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七十五章 父子两英雄(上)第二更!
    冥河鬼水阵是一种威力非常强大的魔阵。

    凡间界其实并没有正魔之分,自从当年百族走出大荒,时至今日两族在凡间界站稳脚跟,战斗从未停歇。哪怕是现在,仍旧有一片片莽荒威胁着整个凡间界。

    四界之外的五海之上,更是两族不敢轻易涉足的领域!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不论是什么功法,只要能够壮大自身的力量,都是被大家所接受的。如果某一种功法虽然邪门,却威力巨大并且速成,那么不会被大家仇视,反而会受到修士们的追捧。

    但是也有一些功法、丹药、阵法、法器,修炼或者是使用之后,会改变人的心性,从而让其变成十分邪恶的人,甚至最后失去理智。

    这种状态被称之为“魔化”。实际上那头半天妖,陈志宁一直在心中称呼为“妖魔”,就是因为他隐隐觉得,那家伙有一些“魔化”的迹象。

    冥河鬼水阵十三个阵眼,必须点燃十三盏“长明灯”,每一盏灯可以固话一名修士,被固化的修士,只要身处阵中,本身修为就会被提升两个小境界!

    只是在阵中时间过长的话,会让“冥河阴魂”入体,导致精神错乱,最后彻底疯狂,不分敌我见人就杀。

    这座魔阵乃是五阶大阵,陈志宁之所以了解,是因为有一次他和苏云鹤探讨阵法的时候,老阵师曾经跟他详细的解说凡间界历史上著名的几个魔阵,其中就提到了冥河鬼水阵。

    这阵法在五阶阵法之中并不算难,但要布置这座阵法需要一件十分关键的材料:黄泉之水!

    没人知道黄泉之水到底是不是那传说之中的冥界之水,只是知道这种材料本身就十分邪恶,冥河鬼水阵只是将这种材料的全部“力量”都释放出来了。

    既然这里布置了冥河鬼水阵,有极大的可能敌人已经有所戒备,甚至这里都是一座陷阱!

    鹏一听儿子的话,脸色一变顾不上其他,立刻放出讯号让手下修士暂缓行动。

    三十六名修士止步于庄园之外,而庄园内的人必定已经有所察觉,却仍旧是寂静无声,只有十三张长明灯诡异的亮着,那光亮越看越让人心悸,因为竟然没有一点变化!灯火没有闪烁,没有摇摆,连亮度都没有一丝变化!

    到了这个时候,鹏已经十分肯定,这一次对手早有防备。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鹏深吸一口气,大步迈出,如同一尊铁塔一样站在了庄园正门前。

    陈志宁跟在他身后,黑夜之中,庄园破落的大门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邪异感觉。两扇用木棍拼扎起来的大门,一扇关闭、另外一扇歪歪斜斜的挂在门框上。

    在门框上方,有一块破烂的木牌,上面写着三个字:张王庄。

    而在陈家父子凝视之下,那木牌上的自己忽然活了过来,自动变化为“葬鹏庄”!

    鹏一声冷哼,忽然一抖手,袖子陡然膨胀,当中飞出一柄漆黑战刀,迎风便长,瞬间成为一柄四丈巨刀,刀身刀柄一般长短,却又有着一股怪异的协调感。

    他一把握住战刀,大喝一声身上一道道金色痕迹浮现出来!

    若是仔细去看,就会发现这些金色的印痕,乃是他身上经脉的线路。只不过,这些金色阴印痕,大约只占到了全身经脉的十分之一。

    帝嬴血脉显现!

    虽然只是十分之一,鹏此时也已经宛如天神下凡一般,气势暴涨,再加上手中绝世凶刀的凌冽杀气,他宛如一尊战神一般,持刀虚空一斩,朝着那座庄园杀了进去!

    陈志宁看的热血澎湃:“爹已经突破到了玄融境后期!”

    鹏一刀斩出,凌空劈出一道长达三十丈的刀光匹练,轰的一声斩落在了庄园大门上。那两片破败不堪的大门上,猛然升起一股怪异的黑色雾气,如同活物一样扭曲一翻,和刀光纠缠在了一起。竟然抵挡住了鹏的第一刀。

    “三十六家将原地镇守,不得放过任何一个逃敌!”鹏大喝一声,随即连出三刀,刀刀勇猛,轰一声柴门被炸得粉碎,那一团黑气嘶啦一声被斩做了几段!

    三十六家将在外齐声大喝:“属下遵命!”

    陈志宁一咬牙:“爹,上阵父子兵,我与你一同闯阵!”

    尽管陈志宁现在还是四阶阵师,面对五阶阵法力有不逮,但是他又怎么能看着自己反而亲爹独自赴险?

    鹏眼中精光一闪,略微犹豫之后就哈哈大笑起来,超他一招手:“好儿子,跟上来!”

