脉。”

    ……

    秋玉如看到出关的儿子,心疼的连连说道:“都饿瘦了,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点让厨房多多准备灵食,给我儿子补回来!”

    “是。”几个下人连忙跑去厨房,谁都知道儿子是女主人的心头肉。

    陈志宁确实有些憔悴,最近精神过度兴奋,导致了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他搂着母亲的胳膊一笑:“娘,我没事。”

    秋玉如道:“那也不行,你年纪还不大,可不能落下了亏空,一定要多补补。”

    秋玉如通过传铃商号,一直在家里准备着大量的高阶凶兽肉,很快一桌美食准备绪,但是父亲没在,吃饭的只有他和母亲。

    陈志宁风卷残云一般的吃掉了七十多份灵食,秋玉如满意之极。陈志宁感觉腹饥饿感稍减,于是问道:“娘,您身有没有什么血脉?”(未完待续。)

    本来自 &# :/36/36149/.

    :/44/447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