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七十四章 丹成紫金(下)第一更!
    鹏膝头横着一条修长的暗金色布袋,袋口绳子松散,其中杀气冲天,似乎有一道生长于上古战场上的惨烈灵魂在其中不甘心的蛰伏着。

    他双手不断拍出一道道掌印,当中蕴含着他的灵魂烙印,和浓重的灵气。

    一道道掌印落在暗金色的布袋之上,然后迅速的融入进去。

    他这样连续不断的拍击已经不知道多久了,两鬓之上已经隐隐可见汗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鹏一声低喝,双掌用力一合,夹住了整个布袋。

    布袋之中迸射出一道道如同利刃一般的灵光,穿透了布袋四处迸射,将鹏也映照的一片华丽。

    那一股惨烈的杀气却瞬间蛰伏下来,尽管仍旧显得暴戾不堪,却已经和鹏的气息融合在了一起,就如同他牵着一头用铁链锁住的高阶凶兽。

    “呼……”鹏吐出一口气来,将那暗金色的布袋打开,里面露出一柄漆黑凶刀!他随手一晃,绝世凶刀猛的膨胀到了四丈巨大。

    两丈刀身、两丈刀柄!

    刀身和刀柄长度相同,如此怪异的形状,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协调感。他将绝世凶刀握在手中,低头看去,刀身上有一道道暗金色的花纹时隐时现,这是先祖在刀上留下的封印。

    如果不是这些封印,即便是他也绝不可能收服这柄绝世凶刀。

    世间少有人知道陈家还藏有这样一件重宝,但陈家先祖也有明言,绝世凶刀,伤人伤己!在县城的时候,他只是使用一件普通法宝,没有敢将这件法宝请出来。

    但是到了郡城,他却知道自己实力不足,这柄绝世凶刀是自己唯一的机会了。好在,数十天断断续续的炼化,坚持不懈的努力,凭借帝嬴血脉的强大威力,今天终于成功了,他已经能够初步驾驭这件法宝。

    目前解开了第一道封印的绝世凶刀,仅仅是四阶法宝的水准,却有着超越普通四阶法宝太多的杀伤力。

    “不管是谁,在背后算计陈家,都要让他付出最惨重的代价!”一刀在手,鹏顿时信心暴增。

    他打开门出来,几名心腹手下已经准备好了。

    “情况如何?”他问了一句,有心腹上前道:“老爷,苗大人那边已经传来消息:按计划行事!”

    “好,出发!”他一声大喝,绝世凶刀已经缩小成了巴掌大小收拢在袖口之中。那只暗金色的布袋也是一件了不得的法宝,同样缩小包住了绝世凶刀。袋口扎紧,一切凶悍煞气都被封在了口袋之中,外表看去这就是一只普通的钱袋。

    陈志宁本来是要去餐厅的,看到父亲带着人如同战士出征一般的走出去,他连忙闪在一边。

    父亲没有通知他,原本这个时间他应该是在闭关的,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一炉灵丹八个时辰就炼制成功,他本来以为至少也要一整天时间。

    他将气息隐匿的很好,而在自己家中,鹏也没有刻意的放开自己的灵觉。一共三十六名修士家臣,从陈府一扇隐秘的小门出去,借着朦朦胧胧的夜色,分批消失在长街尽头。

    陈志宁想了一下,跟在了其中一队家将后面,他知道为首的陈汉乃是父亲的心腹。

    一直到半个时辰之后,秋玉如才得到报告,少爷不见了!

    “什么!?”她当场心惊的站了起来,下意识的就要冲出去,却在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

    她隐隐猜到了陈志宁去了哪里。和丈夫商议这个计划的时候,他们夫妻有意避开了儿子,可是没想到他还是去了。

    今晚的行动事关重大,她这个时候追过去,势必影响到整个计划。这不仅仅是陈家的事情,还关系到郡衙、都尉府、郡学……甚至是祖千山的衙门。

    秋玉如双手紧攥着衣角,心乱如麻:该怎么办?

    良久良久,丈夫曾经说过的那一句“相信孩子”不断在她脑海之中回荡,她忍着泪水长叹一口气,终于还是做出了决定,顾全大局!

    儿子不断创造奇迹,他的确不需要自己将他呵护在羽翼之下。秋玉如知道自己做出了一个正确的决定,但是她也知道,从内心深处,自己这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了。

    ……

    天虚阁之中,戒备森严,风声鹤唳!

    司马正南脸色阴沉如水,他已经收缩力量,将所有的长老、供奉、执事都集中到了总部,除了有任务在外的,全都回到了这里。

    天色擦黑的时候,外面负责预警的修士回报:“阁主,有可疑修士不断出现,似乎是在安置阵碑!”