    陈志宁大步上前,和父亲并肩前进。他已经顾不上什么面子了,先将铁页丹放出,太古神人像金光掩映之下,仙器凤钗冉冉飞起,只要敌人袭来,先将他的境界扫落几层!

    而后,他双手之上刀剑齐出,比不上父亲的绝世凶刀,却也暗藏了太上梭,阴人犀利。

    “呵呵呵……”一阵怪笑声传来:“陈家父子都来了,妙极妙极,正好一网打尽斩草除根……”

    陈志宁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好,果然落入了敌人的陷阱之中。

    而他身边的父亲,却是心坚如铁,手中绝世凶刀忽然一番变化反手一刀劈出。轰一声巨响,暗金色的雷电四处冲击,一刀将庄园内一座山包当头劈开,里面一声惨叫,听声音正是刚才说话之人。

    “蠢货!”鹏不屑:“就算是想要扰乱我等心神,也应该隐藏自己的行迹才对,这样直接开口说话,嫌死得不够快吗!”

    陈志宁暗暗佩服,老爹的确牛掰,战斗经验远比自己丰富。

    他跟在父亲身边,忽然有所感应,低头一看,只见自己和父亲四足踏在一条浑浊的长河之中,河水成玄黄二色,当中隐隐有一道道冤魂浮沉!

    “不好!”他低呼一声,对方已经发动了冥河鬼水阵。

    鹏却并不担心,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阵法为父不精通,交给你了。”

    陈志宁原本没有多少信心,可是父亲的语气肯定而且信任,他立刻觉得勇气百倍,微微一笑:“没问题!”

    冥河鬼水阵的精华在于黄泉之水,从阵法本身来说并不算是如何精妙但是毕竟是五阶阵法。陈志宁凝目细看,一点点的推算起来。大约一盏茶的功夫,他拉着父亲迈出了第一步。

    在这段时间内,阵法内风云变化,两人脚下一道冥河,头顶上也悬挂着一条魔化的“星河”,一点点的星光都变成了诡异的黑芒!

    从那些黑芒之中,时不时的迸射出来一道强悍的攻击,那是地方修士隐藏在阵法之中朝他出手。

    鹏也不催促儿子,双手在肩膀上一拍,哗啦一声穿上一套雄壮厚重的铠甲,手持凶刀,愤然反击,一次次将对手的袭击逼退。

    而当陈志宁拉着他走出第一步的时候,他也是毫不犹豫。

    却不想,这一步迈出去之后,忽然眼前风云突变,无数道黑芒从天而降,如同陨石天雨,各种攻击轰然砸落,竟然将他们父子两人带入了一个更加危险的境地。

    鹏大吼一声,身躯猛然膨胀起来,手中的绝世凶刀气焰更胜,杀气凝聚成了四条漆黑长龙围绕在刀身周围。

    他挥刀而战,一次次斩碎袭来的危机,硬生生护住了自己的和儿子。

    陈志宁心无旁骛,专心观察着阵法,又用了一盏茶的时间,他忽然又拉着父亲迈出了一步。

    这一次,鹏仍旧没有一点犹豫,跟着儿子迈了出去。

    轰!

    漫天黑芒撒落下来,几乎整个魔化天河都降临了!这是整个阵法之中,最为凶险之地。甚至,鹏已经听到隐藏在这发之后,那些地方修士得意的狂笑声了。

    鹏一言不发,双手持刀凌空劈出九刀!

    九道粗大的刀气竟然凝聚在他周围并未扩散,九刀一成,轰然一声化作九道魔龙朝外肆虐而去,宛如撑起了一道刀气护罩,将一起攻击暂时隔绝在外。

    陈志宁头顶上,铁页丹缓缓转动,太古神人像升起,金光笼罩父子二人,也提供了一层保护。

    陈志宁飞快的一顿足,拉着父亲迈出了第三步!

    逃出生天!

    这一步落下,眼前的场面一变,天空中的魔化天河都有些稀薄了,只剩下脚下的冥河还在流淌。

    “嗯?”阵法之中传来一声惊讶,鹏不用儿子多说,一刀杀出!

    “啊”惊讶紧接着惨叫,绝世凶刀名不虚传一刀毙命!随之一盏长明灯熄灭。

    “哈哈哈!”鹏放声一笑,拉着父亲飞快而走,有时候一步只有三寸,有时候一步十丈!父子两人如同穿越山林的鹰隼一般,在阵法之中畅行无阻。

    终于,眼前一切幻象轰然一声撞碎,两人面前忽然出现一道道人影,各种法宝凌空打来!

    陈志宁一声长啸,仙器凤钗凌空飞起,口中吐出一片金光,当空一扫将三名敌人的境界打落三层!

    鹏和儿子配合的极妙,绝世凶刀一展朝那三人斩落过去。(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