    司马正南一挥手:“继续戒备。”

    “是!”

    他一个冷笑:“安置阵碑?这是要对我们天虚阁动手了吗?阵碑在外封印,以免战斗波及郡城!”

    一位中年执事愤然而出,道:“欺人太甚!我天虚阁屹立郡城数百年,从来不曾受到如此羞辱!阁主,属下愿意以命相搏,定要让外面那些朝廷的狗贼知道我天虚阁的热血!”

    他是冯玄证的人,说的慷慨激昂,可是周围的其他人却都冷眼旁观。就连司马正南也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这让冯玄证十分尴尬。

    大家都在责怪他招惹陈家,引来了如此大祸!

    有一位长老稳重一些,站出来道:“无论如何,形势已经恶劣至此,阁主,不如趁对方尚未完成阵法,我们杀出去。”

    司马正南咬了咬牙,心中实难抉择。

    他一直无法下定决心,也是导致天虚阁被困在此处的原因。

    凡间界修士地位超然,但是王朝都有大修坐镇,不论是战是逃,今日之后天虚阁众人都会成为太炎王朝的通缉犯。

    而追击他们的人不会是普通的捕快王朝有专门的衙门处理他们,下场可以说十死无生,除非他们逃出太炎王朝,寻求其他的王朝庇护。

    “阁主!”又有一位长老站出来:“不要再犹豫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司马正南又想了想,长叹一声道:“战又能如何?即便是今日赢了,朝廷岂能放过我等?”

    这话一出口,大家顿时更觉得憋屈,有一名供奉愤然道:“我等并没有做过那些事情,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坑害我们?”

    司马正南道:“罢了,暂避锋芒吧,只要咱们确实没有做过,总有一天能够沉冤昭雪。冯玄证,待会你带人狙击来敌,本座带着大家从秘阵离开!”

    冯玄证一愣,总部能有秘阵?这机密只有司马正南知道。然而让他断后,这不是让他送死吗?冯玄证很想拒绝,可是周围众人虎视眈眈,这件事情本就因他而起,他要是拒绝,恐怕大家现在就要联手斩杀了他。

    冯玄证万万没有想到,当初那个让他“自重身份”甚至不屑于亲自出手的乡下小子,竟然要逼得他自裁以谢天下了!

    曾经高高在上的天虚阁长老,什么时候把这个杀徒仇人放在眼里了?

    “唉……”他心中一叹,明白自己劫数已到,这次怕是难有幸运了。

    “报”一名修士飞快而来跪在众人面前:“阁主,郡衙、都尉府、郡学和祖千山的人分别从四方杀来。已经有朝廷的浑天仪配外面的合阵碑,将我们整个总部封镇起来了!”

    司马正南立刻起身:“竟然连浑天仪都动用了,苗有丁背后一定有王朝的支持,快走!再晚就来不及了!”

    山雨欲来,天虚阁中已经一片绝望。

    ……

    城外,一座普通的庄园,在夜色之中点起了几盏灯火,看上去并无特别之处。

    庄外三十六道黑影陆续出现,在一株两人合抱的古老柳树下会合。鹏一身凛然,却收敛着自己的气息。

    等到人全部到齐,他一指那座庄园:“袭击我陈家商铺的幕后黑手就在那座庄园之中,这一战,我要让敌人的鲜血流淌如河,让所有前藏在暗处的敌人看到,触犯陈家的下场!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对我等心存敬畏!”

    陈家根基尚浅,暗中不服者众,这一战至关重要!

    不论是苗有丁、陈绝远,还是太史阿、祖千山,这一战都没有派人来协助他,鹏也没有要求这是陈家证明自己有能力立足于郡城的一场考试!

    “出击!”鹏一挥手,三十六道黑影悄然而出,如同黑夜之中的鬼魅一般将庄园包围起来。

    隐身黑暗之中的陈志宁望着那座庄园,不知为何心中忽然涌起了一股强烈的不安感。那看似平静的庄园,在他眼中如同一头伪装的高阶凶兽,就等着猎物上门!

    “爹!”他忽然闪了出来,鹏脸色一变,呵斥道:“你怎么来了?”

    陈志宁顾不上太多,指着庄园说道:“情况有些不对……”说到了这里,他忽然脑中灵光一闪,知道究竟哪里不对了:“那灯火,恰好十三盏,都在冥河鬼水阵的阵眼上!”

    (求、求订阅、求、求收藏、求推荐!)(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